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更新日期:2021-07-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们的眼睛可真的是奇观呢!』

    『……』

    『为什么你从刚才开始一直不说话呀……?』

    ※※※

    AM12:09

    我跟海俊肩并着肩走在路上。

    夏末夜晚的凉风比几个钟头之前来得更加冷冽,也让我干涩的嘴唇比几个钟头之前闭得更紧了……

    『已经快到了,只要过了前面的号志灯就到了……』

    『你相信我吧?海俊!』

    『……』

    『当时我必须要见他一面!就算是对你撒谎,但当时我的状况就是要见他……!这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某一个人……』

    『我也跟你说实话好了……』

    就在我吞吞吐吐地说着话的时候,海俊似乎是听不下去了一样,用他沙哑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

    『我为了要跟你提出分手,所以试着打了好几通的电话……又怕我无法开这个口,于是写了好几次的简讯……』

    『……』

    『我为了停止想你,闭上眼睛一个人听着音乐,也不准别人跟我说话,香烟就这么一根接着一根地抽……』

    『对不起……』

    『不想听,可以遮住耳多;不想看,可以闭上眼睛;不想说,可以闭上嘴……但是我的脑袋却无法停止想你……它根本就不听我的使唤……!哈……!我当时还真的以为我会疯掉……!搞到后来,我干脆把手机丢到了窗外……』

    『……』

    『看样子,申海俊真的是急疯了,对不对?』

    然后,我的小手放到了海俊的大手上面。

    有点热,有点冷……

    也感觉到了温暖……

    有点悲伤……有点茫然……

    也让我有点高兴……

    没想到在一天之内,可以感受这么多种感情变化……

    没想到在我的心里,有这么多种的情绪隐藏在里头……

    哈……!

    我有预感,今天晚上一定会比任何一夜都来得长……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嘿嘿!有一个长得像癞蛤蟆的老光棍!嘿嘿!』

    我的预感可真灵……-_-

    ※※※

    中部消防局。

    在非自愿的情形下来拜访的中部消防局。

    现再是不知到该说晚还是早的凌晨时二点半左右,我在消防局外面,就听到了里面传出的既熟悉又洪亮的歌声。

    『马的!这家伙的监护人怎墨到现在还没来呀?!TTOTT』

    『啊……!您好……!请问现在唱歌的小子……就是我们要带走的那个人吗……?』

    『…………』

    『我们是在宇星医院接到电话赶来的人……』

    我这么说完之后,眼睛就跟一个戴着金色帽子的大叔对上了。

    『就是你吗……?-_-^这个学生的监护人……?』

    『虽然不是监护人,但是有点雷同……』

    『……-_-^……』

    『我们是他的家人啦……!』

    『那就麻烦你们快点带她走吧!我们现在被他闹得什么事也不能做呢!』

    跟着走进来却沉默不语的海俊,反而像是来校外教学一样,东张西望地『参观』着每个角落。

    『到了三十岁还没有娶老婆~不知是还没娶,还是不能娶?这我可不知道!嘿煞!不知道,不知道!嘿煞!不知道,不知道!!>O<』

    多亏戴着金色帽子的大叔帮忙,我们才很快地看到了唱着这首歌的男主角……

    『啊哈!道京姊姊!』

    『之率呀……』

    『嘿嘿嘿嘿!姊姊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我到想问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咧……?

    『他从三个小时前就开始是这副德性了!刚才还说自己是猴崽子的朋友,所以想要爬到屋顶上去……我们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拉回来的呢!一个高中生就跑去喝酒,你们把他带回去管一管好吗?!』

    当当当!当当当当!

    这时,脸颊通红的金之率,手上拿起了一顶消防帽,边敲打着戴金色帽子大叔的头,边茫然地对我开了口。

    『奇怪咧?这里的护士姊姊怎么都长着胡子呢?!姊姊也看到了吧?姊姊你快来!』

    之率摇晃着身体站起来后,眼看马上就要倒下来了,却又像只兔子般跳上了一直喊痛的消防官大叔的背上。

    『等你的酒醒了,我一定要好好修理你一顿。』

    说这句话的并不是我,而是海俊……-_-

    而之率的手里仍然拿着消防帽,一边敲打着海俊的头,一边模仿着张梦泽。

    『其实,在我的两片屁股中间刚好分布着癌细胞!因此在不久之后,我就会死掉了喔!TTOTT所以,千万不要打我的屁股!TTOTT』

    『……』

    『嘿嘿嘿!像不像?跟梦泽那小子一模一样吧?』

    ……天啊……

    ……看样子,酒精真的是人类的大敌呢……-_-

    『你到底喝了多少啊……?』

    海俊一边挨着消防帽的打,一边向背在后面的之率问出了这句话。而我只能拎着之率的包包,像个小书童一样跟在后头。

    『喝多少是我家的事!你干麻管我啊?!』

    『这小子真的是喝多了……看样子,我要先帮他找间汽车旅馆……如果就这样去医院的话,一定会被其他人揍个半死……』

    『你这个触我霉头的家伙……』

    当、当、当。

    ……-_-……

    我看了一眼一直敲打着海俊的这家伙……同时也偷瞄了一眼三不五十转头看向我的前面那家伙……

    当、当、当-

    _-……唉呀!这声音还真好听呢……!就像用手掌拍打着六月的西瓜和九月的南瓜一样……『你长得比我高就了不起是不是……?你长得比我帅就了不起是不是……?你功课比我好就了不起是不是……?』

    『……』

    『哈……?的确了不起耶……!你真的比我了不起耶……!O_O』

    『唉……』

    『所以她才会去找你呀……!所以……她才会去找你呀……!』

    『喂!韩道京……!你把手机打开,然后用录像功能把这小子的样子全都录下来……!让他明天酒醒之后,看到自己酒醉的样子当场自杀……』

    『韩道京……』

    『你应该叫姊姊呀!臭小子!那个名字只有我可以叫……!』

    『韩道京……』

    『你再这样,真的会被我这个哥哥打喔……!』

    『也对啦……!这个名字只有你可以叫……!我叫是不行的啦……!』

    『这小子真的是喝茫了……!』

    『对不起育,大嫂……!我一直口无遮拦地叫着大嫂的名字,对不起……』

    ……咚!

    『喂!金之率!』

    醉得完全不省人事的金之率,为了要向我鞠躬,整个人就这样从海俊的背上摔了下来,然后在他的头上立刻冒出了一个大包……

    『怎么搞的啊……?你们两个人的头上怎么都肿了一个大包啊……?』

    经过一个小时的努力,我们终于抵达了医院。这时,干脆换上病患服的太阳跟勺子疤痕,看到之率和海俊头上各自肿了个大包,不由得问了这句话。

    『我是被这家伙打的……!而这家伙是为了向我老婆赔罪……!』

    『……你在胡说什么呀……?』

    那一晚陪着梦泽睡在医院的之率,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这些事?

    ※※※

    『……天亮了耶……!』

    『……就是说啊!经过那么龌龊的夜晚,天还是会亮耶……』

    第二天一早,在来来往往的人们注视下,窝在病房门口睡着的我们,一一醒了过来。

    『给伤脑筋的家伙们︰』

    然后,我们在305号病房的门上,发现了一封以工整的笔迹写好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