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更新日期:2021-07-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你先在车子里面等我,我到教务室问问马上出来。』

    『麻烦你尽可能快一点。』

    『十分钟应该就够了!如果无聊的话,你就放音乐来听一听吧。』

    ※※※

    PM9:03

    我们花二十分钟抵达了宇星男高。

    虽然现在还是放假期间,但是除了海、太、之、梦这一类的学生之外,其他的学生们仍然留在学校的教室里,灯火通明地挑灯夜战。而蔡元宇留下这句话后,从车子的后照镜里慢慢变成一个小点。

    『呼……』

    总算可以调整一下紧张的心情了,我呼了一口气,打开了前面的置物箱。

    啪……

    然后,我打开车顶灯,翻弄着置物箱,看里面有没有我喜欢的CD。

    『我靠!里面的东西还真多呢……』

    我翻开了心宇哥和正厚哥拍的照片……继续往更里面寻找着能发泄我情绪的那类音乐。

    这是什么呀……?

    ……我摸到了一迭薄薄长长、由好几张纸构成的小册子……

    看起来很眼熟……

    『……』

    这两本小册子把我原先想寻找CD的意愿完全打消了。

    然后,当我把它拿起来看清楚之后,我的表情也跟着僵住了。

    这分明就是飞机票!而且出发的日子居然就在一星期之后……!

    目的地是美国……!

    机票上的名字……是蔡元宇……和韩道京……!

    蔡元宇和……韩道京……?!

    叩叩叩!

    我听到敲车窗的声音,迅速地折起了手中的机票,然后看见蔡元宇把头伸到了我的面前。

    『啊……?怎么这么快呀?』

    『事˙情˙大˙条˙了!』

    『什么?!』

    『事˙情˙不˙妙˙了!』

    我正想向蔡元宇问清楚机票的事情,只见他露出一副紧张的神情,像金鱼一样张大了嘴巴,用嘴型告诉我这些话。

    『呵呵呵!那么我就打扰啰!』

    我超灵敏地刚解读完他用嘴型说的话,马上就听到了这个声音。

    『啊,是!那麻烦老师您坐后面好吗?』

    『好吧!哎呀!失礼啦!』

    当蔡元宇又打算用嘴型告诉我一些事情的时候,光听到就让我恨得牙痒痒的这个男人,坐到了我们的后座。

    『啊?前面的是秀娟小姐吗……?』

    正当我尽力地想把身体缩起来的时候,坐在我后面的人向我恶心地打了声招呼。

    『啊,是啊!是秀娟啦,老师!』

    『哈哈!好久不见啰!从那天之后,我们都没再见过了呢!转过头来让我看看你那漂亮的脸蛋好吗?!』

    马的!死王X蛋!TTOTT我叫你去打听守卫大叔的事情,你干麻莫名其妙带这个绿色希特勒上车啊?神经病!TTOTT

    『是,老师……秀娟她有点不舒服……对了!我只要把您送到市中心就好了吗?』

    『是吗?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啊?为什么还把身体蜷成这样?让我看个脸都不行吗?』

    『因为她的脸现在真的没办法见……哈哈……!对了,您就快告诉我吧?』

    『啊,对呀……!是该告诉你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蔡元宇的车上载着两个互相仇视的敌人,慢慢地驶离了学校。

    我私自判断,这个卑鄙的老贼,一定是以透漏当年那位守卫大叔的消息,向蔡元宇要求搭便车。

    『我是有听说他到了忠清北道的阴城。』

    ……看吧……!这个现实的老贼,非得等到车子开动之后,才舍得透漏消息给别人……

    『忠清北道的阴城?』

    『是啊,我听说他在那里的一所高中。那边是个小都市,应该很容易就打探到消息。』

    『啊,是这样啊……』

    『不过,为什么从几天前开始,就老是有人在打探那位先生呢?』

    当我怕我的侧脸被后面的人看到,更加蜷曲着身体的时候,从阴险的绿色希特勒口中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啊?这是什么意思啊?』

    听到蔡元宇好奇地问这句话之后,我心里大喊一声不妙!然后整张脸都红了起来。

    『那个海、太、之、梦里面最瘦的那个家伙啊!就是上次跑到贩卖机上面,然后被我打个半死的家伙啊!』

    『啊……梦泽啊……?』

    『对啦!就是那个小乌龟啦!前几天那个小乌龟他娘也到学校来问过我。』

    这下子,我真的快忍不住了……!看来这个鼻毛乱窜的老家伙,开始要缺德地侮辱梦泽妈妈了。

    『她见到我之后,劈头就问我以前这间学校的警卫到哪里去了?』

    『啊……是吗……?然后呢?』

    『什么然后啊?我怎么可能跟一只畜牲的娘用人话来沟通呢?所以我就立刻把她给轰出去啦!』

    接下来这个胸无点墨的野蛮人,开始用尽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燃起了我的愤怒……

    『蔡老师该不会是也受到那个贱人的委托来问我的吧?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会对蔡老师很失望呢!』

    当我听到『那个贱人』这个字眼之后,终于忍不住把头抬了起来。

    『哈哈!怎么可能呢!是我堂姊拜托的啦!她跟那位大叔有点熟!对了,老师,是往这边走对吗?!』

    就在这紧急的瞬间,恶魔蔡元宇以干咳声跟微笑掩护了我的行为。

    『嗯,对呀,往这边走就对了。不过话说回来,我这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把那些家伙们赶出校门。』

    『哪些家伙?』

    『海、太、之、梦呀,那些像人渣的一群混蛋!』

    火冒三丈……

    ……我越听越火,尤其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已经完全无法按耐我胸中的怒火了……

    『我到底要用什么方法才能把这些垃圾从我眼前扫除掉咧……?蔡老师有没有抓到他们什么把柄呢?』

    『殴打老师这条罪名呢?』

    『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吗?』

    『没有啦!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啦!』

    『这还用问吗?要是真的如此,我马上叫他们退学!退学还算客气呢!我马上让他们变成没学校可读的失败者!』

    『哈哈……真的有够呛……!』

    这臭小子蔡元宇!看样子,你也还没有完全认清楚我是什么人……

    『不过,蔡老师!你这个提案真的很不错耶!』

    『啊?』

    『殴打老师啊!从我们这群人里面,找一个人去向他们挑衅,然后故意挨上一、两拳,那我就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让他们退学啦!』

    『啊……?』

    『我要下车的地方已经到了,你先把车子停下来,针对这个议题我们在好好研究一下……没关系吧,秀娟小姐?』

    当然没关系啦……!反正我已经打听到我们警卫大叔的下落了,我现在就来陪你们玩两段吧……

    『秀娟小姐……?』

    『……』

    『对不起……老师……我们还有一些事情要赶到别的地方去办……我就让您在这里下车可以吧?』

    『哥哥~~!>O<』

    就在蔡元宇的车子在市中心减速靠边的时候,我说出了这句让他们大吃一惊的话来。

    『啊……这不是……?这……这是?……』

    『看样子,我们被这个老电灯泡害得今天晚上是办不了事了!呵呵呵!没关系啦!反正我时间多得是!』

    『蔡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这个小太妹会坐在前座阿?!』

    『不是……事情不是这样子的啦……老师……!』

    『那我就把刚才收的钱先还给你好了!>O<等下次我们约的时候,你再拿给我吧!>O<』一心想要给他们好看的我,故意把握在手中的飞机票假装是一迭钞票,塞到了蔡元宇的上衣口袋里……

    『嘻嘻!老师,如果您也需要的话,麻烦打个电话给我啰!^O^元宇哥是我的老主顾,所以他有我的手机号码,也知道我的行情。^O^』

    我这个韩道京,不但故意把自己扮成一个援交女,还在下车的时候对着绿色希特勒抛了个媚眼……

    『她说的都是真的吗?!蔡老师!!』

    绿色希特勒大声喊出来的这句话,立刻让走在市中心的行人全都停下了脚步,把头探了过来。

    『呼……呼……!』

    而我则利用这个空档,迅速拿起了我的手机,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啪塔。

    但是还没跑上十步,就被恶魔蔡元宇给抓住了。

    『你疯了是不是?』

    『疯的是你们!』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又坏了什么好事?』

    『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先逼我坏事的?!还有,那个机票又是怎么回事啊?你到底还在计划着什么阴谋?』

    『你先跟我来再说!』

    『大家来看啊!老师在绑架学生喔!』

    『韩道京!』

    『老师在威胁学生喔!』

    听到我的喊声之后,不少好奇的群众立刻围了上来。

    『哈哈……!真是的,我都被你们搞胡涂了……!你们两个到底在搞什么东西啊……?蔡老师,你倒是给我说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连绿色希特勒也穿过好奇的群众加入我们,看样子,事情已经越来越难控制了。

    『……』

    『……』

    简单的说,现在我们三个人都处于进退两难的地步……

    『哎育!好久不见啦,老师们!』

    突然间,人群中出现一个我熟悉的声音和脸蛋,这也让我们三个人全都张大嘴巴愣在现场。

    『现在是什么情形啊……?』

    『我也搞不太清楚……好象是三个男人在抢一个女人的样子……!』

    『嘿嘿!怎么可能为了这种女人……?况且,其中有一个家伙长得还满帅的呢!』

    正当群众对我们议论纷纷的同时,我们三个人目不转睛地盯住穿着医病患服的这个家伙。

    『这是谁呀?你这猴崽子又是哪里受伤啦?』

    『我先跟两位老师说声抱歉。嘿嘿!我是特别赶来带姊姊回去的。』

    『显然这个臭小子又跟谁打架了是不是?!快点告诉我!你这次又闯了什么祸啊?!』

    『姊姊,我们快走吧……』

    梦泽慢慢擦身走过火冒三丈的绿色希特勒,然后露出了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

    『梦泽啊……』

    『其他人也都在等姊姊呢……海俊这家伙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踢着自动贩卖机出气,搞得正厚哥也都快抓狂了。反正现在大家的情绪都很糟糕,我们就尽快赶过去吧……』

    『你没关系吗……?这样跑来跑去也没关系吗?』

    『我真的没关……』

    啪!

    就在这个瞬间,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你这臭小子想赶去哪里?!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啊?!』

    也就是说,绿色希特勒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出了左手,往梦泽脸上甩了一巴掌。

    『……』

    『你这个像人间垃圾的家伙,简直目中无人嘛!看到大人在眼前,也不会好好打声招呼吗?我在问你话呀!你这个王X蛋!!』

    『……』

    『你们这几个家伙是想把我们学校的脸丢光是不是?!你们如果一路上都在找架来打,干脆就死在路边算了!最好是在打架的时候被人打死!!』

    『……』

    『连去死的勇气都没有的家伙……一天到晚惹事生非地让人讨厌……!有这种学生,真他马的倒了八辈子楣……!』

    ……

    现场所有的观众在瞬间全都被冻僵了……

    我原来站着的双脚也突然失去了知觉,身子一软就坐了下来……

    事情不该是这样子的……

    ……不该发生这种状况的……

    『死王X蛋张梦泽!你给我走着瞧!我一定会打听出你们这次打架的地点,然后把你们统统办理退学!』

    让人感到更莫名其妙的是,把事情弄到这般田地的主角绿色希特勒,也察觉到观众盯着他的眼神之后,立刻转身打算离开现场。

    他好象很习惯骂人,却不习惯被人指指点点……绿色希特勒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然后心虚地准备离开现场。

    『老师啊……!』

    这时,本来低头看着地上的张梦泽,打开嘴巴说出了这句话。

    『嘿嘿……!正如老师所愿,我马上就要死掉了。』

    梦泽说完这句话,掀起他满是针孔的肚子……

    『什么……?』

    『所以我很感谢您呢……』

    『……』

    『在我死之前,你竟然肯呼喊我的名字……谢谢啦!老师。』

    『这……你这家伙在胡说些什么……?!』

    『嘿嘿嘿……以前您老是叫我人间垃圾,或是人渣之类的名词,所以我还以为老师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

    『张梦泽……嘿嘿……!原来老师知道我的名字……嘿嘿……!』

    好痛啊……

    ……我真的不喜欢……我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为什么受人欺负的人总是被人欺负……为什么忍受痛苦的人还得继续痛下去…………现在,我已经尝尽了所有眼泪的味道……因此知道它还比不上酱油和盐巴那么咸…………但是,为什么还是不停地从眼睛里流出来呢……?难道就不能放过我一天吗……?

    ※※※

    『我妈妈都告诉我了,你是为了要找我的爸爸才跑出来的……』

    我跟一直傻笑的梦泽在回医院的时候,他对我这么说。

    我把视线转向了窗外,故意闪躲着这家伙的眼神。

    『别这样啦,姊姊……我真的很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你就帮我守住这个秘密好吗……?』

    『……』

    『姊姊,你知道吗!我曾经为了要崔丹英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因此还背叛了姊姊呢……!』

    『……』

    『事实上,我是在医院做检查的时候被丹英发现的……当时丹英威胁我,说要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我为了不让她告诉别人,才逼不得以跟她合作来骗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车窗外的人感觉特别快乐……也不知道为什么,路上的这些人笑得那么幸福……

    『姊姊知道我的意思吗?就算是要背叛姊姊,我也不想让那些家伙知道我的病情,我是真的不希望他们知道我得了会死的病……一直到我死掉的那天为止,我希望在他们心中,我依然是那个爱搞笑的梦泽猴崽子……』

    『……』

    『拜托你了,姊姊……你要我怎么样我都没关系,但是麻烦你一定要帮我守住这个秘密……等一下到医院之后,你什么话都不要说,就这么笑着就好了……』

    『……吹牛鬼……』

    『嘿嘿……!对啦……我是个吹牛鬼……我要一直吹牛到死掉的那一刻……』

    『……』

    『就算到了要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也希望他们把我当成吹牛鬼张梦泽……』

    我好羡慕那些人……

    我真的好羡慕在车窗外面行走的那些人……

    我真的好羡慕从心底露出微笑的那些人……

    我疯狂地羡慕可以感受到幸福的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