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更新日期:2021-07-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不管有什么难处……不管有什么理由……不管有什么意图……对自己所爱的人说谎,终究会招来非常大的痛苦。

    『你不用跟去吗?』

    『……』

    『海俊走出去了耶……你不跟去也没关系吗?』

    『是没办法跟啦……』

    『……』

    『我现在根本就没办法跟他出去了……』

    ※※※

    便利商店。

    当海俊跟一些我不认识的朋友毫不留恋地走出便利商店之后,似乎很担心我的蔡元宇讲出了这句话。

    看样子,那个叫做邱比特的家伙一定跟我结下了不小的梁子……!不然我的爱情路为什么走得这么坎坷呢?

    『那一天,我从CAF?走出来的时候……』

    我坐上蔡元宇的车子,冷冷地对着他说了一句『开往宇星男高』。

    在百般思考之后,我总觉得还是自己理亏,心想,就拿出勇气来认错吧!TTOTT可是,当我拿起手机、咬紧牙根,正准备按下简易拨号1号键的时候……

    『什么?』

    『我有一句话一直想对你说。』

    『……』

    『不,应该是说,我当时必须要对你说这句话的……』

    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啊?!我以疑惑的表情看着他时,这位恶魔突然间拉场了尾音,然后以非常狡诈的微笑看了看我……

    『我以前对你做了很多坏事对不对?』

    『干脆问我今天有没有吃饭比较快吧?你这句话简直就是白吃问题!』

    『也对啦!每次我惹你哭的时候,那家伙总是会在你的身边护着你……』

    『……』

    ……-_-

    每当他一开口,就会讲一些让我感到心里发毛的事,然后在把我逼向不安的角落。

    就像现在,在寂静的车子里面,我们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时候,行驶在乌漆抹黑的路上突然讲一些让人有压力的话。

    『哈……放心吧,我现在已经想开了。』

    『……』

    『在海俊那家伙把我打个半死的那天,我已经把埋藏在我心里面的所有报复想法全都丢掉了。』

    好吧……!既然他现在想要跟我讲和,那我也不必急着想要跳车……

    『就照你说的,我只要把三年前曾经在学校担任警卫大叔的行踪打探出来,这样就行了是不是?』

    再加上,这位先生如果这么愿意配合我的话,我也不必一定要跑到警察局去报案了……!

    『不过,你为什么要去医院?是不是又有人受伤了?』

    可是,就在蔡元宇这家伙提到『医院』这个单字的时候,我的心情一下子又跌到了谷底,我的耳边仿佛又听到了大婶哀怨的声音……

    『然后在半个月之前,我收到了医院的通知……他们说,他现在的样子已经无法超过一年了……也根本没有方法可以再治疗了……』

    嘿嘿……无法超过一年是吗……?

    没有方法可以再治疗了事吗……?

    别胡扯了……!我们怎么可能让那只傻猴子轻易地结束他的生命……?

    我一定要把他找出来!为了那猴崽子,我都已经向才刚交往的男朋友撒下了漫天大谎!我一定要找出他的爸爸,然后延长那家伙的命……

    『你等着我吧,大婶!』

    『什么?』

    『……』

    『你是对我说的吗?』

    『不是!是对我的老板说的!』

    『……』

    这句话是对我那漂亮的老板说的……

    ※※※

    1999年1月1日。

    『妈妈,妈妈!你在干什么?』

    『你还不去道馆吗?』

    『咦?妈妈为什么要在月历上做记号呢?』

    『张梦泽!时间也不早了,快点去道馆!』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在月历上做记号呢?』

    『不要烦我,快出门啦!』

    『……』

    『已经迟到了,你快去吧……』

    一间阴暗的房间,一丝阴沉的空气,在那里,有一个今年刚满十岁的小少年,以及一连哭了八年的悲伤女子。

    『好吧,我知道了,我去就是了……』

    如果,这名女子有发现小少年当天的脸色很苍白的话,就不会大吼着让他去道馆了;而且,如果这名女子有注意到小少年当天咳嗽的声音不寻常的话,她也不会那么急着把他赶出家门了……

    嘎……

    『唉……』

    不管怎样,在月历上坐着记号的这名女子,习惯性地叹了一口气之后,望向了离开家门的儿子的背影。

    『谢谢你,张梦泽……!真谢谢你,我的儿子……』

    他自言自语地说完这些话之后,就开始整理着准备前往1999年的东西。

    啊!这个1999年,就是这名女子在城镇的一角所经营的差不多两坪大小的面包店名。

    什么?受着一肚子委屈出门的小少年怎么了?啊……他当然跟平常一样毫无问题的去跆拳道道馆啰!

    『喂喂!张梦泽!你这个老爱吹牛的家伙!』

    『什么……』

    不过在道馆,倒是发生了一些问题……

    『噗呵呵呵!!你今天打算跟我们吹什么牛呢?』

    『你们今天饶过我好不好……?』

    『迎接一个新的年度,我们的吹牛大王也该讲出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给我们听听啊!』

    『不要惹我啦……』

    『你不是才在一个星期前,说你的老爸是正文百货公司的老总吗?!』

    『……』

    『噗哈哈哈哈!不过我听我妈妈说,你连你爸爸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呢!而且你是跟一个穷寡妇起过日子……!』

    『啊呀!』

    我们这个爱吹牛的小少年,竟然朝向这个一直数落他的少年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下去。

    『这个臭小子是不是不想活了?!一个绑着黄带的家伙,胆敢攻击红带!』

    是的……正如上面的文字所述,一个绑着黄带的家伙竟然攻击了红带……也就是说,一个平常受到大家排挤的家伙,竟然向带头的孩子王挑战……

    『快住手!你们不能伤害一个身上有病的孩子!』

    在道馆师傅以非常浑厚的声音喊出这句话之前,我们爱吹牛的小少年,早就被四名恶童欧打得不成人形了。

    『……唉啊……唉……』

    当他发出呻吟,拖着身体好不容易回到家里之后,在急忙冲进厕所想要吐时,在房间的地板上发现了某样东西。

    『……』

    那是平常沉默寡言的妈妈,在上面做了记号之后没收拾好的月历。

    『1999年1月1号……重新诞生……重新诞生……』

    小少年重复着说了几次……然后,小少年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接着小少年突然往屋外冲了出去……

    是啊……就在他看到了月历上写的那几个字之后……

    ※※※

    『张梦泽,妈妈回来了!』

    也因此,当那名女子带着一整袋的面包和一盒蛋糕回到家里来的时候,她发现只有被撕下来的月历一角在房间中央迎接着她。

    啪塔……

    当她看到月历的一角之后,发现事情不太对劲,就连忙把手中的蛋糕和面包丢在房间的地板上,喊出了小少年的名字。

    『梦泽!张梦泽!!』

    她像是发了狂似的呼喊着小少年的名字。

    她跑遍了整个村庄……找遍了城内所有的商店……问尽了所有的村民……

    『请问有没有看到我的儿子啊?!请问有看到我的宝贝儿子吗?!梦泽!有人看到梦泽吗?!』

    看起来好象马上就要昏倒的那名女子,一边摇摇晃晃地跑着,一边不断地呼喊……

    『呼……呼……』

    也不管她是多么殷切地希望上苍帮忙,但是,在一年之初的日子,老天爷似乎是在忙着救助一些比她更困难的家庭,没有给这名哀伤的女子任何帮助。

    『呜呜……呜呜……梦泽呀……!我的梦泽呀……!』

    到最后,这名女子也只能光着血淋淋的双脚,无奈地走着上坡路回到了家,然后躲在阴暗的房间一角,期盼着这个小少年能快点回来。

    是啊……除此之外,她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她蜷曲着身子,蹲在电话机的旁边,以一直涌出眼泪的眼睛望向了留在房间中央的月历一角。

    『重新诞生的日子,1999年1月1日。』

    她是为了纪念张梦泽年满十岁,而在月历上留下了文字……这些密密麻麻的小字,让她感触非常深。

    『呜呜……呜……』

    这名女子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找出依张小少年的照片之后,猛地站了起来。她可能是打算要向警察局申报儿童失踪案吧。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屋外很粗暴地敲打着他们家的大门……而且,也听到了有人在叫门的声音……

    『谁……是哪一位呀?』

    因为如此,这名女子总算止住了眼泪,然后毫不考虑地把房子的木门打开了。

    『梦泽呀!』

    『妈妈……妈妈呀……!』

    一打开门,就看到出现在眼前的梦泽,带着有点沙哑的声音,喊着『妈妈』,奔入了她的怀抱。

    『妈妈呀……』

    然后,她发现小少年满身的伤口,一副非常狼狈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在地板上滚上了好几十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宝贝儿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唉育!这你就不知道了!』

    『你把他怎么了?』

    『你知道这个孩子做了什么事吗?!』

    『所以,你就把我儿子修理成这副德性吗?』

    『这家伙竟然跑到我的店里去偷钱耶!』

    正当他向这名陌生男子兴师问罪的时候,带着小少年登堂入室的男子,反而以更大的声音吼了回来。

    『什么?你说什么……?!』

    『他趁着我打盹的时候,竟然偷拿我收款机里面的钱!我为了纠正他的行为,就把他修理了一顿,难道我这样有错吗?』

    『张梦泽!真的是这样吗?』

    『……』

    『你看吧!他说不出来就是默认啦!』

    『难道你真的跑去偷人家的前吗?』

    『莫名其妙!元旦就让我碰到这么倒霉的事。麻烦你看好你的儿子,如果下次再发生同样的事情,我可是会直接报案的!』

    砰!!

    这名陌生男子吼出了这一句让人无法接受的话之后,随即关上门,消失在他们面前了。

    啪!!

    就在同时,这名女子一巴掌打在小少年的脸颊上;而小少年什么话都讲不出来,只能像个傻瓜般眨着自己的眼睛。

    『你疯了吗?!你到底有没有头脑啊?!』

    『……』

    『为什么要去别人的东西?!为什么被他打成这样呢?!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我心中有多重要?!为什么要这样糟蹋自己?!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伤我的心?!』

    『……我……错了……』

    『你是怕我不给你零用钱吗?你一个小孩子,偷那些钱想要做什么?!』

    『我错了,妈妈……』

    『你告诉我,你偷那些钱到底想要做什么?』

    『生日……』

    『……什么……?』

    『我有看月历……妈妈的生日……是一月一日……月历上面写着「重新诞生」这几个字……』

    『……』

    『我想在妈妈的生日……买一个生日礼物……所以……我本来是想给妈妈一个惊喜的……』

    『哈……』

    『对不起……我做错了……请你不要遗弃我……』

    『不是这样子的……梦泽啊……今天并不是妈妈的生日……!我写的那几个字,并不是这个意思……』

    『……我以后再也不会去偷东西了……我再也不会跟别人吹牛说我有爸爸……我也不会像人吹牛说我们家过得有多好……我也不会吹牛说每个星期天爸爸妈妈都会带我出去玩了……所以,求求你不要遗弃我……!』

    『梦泽啊……!』

    『拜托你不要遗弃我……!我跪下来求你,不要遗弃我……!』

    就这样,他们两个一起跪坐在房间中央,开启了1999年……

    连月亮也掉下眼泪,陪他们一起开启了1999年……

    『我怎么可能遗弃你呢……我为什么会遗弃你呢……?我的小宝贝……我一定会把你留在我的身边……留到你二十岁……留到你三十岁……留到你四十岁……我还打算把你留在我的身边,陪着你一起走过我的一生……所以,我是绝对不会遗弃你的,你这个小傻蛋……』

    足以让这个小少年死而无憾的1999年……

    恭喜你喔,爱吹牛的少年……

    ……在这年满十岁的第一天,真心的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