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三章



更新日期:2021-07-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呢?』

    『啊?』

    『那个长得像小猴子,而且有点丑的那个孩子啊。』

    『啊……你是说张梦泽吗……?』

    『张梦泽?这是他的名字吗?』

    『是啊!这是院长随便帮他取的名字……而且,他的身体有一点问题……所以……也不知道他可以活到几岁?』

    『这很难想象……!可是他看起来很活泼啊?』

    『那只是装出来的而已……^-^』

    『什么?』

    『那孩子总是会装出一副非常活泼的样子……因为他生怕如果不这样子,又会被人遗弃。』

    『张梦泽……』

    『嗯……他叫张梦泽……张梦泽……』

    『好吧,从今天开始,就由我来照顾这个孩子好了。』

    平常沉默寡言的这名女子,在釜山孤儿院上班的时候,看上了她唯一喜欢的一个孩子。

    『你好!可爱的小朋友……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妈妈啰!』

    这个看起来的两岁大的孩子,出生的时候就发现他有先天性良性脑肿瘤。由于他已经习惯忍耐,所以在注射抗癌治疗剂的时候,也是带着一副愉快的笑脸承受着痛苦。

    每当这名女子下了班,他就会站在窗户旁边,一动也不动地眨着眼睛目送她回家……然后在不知不觉中,她就开始把他当成自己亲生的儿子看待。

    『在我在离开孤儿院的时候,我就决定要收养他,所以把他一起带了出来……然后我就开了一间叫做1999年的面包店,然后辛苦地赚钱来支付庞大的医疗费……这段期间,他的肿瘤发作了五次,让我背下了一些债务……但是因为他也把我当成是他的亲生母亲,一直呵护我,我也就心甘情愿地扛了下来……』

    『……』

    『哈哈……他慢慢长大之后,有一次学校去郊游,我把辛苦赚来的500圆塞在他手里给他当餐费,没想到,他竟然省下餐费买了一之发夹送给我……!这叫我怎么忍心抛弃一个这么贴心的孩子呢……?此后我也只能每天在他睡着的枕头旁边,向老天祈祷着,希望这个天使般的孩子能够长久地在我身边活下去……』

    然后,这个贴心的小朋友,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习惯性说谎的。因为生怕自己的处境被身边朋友知道而排挤他,所以他不断说谎话来遮掩他自己……

    『我老爸是在国外做玩具的大老板哦……!……不要看我瘦瘦的,我的力量可是非常大,也非常强壮……!……我妈妈很大方的,她会给我很多零用钱花喔……!嘻嘻……』

    『然后在半个月前,我收到了医院的通知……他们说,他现在的样子已经无法超过一年了……也根本没有方法可以再治疗了……经过我百般的打探之后,终于问到了梦泽的爸爸曾经在富川的宇星男高担任过守卫的工作……所以,我就不假思索地带着他马上搬到这里。因为我是真心的希望……能够在他死之前找到他的亲生父亲……然后告诉他的亲生父亲,他是个多么善解人意的一个好孩子……』

    ……

    ……但是,这名女子并没能如愿的找到他的父亲……因为那位守卫先生,早在三年前就已经离开了他的工作岗位……而且,由于他只做了一个月就离开,根本没有人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你知道我的面包店为什么要取名为1999年吗……?』

    这名女子对着傻傻张大眼的我,露出了一个哀怨的微笑,继续说下去。

    『在那个孩子还小的时候……我只希望他能够快快乐乐的活到1999年,所以我才把面包店取名为1999年……因为那一年他刚好满十岁……』

    而我也终于领悟到,人的一生并不可能像电影里面演的一样那么浪漫。

    ※※※

    宇星医院前。

    呼……呼……

    『姊姊!!』

    『道京姊姊!!』

    我听到大婶说完整件事情之后,毫不犹豫地跑出了医院。

    『姊姊!』

    我背对着海俊叫我的声音,为了寻求心中的答案,奋力地往医院外冲了出去。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啊……!』

    这下子,我不能继续往前跑了,因为比我更会跑的申海俊,用他被喷湿的手,随即抓住了我的肩膀。

    『怎么了?你哭了吗?』

    『没有……我没哭……我真的没有哭……!』

    『道京姊姊!快点过来,我们一起来玩!』

    紧接着,勺子疤痕、太阳,以及玩疯了的张梦泽全都出现在我的眼前。

    梦泽……张梦泽……

    挥动着他的双手,继续在我眼前假装的梦泽。

    也不知道他的妈妈,现在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再哭泣的张梦泽。

    『韩道京小姐,请你快点回答!』

    海俊啊……我看我今天还是要对你说谎了……

    『我……有个朋友来找我。』

    『什么?』

    『我的朋友说,她跟他的男朋友分手了,然后一直在哭……所以我现在要赶过去安慰她一下。』

    『你哪会有什么朋友啊?』

    『是我在面包店打工的时候认识的。』

    『啊……这样啊?可是我从来没听你说过耶!』

    『海俊……我在傍晚的时候一定会赶回来。所以麻烦你,务必要守在张梦泽的旁边……知道了吗?』

    『正厚哥才刚叫我把中学时期的好朋友全都叫出来……这些家伙也都说想看看我的女朋友而兴奋着呢……』

    『真不好意思。』

    『该不会去见男人吧?』

    『嘿嘿……怎么会……』

    『哎育!真是的!我突然有点吃醋耶!那我能不能陪你一起去找朋友?』

    『啊,不要……!我还是一个人去好了……因为我那个朋友有点怕生,所以有点不方便。』

    其实我的心里非常清楚……

    我非常清楚我到底要去做什么事情、去见什么人,然后要做什么事情……

    『喔?姊姊,你要去那里呀?』

    『她说有朋友到前面来找她!喂!你们肚子饿不饿?我们去餐厅吃点东西好不好?』

    『你在胡说什么!姊姊哪有什么朋友啊!她该不会又是一个人想去闯什么祸了吧?』

    『喂!对我的老婆讲话客气一点喔!』

    『对不起!在她是你老婆之前,她可是我的姊姊耶!从我一出生开始,她就是我的亲姊姊!』

    也不管太阳在那边大声吼叫……也不管勺子疤痕在空中奋力地挥手……

    『嘿嘿,我真希望这次住院的时间能久一点。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去参加开学典礼了。

    』

    你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这些都不如你的生命来的重要啊……!

    ※※※

    『你是不是回心转意了啊?』

    『……』

    『为什么突然想要见我呢?』

    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你们那么珍惜的超级大傻蛋……就要在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的情况下,结束他的生命了……

    ※※※

    PM8:01

    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距离医院二十公尺远的一家便利商店。

    在我眼前出现的家伙,虽然是我超级不喜欢的人,但也是我必须要面对的人。

    『我有事情要拜托你。』

    会是谁呢?

    我眼前的这名男子……

    『拜……托……?』

    『不,应该是说你必须要帮我!这样你才能还掉过去欠我的债!』

    『哈!说要拜托我做事,没想到你的态度还很硬呢!』

    说完话之后就叼起香烟的这名男子,这阵子似乎也消瘦了不少。而他就是我在这世界上最厌恶的一名男子。

    『你给我听清楚,蔡元宇!』

    『……』

    『我现在恨你恨得牙痒痒的,连看到你站在我面前,都是一件令我非常恶心的事情!我是到死都不可能原谅你!而且,我也对于现在必须拜托你来帮我处理的这件事情,感觉极度的龌龊。』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叫我出来呢?』

    『因为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可能永远找不到答案,就算我马上要死掉了,我也必须先处理完这件事情!』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你不需要问太多,你只要负责帮忙问就可以。你别想去了解故事的真相,也别对这件事情抱有任何的好奇心!』

    就在我怕现在的举动被人发现,慢慢转身走进便利商店的时候,尾随我进入便利商店的这家伙,也开口说出了他的条件。

    『既然如此……那麻烦你也像从前一样,继续叫我哥哥好吗?』

    ……哈……

    听到他莫名其妙的这句话后,我笑了出来,然后不以为然地从冰箱随便拿了一罐饮料,背对着他摇了摇头。

    只见这家伙也不知道怎搞的,突然以一股哀伤的眼神望向了我……

    『噗哈,真的吗?真的有那么漂亮吗?可是,我听到的不是这样子喔!』

    『嗯。不管怎么样,既然她是韩太阳的姊姊,我们就稍微抱着一点希望好了。』

    就在这个瞬间,有两名男孩跟一名女孩慢慢地走进了便利商店。

    『……』

    『……』

    所谓的莫非定律,指的是不是就是这种时候呢?

    突然出现在门口的申海俊,睁大了已经看着我……

    也就是说,在这突然出现的三名男女之中,全身湿透了的申海俊也正在其中……

    『那,我们买十罐饮料不知道够不够?』

    『梦泽说他不想喝。』

    『这样啊。对了,他是为什么要住院呢?』

    『听说不是什么大病。听他妈妈讲,好象是什么盲肠炎之类的。』

    然后……这三名男女一边说着话,一边笔直地走向了连动也不敢动的我跟蔡元宇的饮料架前面。

    『那你女朋友现在去什么地方了?』

    『去安慰她的朋友去了。』

    『她该不会是背着你劈腿吧?』

    『不会啦!』

    『你怎么那么肯定?听说你要陪她去还被拒绝?』

    『因为她是我的女人,而且她也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

    『好啦,好啦!我不逗你就是了!再讲下去,我要连晚餐都吐出来了。麻烦你从架子上拿两罐可乐给我。』

    然后,名叫『申海俊』的这个帅家伙,听到这名女子逗他的话之后,目不转睛地看着天花板。

    『我现在什么也看不见。』

    『什么?』

    『我现在真的什么都看不见!』

    听到他这么说,我什么话也讲不出来……就像这家伙假装什么都看不见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