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更新日期:2021-07-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刚刚姊姊跟海俊哥做的事情,是接吻还是亲亲啊?』

    『亲……接吻-_-』

    『那把信藏起来的之率哥,是坏人还是好人啊?』

    『坏……好人……-_-』

    『那之率哥为什么一个人中途消失了呢?』

    『……』

    『为什么之率哥自己又偷偷地抽了三包多的香烟呢?』

    『智悟啊!』

    『嗯?!』

    『好了,你就别再说了!姊姊现在觉得好累喔!』

    ※※※

    PM10:23

    我好不容易脱离了那些酒鬼,慢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身上背着疲倦的智悟缓缓走向公寓时,智悟一直问着让我很困扰的问题,这也让我快要招架不住,快要发脾气了。

    听到像是救世主打来的电话声之后,我的嘴角马上扬起了微笑,接起电话。

    『喂?!』

    『公认第一号老婆!』

    我一接起电话,立刻就听到了海俊感觉很高兴的声音。

    老婆……TTOTT竟然说我是他老婆……我的告白仪式还没超过三个小时咧,他竟然就说我是他的『公认第一号老婆』……TTOTT

    『好啦,我是你的公认第一号号老婆啦……TTOTT』

    『别忘了明天一早,我们还要一起去心宇哥的墓园!』

    『你不用担心啦,我等一下回家就会去睡觉啦!』

    『一回家就去睡觉?』

    『啊?』

    『你一回家就打算马上去睡觉?』

    『是啊……!你不是叫我明天早一点起来……?』

    『那你不打算打电话给我啰?一回家就马上睡觉喔?』

    嘎啊啊……TTOTT

    你这个人也真是的,不是老是讲这种话嘛!如果才刚分开你就这样……那我也会更想你啊……

    『那你一回家就传简讯给我喔!要加很多很多爱心的符号喔!!』

    『嗯。』

    『如果看到太阳,请他务必马上跟我联络一下。』

    『嗯!!』

    『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啰!所以要小心点喔,老婆!』

    『是!我一定会特别小心的!!』

    都……都……都……都……

    不管怎样,跟我第一个男朋友奖的第一通肉麻电话,就这么结束了……

    『真像个傻瓜……』

    当我朦胧着眼神,看了一眼手机,然后用嘴巴亲着手机的时候,在我背上的智悟看不下去地说出了这句话。

    『什么?!你刚刚这句话是对我说的吗?』

    『有时候我看姊姊喔,真的是比太阳哥哥还单纯,比之率哥还要迟钝,比梦泽哥还要白痴耶!』

    你说什么……这小子竟然用这种让我感到耻辱的话来羞辱我……

    『如果姊姊是三国志里面的诸葛亮的话,我看在故事还没开始之前,天下就已经统一啰!』

    『喂,韩智悟!』

    『你知不知道之率哥本来不会抽烟?』

    『……什么……?』

    『可是他刚才抽了三包多耶!三包多!』

    韩智悟说完这句话之后,从我背上跳了下来,把我一个人留在现场,头也不回地向前走了过去。

    『那你是什么意思啊?!你的意思是,都是因为我的关系啰?!』

    『……』

    『喂!韩智悟先生!姊姊在问你话,你至少也该回头一下吧!』

    不管我在后面怎么喊,韩智悟连头也不回地把他的行踪藏入了公寓大楼里面。

    『你这个没有教养的臭小子!如果你只顾着好好的念书,却不注重教养的话,你以后一定会受到其他人的排挤!就像梦泽跟守贤一样,别人也不会理你的!』

    这是我打开大门时,以半威胁的语气对智悟说的话。

    『被别人排挤总比被骗好吧?!』

    脸上丝毫没有半点恐惧表情的智悟,似乎是开始吃起了我的醋,脱下鞋子之后就跑进家里面……当我正打算给他一顿粗饱,刚举起双手的时候……

    『哥哥……?』

    智悟打开了客厅的电灯,发出颤抖的喊叫声。

    『哥哥……?太阳哥哥……?』

    『怎么了,智悟……?』

    『哥哥不在家耶……』

    『……什么……?』

    『哥哥他……不在家……』

    智悟匆忙地巡完屋子的每个角落,从他颤抖的声音听起来,他好象马上要哭出来了。

    『哥哥为什么不在家呢?哥哥去哪里了呢?』

    『智悟啊,不用太担心!太阳不会有事的啦,现在才刚过十点而已耶!』

    『哥哥!哥哥!』

    这小子毫不理会我的安慰,急忙冲向了摆在客厅一角的电话。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口袋里面一直等着申海俊打来的手机,带着一丝令人不安的感觉,开始响起来了……

    『……』

    『……』

    我跟智悟互相对望了一眼,同时,我们的呼吸声也开始慢慢浮躁了起来。

    『是谁……打来的……?』

    『是海俊啊!』

    『……你骗人……』

    『真的是海俊啦!』

    我非常直接地说出了我的谎言。

    『明明就不是海俊哥打来的。』

    『喂?嗯,海俊啊!』

    虽然在液晶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是我第一次看到的陌生号码,但因为突然涌上不祥的预感,使得我也不得不欺骗智悟一下了。

    『不要演戏啦,你给我好好听着……!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我当然知道了……!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是谁……丝毫不带半点感情,既阴森又没礼貌的声音,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就因为如此,我现在才更需要演戏……因为我大概可以猜得出来你这娘们要对我说什么……

    『快说……』

    『你弟弟现在遭殃了喔!』

    『……』

    『你还记得蓝毛巾吧?』

    『当然记得……』

    『韩太阳这个疯子,竟然一个人跑去向蓝毛巾他们挑衅。虽然他们目前还没动到拳头,但是看样子,你弟弟这次会被修理得很惨喔。』

    『怎么会……』

    我大概知道,你这娘们为什么要对我说出这种话了……

    『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多没有面子?所以,我要报复你,也只有对付你弟弟这个方法啰。^_^』

    『哈……』

    『他不顾一切地追上我的时候,刚好就遇见了那些家伙。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韩太阳还不自量力地向他们挑衅,因此,他就被他们一群人给带走了!』

    『……』

    『你弟弟是很耐打的啦,所以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是,我也不知道会被修理成什么样子,所以建议你最好去看一看。八月十五日还真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日子呢。^_^』

    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谁啊?到底是谁打来的啊?姊姊?』

    智悟迅速帮我捡起了我掉落在地上的手机,然后望着我这个已经失了魂、在一边傻笑的女子……

    好吧……我们就继续玩下去吧……!虽然我也有想到你绝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让步,但是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就跟你拼了……!

    『是不是跟太阳哥哥有关系……?』

    『智悟啊……』

    『你已经知道太阳哥哥在哪里了吧?』

    『韩智悟!请你现在好好听清楚我说的话!』

    『……』

    『你希望哥哥能平安无事吧?』

    『……姊姊……』

    『你希望你的哥哥毫发无伤、健健康康地回来吧……』

    『……嗯……!』

    『那么,等一下姊姊会打电话回来!如果电话铃声在响五声之前就挂断的话,就表示是平安无事了,这样,你就在家里乖乖等我们回来就好。但是,如果响了十声都还没有挂掉的话,就马上打电话报警!清楚了吗?』

    『我也要去找哥哥……我也要去救太阳哥哥……!』

    『韩智悟!』

    『……』

    『我向你保证!姊姊跟太阳哥哥会笑嘻嘻的回到家里来,而且也会带着你最喜欢的冰泣淋,在它开始融化之前,我们就会出现在你的眼前。』

    『……』

    『智悟……韩智悟……』

    『你会买冰泣淋回来吗?』

    『是啊,我会去买冰泣淋回来。』

    『在它融化之前回来吗?』

    『是啊,会在它融化之前回来。』

    『姊姊是将军吧?』

    『嗯,我是世界上最强的将军了。』

    『……』

    『我们家智悟好乖。^_^』

    正当我的手慢慢摸向他的头时,智悟把他的头埋到了我的手掌里面,偷偷地擦式着他的眼泪。

    『如果,你买来的冰泣淋溶掉的话,打死我也不会帮你开门喔!』

    这是在八月十五日即将过去之前,智悟既贴心又让我感动的一句话。

    『之率啊……』

    我一走出公寓门口,就惊讶地发出了叹息声。

    『嘿嘿,金司机等后将军多时了呢!^_^』

    我喊着这个名字的主人翁,穿着一件宽大的T恤,露出了小巧的头颅,之率骑着天空色的小绵羊机车,出现在我的前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也接到丹英的电话了吗?』

    『现在全部都往那边聚集过去了。』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海俊没来,反倒是我过来了呢?』

    『……』

    『因为我是坏人啊!』

    『……之率啊……』

    碰碰!

    他用手拍了拍后座之后,用两只红统统的眼睛看着我。

    『……这个……我看……我还是……坐出租车好了……也就是说……我就搭……四个轮胎的车子跟在你后面……』

    『噗嗡噗嗡噗嗡!我们现在要出发啰!!』

    『我快疯了……!』

    『汽汽碰碰!还没上火车的人,快点上车吧!』

    啊~!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事情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也不知道了……TTOTT

    ……反正之率也只不过是之率而已……

    再加上,现在也没有时间再拖下去了……

    『好吧!我知道你还没拿到驾照,所以骑车给我小心一点!』

    『嘿嘿,姊姊抓紧啰!』

    噗嗡噗嗡噗嗡……

    老是发生一些大事的八月十五日夜晚,我就这样坐上了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的之率的小绵羊,看着这家伙以一副非常认真的表情出发了。

    『如果我只是喜欢姊姊一点点的话,我是不会让姊姊前往现场的……』

    当我迎着夏末的凉风闭上眼睛时,这小子在前面骑着车,以自言自语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什么……?』

    『可是,我是非常非常地喜欢姊姊,所以我一定会照着姊姊的意思,把你带向你想去的地方……』

    他说出口的这句话,把我的整颗心都给冻住了……同时透过他的背,我也感受到了他心里的温暖……

    『之率啊……』

    『……』

    这家伙的眼泪随着风飘上了我的发梢,而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把我的脸,慢慢地靠向了他的背。

    如果风再强一点,把这家伙刚才讲的话吹散就好……

    我这样想着……然后愣愣地望向了他那凄凉的眼泪。

    就是在八月十五日的深夜……

    在症候群即将谱出另一章动人的故事,令人感到凉飕飕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