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更新日期:2021-07-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比起没有眉毛出现在这个人面前、躲在钢琴下面背崔丹英发现,以及从宇星男高的柿子树上摔下来的时候,现在这个时刻更让我感到尴尬!

    『老爱惹麻烦的!你给我坐好!』

    他马的陶斯,这下子我跟你结仇了……※※※

    PM2:30

    我的脸红得跟猴子的屁股一样,不停地眨着眼睛,海俊则是忍住他的笑脸看着我;而让我一直感到头痛的之率,只是忙着玩他的刘海,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好吧!就算现在时光倒流,也早就来不及啦!就在十几分钟之前,我这口无遮拦的嘴巴已经把我的心声说了出来。

    『好吧!我认输了!我把我心里要说的话全都说出来了,怎么样?!不过你们这些男生还真不要脸耶!竟然偷听女人说话!』

    我这句话带着笑意的抗议,也引来了咖啡厅里服务生和其他客人的笑声。

    『噗哈……』

    然后,我就趁申海俊受不了把头发垂到桌上的时候,把力量注入到我的膝盖,打算开溜……

    『我倒想问你,送我这朵花是什么意思?』

    当我看到这家伙从皮夹里面拿出我很熟悉的那朵花时,着实被他的举动下了一跳。

    ※※※

    『我终于找到你们这几个背叛者了!居然不通报一声,就给我躲在这种地方!!』

    这句冷冷的话,真像是从北极传来的声音啊……

    『啊?正厚哥!』

    『他马的!你们这些连猪狗不如的浑蛋!哪有不说一声就消失的道理啊?!』

    真的是正厚哥耶……!

    他的手上还拿着一罐啤酒,整颗头竟然被黑色的塑料袋包着……

    『有缘!没缘!大家来做伙!烧酒饮一杯~呼干啦!』

    梦泽猴崽子这时也开始发起了酒疯……

    『他们这些人的脑袋,好象已经被酒精给溶掉了……』

    说这句话的,是出现的人群中唯一没有喝醉的智悟……

    『来呀!服务生快点帮我们把桌子并一并好不好!我们打算帮你们这家有霉味的咖啡厅去去霉运!』

    说这句话的是勺子疤痕……

    『如果你们不马上照办,我这开花店的老板娘可是会用我这把雷射鎗来攻击你们喔!揪揪揪揪哔哔哔哔!!』

    我的天啊……!TTOTT……连平时那么高雅的秀娟姊也变成这样了……!

    『对不起!我们这里不是酒家,更何况现在还只是中午呢!TTOTT』

    也就是说,当这位服务生哭丧着脸对他们说话的时候,眼前我所认识的这些恶棍手中,每个人都拿着一罐啤酒,很壮观地一起出现在这家咖啡厅。

    『来来来!趁着日常当中的时候,我们一起围成一圈!好好地玩个痛快吧!』

    就在正厚哥咬喝着要并桌时,我一直无法平息的心情,突然又整个往下沉了下去……

    『来吧!元宇!你也一起过来!』

    其中的第一个理由,是因为看到蔡元宇也进入了这家咖啡厅……

    『丹英怎么不见了?却换成你坐在这里呢……?』

    第二个理由,是因为韩太阳突然像是酒醒了,走到了我跟海俊的面前……

    『我问你,你把你的女朋友丢到哪里去了?却换成你坐在这里?』

    『走了。』

    『什么?』

    『本来刚才还在这边,可是她自己就走掉了。』

    强烈的杀气……

    ……瞬间的沉默……

    在空中交炽着的两双冰冷又灼热的眼神……

    啵!

    不用多做说明,我想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韩呆阳!!』

    『太阳哥哥!!

    我还是把它写出来好了……也就是在大家的喊叫声中,韩太阳急忙冲出了这间咖啡厅,而申海俊则是面无表情地抚摸着被太阳一拳打破的嘴唇……

    『哈哈哈哈!今天这个家伙打了那个家伙,另外一个家伙又打了这个家伙……!唉呀!今天还真热闹呢!心宇哥在天之灵,如果看到今天的场面,一定会特别兴奋呢!』

    『大哥!你是没被人打才能笑得出来!我的屁股刚才被你打得到现在还在痛呢!』

    不管怎样……除了夺门而出的太阳,现场所有的恶棍们,都散发着一身的酒味,纷纷围成圆圈坐了下来……

    此刻对我来说,真不知道该好好地谢谢他们,还是要对他们大发脾气……

    无论如何,现在大家同聚在一起,手中也都换上了瓶装啤酒……

    『嗯哼!刚才你们三个人在这里做了什么呢?』

    秀娟姊突然把她的脸靠向我,把我给吓了一跳,害我不知道要把我的脸藏到哪里去……

    『对呀!当我们的额头顶在冰冷的地板上时,你们到底做了些什么事呢?』

    梦泽一边发着酒疯,一边这么说,还强行抱住想要逃跑的智悟,将他抱坐在自己的膝盖上。

    而我的眼神却无意识地飘向了海俊被打破的嘴唇……(看到嘴唇流出来的血,突然觉得好性感。

    *-_-*)

    『道京啊,对不起,我有话要对你说。』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门口让我感到恐惧的男子,慢慢地走向了我,然后对我说出了这句话……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名男子的脸上,有着这么多的伤痕……

    『你这个死不要脸的王X蛋!马上给我滚开!』

    『安守贤,你想找死是不是?』

    勺子疤痕才刚脱口说出一句狠话,正厚哥马上又朝向他吼了回去,让现场的整个气氛又沉了下去……

    『元宇,如果你有什么话要对她说,就在大家面前说,我们也一起来听听……』

    正厚哥稍微调整了一下他的情绪之后,轮流看着我跟蔡元宇,缓缓地说出了这句话……

    『不行,我想单独跟她一个人说。』

    没想到蔡元宇这家伙根本就不领情。

    『到底想说什么……?』

    『你知道了之后又打算怎么样呢?』

    蔡元宇为了复仇计划,甚至连自己的梦想都放弃了……

    『我打算把你打到再也开不了口!』

    说这次话的不是勺子疤痕,而是一直坐在我旁边、一脸皮笑肉不笑地瞪着他的申海俊……

    『哈哈哈哈……』

    就在蔡元宇发狂的笑声中,我选择了一种最明智的方法,来解决现场令人窒息的场面……

    『好吧!那我们就出去说吧。』

    『姊姊……』

    『不要担心,反正我人就在前面,如果你们真的不放心,可以从三楼的窗户往下看。』

    我心想,必须要在事情扩大之前先把这家伙拖出去……虽然我真的很不想面对这家伙超过一分钟以上……

    『好吧!那我们就在这里吃东西,你们把话说完快点上来吧!』

    等正厚哥说完,我就潇洒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同时在嘴角露出了一抹骄傲的微笑。

    海俊动也不动地紧紧盯着我……

    在一旁的之率叹了口气,直摇着头……

    我家的小弟智悟带着泪汪汪的眼睛看着我……

    而正厚哥则是紧紧地抓住秀娟姊的手,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

    『你想对我说什么?』

    『我想带你去看我哥哥。』

    ※※※

    PM2:49

    就在从咖啡厅可以看到我们的马路上。

    在一、两分钟前,我为了和这凶狠的家伙谈一些事情,步下了楼梯来到这里。

    说出这莫名其妙的话的家伙,一直盯着我冷笑的面孔。

    『你在笑什么……?』

    『因为我觉得好笑啊!你自己想想看,说这句话的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啊?』

    『我并不喜欢那些家伙老是拿我哥哥的名字在那里开玩笑,所以我想麻烦你跟我一起去我哥哥的墓园。』

    『为什么我要跟你一起去呢?』

    『因为我喜欢上你了。』

    我听到他这句话之后,整个人呆住了,而他居然还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你这句话是故意说给我高兴的呢?还是想让我今天晚上做恶梦呢?』

    『既然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我不打算再去当老师了。我现在开始准备考司法考试,如果我考上律师的话,跟那些家伙的层次就会完全不一样。再说,你以前也喜欢我呀!』

    『喂……!』

    『所以你跟我一起去向我哥哥打声招呼吧。』

    『喂……!蔡元宇……!』

    『申海俊那家伙哪能比得上我呢?他有钱吗?还是后台?以后他拿什么来养你呢?我对你是这么地用心,你要觉得幸运才是……』

    『好了,够了!拜托你别再痴人说梦话了!!』

    『……』

    『对我来说,并不是因为你喜欢我才感到幸运!而是那些贴着窗户往下看的家伙才让我感到幸运!我现在很后悔自己还特地下楼来听你说这些废话!没想到你会不要脸到这种程度!元宇先生!蔡元宇先生!麻烦你醒一醒好不好?请你快点回到人世间好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要去找那些输家啰?』

    『哈……!』

    『你竟然会去喜欢那些把好好的人糟蹋成这副德行的暴力犯,跟导致我哥哥死亡的杀人犯?』

    『如果你真的要准备要去考司法考试的话,应该要学着好好使用单字。』

    『什么?』

    『在这个世界上,正厚哥他们不是输家,而是赢家!』

    『……』

    『像你这种人,才是输家里面的垃圾,简单的说就是人间垃圾!^_^』

    就在蔡元宇的目光渐渐涣散之际,我感觉趴在窗户上那些恶棍的脸蛋,却越来越清楚了。

    『那么,就此再见啰!我还得上去完成我的告白仪式呢!』

    我想自己没必要在跟他在这里耗下去了,因此头也不回地冲进了咖啡厅的这栋建筑里。

    砰砰砰砰……!

    当然我也可以用比较淑女的方式爬上楼啦,但是我的爱情告白既然是从桃子开始的,我想也就不用那么计较了……

    『将军大人,欢迎您平安归来!!』

    当已经变成大舌头的梦泽猴崽仔说出这句话时,咖啡厅里所有人的眼光都转到了我身上。

    『怎么就你一个人上来,元宇呢……?』

    个性海派的金正厚先生,到现在还挂念出卖他的朋友。

    『他考律师去了!』

    我随便说说之后,往四周看了一眼……

    海俊呢……?

    申海俊……!

    ……申海俊,人呢……?

    到哪里去了……?

    『上面,上面。』

    『啊?』

    『我说你心爱的海俊到上面去了。』

    秀娟姊看到我一脸慌张的表情之后,笑嘻嘻地用手指往上面指了指。

    『你不要再喝啦!我的天啊,你这个臭女人!竟然一个人喝光两瓶啤酒!』

    『你不要管我!人长得丑还不知道要收敛一点!』

    『什么?!你说什么?!』

    唉……-_-

    我看等我回来,在帮这两个人评评理吧……

    『那我先到顶楼去啰!』

    『喂!猴崽仔!你给我说实话,我跟秀娟在一起,到底是谁比较吃亏?』

    『您这样问我,我该怎么回答呢?我看您干脆问我要选择哪一种死法还比较快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那你是说秀娟姊比较可惜啰?!』-

    _-……

    在这场没完没了的争斗结束之前,我看还是先去找海俊好了……

    砰砰砰……!

    我用比刚才更吵的声音跑上了顶楼。

    『申海俊!!』

    我用双手打开生锈的顶楼铁门后,看到了叼着香烟的那家伙,以及紧紧靠在他身旁的之率。

    『那个王X蛋说什么?』

    我看着嘴角肿起来的海俊,笔直地朝他走了过去……

    『我刚才还没能来得及告诉你,我为什么要把那朵花送给你……』

    『……?』

    『你知道薄荷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

    眼前这个嚣张的王子,听到我的喊声之后,只是皱着眉头大口吸着香烟。

    『如果可以再爱一次!如果我可以再爱你一次!』

    听到我这么说之后,我的小萝卜头王子突然咳了起来。

    他马的……!我的耐心可是有限度的……!反正也已经豁出去了……

    『你先把香烟拿下来!』

    『咳……!』

    『在我勇气消失,再次变成大傻瓜之前,快把香烟给我拿下来!』

    『……』

    噗!

    海俊将他嘴上的香烟拿了下来,塞到了之率的嘴里……

    『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申海俊以及从生锈的铁门后传来的一群人的喊叫声……

    顺便提一下,今天的日期是八月十五日。

    今天的天气晴朗,我的心情晴朗,我的爱情也很晴朗。

    少了几个人的症候群所发出来的尖叫声,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晴朗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