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更新日期:2021-07-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放手!你给我放手!!』

    『唉育!我们这位姊姊是不是每天晚上都吃黄鼠狼鞭来进补啊?怎么力气这么大呀!TTOTT』

    『司机大叔,您快停车!马上给我停车!!』

    『大叔,你别听她的!您就一直往前开就好了!千万别理她!』

    ※※※

    AM11:23

    差不多在十分钟前,这只猴子突然出现之后,我就被他以绑架的方式推上了出租车。

    『你给我放手!你到底要不要放手啦!!』

    『你也真奇怪耶!我是会把你杀掉,还是煮来吃啊?!你就别再乱抓狂啦,乖乖地坐着好不好!TTOTT』

    『那你先告诉我,现在要带我去哪里?你对我说实话,我就不会乱抓狂了!』

    『你乖乖坐着,自然就会知道啦……!哎呀!我的头!TTOTT』

    啪!啪!啪!

    我实在很不满意他的这个答案,因此就用自己的头往他的头上毫不留情地一连撞了好几下。

    『大叔,麻烦您在这里停车!TTOTT唉育喂呀!在这里停车就可以了!TTOTT』

    随着我连续撞了二十多下之后,出租车终于在梦泽的哀叫声中停在我熟悉的一间CAF?前面。咦……?

    这里是……?

    ……这里该不会是……?

    『我等一下要到医院去开诊断书,然后向你要求伤害赔偿!TTOTT你这个没头没脑的野山猪,给我等着瞧吧!!』

    『喂……!张梦泽……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你别问了!快下车吧!你没看见出租车大叔吓得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吗?!』

    『我问你为什么要带我到这里来呀?』

    『司机大叔,您辛苦了!TTOTT』

    砰!

    出租车的门一关上,司机大叔就像是吓坏了似的,一溜烟就开不见了!这时,梦泽从口袋里掏出了某一东西。

    『这里……不就是上次帮正厚哥举办送别会的CAF?吗……?』

    我傻傻第望着通往CAF?门口的石子路。

    『你先用这个把眼睛蒙住。』

    他话一说完,便将刚才从他口袋里掏出的东西将我的眼睛蒙了起来。我立刻用尖叫声响应他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

    『啊!你这是干什么?!』

    『我还能干什么?用钢琴布遮住你的眼睛阿!』

    『这不是上次的那条钢琴布吗?就是海俊用来绑我眼睛的钢琴布啊!』

    『你就别再穷嚷嚷了,反正你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你就乖乖地抓着我,慢慢跟着来吧!』

    『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我先警告你喔,前面都是石子路,你最好自己小心一点。如果不小心一头栽下去把头撞破了,我是会很高兴啦,但是对你来说可能会一命呜呼喔!』

    『我不要啦!我不要绑这个啦!』

    这杀千刀的梦泽猴崽子,硬是用吃奶的力气把我拖到了CAF?前面。

    把我这个眼睛看不见的人……

    把我这个眼看就要发狂的人……

    然后就这样把我给拉到了CAF?的门口……

    『来……!现在,用力收呼吸一下……』

    好黑啊……!好暗啊……!我现在什么也看不见……

    ……不要……我不要这样……

    就算现在把它拿下来,海俊也不会出现在我前面啊……

    就算是蒙上千万遍再拿下来,这家伙也已经不会在我的身边啦……

    『我数一、二、三,然候就会把门打开。』

    『……不要……不要打开……』

    『预备……一……』

    『不要打开!』

    『二……』

    『我要回去啦!』

    『……』

    『放开我!!』

    『三!』

    这是我认识梦泽以来,他第一次用这么爽朗又高亢的声音说出来的一个字。

    嘎……

    就在我屏住呼吸的时候,我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而这时,张梦泽也迅速地把我脸上的钢琴布给扯了下来。

    『哇啊!』

    『面包超人豋场了!』

    『啊呼!欢乐派对开始了!』

    这简直就不可能……!

    奇迹在我眼前出现了……

    『唉育,我的妈呀!我把这位老姐接来的途中,差点把我的小命都弄丢了!TTOTT你们看我的手,全部都是她的口水,还有牙齿的咬痕!』

    『噗哈哈哈哈!虽然我已经预料到可能会发生这些事情了,但是你向来比我预料的还要更厉害呢,韩道京!』

    『这还用说啊!再讲都讲不完了!昨天晚上我只不过叫她开个门,她却一直耍着性子躲在里面大哭。那时候我真怀疑她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亲姊姊呢!!』

    『姊姊,你知道你昨天晚上那样对我之后,我回去哭了多久吗?』

    『不过你总算是把这位固执的大小姐给带来了。^_^』

    说话的人,依序是梦泽……正厚哥…太阳……之率……以及秀娟姊……我还看到在旁边一直傻笑的勺子疤痕守贤,还有坐在他膝盖上的我们家小弟智悟……

    『啊……好久不见、没想到你变漂亮了呢……!』

    在加上之前在CAF?里面陪我说话的冬菇头……

    『不过话说回来,当主角的可不可以打扮得漂亮一点再登场啊?!』

    而说这句话的,就是那些在送别正厚哥的时候,对我充满敌意的小混混。

    『来来来!快点过来!先把蜡烛给吹了吧!唉呀!我们的韩道京小姐,这阵子你真的辛苦啦!』

    正厚哥推着轮椅到我面前,把惊魂未定的我拉到了CAF?中央的桌子前。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唉呀!正厚哥!您又把顺序弄颠倒了啦!在姊姊吹熄蜡烛之前,我们的小天才要先上台做一下简短的说明啊!』

    『啊!对了!我也真是的……』

    『正厚哥每次都这样!来,智悟!快点上去,站到麦克风前面!』

    勺子疤痕说完之后,抱起了有点害羞的智悟,让他坐到了桌子上。

    ……现在是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大家都会集合在这里呢……?

    ……还有挂在墙上的那个布条……

    不是应该写着『欢迎金正厚』吗?为什么上面写的会是『欢迎韩道京』呢……?

    『来来来……现在就让我开始进行简短的说明!虽然大家在早上都已经听过了,但是为了道京姊姊,我再重说一次好了!』

    只见智悟抓着麦克风,害羞地说着这些话。

    现在的我实在搞不清楚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因此一张脸也僵在那里,不知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只能望着这些在一旁笑着的家伙。

    『大家安静!!』

    再加上被智悟这么一说,我的心情更加紧绷了,不知不觉地紧紧握住了正厚哥的大手……『时间是在八月九日晚上,我为了救出道京姊姊,就一个人搭上出租车尾随着姐姐他们而去。』

    『喔呼!好帅喔!无尾熊探长!你真的跟太阳不一样耶!显然你以后一定会是一个让大家都感到恐怖的料!!』

    『如果我再听到有人插嘴,我就不讲啰!!』

    『啊!对不起啦……』

    『那天我察觉到了非常奇怪的现象,也感觉到了元宇哥和姊姊之间围绕着不太寻常的气氛……』

    说到这里,每个人都像是被拨到冷水似的,突然安静了下来。

    简单地说,之率、梦泽、勺子疤痕、太阳……每个人都在静静地听着他说。

    『因此,那一天我就向元宇哥问了那台跑车的来路。当时开着车的那位大哥说那是他自己的车,然后我又问他是不是新车的时候,他就告诉我说那是还不到一年的新车。』

    『……』

    『但是,我看到的车子的里程表上显示的数字,是要五年以上的车子才有可能达到的数字。』

    『……』

    『所以我假装下车之后,就迅速躲起来,偷偷摸摸地听到了元宇哥跟姊姊之间令人惊讶的谈话。而且我也还记得,当时我在夸奖元宇哥是好人的时候,姊姊脸上出现的令我难忘的表情……』

    我的天啊……!我快要昏倒了……!要不是现在正厚哥握着我的手的话,我可能会一头栽到冰冷的地板上……

    『所以,我为了查证清楚,昨天就一个人跑去找元宇哥的朋友,假装要他带我出去玩。同时,我也已经查出了那位大哥再经营一家租车公司,而那台蓝色进口跑车,也是他们家公司的租赁车……但是我在他的办公室,发现了一件更惊人的事实!』

    『……』

    『那就是,丹英姊姊事故当天所开着的那部车,也是这家租车公司的车,而且是以蔡元宇的名字租出去的……』

    啊……!

    听到这里,我感觉好几只温暖的手搭上了我的肩膀……而我的情绪也几近崩溃边缘,两只眼睛也逐渐充满血丝……

    此时,我们家小弟智悟故意避开我的眼睛,继续英挺地说了下去。

    『是的……!各位猜对了……那场事故就是由他们两个人一手策划的。而我姊姊虽然知道那个事实,却在他们的威胁之下没能公开……因为我姊姊怕我们会受到伤害……因为姊姊担心一旦公布真相之后,她身边的人都会受牵连……』

    『……』

    『所以,我要在这里大声的说,对我而言,我姊姊是这个世界上最勇敢的人……她是一个能给我这种胆小鬼更多勇气和鼓励的人……这是我父母亲也没办法做到的事……就连太阳哥哥也没办法做到的事……同时也是我心爱的那个人也没办法做到的事……』

    『喔呼……!』

    『嘘……!』

    『……』

    『她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人……是一个可以为我牺牲生命的人……因此……借着这个机会我想说,到目前为止……在我写的日记里面,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我曾经写过韩道京大姊姊是在世界上我最讨厌的人……还曾经希望她永远不要到韩国来……』

    『智悟啊……』

    『我竟然还希望……所有的飞机都变成玩具模型……我们这样好的姊姊……我居然……还希望她一直生活在黑暗里面……』

    『智悟啊……!』

    『呜啊啊啊!!』

    这孩子总算是第一次露出了七岁小孩应该有的样子……他把累积了许久的眼泪……一次统统爆发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我还是太阳先去把他给抱住的,总之,我们全都哭成了一团。

    『呜呜……说实在的……我刚才也都把事情抖出来了,姊姊……TTOTT之前我和蓝毛巾那个烂家伙还有丹英一起串通的事情……TTOTT当时是因为我怕我的弱点被丹英公开……所以就答应去做了那件坏事。我把所有事情的真相都说出来了,姊姊……』

    『这小子简直就是一个王X蛋嘛……!之前我都不知道这些事情,竟然还把我最心爱的无敌铁金刚内裤借给他穿……TTOTT』

    大家听到梦泽所说出的惊人内幕之后,勺子疤痕紧接着说出这番令人捧腹的话……噗……噗哈……噗哈哈哈哈……!

    而这句话,也把坐在CAF?里面,包括我和智悟等所有人都逗得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心想,这瞬间真的是死而无憾了,也高兴地抱住智悟的额头亲了下去……

    『有一件事情还没说。』

    『……』

    这时,在旁边本来默默不语的之率,突然讲出一句令人震惊的话。

    『你又怎么了?!难道你要说你是跟蔡元宇那王X蛋是同一伙的吗?!如果你是打算讲这些,那就最好请你闭嘴!TTOTT』

    守贤似乎对梦泽的背信无法释怀,说出了这句话。

    之率笑了笑之后,转向了整张脸惨白的我。

    『该不会又是爱情告白吧?呵呵呵呵!』

    毫不知情的正厚哥讲出了这句话之后,之率也没有反驳地直直看着我。

    他无言地把手放进他的口袋,就在我正要闭上朦胧的眼睛时,他掏出了这世上唯一的一封信。咕……鲁……

    CAF?里原本热烘烘的气氛,一下子又降到了冰点……

    我为了阻止之率提起这件事,慢慢地把我的嘴唇从智悟的额头上移开……然后静静地摇着头,希望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嘎咿咿咿!

    这时,突然出现了令现场人士全都心情激荡的声音。

    『是……什么……?这……到底是哪个臭小子这样嚣张地登场啊……?!』

    ……那是一台机车……

    而且是以惊人的速度在CAF?前紧急煞车的机车……

    砰!!

    然后,第二声让现场所有人的眼睛瞪得像高尔夫球一样大。

    其实说穿了,这只不过是木门打开来的声音……

    只是,它这次毫无保留地全被打开了……

    『喂喂……!你不是说马上就回来吗?现在才来是不是太晚啦……?感动的时刻都已经结束了…………』

    啪当!

    这次又是什么呢?

    梦泽的话还没说完,有东西重重摔在地上的第三声就传来了,这次到底是什么声音呢?

    『对不起,为了收拾这两个垃圾,所以晚了一点……』

    说来令人无法置信,第三声居然就是满身血迹的蔡元宇跟他的朋友被摔在地板上的声音。

    『海……海……海俊啊……!』

    当制造这第三声巨响的主人翁,冷冷地说出『收拾这两个垃圾』这句话的时候,我从他简短的语气中很明显地感觉到了愤怒,而且也发现他深灰色的眼睛正盯着我看。

    然后,他的视线慢慢地转向了之率的手。不,严格来说,应该是停在之率手中的最后一封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