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更新日期:2021-07-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写给我心爱的道京姊姊一个人:

    你好,又是我,一年八班的申海俊。

    我已经收到了姊姊写给我的回信,以及恐龙泡泡口香糖。

    因此,我为了回这封信,今天还特别提早到学校来……但是我听他们说,姊姊从明天开始,没办法收到我的信了,他们说姊姊要搭飞机到很远的地方。但是,这一次我不会哭,我一定会像一个男生一样坚强地等着你。因为听他们说,你并不是永远消失不见,过一段时间之后,你一定还会回来;所以我一定会像个男子汉一样地在这里等着你。

    我一定会好好地喝牛奶,会长得比向日葵还要高,也一定会好好地念英文,这样以后就会跟姊姊变得更亲密。我也一定会好好保护姊姊喜欢的那家停业的CAF?里面的钢琴,不让任何人把它拿走。

    因此,也请姊姊跟我约定一件事情,那就是明天我去送机的时候,请姊姊用全世界第二美丽的笑容对着我笑。等十年之后我去接姊姊的时候,请姊姊再用全世界最漂亮的笑容对我笑着。

    即使我们的样子变得再多,也要第一眼就认出来。

    到那一天来临为止,我一定不会哭,我觉对会像个男子汉般地等着你。到那个时候,我不再会是个小萝卜头,一定会成为一个王子的。因为,我一定要成为一个能保护面包超人的王子,在这里不离不弃地等着姊姊。

    ※※※

    啪塔……

    滴落在膝盖上的一滴眼泪……

    啪塔……

    掉落在心中的第二滴眼泪……

    『海俊写的字还真难看呢,对吧……?嘿嘿……!』

    『……』

    『还说自己不哭,看字都晕开来的样子,显然是掉了不少眼泪呢……!』

    ※※※

    PM8:20

    出租车大叔听到这封有趣的信件之后,透过后照镜瞄了后放一眼。之率念完了信,也眨着眼睛把眼泪吞藏了起来。

    『来!这封信是姊姊的。』

    『……』

    『请你拿着这封信,跟我一起到海俊家里去。』

    『信……你拿回去吧……』

    『什么……?O_O』

    『大叔,前面的十字路口有一家很大的成衣店,请你停在那里让我下车。』

    听到我对司机大叔说的话,之率不可置信地一直眨着眼睛。

    『姊姊……你不去找海俊了吗……?你要跟他把话讲清楚啊……!向他把所有的误会都解释开来呀……』

    『现在已经结束了。』

    『什么结束啊?!哪有这样的啦!』

    『麻烦你继续假装不知道……这封信你就拿去烧了、撕了,随便你怎么处理。』

    『……』

    『我现在要去我妈妈的成衣店,明天我们就在元宇家见面吧。』

    『你明天要去找蔡元宇吗?』

    『……』

    『那你是打算违背跟海俊的约定了?』

    听到他的这句话,我的脑海中又浮现了往日的情景……

    曾经放在秘密基地里面的老旧钢琴……在钢琴上刻着『韩道京的』小小字迹……

    嘿嘿……!原来他是为了我才一直保留了十多年啊……

    ……也就是因为如此,那台钢琴上才会刻着我的名字……

    『我们来打勾勾,这一次,你绝对不可以被别人逮到!!』

    我现在总算搞清楚,当我躲在音乐教室的布帘后的时候,海俊曾经对我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我也想起了要去美国的那一天,我躲在机场的洗手间,结果被老妈逮到而边哭边上飞机的模样。

    嘿嘿……!

    ……原来那天他都有看到啊……

    ……我像疯子一样发狂着拒绝上飞机,却硬生生地被架上飞机的那一天,你竟然躲在一旁什

    么话都没说,只是默默地看着我……

    『姊姊!!』

    痛啊……!好痛……!非常非常地痛……!我真的好痛……!我的心真的真的好痛!海俊啊……!

    『好痛……!』

    『现在还不算太晚,所以,直接去找海俊就好啦!』

    『呼……!』

    『大叔不要停下来,往我刚刚说的地点开过去就好!』

    『不……我不去!我不要去找海俊,之率……』

    『那我去把海俊带过来吧?』

    『……』

    『我把海俊带到姐姐的面前来吧?』

    『现在已经都结束了……没用了……』

    『你怎么会说出这种像胆小鬼一样的话啦!』

    『哈哈……!胆小鬼?你知道这都是为了谁吗……?』

    『……』

    『你到底知不知道这到底都是为了谁?!』

    出租车大叔听到我的喊叫声,吓得急忙将车停在路边,瞪着豆大的眼睛看着我。

    『之率!这都是因为你呀!刚开始的时候如果你跟我讲清楚,就不会有这些该死的误会发生啦!』

    我那时候就该停下来的……在事情还没扩大之前就该闭上嘴的……

    『……对不起啦……』

    『不然,就应该在这些事情发生前,把所有真相都告诉我啊!现在事情都变成这样了,我还能怎么样呢?!事情都已经搞成这么大了,我又能够挽回什么呢?!』

    『对不起……对不起,姊姊……对不起……』

    『你不用再对海俊说什么了!还有那封信!不管你是从釜山拿回来的,还是从非洲拿回来的,随便你怎么搞,你自己闯的祸,你自己来收拾!!』

    『……』

    之率的表情……之率的呼吸……之率的眼泪……眼看这孩子所有的东西都渐渐崩溃的时候……『唉育,小姐,这个男同学也够可怜的!刚才他一路上说姊姊会有多高兴多高兴,还哼着歌跟我有说有笑的呢……结果却被你骂成这副德行……』

    『我在这里先下车好了。』

    『未免太可怜了吧。』

    『明天见啰,金之率。』

    啪塔。

    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为了掩饰胸中的激动,我才一下车,就狠狠地关上了车门。

    现在的我,根本就无法去理会在车里红了双眼、憋住呼吸的小家伙,只能喃喃地说了声抱歉,自己渐行远去了。

    ※※※

    PM9:04

    『韩道京!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啦?!』

    生怕自己在三十分钟之前下定的决心,被别的事情干扰而打消念头,结果我就直接跑到这里来了。

    看到我突然出现,原本在整理衣服的老妈惊讶地站了起来。

    『啊……!之前您提过的女儿就是这一位啊?将来会成为著名钢琴家的那一位?』

    在旁边搧风点火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店员,他以非常好奇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我好几遍。

    也就是说,他对不久之后会说出令人非常惊讶的大事件的我,注视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是啊,她就是我们家的大女儿韩道京!不过,你突然跑到我的店里来是怎么回事啊?』

    『嘿嘿……!妈妈……』

    『……你是需要钱吗?』

    『我们一起去拍个全家福照片好不好?』

    老妈听到我从嘴里冒出来的这句莫名奇妙的话之后,立刻停下了手边的工作,盯住了我苍白的脸。

    『什么?!』

    『在我离开之前,我想去拍一张全家福照片……我想一想,我们到现在都还没去拍过一张全家福照片呢!』

    『你是突然又想去哪里呀?』

    『美国。』

    老妈听到这句大受刺激的话,连忙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什……什么……?!』

    『我打算再到美国去……请妈妈尽快帮我买好机票跟订好公寓。』

    『你是在做梦吗?!是不是因为傍晚的空气太新鲜了,所以跑去偷喝了两杯?』

    『妈妈。』

    『……你这个女孩子……!从前几天开始,我就觉得你有点怪怪的。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呀?这个死孩子!你醒一醒啊!』

    『我有事情一直瞒着妈妈……』

    现在,我打算把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毫不保留地说给老妈听。这是在我听完海俊的最后一封信之后,就决定要这么做的。

    『……你这个死娘们是不是怀孕了?!』

    『……』

    『所以想要躲到美国去生孩子是不是?!你这个臭女孩!我就说你为什么每天都混到这么晚!!』

    『我没办法弹钢琴。』

    我没有考虑太多,忍不住就说了出来。就算明天会追胸顿足懊悔,我还是憋不住而说了出来。

    『什么……?!』

    『我没办法弹钢琴……我这一阵子是去一家面包店打工,之前我说在当丹英的钢琴老师也都是骗您的……过去在美国的十年间,我也没有去上学,我每天都是在韩国人聚集的圈子里面打转。

    没钱的时候就在餐厅里面打工,而且都一直跟韩国来的孩子们聚在一起,所以到现在连英文也不会讲。而且,我一看到琴键就想要逃;我的手指头告诉我,它们看到钢琴就会害怕,我的心告诉我,就算打死它,它也不愿意去弹钢琴……』

    『……』

    『所以我打算再到美国去。不,妈妈,应该说我想再次逃到美国去!妈妈,就算我再怎么孤独,再怎么难过,我也想再跑到那里一个人哭泣。留在韩国只会让我感到很辛苦,而且,我现在被某个家伙弄得很难在这里继续待下来。』

    啪!!

    这是我老妈很狠地往我脸上掌掴的声音。

    『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

    『……』

    『你怎么可以对妈妈做出这种事情……!你怎么可以这样背叛我……?!』

    『嘿嘿……!嘿嘿嘿……!』

    『道京啊……韩道京……拜托你打起精神……你振作起来好不好……?』

    『妈妈……谢谢您打我……真的……谢谢您……』

    『拜托你振作一点啊!你这个死孩子!!』

    『……我也麻烦您在我去美国那一天……打得比今天更用力一些……让我永远不会想再回到

    韩国来……而且再也不必要说谎……那一天……麻烦你干脆让我死了这条心,对韩国不再有任何留恋……』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妈妈哭了……

    陌生的店员也哭了……

    韩道京也哭了……

    『韩道京,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嗯……?你在美国的时候到底受了什么打击……?是不是我这个当妈妈的,对你做了很不应该的事情……?』

    再见了,小萝卜头。

    一年八班的小萝卜王子……

    没能遵守跟你的约定,所以我很抱歉……!

    没能以全世界最漂亮的笑容对着你笑,所以真的很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