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更新日期:2021-07-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社长大人,我这个贴布送给你好不好?』

    『……』

    『不对,社长大人,这个贴布你帮我拿去用啦!』

    ※※※

    1999年面包店。

    我要拿给社长大人的,是五天前拿到的贴布。而在我眼前的,是毫无表情看着我的梦泽妈妈。

    『这是什么?』

    『前天前别人送给我的啦,他叫我贴在这里。』

    我边说着,边指了指肩膀上发青的地方。

    『你在搞什么?什么东西不好送,送我这种东西!』

    『唉呀!反正我也用不上嘛!』

    『你的肩膀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嘛……跟别人打架留下来的……』

    『啧啧!以后谁敢娶你当老婆喔。』

    『哼!是谁都不重要啦!只要不是社长夫人的儿子就行了!』

    『少说废话了,快点把那些面包夹子洗干净!!』

    『是!知道了!社长夫人!』

    五天前?是啊,离上次的事件已经过了五天的时间。也就是说,离我们最后摊牌的时间也只剩下一天了。

    『今天那家伙还会来接你吗?』

    『……』

    『喂!二愣子。』

    『啊……?』

    『我说那个看起来城府很深的家伙,今天还会来吗?』

    『……应该……会来吧……』

    『我跟你说。』

    『……』

    『这世界上有三件事,是无法由人来操控的。』

    『是哪三件事呢……?』

    『第一、是时间;第二、是死亡;第三、是女人的爱。』

    说完之后,社长大人就一个人往厨房走了进去。

    如同以上的对话,蔡元宇这家伙每天都会来接我下班。而听到梦泽妈妈这么说,感觉上比我自己的妈妈还要温馨。

    『今天结束得有点晚喔。^_^』

    『……』

    『我帮你带了礼物来呢。』

    也就是说,梦泽妈妈的这番话,对于要面临这种事情的我,有着极大的安慰。

    ※※※

    PM8:00

    我手上拿着智悟喜欢的披萨面包,刚从面包店走出来时,蔡元宇就像打不死的蟑螂般,已经拿着一个很大的购物袋在等我了。

    他的这种行为简直令我毛骨悚然……!我倒希望它直接以禽兽般的本性来面对我比较好一些。

    『够了。』

    『明天你要打扮得漂亮一点啊!^_^』

    『……』

    『你一定会喜欢的。』

    唉!

    这个如水蛭般的家伙,在过去的五天以来一直守着我,等我下班。

    『这是什么……?』

    『拆开来看看啊。』

    『……』

    我的心情虽然很不爽,却挡不住涌上来的好奇心……-_-

    啪拉啪啦。

    这是什么啊……?干麻要包这么多层啊……?

    『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

    『漂亮吧?^_^』

    啪!

    在手中的天蓝色包装纸掉下去的同时,蔡元宇的手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

    在看到包装的内容物之后,我的表情瞬间变得像是吞下了十只怀孕的蟑螂般难看。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你以前不是很喜欢这一件吗?』

    『所以呢……』

    『如果你明天穿这件出来,一定很漂亮。』

    『哈哈……!』

    蔡元宇!你一定要把我捉弄到这般田地才称心如意吗?不!应该说是你在把我惹火的方面还真有研究呢!

    『那个时候穿起来就已经满好看的了。^_^现在你的眉毛长出来了,头发也变长了,所以一定会更漂亮的。』

    『你拿回去吧。』

    『什么?』

    『我要你拿回去!』

    『你为什么……?』

    『你问我为什么……?』

    『……』

    『你还问我为什么?!』

    『道京啊……』

    我非常愤怒地把礼物丢到地上之后,随即冲出马路,揽下了一台迎面而来的出租车。

    『喂!韩道京!』

    是那一件洋装。

    是之前他要我当模特儿是穿过的那件本来要送给秀娟姊的衣服,就是那件让我带着悲惨回忆的衣服……

    『出租车!』

    『为什么你会突然这样?!』

    『是啦,我看起来是比较好笑也有点傻!也常常被别人骗!而且被你这种人拿来利用也刚刚好啦!』

    『你把音量降低一点好不好!』

    『我是什么MP3吗?!还叫我降低音量?!』

    『你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啪!

    他说完话,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挡住正要上出租车的我。这下子我真的是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你是准备在我手上再抓出几道瘀青……然后再送我几张贴布来贴是不是……?!』

    我心想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就豁出去了用地地跺着双脚。

    『那只手是海俊的,请不要随便抓!』

    这时,从出租车里冒出了一个我很熟悉的声音。

    『……』

    『……之率呀……』

    当出租车门打开的同时,我看到一张我非常熟悉的脸。

    『嘿嘿,姊姊好久不见啰!^_^』

    『……你……怎么会……?』

    『你们的手,羞羞脸!羞羞脸!』

    这个家伙看见我们的手之后,就用像是糊弄小孩的方式替我们分开来,同时对我挤了挤眼睛。

    『哈哈……之率啊!好久不见了……放假期间都怎么过的呢……?』

    宇星男高的抓耙子老师蔡元宇,慌张地说出了这句话。

    『在看到老师抓住姊姊的手前,过得还算满愉快的。』

    『……』

    『好吧!现在就请我们的将军回到她应该去的地方吧。』

    之率说完之后,忽然揽住我的肩膀,打开出租车的门让我上了车。

    『这……我们要去哪里呀……!』

    『去该去的地方啊!』

    『该去的地方……?那是什么意思啊?!』

    也不管蔡元宇的脸色是不是越来越菜,金之率非常潇洒地把我推进了出租车。

    『金之率!』

    当出租车准备发动,之率摇下车窗挥着手的时候,恶魔蔡元宇突然冒出了这句话。

    『有什么事吗,老师?^_^』

    之率故意挡住我,露出天真无邪的表情往上看了他一眼。

    『你明天会来吧……?』

    蔡元宇以不甚友善的语气高声说了一句。

    『……』

    『正厚也说要来,所以之率你应该也会来吧?^_^』

    ……

    蔡元宇一如往昔,用着温柔又关怀人的语气,再次把我的心情往下拉了一拉。

    『我这个当老师的也为你们准备了一些特别节目,所以不要迟到,一定要来喔。^_^』

    蔡元宇对着满不在乎的之率挥挥手之后,露出一脸不像是微笑的微笑。

    『元宇哥为什么会去姊姊上班的地方啊?』

    『……』

    我在已经开始行驶的车上,没有回答之率的问题,反而一直盯着后照镜看着镜中越来越远的蔡元宇。

    正确地说,是盯着挥动着左手的蔡元宇的身影。这让我想起了他在旅馆曾经对我说过的鬼故事,里头活生生挥着手的恶魔男主角。

    『姊姊……』

    『……』

    『道京姊姊!』

    『啊……?』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

    直到之率胀红着双眼,用力地摇晃着我的肩膀,我才总算恢复了正常意识。

    『啊……?没有啦……!没什么事啦!倒是你,怎么回事啊……?』

    『啊?O_O』

    『这段期间,你都跑到哪里去啦?!也没有跟我联络!』

    我一恢复意识之后,马上把话题转向了之率的身上。

    不过,我的演技好象差了一点-_-像我这种程度,连梦泽都会发现里面的蹊跷……

    『姊姊,我为了找这个东西,忙了好一阵子呢!』

    话虽如此……但之率这小子似乎比梦泽还不会察言观色……-_-

    啪啦啦。

    神经大条的之率,说完之后就拿出了一张纸。

    『这是什么啊……?』

    总算从蔡元宇的阴影脱离的我,一脸疑惑地望向了那张纸。

    『最后一封信!』

    听到之率这句话,我放松的细胞又全都紧绷了起来……

    ……

    『什么……?』

    听到我用几乎是呻吟的回答之后,金之率闪动着双眼,嘴角露出微笑。

    『我总算找到了最后一封信。』

    『……』

    『我为了找拿这封信的家伙,还特地去了釜山一趟呢。他的名字叫做宗则,国小毕业之后,就转学到釜山去了。』

    『这……这是……?』

    『嗯,>O<真的很辛苦呢!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釜山真远,我是坐火车下去的,一趟要五个多小时耶!TTOTT不过,釜山那边的女孩子真漂亮呢!嘿嘿嘿!>_<』

    『……』

    『你不打开来看看吗?』

    『……』

    『姊姊……?』

    之率啊……

    ……说实在的,我没有自信啊……!

    我没有自信在看完这封信之后,还能忍受得下去……

    我现在都已经是很勉强地忍了过来……

    才好不容易把海俊给抹掉了一点点……

    『可是,看完这封信之后会更痛啊……看完之后会更怀念啊……』

    『……』

    『那我来念给姊姊听好了。』

    『……』

    『就算你会痛、会怀念、会难过、也都得听……不然我真的会对姊姊发脾气喔……!』

    之率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就把海俊写的最后一封信给打开了……

    而且生怕折到似的,小心翼翼地……

    把小萝卜头小时候被别人骗去的最后一封信,小心地打开了……

    『写给我心爱的道京姊姊一个人……』

    『……』

    事到如今,红番花不可能再开了……

    事到如今,连薄荷花也早已在我的心中凋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