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更新日期:2021-07-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住在这里的崔丹英小姐还没出院吧?』

    『啊……?』

    『我找崔˙丹˙英小姐啦!』

    我带着肿得像金鱼般的双眼,问出了这句话。

    『啊,她还在病房里……你……是之前来过的那位小姐吗?』

    『……』

    眼前皱着眉头跟我说话的,是一位白衣天使。

    『喔……是啊……!我是啊……』

    『麻烦你这一次能不能不要造成那么大的骚动啊?上次你吓到了很多的病患呢!』

    『是……我尽我最大的努力试试看……』

    从以上的对话可以得知,现在我来到的地方,是我最不想来的『宇星医院』。

    啪哒啪哒。

    在医院中回荡着我的脚步声,提醒着自己这里是有过许多不愉快回忆的地方。但是,为了解决一些事情,我还是必须在这太阳刚升起的早上,急忙地跑了过来。

    啪哒啪哒。

    也不知道怎么搞得,在我脚步声中,隐藏着我无奈的叹息声……我想,那家伙应该也曾经走过这条走廊。

    『怎么……?为什么你又出现在这个地方……!』

    我想,他一定也曾经走过这里,然后敲过501病房的门。

    ※※※

    501病房。

    我没敲门,就直接走进了这间崔丹英的个人病房。

    『您好!上次真的冒犯您了。』

    当我看到眼前这位替丹英守着病房的女士后,我便尽了最大的努力,有礼貌地向她打了声招呼。

    『……』

    『丹英去哪里了?』

    『在三十分钟前,牵着海俊的手走出去了。』

    两双眼神在空荡荡的病房里无法避免地交会了。

    一边是我肿胀不堪的眼睛;另一边则是丹英妈妈锐利地扫像我的眼神。

    『啊……!这样啊……?』

    正当我为了闪躲她像野兽般锐利的眼神,准备走出病房的时候……

    『等一下!』

    『……』

    我被突如其来这句话给绊住了。

    『啊……?』

    『……你可以听听我说说话吗……?』

    她现在说话的方式,简直无法跟她的个性联想在一起。

    『听您……说说话……?』

    『你帮我去跟丹英……不对……你帮我去跟那家伙好好说一下……』

    『啊……?』

    『丹英因为那家伙的缘故,死都不肯去动手术。他怕万一她的脸恢复原状之后,海俊就不再理她了,所以她坚持着这辈子都要维持现在的模样。』

    『什……什么……?』

    『她说,如果我对申海俊说出这句话的话,她就要去自杀。所以,你是不是可以帮我向他说说看,但是不要被丹英看出来。』

    『……哈……!她说因为怕海俊不再理她,所以不肯动手术……?她竟然只为了一个男人,要终生放弃她那漂亮的脸蛋……?』

    『是啊……』

    听到这里,我认为这已经不是爱情了,而是接近疯狂的地步……

    『所以,麻烦你帮我向那小子要到一个承诺,就算丹英的脸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他还是会跟她在一起。你不是跟那小子很熟吗?』

    崔丹英……我真是受够了!虽然我没有立场讲这句话,但是你真的已经失去理智了……

    『我是很认真地在拜托你,麻烦你去跟那家伙好好说明一下。』

    『他们两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

    『那两个人现在跑到哪里去了呢?』

    我现在根本不想叫『他们的名字』,因此只问丹英妈妈他们两个到哪里去了。

    『你走到外面随便问问走廊上的人,他们应该都会知道……他们两个现在在医院里面已经非常有名了!』

    这两个人现在已经筑起了自己的围墙,我根本就无法进入……而他们两个也不管会让别人流下多少眼泪,只顾着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

    ※※※

    『请问各位!你们有没有见过申海俊和崔丹英这两个高中生呢?』

    我一走出病房,马上就违背了护士小姐的承诺,大声地喊了出来……因为我现在就是抱着『你们到底在这间医院多有名?』的心态,故意喊出来的……

    『海!这位小姐,我们竟然又在这里碰面了。』

    『……』

    我又听到了这个让人心情坠入谷底的声音。

    这……该不会是……

    ……该不会是……

    该……不会……

    『该不会是你打算要毁约,所以一大早就跑到这个地方来吧?』

    『……』

    我真他马的!

    快跑吧!韩道京!!

    『喂!你给我站住!』

    『快点给我闪开!不想受伤的就快点闪开!!』

    这是我第三次在宇星医院里面造成骚动!完全如护士小姐预料的一样,我又闯祸了,而且这次还把医院的患者摔倒在地上……

    『嘎!』

    『你在干什么?!马上给我停下来!』

    呼……呼……!

    我应该是被一个参加奥运比赛却没得奖杯的冤魂给附身了吧……TTOTT不然我怎么会常常不分时段地卖力奔跑呢……?TTOTT

    『唉啊!!』

    我心想,如果这次被他逮到就一定完蛋了,所以没命地在宇星医院里跑了起来。

    『一个女孩子家怎么那么会跑啊?!TTOTT』

    当后面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远之后,我看准了眼前出现的目标,拿出吃奶的力量拼命往前冲了过去。

    唉啊!拜托啦!我的腿呀……!唉唉唉……再忍耐一下下!再加油一点!一分钟之后,我一定会让你好好休息的!

    听着自己对自己的心战喊话,我觉得自己真的好可怜啊!TTOTT

    当我冲到目的地之后,将门的把手转了开来。

    『……』

    『……』

    天啊!我真的是比卡通『汤姆与杰利』里面的『汤姆』还要倒霉十倍以上。

    为什么偏偏又在这种地方……?

    为什么偏偏又在这种情况下……?

    ※※※

    吸烟室。

    我一脚跨进的房间,是医院走廊通向户外的吸烟室。

    难道这不是一间很普通的吸烟室吗?

    正确地说,它的外观跟普通的吸烟是没什么两样,但在里面的人就不是普通的了。

    『你……你好……』

    『……』

    我凝视着眼前的烟,说出了这句话。

    ……

    嘴里吐着烟的家伙一副非常不耐烦的表情,刻意地避开了他的眼神。我想不用多作说明,大家也知道他是谁了吧?

    『又怎么了?你在干什么……?』

    『……不……我不是要特别来找你的……只是为了要闪躲某个人……』

    『……』

    『所以……等一下!你现在不可以出去!』

    这家伙摆出了一脸很厌恶的神情,撞了一下我的肩膀便朝门口走过去。但是我很担心接下来的状况会对我非常不利,所以情不自禁地抓住了他的衣角。

    『放手!』

    这家伙以非常冷漠的眼神,转过头来对着我说……

    『现在……你现在不可以出去……』

    『你来这里干什么?』

    『……』

    『我问你为什么又要来这里?!』

    虽然我极力要闪躲他……不……!甚至想要从他身边逃走……却偏偏又在这种场合和海俊碰上了……

    ……

    才不过一天的光景,感觉他变得特别憔悴……心里的某个地方似乎是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我有话想对丹英说……』

    『我不是叫你别去惹她了吗?』

    『我不是要去惹她啦……』

    『看样子,你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喔……』

    『我不是跟他一起来的!』

    『……』

    『我是一个人……一个人来的……』

    『……』

    『海俊啊……我……虽然没有立场讲这句话,但是我有句话一直想对你说……』

    『我在听。』

    不管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我们都极力地在勉强自己面对对方。

    这小子用我熟悉的手法,把烟头给弹了开来。这也就是说,他现在有注意听我说话的意思。

    而我为了要闪躲他冰冷的眼神,不得不先把头垂了下去。

    啪啪啪啪。

    就在此时,走廊上传来一阵让我心跳加速的脚步声。

    『……他是谁……?』

    『……』

    『我在问你他是谁?』

    『我不认识……我不认识的人……』

    我还来不及辩白,就颤抖着双唇说出这句谎话。

    『……呼……』

    这小子看着我的表情,把头发往后一扫。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走向了吸烟室的门。

    嘎……

    然后门打开了……

    我心想,这下子什么都完蛋了,就索性把闭上的眼睛慢慢张开……

    『你想干什么?』

    『……』

    『我在问你想干什么?』

    『啊,请问有没有看到一个女孩子跑进来?身材矮矮圆圆的,披着一头散发,眼睛肿肿胀帐的!』

    死命追着我跑的家伙,就是恶魔蔡元宇的同党……也就是开蓝色跑车的那个帮凶。

    好吧!你这家伙……!我们就来个了断吧……!干脆就在这里来个了断好了!我就不信你这家伙会比蔡元宇狠上多少……!

    我想不该再闪躲了,准备迎向前面对他的时候,却听到了海俊冷漠的声音……

    『这世界上有你说的那种炸弹吗?』

    结论是我没能去面对它。不,应该是说我无法面对它。

    『啊?』

    『你刚刚讲的那个女人不在这里啊!』

    比我先一步走出去的这家伙故意挡在门口,把我整个藏了起来。

    ……

    『我说没有那种女人啦!』

    然后,对正在找我的那家伙说出那句话。

    『可是……我明明看到她往这边进来的啊……!』

    『我今年只有十八岁,如果你一直这样烦我而被我修理的话,讲出去会不会很丢脸呢?』

    他竟然对找我的家伙说出了这句话。

    『……』

    『……』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

    一动也不动的沉默。

    ……在接下来的二十几秒之间,是一句话都没有的沉默……

    ……这家伙完全被海俊的模样给吓到了……

    『那么……对不起……打扰了……』

    『如果真的知道对不起,以后就不要乱打扰人!』

    ……嘎……

    总之,这小子走出去和进来的气氛完全不一样了。

    『……谢……谢谢你……!』

    我好不容易打开紧闭的嘴巴,对他小声地吐出这句话。

    『你的肩膀……』

    『啊……?』

    『你的肩膀是怎么回事?』

    ……唉……

    他的打火机触碰到我的肩膀,我不由自主地发出呻吟。

    可能是在跑过来的时候衣服滑了下来,让他看到我的肩膀上的伤痕了。

    这是昨天晚上被蔡元宇太用力抓住而肿起来的……

    『这个……这是……』

    『你被人打了是不是?』

    『啊……?』

    『是不是刚才那个家伙打你的?』

    『……不是……没有……』

    『你到底在干什么?』

    『……』

    『一天到晚不安于室跑来跑去干什么呀?』

    我不是到处跑来跑去……而是被别人到处拖来拖去呀!海俊啊……

    而且在昨天晚上……我还遇到了非常恐怖的事情啊……

    很恐怖的……恶梦般的……因此也让我特别想念你……

    ……真的,我是那么殷切地盼望……我无法用言语表达,只能用流泪来代替的那些话……

    『我……一直想要……』

    『……』

    『我……一直想要……看到你……』

    我勉强地从紧闭的双唇中吐出了一些想对海俊讲的话。

    当我正想投入他的怀里时……也就是我不顾自尊心地想被海俊紧紧拥抱……而海俊也屏住呼吸的时候……

    『海俊哥!』

    『道京啊!』

    就在这个时候,从空中传来两个人的名字。

    海俊哥……道京……

    ……道京……海俊哥……?

    『跟我一起出来之后,你怎么又一个人消失了呢?害我找你找了老半天……』

    蔡元宇的这句话,一下子把我刚刚所说的话全部变成了木偶皮诺丘的谎言。

    『既然已经找到了,那你们就快点离开吧。』

    这句话是先我一步扑进海俊的怀里的丹英所说的。

    『……』

    『我们走吧,道京!^_^』

    『……』

    顺便提一下,就在恶魔蔡元宇的魔爪抓着我的手时,如果用慢动作来解析的话,就可以发现恶魔蔡元宇和丹英之间传递着非常暧昧的眼神。

    『那么,打扰了……你们两个就好好约会吧……!^_^』

    再附带一提,当蔡元宇抓着我的手渐行远去的时候,我看到海俊摇了摇头、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对我们这么说。

    然后,他忧郁的眼神似乎是如此埋怨着我……

    『为什么要对我说是你一个人来的呢……』

    『……你为什么又要对我说谎呢……?』

    ……他的眼神像是在透露着这些话……

    ……他的表情是这样在埋怨着我……

    ※※※

    『是崔丹英告诉你,我到这里来的吧……?』

    『你想找死是吗?』

    『你们两个是不是已经串通好了?』

    『你到这里来打算干什么?想来威胁崔丹英,然后取得我把车子借给她的证词是吗?!还是打算把我昨天晚上要你假装成我女朋友的事全部公开?!你是要出卖我吗?!』

    『是啦!我是这么打算啦!你这王X蛋!我就是这样打算的啦!!你想怎样?!我就是打算要学你,然后出卖你!你又能拿我怎样?!』

    就在离开医院时,我跟这家伙没好气地争执了起来。

    『你这个白目的臭贱胚……你不知道你这种行为是在自掘坟墓吗……?』

    『……』

    『你是不可能赢得过我的,这是我设计的游戏,这里面的规则和运转模式,我比你更清楚!』

    我再度被他拖进蓝色跑车里面,然后以失焦的眼神望向了越来越小的医院。

    蔡元宇这个恶魔并没有打算闭嘴,还不断地说着他的心情感言。

    『你现在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

    『我刚才看到你跟那家伙在一起,突然火冒三丈耶!』

    他似乎失去理智般地越讲越气。

    『我看到你躲在那家伙身后的感觉……就像是我哥哥被别人抢走的感觉……』

    『……』

    『……』

    尴尬的沉默……

    说到这里,这小子的眼神慢慢垂了下去……

    紧蹦的空气……

    望着他紧闭的双唇……我发现了一件令我震惊的事……

    这家伙的手中从刚才就开始一直拎着一个药袋……在药袋的上面,竟然写着『韩道京』三个字……而他垂下去的眼神,正锐利地盯着这个药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