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更新日期:2021-07-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一直以为,回来韩国之后,就应该会有很多有趣又令人高兴的事情发生。例如:每逢周末就可以跟家人手牵着手一起去野餐,我可爱的小弟会跟在我的屁股后面和我一起玩耍;然后,在某天认识了一个帅气的男朋友之后,我们就一起掉入爱的漩涡里……

    说起来是有点恶心,但我想,在我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多多少少都会做这样的梦吧……『道京,我相信你不是一个会去做傻事的女孩子。^_^』

    不过现在看起来,到我死之前,这些事情都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了……

    而且,糟糕的事情依然继续在进行着。

    在智悟的尖叫声消失之后,恶魔蔡元宇用令我发毛的手摸了一下我的头发,然后伸了个懒腰,慢慢走向门的方向。

    唧咿咿咿咿……

    就在这个家伙打开门的时候,我为了不让自己摆出比死还要难过的表情,因此特别厚脸皮拜托了一下我的眼睛和嘴巴,请它们配合挤出一张不至于那么难看的脸。

    『姊姊!你还好吗?!』

    『……』

    听到智悟的叫声之后,我极力地压抑住要从胸中涌出来的泪水。

    『唉育!智悟,好久不见了。^_^』

    『……』

    真可惜!他应该去念戏剧系的。

    『元宇啊!这个小朋友一直想冲进来耶……』

    『我认识他,没关系啦!以后我们的关系可能会更亲近呢,对不对,智悟?』

    恶魔蔡元宇又恢复成先前温柔的声音,迎接着智悟。

    ……

    ……然后,戴着天使般的假面具伪装自己的恶魔,在抱起智悟之后,缓缓地走了进来……于是我们就碰面了……

    智悟大大的眼睛像是下着了似的,轮流看着我跟那两个家伙的脸,他的耳朵也慢慢地垂了下来。

    『姊姊……你没事吧?没受到任何伤害吧……?』

    『……』

    『你真的……没关系吧……?是不是……?』

    嘿嘿……!是啊……

    ……我们家小弟……为了救姊姊……一个人不顾危险地大老远跟到这里来……

    ……我没事啦……你不用替我担心……

    我们不会发生什么事的啦……不!应该说,至少我会让你平安无事地回去。

    『唉育!我们家的小王子,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啦……』

    『……』

    我强颜欢笑地对着我们家的无尾熊小弟说出了这句话之后,他像是放下心似的,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可是,为什么要把姊姊带到这种地方来呢……?』

    智悟带着天真无邪的表情转向蔡元宇,问了他这句话。

    『……』

    『……』

    面对他纯真的发问,现场没有人可以用谎话来回答,因此瞬间陷入了一片寂静……这不是大家用演技来伪装的,而是因为尴尬呈现的沉默。

    在回程的车上,我们透过蔡元宇听起来和平而温暖的声音,听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

    AM2:02

    『智悟今年几岁了呢?』

    『七岁了。』

    『那跟你的道京姊姊差了十三岁耶。』

    『对呀……』

    坐在前座的是蔡元宇跟他的帮凶,后面则是一直抱着智悟、紧紧地抓着他的手,也紧紧地盯着前座那两个人后脑勺的韩家长女。

    在前面开车的帮凶似乎特别喜欢智悟,不停地问他诸如『你有没有见过两个鼻子的圣诞老公公啊?』『我在凌晨六点的时候可以变身成为鳄鱼喔!』之类的傻问题来逗着智悟。

    『所以啰!因为智悟现在还小,等你到了道京姊姊这样的年纪,你也会想要出来透透气走一走,或是到这种寂静的地方来喔。』

    蔡元宇再度伪装出温暖的声音对着智悟解说。

    听到他虚伪的声音,我只能牵动嘴角冷笑,斜眼看他。

    『所以啊,当老师的我就带你姊姊到这个安静的地方来,说一些非常华丽的故事给她听啰!』

    『华丽的故事啊……?』

    『是啊!华丽的故事。等智悟变成大人的时候也会知道的华丽故事。』

    『啊……原来如此啊……所以老师是为了安慰我姊姊才……』

    『……?』

    『向您的朋友借了这部漂亮的车吗?』

    我的脑海里开始交叉着许多不同的想法……

    例如说当车子已经驶上正常的道路时,我是不是干脆抱着智悟从车子里跳出去之类的……『嗯,是啊。现在开着车的哥哥知道你姊姊很难过,还特别开着他的车来陪我门一起兜风呢!^_^』

    『哈哈哈!是啊!这是我的车!你的年纪虽然小,但也能看得出来我的车很不错吧?!』

    不然,不理会跟这个恶魔做过的约定,等天一亮我就到警察局去报案……

    『对呀!还一闪一闪的,很像新车……刚买不久吧?』

    『嗯!买了还不到一年呢!』

    『啊……原来是这样子啊……』

    听到智悟以这样的声音来赞叹这部车子的时候,我急忙摇了摇头,瞄了瞄蔡元宇非常锐利的眼神……

    是啊……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贸然地跟他对抗的话,很可能就会演变成火上加油的状况……首先,我一定要掌握确切的证据……要先掌握让他无法翻身的证据才行。而且,必须一举将这个恶魔击沉才行……要让他在无法狡辩的状况下,毫无能力招架才行……

    『下次我专程载我们勇敢的小将军一起出去玩吧!^_^』

    『好!!』

    当我想着我的计划时,蔡元宇对智悟说出了巴结的话。

    『好啦!可爱的宝贝慢走!下次我一定带你出来玩!』

    看起来依依不舍的这家伙,不停地挥动着他的手。

    『好!两位大哥哥慢走喔!』

    浑然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的智悟,疲惫地伸了个懒腰,迅速地跳下车。

    ……

    『^_^……』

    他好象是为了让我跟蔡元宇在车上好好谈话似的,嘴巴哼着不知名的曲调,一下子闪到阴暗的角落去了。

    『哼哼……你刚才的话太少啰。如果不小心被他看穿,你要怎么补救?』

    变得可真快啊……!智悟才刚刚消失在眼前,蔡元宇就非常自然地露出他邪恶的本性,还伸出食指在我面前摇了摇,似乎对我的表现非常不满意。

    『非常抱歉!我没有办法像你那么阴险。』

    『^_^……』

    『那我现在可以下车了吧?』

    『很好!你今天的任务可以结束了。你演得还算差强人意,辛苦你了!』

    蔡元宇迅速地攫住我要下车的手腕,像我眨了眨眼睛。

    『……你想干麻……?』

    『我警告你,如果你胆敢动什么歪脑筋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

    『一星期后的事,不要给我忘了。』

    『放手……』

    『如果你敢动歪脑筋的话,我就会用更激烈的手段来对付你……我想不必再多作说明了,你心里也应该很清楚。』

    『……』

    『好啦!那么晚安啦!我的女朋友,韩道京小姐。^_^』

    我真的很希望,能在这一瞬间坐着时光机回到十年前,把那个曾经很喜欢这家伙的小韩道京当场给毙了!

    『你可不要太恨我育!』

    坐在驾驶座的帮凶丢下这句话之后,这两个人就开着蓝色的进口车,迅速地从公寓大门扬长而去。

    『姊姊……你真的没事吧……?』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智悟出现在我的身后敲着我的背,而我只是一直傻傻地看着公寓的入口……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啦……

    只是突然间想起了申海俊那家伙的背影……

    只是突然想起在下着倾盆大雨的那个晚上,在这里一直等着我、然后突然抱住我的那家伙,所以……

    嘿嘿……但是,我真的曾经拥有过那种日子吗……?

    ……我们真的曾经拥有过一起站在这里的时光吗?

    海俊……?

    ※※※

    AM2:42

    『元宇老师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呢!』

    『……』

    在上楼的电梯里扮着鬼脸的智悟,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这么对着我说。

    我宁愿他跟我说梦泽是宇星男高里最帅的男生咧……-_-

    『是……是吗……?在你看来是这样吗……?』

    『如果我是女生,我一定会很想当他的新娘子。』

    『算了吧!』

    『啊?』

    『喔……嘿嘿……我的意思是,你千万不可以把自己当成女孩子喔。』

    『……O_O……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啦,我也没有真的想变成女生。』

    智悟说完之后,继续挤弄着他的鬼脸。

    『……嗯……这样才乖……』

    摸着他的头,我想起了在舞台上走着台步的申夫人的身影……

    『我是宇星男高二年级的申夫人。』

    真受不了!为什么不管我走到哪里都会想起这小子……

    『如果元宇哥可以成为我们的姊夫就好了。』

    ……的身影呢?……-_-

    在我一直沉溺在自己的思绪中的时候……

    ……你刚刚说什么,智悟……?-_-

    『脸蛋长得英俊、心肠又好,看起来感觉很棒。』

    『……』

    我正想开口对他说些什么时,智悟却随着开启的电梯门跳跃着跑了出去。

    ……

    然后,我突然想起了我穿着新娘礼服,而蔡元宇穿着新郎西装的模样。

    『这绝对不可能发生,智悟!就算我这辈子嫁不掉变成老处女,这件事也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愤怒的我发出这样的咒骂声之后,也随着智悟步出了电梯。

    『你快点把刚才那句话收回去!!TTOTT』

    我生怕这不吉祥的话成为预言,赶到智悟的前面,手扠着腰把他给挡了下来。

    『……』

    『……你怎么了……?』

    『那里……』

    智悟突然用手指着前方。

    『……喔……?』

    而我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那是什么呀……?』

    『你看起来像是什么?』

    『你们为什么现在才回来呀!!TTOTT』

    我们不约而同地朝着前方奋力跑了过去。

    『韩太阳!!』

    『太阳歌!!』

    『嗯……喔……』

    我的天啊……!

    ……这些家伙也真是的……!

    『你们喝酒了吗?』

    『唉啊啊啊啊!TTOTT快把我送回家啦!姊姊啊!TTOTT』

    唉育……!真受不了……

    这时,出现在我和智悟眼前的,是韩太阳大刺刺地躺在地上、还边伸手往脖子抓痒的丑陋景象,而张梦泽也突然向章鱼般向我黏了过来。

    『他到底是喝了多少……?为什么不进去家里面,要躺在这里呢?!』

    『这家伙完全喝醉了,然后说家里的钥匙是开启地狱的钥匙,把它丢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他甚至在马路上跳舞,还把内裤脱下来套在我的头上!这家伙完全疯了!TTOTT』

    『唉育……!我真的受不了你们耶……』

    『长得像蚱蜢的这小子,只喝了两杯烧酒就变成这副德行了。TTOTT』

    也顾不得张梦泽在抱怨些什么,我使劲全力想把太阳给扶起来。

    『太阳,起来啦!我们回家了,快点!』

    『啊……!走开……』

    话说回来,为什么只喝了两杯烧酒的家伙,身上会冒着这么重的酒气呢?

    『喂!韩太阳!!』

    『呜唉……不要……!快点放手……!』

    『梦泽!过来帮忙一起把他给扶起来!』

    『我以太阳基督之名……命令恐龙妹统统给我消失!』

    韩太阳这臭家伙甩开了我的手,像条泥鳅似的一溜、双腿一软,再度滑到了地板上。

    『太阳,TTOTT你也帮个忙好吗?我如果超过回家的时间,一定会被我妈妈用藤条打个半死的啦!TTOTT』

    『马的……!不要吵……!不要……!我家可没限制什么回家的时间……』

    『你在胡说什么呀?TTOTT如果被别人听到了,还真以为你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呢……TTOTT』

    『对!对!我们全都是无家可归的孩子!』

    ……呼……

    虽然我极力想忍住,但是看到他这副德性,火气还是又冒了上来。

    『哥……!太阳哥……!快回家啦……我们不要在这边闹了……好不好……?』

    『我没有家……!我……是逃家的少年韩太阳!』

    『……哥……』

    『……来!我们就用这个名字来拍部电影吧!逃家的少年韩太阳!!』

    就在太阳挥着手,把梦泽也拉倒在地上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

    『喂!你这个超瞎的傻瓜大笨蛋!你给我听好!!』

    『……』

    『只不过是失恋而以,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她真的是你珍爱的女孩,那你就应该好好地祝福她,这才是一个帅气的男子汉。像你这样躲在见不得人的地方发酒疯,算什么男人?!』

    『……』

    『你知道你现在发酒疯的样子有多丑吗?!』

    『喔……这个我知道啊……这个道理我也很清楚……』

    『……』

    『所以,在她前面我一直表现得很帅气啊……!我在她面前也有祝福她啊……!我也希望她能好好地交往……希望她幸福……我用我灿烂的笑容笑给她看啦……!』

    『……』

    『可是,转过身之后……后半段就真的做不好了……这后半段……我真的无法随心所欲了……

    马的!我的眼泪还真的不放过我……』

    这家伙现在搞不好比我还要痛……搞不好比我还要累……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非常担心,也跟他一起哭了起来……

    『哥……』

    『啊啊啊!太阳啊……』

    我摇晃着身体抱住他……因此我也感受到了……

    ……太阳的眼泪……

    ……太阳的伤痕……

    ……太阳的真爱……

    『你这个大笨蛋……TTOTT你干脆前半段哭,后半段笑啊……!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像闷葫芦一样忍受这种痛苦呢……?你是为了要讨好谁让自己变得这么痛苦呢……?TTOTT』

    梦泽猴崽子看到我们的样子之后,说出了这句话,接着一屁股坐到地上,哭得比我们更大声。

    到底是为了讨好谁让自己变得这么痛苦……?

    哈哈……

    怎么他这句话一说出口,让我的心也跟着碎了呢……?

    这家伙随意讲的一句话,竟然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

    『天啊!他们不是我们的孩子吗?!』

    『……道京啊……!太阳啊……!智悟啊……!!』

    或许说起来没人相信,但是我们就真的一直哭到爸妈回来为止。

    『你们这是怎么了?!家里遭小偷了吗?!』

    『咦?你不是上次帮我打扫洗手间的同学吗?名字叫梦遗对不对?』

    ……

    ……我们这几个人没有一个人例外……也没有一个人落单……大家互相扶持着其他人的肩膀……就这么一直哭……一直哭……

    『不对啦,大叔!TTOTT不是洗手间啦,我打扫的是阳台不是洗手间啦!TTOTT而且我的名字是梦泽,不是什么梦遗啦!TTOTT』

    我实在搞不清楚,为什么此刻哭得最伤心的不是太阳而是梦泽。真的,我们没有一个人搞得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呜哇哇哇!TTOTT我的名字不是梦遗,是梦泽啦!TTOTT』

    『啊……是这样啊……对不起啦梦泽同学……我刚才说错了』

    『妈妈呀……!TTOTT我好想我的妈妈呀!我好想看到我的妈妈呀……!TTOTT』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行为,还真是有点丢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