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更新日期:2021-07-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这次你最好别抱有人会来救你的希望!不,不对!搞不好有这么一个人出现也不一定,那位躲在出租车里面神勇的将军。』

    ※※※

    仓库内。

    蔡元宇听到我痛苦的呻吟声之后,放开了捏着我肩膀的手,在我的对面一屁股坐了下来。

    我只能痛得揉着我快要脱臼的肩膀,根本无法咀嚼他刚刚那句话的意思。

    『你真的不简单啊!会抽烟还一直不被别人发现。』

    我夹着藐视他的语气,小声地说出了这句话。

    『是啊!我本来就隐藏了很多事情。这一路走来,我隐藏的东西可真不少呢!』

    蔡元宇突然带着悲伤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道京啊!』

    『不要这样叫我的名字,我会很不自在。』

    『……』

    『而且,如果你敢对我做出什么龌龊的事情,我就马上咬舌自尽给你看!反正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东西,大不了干脆结束我这不公平的人生!不信你就试试看!看是要扯掉扣子还是把衣服撕烂,随便你!』

    我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说完这句话,然后把我的屁股慢慢移向了墙角。

    没想到恶魔蔡元宇听到我这样讲完之后,反到更靠近了我ㄧ些。因此我就把压抑在心里的恐惧,用吶喊声发泄了出来。

    『我不是随便说说!我真的会死给你看!!』

    『不要这样威胁我,这很不像你的作风……』

    『……』

    『因为我认识的韩道京,是一个非常乖巧的小孩!几乎要跟傻瓜一样那么乖巧。』

    『……你又在胡扯什么……?』

    『说实在的,我可是衷心地羡慕着你呢……看到你抱着牺牲自己的态度来保护这些孩子……为了一点点小事情可以义不容辞、两肋插刀地跑去帮忙……为了一群跟自己不相干的小伙子……

    可以边哭边喊地冲出去,奋不顾身到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豁出去似的……』

    『我们并没有不相干好吗?!』

    『……』

    那些孩子是我的全部……

    ……这样说也许有点夸张,但那些孩子是我回到韩国来以后,唯一能够欢笑的理由…………

    『是啦……当然不是完全不相干啦……』

    『既然你那么羡慕我,为什么还要做出这么恐怖的事情呢?之前还跑来要我来帮助你,结果你却躲在背后净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听完我连珠炮似的质问之后,蔡元宇不屑地笑了一声,就把手上的烟给熄了。

    然后,他的眼睛又直直地瞪向了我……

    而靠在墙壁上的我,眼睛的焦距早就已不知道散到哪里去了……

    他现在的眼神,像是厌恶我……像是对不起我……又像是希望我能帮助他一样……

    我实在搞不清楚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

    『因为报复行动还没有结束……』

    『……』

    他说出了『报复』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词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眼光开始在我的身上慢慢扫视着……

    『什么……?!』

    『报复……!』

    『报复什么……?』

    『因为我对那家伙的报复行动还没有结束……』

    『……』

    那家伙……?是海俊吗……?难道他说的那家伙,是在相框里被剪下来的海俊吗……?

    把红番花插在上衣口袋里的主人翁……?!

    『所以……?!』

    『……』

    『所以你就故意披着老师身分的外衣,一路演戏过来……?』

    『错!』

    『……』

    『是金正厚!』

    『……』

    『我真正要报复的对象是金正厚!海俊只不过是我报复过程中最重要的道具之一。』

    然后,他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了出来……

    蔡元宇就像是在说着梦话似的……把我无法知道的……把我不曾知道的……把我至死也不想知道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他把隐藏在他心里多年的故事,慢慢地说了出来……

    ※※※

    八年前,一九九八年。

    『你们班上谁叫金正厚?』

    『……』

    『到底谁是金正厚?出来!』

    嘴里叼着一根烟,将校服裤子穿得很滑稽的一个男生,突然走到一间宁静的教室前面,把头伸了进去。

    『……』

    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沉默!也就是说,班上认识他的所有同学,全都低下头来看着桌面,没有一个人愿意说话。

    『马的!马的!你们这群王X蛋!!不要这么孬种好不好?金正厚到底在哪里?!揍我弟的那个金正厚到底在哪里啦?!』

    『……』

    『哇咧!你们这些家伙!是不是我要把你们全班都吊到天花板上,才会有人开口告诉我?!』

    『……』

    『在我给每个人一拳之前,快点告诉我是谁!』

    这个男生说完之后,就跳到了第一排的桌子上,开始以凶狠的眼神威胁着这些可怜的学弟……

    『正厚并没有打元宇啦!其实是正厚为了要把元宇给救出来,就跟要打元宇的那些人打起架来……然后就被老师给叫过去了。』

    坐在教室第一排,脸上挂着后后眼镜的一位男同学,非常惶恐地把真相说了出来。

    看样子,这小子还蛮喜欢金正厚的,虽然心存恐惧,却还是颤抖着小心翼翼地把想讲的话说出来。

    『什么?!这是真的吗?!』

    『是啊……没错啦……!本来是隔壁班的几个同学要打元宇,结果是正厚把他给救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误传之后,正厚就被老师叫过去了。』

    『正厚真的是好心要救元宇的……』

    『正厚并没有做错什么……』

    『是元宇不好啦!正厚全都是因为他才被老师叫过去,结果他竟然也不出面向老师解释……』

    教室里此起彼落地传出了同学们为正厚打抱不平的声音……

    听到这些声音之后,这个男同学突然红着脸,不知所措地大喊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你们之前为什么都默不作声阿?!』

    『……』

    『你们这些背信忘义的家伙们!你们这样还算是朋友吗?!』

    『可是老师很恐怖啊……!是体育老师绿色希特勒把他给叫过去的啦……』

    『这些死王X蛋!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他们的朋友一个人去挨揍啊?!』

    『……』

    『你们这些连狗屎都不如的东西!呸!拉倒吧!呸呸呸!』

    ……-_-……

    真不知道谁是连狗屎都不如的东西啊……

    不管怎么样,这个男生确认了这件事情之后,就从桌子上跳了下来。

    『靠!他马的!是谁在桌子上抹油了啦?TTOTT』

    跳下去的时候还滑了一跤跌在地上的男生,碍于面子问题,迅速地爬起来之后,跑出了教室。

    碰当碰当碰当!!

    碰当碰当碰当碰当!!

    『心宇!蔡心宇!!我的老天啊……!TTOTT看样子,这家伙又要去闯祸了!TTOTT你给我站住!这个臭小子!!TTOTT』

    这时候,教室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一位老师的叫声,从他的叫声中就可以知道刚才这个男生的真实身份了。

    ……

    蔡˙心˙宇。

    就是那个男生的名字。

    ※※※

    匡!

    『请您马上了那名正义的使者!』

    留着一颗刺猬般的发型,突然打开了训导处大门的蔡心宇。

    没错,这就是那个男生的大名。

    『什么?!你又跑过来干什么?!』

    『嘿!就是你?!你就是把我弟救出来的那个家伙吗?!』

    就这样,心宇和正厚的眼神就对上了。

    看名字就很搭配的这两个男人,据说那就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难道他们一见面就迸出了爱情的火花吗?

    当然没有!两个男人初次见面,还不至于会如此!

    『就是您吗?您就是帮我们班上那个胆小鬼撑腰的高三学长蔡心宇吗?!』

    但是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反而是彼此不干示弱地互相呛起声来了。

    『你这家伙一点礼貌都没有!你对你大哥讲话的态度就是这副德性吗?!是啦!我叫做蔡心宇啦!臭小子!!听清楚了没有?蔡心宇!!』

    『人很蔡、很没良心、脑筋又很愚笨,所以才叫蔡心宇是吗?!』

    『……你……你……这臭家伙……!你胆敢拿我的名字开我玩笑……?!』

    『不管怎么样,我并不想让大哥来帮我的忙!挨揍是我的兴趣,写悔过书是我的专长,所以请你不要管我,快点走开!』

    『你这个没大没小的、狂妄自大的家伙!出来!我们两个来单挑!!』

    『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当然啦!有一件事情是绝对不能被漏掉的啦!

    因为他们白目到在老师面前斗嘴,所以那一天他们两个在训导处被打得像两块老旧的破抹布一样凄惨。

    『趴好!你们两个都给我趴着不要动!』

    当然啦,这又是一听到名字就令人发毛的绿色希特勒的杰作。

    当时他就已经挥动他手中蛮横不讲理的木棍,向学生施以残酷的私刑。

    啪哒!啪哒!啪哒!啪哒!

    据说那天在训导处里面,除了打人的木棍声以外,完全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在不愿认输的情况下,连吭都没吭一声地紧咬着牙齿,分别被绿色希特勒蹂躏了156大板。

    ※※※

    『马的……!从现在开始,我就收编你成为我的手下!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我有说要跟着你吗?!』

    『你不应该腐烂在这个平凡的世界里!虽然你这小子有点狂妄自大,但是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今天开始,你就当我的手下好了。』

    『你吃屁啦!』

    『什么?!屁?!』

    『人也是长得一副丑不拉叽又滑稽的模样……』

    『你讲话怎么这么伤人啊?』

    『我说的是事实啊!』

    总之,这是当天晚上十点左右,两个互相搀扶着对方,走出宇星男高运动场的男子汉之间的对话。

    他们两个翘着已经被打烂的屁股,却各自在嘴角泛着桀骜不驯的微笑,你一句我一句地互相斗着嘴,慢慢走出了学校。

    蔡心宇和金正厚。

    这就是这两个伤脑筋人物的第一次见面。

    『从此之后,他们两个的关系就变得比亲兄弟还要亲密……』

    『……』

    『但是看到他们的样子,我却什么话都没有说……不!应该是说,我什么话也不能说……因为在他们为了我被打成那个样子的时候,我却夹着尾巴淘到补习班去上课,还怕有人会打电话到家里,所以干脆把电话线都拔了下来……』※※※

    AM1:03

    这就是他们认识第一天所发生的故事。

    我听完这一段之后,发现我的指尖也激动到在微微颤抖。

    蔡元宇则像是要把那两个人的身影从脑中抖掉似的,猛烈地摇了摇他的头。

    『当时我是全校排名第一的模范生,是老师眼中最疼爱的学生,也是最受同学崇拜的那类型。』

    『……』

    『而我哥哥的角色,就是专门负责帮我善后的问题学生。如果我们同时走进办公室,老师就会走过来摸着我的头,称赞我是个优秀的乖学生;而我哥哥却会立刻成为老师们责骂的众矢之的。』

    那么……在那张照片里面口袋插着红番花的那个人……

    ……并不是申海俊啰……!

    ……

    『金正厚。』

    『……』

    『是啊!从此之后,我那个宝贝哥哥就跟金正厚特别亲近了。平常很少跟我交谈的心宇哥……除了保护我的时候,从来不会看我一眼的心宇哥……却和一个跟我完全相反的正厚成了莫逆之交……』

    『……』

    『直到那件事情发生为止。』

    那件事情……?

    ……那件事情到底是什么事呢……?

    ……

    『一九九八年的八月十五日,在海、太、之、梦秘密基地的所在地,发生了一场恐怖的群架事件,那是宇星男高学生跟隔壁一所学校的学生间的一场群架。其实说穿了,这场群架全都是金正厚引起的。』

    『……』

    『不!讲得更明确一点,是因为金正厚喜欢的秀娟而引发的群架。』

    接下来的叙述中,因为夹杂着蔡元宇个人的复杂情绪,所以显得有些混乱。我也只好把我所听到的片段重新整理之后,再详加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