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更新日期:2021-07-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小时候,我的心目中有位白马王子,他有本事可以把我这个小捣蛋鬼的眼睛变成卡通影片中出现的心型。

    当时,那位白马王子是大我四岁又非常英俊的中学生,每当我看到它出现的时候,我就会为了遮掩我调皮捣蛋的眼神,开始一直不停地眨着眼睛。

    『申海俊这个人现在在哪里呢?』

    ……

    经过了十年后的今天,变得非常阴险狡诈的这位王子,把我以前对他爱慕的心型眼神,变成了令人厌恶的三角形。

    ……

    从让人兴奋不已的可爱眼神,变成了充满怨恨的凶恶眼神……

    ※※※

    宇星医院。

    我甩开了蔡妈妈的手,一口气跑到这个地方来─本来以为到死都不会跟我有任何瓜葛的白色冷漠医院。

    『你说的申海俊是不是三天前做缝合手术的那位呀?』

    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位,是被我的声音吓到,皱着眉头查病房的护士小姐。

    『是的……就是那位申海俊……』

    『如果是那位的话……他两个小时前已经恢复意识,现在转入一般病房了呢!』

    听到护士小姐令人感动的回答之后,我快要死掉的耳朵又突然恢复了元气,同时看见护士小姐的手指向了503这个号码。

    『请你等一下!那里并不是单人病房,所以请你务必要保持安静!』

    ……

    这位护士小姐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朝我的背后哀怨地喊了一声。

    ……

    听她的语气,她似乎在担心我会继太、之、梦之后,在医院里面大吼大叫,而且也会不管海俊现在恢复的状况,就冲过去一把将他给搂住。

    『嘿嘿!姊姊,谢谢你的提醒!我现在正打算那么做呢!』

    啪啪啪!

    然后,我恢复元气的跑步声,就在光亮的医院走廊上响了起来。

    啪啪啪!

    我已经很疲惫的身体,目前非常地配合我,超快速地经过了崔丹英住的501号病房,脚步声也惊吓到了隔壁的502号病房,然后来到了503号病房的前面。

    ……

    呼……本来我也没打算这么莽撞地冲入病房……但是申海俊!就因为是你的缘故才会这样……

    所以请你务必要体谅我一下,申海俊……

    就因为我真的太、太、太高兴了……!

    我现在幸福到简直快要无法呼吸了……!

    喀嚓!

    随着轻快的门锁声,503号病房的房门打开了。

    ……

    我在脑海中揣摩着这小子现在会是什么样的表情?然后压抑着我紧张的心情跳动异常快速的心脏,探头进入了病房……

    『淑子啊!我不会再犯错了!TTOTT我绝对不会再对你说谎了!TTOTT』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形啊……?

    ……

    『嗯喃……嗯……』

    ……

    让我当场瞠目结舌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申海俊的缘故,而是已经进入梦境中的之、梦。

    『我真的对你没有别的意思啦……TTOTT』

    ……

    我以前的之率躺在看起来应该是海俊的床上乖乖地睡着……

    更没想到张梦泽这家伙,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居然侵占到隔壁病床的男子身上,还抱着他的腰、闭着眼睛说着梦话……

    『呜呜呜……!TTOTT请问一下,你认识这个怪物吗?TTOTT』

    ……-_-……

    微亮的光线中,我只见到这位仁兄已然成为张梦泽的俘虏,以哀怨的眼神像我发出了求救的声音。

    『非常幸运的……我不认识这个家伙……!』

    我急忙将视线转往了之率的方向,只见之率好象是做着什么美梦似的,露出了一脸甜蜜的笑容。

    『呜呜呜。…!这个人他老是想要亲我的脖子……!TTOTT』

    对了……!这个人应该知道……

    『请问一下,您知道原本躺在这个病床上的病患跑到哪里去了吗?』

    我立刻转向这位还弄不清楚状况的病患。

    『什么?TTOTT』

    『原本在这里的病患啊!您没看见他到哪里去了吗?』

    『那个人啊……TTOTT大概在三十分钟之前,他自己把点滴拔掉之后,就静静地走出去了……』

    这个男子回答完我的问题之后,如我所料地遭受到张梦泽往他全身乱亲一通的礼遇……他真的全宇宙最不幸的可怜虫啊……

    『拜托一下好不好……?你看起来似乎跟这个怪物还满熟的……拜托你想个办法快点把他拉开吧……!TTOTT拜托啦……!』

    自己把点滴拔掉就走出去了是吗……?

    如果被护理站的护士看见,她们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行的……

    一定是这样……!在加上太阳也不在病房里面……

    那么……答案就已经很明确了……

    『这个孩子……』

    『TTOTT……』

    『在没睡饱之前,他是没那么容易醒来的,您就慢慢享用吧!』

    『什么?!TTOTT』

    『偶尔像这样被男人亲一亲也挺不错的啦!』

    碰!

    这次我关门的声音可比进来的时候要大得多了……

    就跟我憔悴又哀怨的心跳声一样大声……

    啪啪啪啪!

    这就不用多说了!又是我韩道京,再次在光亮的医院走廊上跑步的声音。

    『申海俊!海俊啊!』

    我非常确信第大喊着,打开了501号病房的门……

    啊……!

    ※※※

    501病房。

    『……』

    『……』

    当我看到501病房内的情景时,我的眼睛、鼻子、嘴巴,以及身上所有的器官一下子全都冻住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本来以为……太阳应该也会在这里面……

    『……原来只有你一个人……』

    『我不想把她给吵醒,所以请你离开好吗?』

    我的嘴巴突然打不开了……

    我的脚也突然动不了了……

    因为,我看到了以锐利眼神鄙视我的这家伙……

    因为,我看到了将丹英紧紧抱在他怀里的这家伙……

    现在已经顾不了我心里的感受了,因为,我眼前所出现的景象开始颠覆着我的脑袋。

    『……啊……!我……我是因为……只是很担心你的状况,所以……』

    『……』

    『真是太好了……!看到你能恢复意识,真是太好了……幸好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幸好没事……?』

    『……』

    『这个傻瓜都已经变成这样子了,还叫做幸好没事吗……?』

    『这……』

    『虽然你不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但这个傻瓜是为了保护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原来如此……』

    原来是这么回事……

    原来是这样,所以你才把她抱得那么紧啊……?

    好象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会极力保护她似的……而我这个人,已经变得让你完全不屑一顾……

    『所以,现在在我眼中,这个傻瓜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

    『……』

    『现在在我脑海中,这个傻瓜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在我的心目中,这个傻瓜就是我的最爱!』

    『……嗯……』

    『我也已经不会再等你了。』

    『……』

    『所以现在请你立刻出去!如果我女朋友醒了,她会非常不高兴的!』

    我知道,我明白。

    可是,可是……

    这未免也让我太痛了……

    海俊啊……!

    你连让我向你告白的机会也不给……

    连让我开口的时间也不给……

    这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的我来说,真的太痛太痛了……!

    『那么至少,请你收下这个……』

    然后,我就把手上已经有些枯萎又折到的五朵薄荷花,轻轻地放在床角上,代替了我要讲的话……

    『这是什么?』

    『就是……花呀……』

    『拿回去吧!』

    『我突然冒昧地走进来,真的很抱歉。』

    『没听见我叫你拿回去吗?』

    『哈哈…希望你能够一直健健康康地活下去。』

    我转过身子,忍住了快要夺框而出的眼泪,礼貌性地向他丢下了可能是最后的一句话之后,迅速地冲出了病房。

    啪塔!

    紧接着,我的耳中传来了轻脆又残忍的声音。

    本来放在床角上的五朵薄荷花,就这么凄凉地被他丢在地上……

    『慢走,爱说谎的面包超人……』

    ……

    最后,海俊这么对我说着

    ……

    『我们以后再也不要做任何无聊的约定了。』

    就在我即将逃离病房的前一刻,他无情地对我说出了这句话。

    他这句话,完全践踏了在我前往蔡元宇的家之前,秀娟姐告诉我的那些话;同时也践踏了因为那些话,让我整个激荡起来的心情。

    ※※※

    『你说想要送红番花给海俊?』

    『……对呀……!所以麻烦你帮我包得漂亮一点。』

    『……嗯……我是这么认为啦。如果是要送给海俊的话,薄荷花应该比红番花更适合喔!』

    『薄荷花?』

    『嗯!你把花送给他的时候,可以顺便问他知不知道薄荷花的花语是什么。』

    『那……薄荷花的花语……是什么呢……?』

    『就是啊……是什么呢……?』

    『快点啦,姊姊!我还在赶时间呢!』

    『如果可以再爱一次……』

    『……』

    如果我可以再爱你一次……

    『如果……我可以……再爱你……一次……』

    ※※※

    『嘿嘿嘿……!她过来了呢,元宇!』

    『嘘!小声一点……你先躲到后面去……』

    ……

    头脑简单又蠢到极点的韩道京……本来是想跟心目中分量最重的申海俊……重新谱出一段幸福的爱情旋律的……

    ……

    『你晚了十分钟喔……』

    此时,突然说这句话打断我思绪的人,就是仰望着天空摆出一副无辜表情的狗杂碎蔡元宇。

    『喂!小姐,好久不见啰!你还记得我吗?在高速公路上开着拖吊车的那个驾驶啊!^_^』

    这个从蔡元宇身后走出来的家伙,突然说出了这句让我全身寒毛竖立的话,而邪恶的蔡元宇则是露出了一脸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