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更新日期:2021-07-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切!这也未免有点太夸张了吧……?-O-』

    『你看看你!我说的都是真的啦!而且还是我姊姊亲自去收拾他们弄乱的病房呢!』

    『这确定是真的吗?他们真的那么杀呀?!』

    『是啊!太、之、梦他们几个人还跑去把主治医生打倒在地上呢!那场面简直不是开玩笑的!!』

    『怎么会这样……?那崔丹英的人生不就完蛋了吗?』

    『唉育!真受不了你耶!=O=现在崔丹英是问题吗?申海俊已经连续几天都还在昏迷状态耶……』

    我们所处的八卦世界中,有两种人是相互共存的……

    ……

    第一种……是提供八卦的人……

    第二种……是吸收那些八卦的人……

    三天后,我回到张梦泽妈妈开的面包店上班时,两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子一走进店里,就开始八卦着这些事情。

    ……

    听她们讲话的内容就知道,这两个人是活在吸收八卦的世界里。

    『更头痛的是,因为他们两个人都从车子里面弹了出来,根本就不知道当时是谁驾驶的;而且他们两个都是未成年,所以保险理赔金一毛钱也领不到,这也够他们伤脑筋的。』

    『喂喂喂……!现在领保险理赔金是重点吗……?听说丹英本来如花似玉的脸蛋整个都毁容了呢……!』

    『噗……』

    『你又来了!你现在还有心情笑得出来啊?!』

    『想起来就觉得好笑啊!你还记不记得?之前崔丹英这个女孩子,曾经嘲笑一位动双眼皮手术失败的学姊,还问她是有什么脸到学校来见人。逼得那位学姊还自己跑去办退学的那件事啊……』

    『对耶……!我差点忘记这件事了呢……』

    『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她也是活该啦……』

    啪!!

    『嘎啊!!怎么回事啊?!>O<』

    实在听不下去而把法国面包丢了出去的这位淑女,如果硬是要把她定位在八卦世界中,应该就属于提共八卦的第一种人吧。

    『出去!!我们家的面包不卖给你这种心地邪恶,又爱乱说别人八卦的人!!=O=』

    『什么嘛!面包店的老板怎么可以这样做生意呢?!』

    『就因为我是老板,所以我还会挑客人来卖!怎样?!=O=你们这两个长得像是鹌鹑蛋的臭娘们!!=O=』

    『真的莫名其妙到话都讲不出来了……』

    『是吗?!话都讲不出来了是吗?!既然如此,要不要让我好好教你活该怎么讲呢?=O=』

    这两个女学生看到飞过来的法国面包,和额头上冒着青筋的我之后,嘴巴碎碎念着离开了面包店。

    呼……!

    ……

    我在她们这个年纪,可是单纯得只为了找到一株幸运草,一个人静静地在草丛里徘徊呢……

    (也不过是两、三年前的事-_-)

    ……

    『现在的社会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尖酸刻薄呀……?』

    『……-_-……』

    『……』

    『嘿嘿嘿嘿嘿……!=O=』

    也不知道梦泽的妈妈是什么时候从厨房里走出来的,突然从我背后说出了这句话-_-

    『麻烦你把围裙脱下来,然后静静地离开我的店。』

    『大婶……!!TTOTT』

    『你放手……』

    『我知道错了啦……TTOTT』

    如果是不认识的瞧见我这副德性,一定会砸着舌头对我指指点点……

    ……

    就像刚刚那个女学生说的,海俊昏迷不醒已经迈入第三天了,我却仍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脾气,继续在到处闯祸。

    『看在梦泽对我做过的那些事的份上,老板您也一定要收留我呀……TTOTT那是一定要的啦!你一定要收留我……TTOTT』

    『我的袖子会沾到你手上的面粉,快把手拿开……!』

    『大婶……TTOTT如果梦泽将来娶不到老婆的话,我一定会他带在身边一起过日子……

    (把他当成我的宠物来养……TTOTT)所以,拜托你……!拜托……!TTOTT』

    『快点闪开啦……!』

    『唉育!老板~~~!』

    每件事情背后都一定有它的理由,而我在这里围着围裙、把法国面包丢出去,也是有其他人不清楚的理由啊!

    『唉……还说什么把他带着过日子,光是用想的就够了……看你这样做事,我也真的快投降了……你以为你一天的薪水能用几条法国面包来抵呀……?』

    而我在心里的这个秘密,绝对不能让太阳知道……

    ※※※

    PM8:03

    几乎是用跪的,才好不容易把工作保住的我,正走在熟悉的街道上。

    等一下……

    一千元的纸钞有一张……两张……三张……四张……

    然后还有一万元的一张。…

    嘿嘿……!用这些钱应该可以买了……

    我把几乎是用抢的方式要来的一日所得珍贵地抱在怀里,把脚步移向了我一直不想再去的地方……

    你等着我,申海俊……我先去买一些会让你感到幸福的东西,再去看你……

    ……

    为了能让你一睁开眼睛就会露出幸福的微笑……我现在就去买一把最漂亮的东西送给你……

    ※※※

    花店。

    我偷偷地拭干了眼角的泪水,进到了这家花店。我相信除了傻瓜以外,大家都知道,我现在来的地方,就是我最羡慕的那个女人开的花店。

    『道京啊……!』

    『你好!我厚着脸皮又出现在你面前了……』

    『怎墨没见到卷毛女呢?』

    『……』

    秀娟姊愣愣地看着我微笑的表情。

    『来找我有事吗……?』

    『想来买些花。其实我知道的花也只有那一种……』

    『那天你有平安回到家吗?』

    她几乎是完全不知道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像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般只顾着问自己想问的话。

    『嗯……』

    『……』

    我也简短地回答她后,迅速地把我颤抖的声音藏了起来……

    『那个花放在哪里呢……?』

    我为了寻找海俊喜欢的黄色花,开始从堆放着的花束中翻了起来……

    『我,跟蔡元宇分手了』

    就在这时,她说出了比花味还要浓郁三千倍的话。

    『……你说什么……?』

    然后,我们就像约好了似的,同时互望着彼此的眼睛。

    『那一天你告诉我之后,我就打了一通电话给正厚……也证实了他在我生日当天打过电话给我……而且,他也告诉我的确就是元宇接听的电话……』

    『……』

    『然后我就觉得这样真的很不对。^_^』

    『是吗……?』

    『我也一直想对你说……那天真的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之率被打成那个样子……』

    『姊姊你还真好呢!』

    『什么……?』

    『可以喜欢就要,不喜欢就马上丢掉。』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我跟你非亲非故,凭什么生你的气呀?』

    『你说话还真容易得罪人呢……』

    『……』

    『你到底要找什么花啦?把名片告诉我,我来帮你找比较快。』

    然后,我看到秀娟姊为了隐藏她哀怨的眼神,慢慢将身体一向了花推……

    ……

    『我不知道它的名字……』

    『颜色呢……?』

    『黄色的。』

    『是这个吗……?』

    她说完之后,摇了摇了手中的的黄玫瑰……

    『我认得玫瑰花啦。』

    『那这个呢?』

    她拿起了一束叶子非常小的黄色花朵……

    『不是。花朵没这么小。』

    『那么,这个……?』

    『不对!叶子比它小很多。』

    『那么,可能是这个……』

    『也不是……』

    『锵锵!那么这一次对了吧?』

    『恭喜你!又答错了!』

    就这样,在地板上躺了一堆被淘汰掉而令人感到哀怨的花朵。

    『我店里黄色的花就这些啦……』

    我们异口同声地叹了口气。

    而在秀娟姊将眼光转向一地的花朵时,我的脑海里又浮现了海俊的脸蛋……

    『那你可不可以像我描述一下花的模样呢?』

    『……叶子非常的长……』

    『然后呢?』

    『花瓣不是很多……模样是越往上越开的那种……』

    我才讲到这里,秀娟姊就突然不见人影了。

    然后那个感觉又开始了……

    这三天以来,只要是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一定会感受到这种疼痛……而且,每当我想起那小子的脸蛋时,这种疼痛就像是在压迫我的心脏……

    ……

    拜托……!你不是说过,就算所有的人都在哭,你一个人也要保持着笑容吗?

    韩道京……你自己承诺过你一定会精神抖擞的等着他的呀!韩道京……

    『红番花!』

    ……

    『这一次对了吧!』

    ……啊……!

    『这种花有紫色跟黄色两种。大部分的人都找紫色的,所以我本来以为不是这个花……』

    『红……番……花……?』

    『嗯!红番花。』

    你不是说,就算以后发生什么事……也都不再哭泣的吗……?

    ……

    『它也拥有非常美丽的花语呢,你知道是什么吗?』

    在我朦胧的眼前,不停地摇晃着一朵『红番花』。

    然后,我看到了秀娟姊那身处梦境般的清澈眼眸……

    不,我不知道……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呢?我这么没学问……

    我连这朵花叫红番花都不知道……

    又怎么可能知道它隐藏的花语呢……

    『我会永远等着你……』

    『……』

    『我会永远等着你!就是红番花的花语。』

    我会永远……等着你……

    『哈……!』

    『很美吧?』

    『……』

    『道京啊……你还好吧……?』

    我该怎么办?

    ……海俊啊……!我该怎么办……?

    ……

    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呢……?

    『你该不会是在哭吧……?』

    『……』

    『你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在过去三天里拼命压抑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涌了出来。

    『道京啊……』

    『智悟曾经对我这么说过……爱就是在打电话给她之前,手会停留在键盘上犹豫很久的那种感觉。这是他告诉我的……』

    『……』

    『而在过去的三天里,我一直在手机上画着他的脸……也没能按下任何一个键,傻傻地看着手机,忍住眼泪到现在……可是,现在一切好象都太晚了……搞不好再也没办法看到那个臭小子了……』

    『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做再也看不到他了……?』

    海俊拿着这些花,辛苦地在等着我的时候……我却把这些花丢在我的脚下,说尽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道京啊……你到底在讲什么呀……?』

    我所知道的爱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我所听到的爱情,也不是这个样子的……

    错综复杂到令人心痛……晚了一步而让人哀怨……

    我所梦见的爱,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

    我掉在地上的手机嘈杂地唱着小绵羊的歌曲,而秀娟姊看我抱着红番花坐在地上哭泣的模样,完全不知所措。

    『是太阳啦……!是太阳来的电话,道京啊……』

    秀娟姊看着我的泪水仿佛快要把花店里的花全都融化了……于是吞了一口口水,望向了我的手机。

    『呜……呜呜……!那个傻家伙竟然真的等了我十多年……!呜呜呜……!那个不起眼的小萝卜头竟然傻傻地等了我十多年……!』

    我ㄧ边扯着手中的花,一边开始把压抑在心里的情感在外发泄了出来……

    『太阳啊……』

    这时,秀娟姊似乎再也无法看着我沉沦下去似的,迅速地接起了我的偶机,靠向她的耳多……

    ……

    手机……我的手机……

    『呜……呜呜……!那个也是海俊送我的礼物……用男扮女装赚来的钱,买来送给我的礼物……』

    『你快点赶过来劝劝你姊吧!』

    『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那傻傻的家伙还特地跑到机场来接我……』

    在下着倾盆大雨的那天,海俊送给我的手机……

    『你姊姊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你还在讲什么汽车传动带啊?!』

    在这世界上我唯一那么珍贵的汽车传动带……

    汽车传动带?!

    『是汽车传动带断掉了!喔!我真的快要疯了!麻烦你看一下我传给你的图片,姊姊!』

    ……

    碰……!

    太阳这时候喊出来的这句话,就像是手枪的撞针一样,撞到了我的脑中。

    『韩道京!你听得到我说的话吗?那不是意外!那绝对不是意外!』

    太阳似乎是从海俊病房外的走廊打来的,连走廊上回荡的声音也一并从手机里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