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更新日期:2021-07-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叽咕,叽咕,叽咕!』

    『不要弄我啦……』

    『张梦泽,笑一个!』

    『我有跟你讲,叫你不要弄我喔……』

    『……』

    『你这个人也真是的!讲话有够恶心的!=O=』

    ……

    喂!梦泽……刚刚之率可是什么话都没说喔……!

    ……-_-……

    ※※※

    中洞。

    一直认为自己的朋友个性宛如天使的梦泽,被之率突如其来的怒火伤了心;而恢复本性的之率,则是扶着梦泽这么小家子气的肩膀,在旁边一直逗着他笑。

    『那我就先回去啰……』

    我们到了梦泽家门口之后,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干嘛这么急着回去啊?既然来了,就喝杯人蔘茶再走嘛……』

    一路上气呼呼的张梦泽,好象是很想邀请我到他家里一样,不但抓住我的衣襟,还故意加重了『人蔘茶』这几个字的语气……

    『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呀?』

    ……-O-……

    随着绿色的大门打开,我当场呆若木鸡地楞住了,因为出现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一张我熟悉的面孔……

    『啊……!妈妈……』

    『这孩子是干嘛的……』

    『他是之率啊!您之前不是有见过一次吗?』

    『我说的不是他,是旁边的那个女孩子。』

    『啊……我之前有向您提过呀,有一次我们一起去农场的时候,跟一只生不出孩子的山猪长得很像的那个姊姊啊!=O=』

    『然后呢?』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位大婶,不就是把我从面包店敢出来的社长吗?!=O=

    『之率说他想在我们家过夜,所以姊姊也打算坐一会儿在回去。』

    『……啧啧啧……』

    『妈妈要去哪里呀……?』

    『你明明知道还问我做什么?』

    『……』

    我的天吶……!怎么会这样……?!=O=怎么可能会这样……?!怎么偏偏会这样……?!

    =O=

    ……怎么可能会从一个这么慈祥的母体中,生出这么怪异的孩子呢?!

    一个个性如此沉稳的人,却生出了一个从早到晚活蹦乱跳的孩子!!

    『一个女孩子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还能做什么卖食物的买卖呀?!』

    这位让我感到惊讶的大婶说完这句话之后,没打声招呼就往巷底走掉了。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

    梦泽带着怀疑的眼神,把我从头到脚扫瞄了一下……之率则是站在一旁紧闭着嘴巴揉着肿起来的眼睛……-

    O-……

    『好了,既然都已经跟你妈妈打过招呼了,我们就快点到你家里去坐坐吧。来,我可要好好喝一杯你们家的人蔘茶呢!』

    为了化解现在这种尴尬的场面,我便张开了我的双手,像是赶鸭子似的急着把他们赶进梦泽他家……

    『这个,总是感觉哪里怪怪的……』

    『没什么好奇怪的啦!我们快点进去吧!』

    『感觉上,姊姊好象跟我妈妈认识……』

    『哇!这哪是家啊?!这根本就是凡尔赛宫重现嘛!=O=』

    『嗯……我老是觉得……』

    『我们来进攻梦泽家里的冰箱吧!』

    我把46回中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气氛全都抖光之后,重新找回了我赤子之心,进入梦泽的家中……

    毕竟只打一天工就被开除,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_=

    ※※※

    梦泽猴崽子的家。

    『哇塞……!感觉很意外耶……』

    『意外什么啦!快来坐吧,我去拿点面包给你们吃。』

    他们家是看起来有点年纪的两层楼小洋房,说得更贴切一点,这个房子的感觉比较接近张梦泽妈妈的风味。整个家透露着伊谷优雅的气息,虽然夹杂着寂静的感觉,却也不失古色古香的风采。

    『这个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之率看到这么雄伟的房子之后,似乎也跟我一样吓到了,开始在屋子里面东张西望的,忘了梦泽还在生他的气。

    他在碗柜上看到一个大铁盒之后,就把盖子给打开了……

    『不可以!』

    『这些是什么东西啊?!』

    『你不要碰!!』

    @_@是什么呀……?

    看到之率似乎是犯下了什么禁忌,张梦泽迅速地盖上了铁盒的盖子。

    『这里面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针筒啊……?』

    『哪有什么针筒啊?!你这小子是不是被打到头晕,老是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啊!!』

    梦泽露出了更奇怪的表情,把盒子紧紧地抱在怀里。

    『嘿嘿……!』

    『……』

    『梦泽来笑一个。』

    『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一向调皮捣蛋的之率可不会就这么乖乖地就算了……我站在旁边扠着手,看着他们两个展开微妙的攻防战。

    『你……你……你!』

    『嘎!!>O<』

    ……-_-……

    看起来,这家伙的好奇心真的不输给我……-_-

    碰咚当,碰咚当。>O<

    ……碰咚当当,碰咚当当。>O<

    ……-_-……

    如果张梦泽的妈妈看到现在这个场面,一定会拿起法国面包追上之率,赏他几个耳光。

    『嗯哼……』

    当这两个家伙脱离我的雷达网之后,我就怀着好奇心悠闲地环视着他们家的客厅。

    『哥哥接电话啰!-O-哥哥接电话啰!-O-哥哥接电话啰!-O-』

    ……这个时候,放在沙发上的一支手机响了起来……

    『哎呀!哥哥快点接电话嘛!-O-』

    唉……!

    爱用女生撒娇的声音当手机铃声的,还会有谁呢……?!

    『张梦泽,你的电话响了!』

    『你这个泥鳅!像只黄鼠狼的家伙!快给我站住!!TTOTT』

    『你的电话响了耶!』

    『喂!你不要站在那个缸子上面!TTOTT』

    这是什么……?来电显示也没出现名字,只写着『比我丑五倍的家伙』这几个字,这样我怎么知道到底该不该帮他接呀……?!

    『哥哥接电话啰!-O-哥哥接电话啰!-O-哥哥接电话啰!-O-』

    当我在旁边犹豫着要不要接电话的时候,手机一直传来『哥哥接电话啰!』的撒娇声。

    『喂……!』

    禁不住诱惑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接起了电话,反正这个小子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漂亮妹妹打电话给他……

    『糟糕了!张梦泽!!』

    从手机中传来了一个有点熟悉、却又令人不太愉快的吼叫声……

    『嗯……这个……我不是张梦泽,是认识他的一个姊姊……』

    手机里的这名男子没在听我说什么,提高声音更大声的吼起来……

    『臭女人!快点给我找张梦泽过来!』-

    _-……

    这臭家伙既然如此……

    ……我也绝对不会善罢干休……

    『靠!我问你,拟今年几岁啊?』

    『你不要啰唆!快点给我换张梦泽!』

    『……』

    『你的耳多是被耳屎塞住了吗?!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吗?!』

    『你这臭家伙!听你说话的语气应该是梦泽这猴崽子的朋友,你先给我报上到目前为止吃了几顿年夜饭!!』

    『…-O-……』

    我用足以将屋顶掀起来的吼叫声喊回去之后,对方才叹了一口气,静了下来。

    『该不会是……道京姊吧……?』

    这下子总算恢复成正常的对话了。

    『你是谁……?』

    『是我啦,我是守贤……』

    『听到你倒霉的声音我就知道是你,臭家伙!』

    『姊姊……』

    『没大没小,没礼貌的家伙……』

    『我现在真的没心情跟你开玩笑啦!麻烦你快点帮我换张梦泽好不好?』

    『什么事我来转告他,你快说。』

    『我真的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啦!』

    『那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现在张梦泽跟金之率两个人正忙着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根本没空来接听电话!』

    『唉……!』

    『你先跟我说,我等一下转告他就是了……』

    『那你注意听喔。』

    这时,张梦泽终于抢回了盒子,气喘呼呼地倒坐在沙发上。而盒子被抢的之率,脸上则是多了几条新的指甲抓痕,跟在梦泽后面走进客厅看着我。

    『崔丹英公主终于闯祸了!』

    ……

    ……什么……?

    勺子疤痕透过电话,说出一句光用听的就令人毛骨悚然的话……

    叮咚叮咚叮咚!

    这个时候,好象要位勺子疤痕说的话做特效似的,玄关上面的大门铃声也跟着急促地吵了起来。

    『……』

    叮咚叮咚叮咚!

    到底会是谁这么急呢……?

    叮咚叮咚叮咚!!

    我慌张地被吓到之后,将手机掉到了地上;就在之率傻傻地看着我时,玄关的铃声则像是催命般一直在响……

    叮咚叮咚叮咚!!

    『不用担心!看样子是在我家楼下租房子住的姊姊啦!她每次按门铃的时候都是这副鸟样子!』

    张梦泽挥了挥双手,叫我们不用担心,然后一个人慢慢地走去开门……

    但是在我听来,这个门铃声并没有那么简单……

    『梦泽哥。』

    我才刚这么想而已……

    看到按门铃的人出现之后,我不禁感到一阵惊喜,在嘴角露出了微笑。

    『无……无……无尾熊……!=O=』

    真的是智悟吗……?这真的是我的小弟智悟吗……?

    ……

    『快点出来啦……!』

    『智悟啊!=O=』

    『我叫你们快点出来呀!』

    『来……你先不要急……你先进来……进来坐下以后把话慢慢说清楚……』

    『如果再拖下去,海俊哥跟丹英姐就要死掉了!』

    我们三个人听到这句话之后,就像是约好似的,同时屏住了呼吸。

    说出这句话的智悟边喘边露出了一时无法说清楚的表情,然后也跟我们一起屏住呼吸,以惨白的眼神看着我们。

    『智悟啊……!你该不会是在开玩笑的吧……?』

    『……』

    『是太阳叫你这么做的吧……?他知道我们自己跑去学校大闹一场之后,为了捉弄我们,所以才叫你过来传话的,对吧……?』

    我为了不让智悟说出来的话变成恐怖的事实,所以先发制人地说出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可是,千万不可以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喔……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所以应该很清楚这些……』

    我恍恍惚惚地踩着海俊送给我的花束,慢慢地靠近智悟,把他抱进了我的怀里……

    『智悟在说谎的时候,无法直视着对方的眼睛。』

    之率跟我在后面捡起被我踩烂的花束,说出了这句话。

    『……』

    我想当任何人听到这句话时,都会跟我现在的反应一样,而我也很自然地将视线锁定在智

    悟仍然恐惧的眼睛上。

    他马的……!

    没想到,我第一次跟我的小弟智悟相互对望,竟然是在这种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