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更新日期:2021-06-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当我因为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而露出苦笑的表情时,之率却是一副悲伤的神情,并转头避开了我的眼睛。

    『我不想听……』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之率……』

    『我在国小运动会的时候,看到一个陌生的姊姊冲进跑道后,飞快奔驰的模样……』

    这家伙也不管我对他说了些什么,只是将原来把弄在手上的套头式耳机戴到头上,就开始讲起了他的故事……

    『好吧!好吧!既然我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了,要杀要剐就随便你吧……!』

    到了这种地步,也只好随他去了……

    我怀着自暴自弃的心情,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眼神呆滞地望向了地板。

    『那时候,我也有跟姊姊一起跑过呢!』

    『……什么……?』

    之率慢慢靠近窗边所说的这句话,没想到竟然会带给我这么大的冲击!

    『而且,那时候我也跑了大家最喜欢的第一名……』

    『……』

    『但是,在整场运动会之中,大家纷纷在讨论的,却是被姊姊牵着跑出第二名的那位同学……』

    『哈……!这未免有点太突然了吧……?』

    『那个向来沉默寡言、身高又矮、总是躲在阴暗中……在那之前根本就不被大家重视的、跑出第二名的同学……』

    这个我也知道啊……身高又矮、脸蛋又黑、眼神也是死气沉沉的……

    ……

    ……就算别的事情全都忘记了,他当时的那个模样却已经深深地刻在我的心底……

    ……

    『从那天开始,这个跑第二名的同学,就说他立志要成大个子,开始努力地喝着牛奶,而且表现得比以前爽朗许多,几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

    这个世界上向来有许多秘密是共存的。

    本来不怎么好奇,但是越听就越觉得有趣的秘密……

    在刚听到的瞬间几乎快昏倒,现在却看着生命危险也想把它挖出来搞懂的惊人秘密……还有,就算不想听,但是位了配合是上的常理,必须逼着别人去听的秘密……

    『切!他最近真的很好笑耶!他真的很自以为是耶!以前我们在踢足球的时候,他不是一直躲在角落的吗……?』

    『对呀!听说他最近还开始跟别人混在一起吃便当呢……』

    『之率呀……!我们去逗逗他好不好……?』

    『怎么逗啊……?』

    『你们还记不记得上一次拉着他一起跑步的那个姊姊?他就在我们跆拳道道场的楼下上钢琴课啊!嘿嘿嘿……所以她也跟我满熟的……』

    『……?……』

    『你的字写得很漂亮不是吗?』

    『所以呢……?』

    『我们就假装是那个姊姊,然后写信给他啊!!』

    『什么……?』

    『自从那天之后,我就爱上你了!>///<既然我们都已经牵过手了,那以后我们就可以结婚,还可以玩亲亲了!>///<』

    『……TTOTT……』

    『如果海俊回信的话,我们就假装替他转交,再拿给其他同学看,然后我们就可以取笑他啦!』

    『……可是……这有点……』

    『嘿嘿嘿!一定会很有意思!我跟那个姊姊很熟,所以不会有事的啦!!而且那个姊姊傻傻的,她应该不会知道!你们等着,我去跟我的死党借一些信纸过来!』

    虽然我不想再听下去了,但是为了要搞清楚一些事情,又不得不听这些让我感到不舒服、而且又残忍的秘密……

    『从那天之后,我那个朋友怎么念我就怎么写。海俊看了信之后,也都会乖乖地回信,并请求个朋友代为转交……』

    『……』

    『他写的信超过了一百封……超过了两百封……海俊每天早上都会到我们班上来……口里说着谢谢、对不起,然后不好意思地把他写的信递过来……』

    『那么,回信都是之率你负责写的吗……?』

    『刚开始的时候是我写的……到后来是我们班上的那几个人轮流写的……』

    这太过分了……!再怎么说,这真的都太过份了……!

    ……

    『如果我们在信上告诉他,想要去听金贞瑛的钢琴弹奏会,海俊就会想办法在回信的时候把门票夹在里头。我们把那张票拿去卖掉换成现金之后,就会去买披萨或是组合机器人来玩。』

    『……』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只是为了好玩,但是到了后来,大家就开始变本加厉地向他免费要东西……也不管海俊为了凑一张买门票的钱,小小年纪就逃学去打工把手指头夹伤……一直到姊姊去美国以前……我们想要什么东西就写在信里面向他要……』

    这时,在我的脑海里面,想起了先前之率曾经对我说,海俊不顾自己小时后受伤的手指,却宁愿罚写五百张悔过书的那件事……同时也想起了那家伙送钢琴演奏会门票给我的时候,我竟然还选择要跟元宇哥见面的情景……

    『但是,就在姐姐要离开的那一天,我们收到海俊交给我们的最后一封信之后……』

    『……』

    『我们终于觉悟到了自己之前犯下的错误……』

    嘿嘿……

    刚才在楼梯口见到那个大高个儿……我就觉得好象在哪里见过。原来他就是以前在跆拳道馆,整天跟在我后头问东问西的那个小家伙……没想到就是那家伙出了这么要不得的馊主意。

    『可是我……一直以来因为感到痛心又害怕,所以不敢跟姊姊和海俊提起这段往事……』

    『因为……感到痛心……又害怕……』

    『对不起……』

    听到这里,我不禁摇了摇头;而满脸伤痕的之率则是哑着声音向我说了声抱歉。

    搞了老半天,我无法回忆起跟海俊相处在一起的原因,就是因为有人在中间恶作剧!而之率这家伙居然就是其中的一名凶手?!

    『元宇,被你说中了……!^_^』

    然后,打破我们僵持十几分的沉默的,是秀娟姊爽朗的声音!

    『……』

    不过,我们并没有回过头去看突如其来的访客,只是紧紧地闭上了我们的双眼……

    『我们快点从后门溜出去吧,我来送你们回家!』

    当我在听到骇人的秘密后,正用深呼吸来调整情绪的时候……

    第二个登场的,正是我悲情的初恋情人─蔡元宇先生。

    唉……想必这个男人一定也很累……竟然要用一张脸,来饰演两种个性完全不同的人……

    『你不必在演下去了,元宇哥。』

    因此,我紧紧地抓住之率的手后,开口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

    元宇哥听到我这么说之后,紧张地将眼光移向了我衣服上掉落的钮扣痕迹;而我则是带着愉悦的微笑,慢慢走到了他们前面……

    『我又不是个真正的傻瓜,也看穿了很多事情,你就不用在饰演天使了。』

    『……』

    『那天你还乱传话,说我用手机把海俊男扮女装的照片秀给你们看,然后一直嘲笑他?!』

    『……你到底在说什么话呀……?』

    『我是在说你想挑拨我们而故意编出来的谎话呀!^_^』

    『道京啊……!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这跟平常的你完全不一样啊……』

    是啊!蔡元宇先生,真谢谢你的赞美!之前黏在我眼睛上的蛤蛎肉终于不见了,所以现在可以看得很清楚了!

    『请你闪开!』

    『道京啊……』

    『如果你不希望我在这里公布钮扣事件的话,就请你立刻让开!』

    『……』

    听清楚了没有?!你这个大笨蛋!我可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种超级大傻瓜!

    『我们走吧!之率!』

    『……』

    我毫不迟疑地紧紧抓住之率的手,朝被他们挡住的播报是门口奋力走去。

    『对了!还有,秀娟姊……』

    『……』

    『正厚哥真的很不简单耶!人虽然在遥远的泰国,但还是记得在姊姊生日那天打电话来祝福你!』

    『……什么……?』

    当然,我也没有忘记公开那个差点一被子埋在我心里的秘密。

    ……

    『这次我们真的要走啰,之率!』

    反正依照目前的状况看来,此刻似乎是把心里所有的秘密全都接露出来的最佳时机。

    ※※※

    PM11:05

    历经千辛万苦,我们好不容易逃到了学校外头,却看到梦泽这兔崽子生怕被别人认出来似的,找了一个垃圾桶倒扣在头上。他就一直这样等到我们出现之后,才把垃圾筒拿下来,急忙跑来扶着之率。

    『这家伙,你这是什么鸟样子啊!TTOTT』

    梦泽发现了之率身上满满的伤痕,惊讶地说出这句话。

    『唉唉……!你身上有烂掉的香蕉味……』

    『你这家伙被打得真不轻啊!你到底是怎么被打的啊?!』

    『……』

    『喂喂……!你先到我们家避一避好了……你这深伤痕回到家,被你心爱的老妈看到,她一定会马上昏倒……』

    『嗯……』

    在此补充说明一下,就算眼前的之率被打成这样,但现在占据我脑海的,却是此刻应该跟丹英在一起的海俊。

    『可是,你们两个给人的感觉有点怪怪的耶……』

    『……』

    『总是给人一种不太寻常的感觉……』

    『……』

    『还有,你们刚才手牵手跑出来的样子也不太对……』

    ……

    梦泽才刚胡扯完,海俊的脸竟然又把梦泽的话全都给擦掉了……

    『太阳啊!海俊啊!=O=』

    『你不要闹啦!!』

    当我发现梦泽像疯子般乱吼乱叫,正想阻止他的时候,却足足落后在他后面有三步远。『我一定要全都告诉他们,羞羞脸喔!羞羞脸喔!=O=道京姊跟之率两个人的感觉有点怪怪的育!=O=』-

    O-……

    梦泽宛如疯子发狂的喊叫声突然让我清醒了过来,当我正想上前捉住他的时候,他将自己的手机高高地举在手上,就像是自由女神高举着火把一样,一边用照相功能拍着我们,一边像是断尾求生的壁虎般往前窜逃……

    『如果你想找死,就继续跑给我看!』

    ……

    这时,之率突然喊出了一句让我的耳朵感到怀疑的话,也使得原本在马路上狂奔的梦泽,像是急冻人般突然定住了。

    『我求你放过我行不行……!』

    因为这时之率脸上的表情,比申夫人走上舞台时带来的冲击更加令人感到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