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更新日期:2021-06-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你们一定受到了不少惊吓。那就在这一家旅馆先睡上一晚,等明天天亮再去找修车厂吧!^O^』

    什麼?!叫我们在这里先睡上一晚……?!先生!你知道你现在讲的话代表著什麼意思吗……?

    眼看就要塌下来似的三层白色老旧旅社,我跟元宇哥现在就像是两个傻瓜一样地站在这间旅社的前面。

    噗嗡嗡嗡嗡……

    然后,好像是告诉我们他该做的事情都做好了似的,那台巨大的拖吊车迅速地把它的行踪给藏了起来。

    『我……我们先进去再说吧……』

    『嗯……』

    刚才那台拖吊车,先把元宇哥的车子几乎是用摔的丢到附近的修车厂之后……又继续把我们载到这间破旧的旅社门口丢了下来,留下我们这对男女尴尬地站在这里之后就消失了。

    ……

    再加上,正当我要推开手机的滑盖,接起海俊打来的电话时,电话就挂断了,而下一通也没再响起……

    『老板……请给我们两个房间好吗……?』

    看样子,我们真的必须在这栋危楼里面熬到天亮了……

    『没问题,来!总共是十二万圜!=O=』

    ……

    真倒楣……

    然后,当我这麼看著元宇哥的背影时,他似乎被旅社大叔刚才讲的这句话吓了一跳,立即瞪大眼睛望向他。

    『十二万圜?这麼烂的旅社还这麼贵呀?』

    『不要就拉倒!=O=』

    『大叔对不起,我是因为身上带的钱不够多……我明天一早就去提款机领钱给您……』

    『前面左转就是出口!谢谢!麻烦两位下次再来光顾!=O=』

    真是的,这真让人难堪呢……早知道会这样,我也应该带点钱出门的……

    ……

    『那……就给我一间房好了……』

    什麼?!=O=元宇哥刚刚在说什麼……?

    『我看……现在也没有什麼办法了……我们就先住进一间房,等聊到天亮再想办法吧……』

    『……』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吃人的啦!』

    『……TTOTT……』

    『那麼……一间房是六万圜没错吧?』

    『是的!六万圜!』

    这也就是说,一间房要一万圜的纸钞六张!=O=五千圜的纸钞十二张!=O=一千圜的纸钞六十张!!=O=

    =_=^……

    事情竟然莫名其妙地发展到这种地步?!

    元宇哥摆出悲壮的表情拿了房间的钥匙……把钥匙交出来的旅馆主人则是鬼鬼祟祟地偷瞄了我一眼……而看到这个表情的我抖著手紧紧地握著手机……然后我们就走进了房间……

    ……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慢慢流逝……

    『那些家伙……到天亮为止……应该不会有事吧……?』

    大概只要五只蟑螂就可以塞满的一张小床、市面上已经很难找到的八○年代生产的电视机、墙壁上一片一片浮起来还散发霉味的壁纸,还有感觉随时都可能断电的电灯泡……

    ……

    『元宇哥……从他们刚刚还有打电话来的样子看来,他们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一直无法放下心的我,在这破烂的小房间内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声。

    『……嗯……』

    从进房间之后,就一直没说话的元宇哥,以非常没有自信的声音回答了我……

    『那个……坐在地板上不会很硬吗……?』

    『没关系啦。』

    『真对不起……都是被我拖累的……』

    『没有啦!也幸亏有你,才知道车子有问题的。要是在星期一上班的时候发生这种问题,那就更糟糕了……』

    这名男子未免也太客气了……害我不知道该怎麼办才好……

    ……

    不过话说回来……从元宇哥的立场看来,现在跟他在一起的女人不是秀娟姊而是我,可能也会让他感觉有些不自在……

    ……

    『大概再过两个小时天就亮了……到时候我会叫醒你,元宇哥你就先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吧……』

    我以非常小的声音,向著躺在床下的元宇哥不好意思地说了这句话。

    『道京啊……』

    就在这个时候,元宇哥的大手突然从床的下面伸到了床边,而他这样的举动也让心情才稍微平息的我,全身毛骨悚然了起来。

    『啊?!=O=』

    『没有……没事啦……』

    『怎麼了……?你想对我说什麼吗……?』

    『没有啦……』

    然后,元宇哥就把他的手收了回去……不过,听他刚才叫我的声音,好像有什麼非常严肃的事情要说……

    『元宇哥……你说说看嘛……』

    『……』

    『你刚刚是不是想对我说什麼话啊……?』

    『我跟你讲一个恐怖的故事好不好……?』

    『啊……?-_-』

    『你还记得吗……?你以前每天都会在我们道场前面等我下课,然后老是爱跟著我到我家……通常那个时候都已经过了晚上十点,而且路也都黑黑的……』

    ……

    记得啊……那些漆黑的夜晚,但我那个时候一点都不知道什麼叫做恐怖……只顾著傻傻地黏在元宇哥的后面一起跟到你家……

    ……

    『然后,我为了要让你快点回家……每天都对你讲很多恐怖的故事……到后来我也发现,你是真的非常不喜欢听这些故事……』

    『你真的很坏……-_-』

    『哈哈……』

    元宇哥很没诚意地乾笑了两声……

    ……

    他从刚才开始就有点怪怪的……

    ……

    『那麼,我现在就来测试看看你的胆子有没有变大吧……』

    就在我突然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氛,迅速地把脖子以下的身体用被子盖住的时候,他就这麼开始讲了。

    『从前从前……不对!不是从前啦,是在几个月前发生的故事喔……』

    ……

    元宇哥贴近了我的床,然后用似乎马上就要睡著的低沉声音,开口说著他的故事……

    『不要说了,元宇哥……』

    『这是在一个偏僻的乡下发生的事情。有一天,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小朋友,把所有的村民都聚集在一起,然后对他们说……』

    ……

    我的脑袋一下子就忘了要担心海、太、之、梦的事情,就这麼突然进入了一片空白。

    『我拜托你别再讲了……』

    『各位快点来听我说!在我们的村庄里面有一个人被鬼附身了,我们一定要快点找出那个人……要不然,今天晚上大家都会死掉……』

    『元宇哥……』

    现在这种情形是不是该用雪上加霜来形容呢?本来好好的灯泡,竟然一闪一闪地慢慢变暗,似乎预告著几秒钟之后它即将寿终正寝……

    ……

    『因此,所有的村民都围了上来,问那位小朋友说……』

    『……』

    『那我们要如何才能找出那位被鬼附身的人呢……?你可以教教我们要怎样去分辨吗?』

    『……』

    『然后,那位小朋友就说……』

    ……

    这时,元宇哥又压低声音,用几乎想听又听不到的音量……

    ……

    小到几乎让我怀疑他到底是不是还在我旁边的声音……用越来越缥缈的声音小声地说……

    『请大家一位一位地站在这面镜子前,学著我做动作就可以了……』

    『元宇哥……你还在我旁边吧……?』

    『然后,第一个被点到的年轻女子,摇晃著身体走了出来……小朋友以非常沉著但是却非常苍白的声音这麼说……』

    ……

    ……我本来是要出来救海、太、之、梦的,现在怎麼变得这麼凄惨啊……TTOTT

    ……

    『来……请你举起左手轻轻地摇一摇……』

    『……』

    『这名年轻女子就学著这个旁边的小朋友,摇了摇她的左手……』

    听到这里,我的身体从原来放著手机的地方慢慢倾向了元宇哥。说实在的,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打电话进来的话,我很可能会口吐白沫当场昏倒。

    『然后,第二位被选出来的是一位老爷爷……老爷爷走出来之后,小朋友再次对他说……』

    『……』

    『来……请您举起左手轻轻地摇一摇……』

    再加上让我更受不了的是,这名不安好心眼的男人,竟然非常相似地学起了七岁小朋友的声音在说著故事……

    ……

    『老爷爷就站在那个小朋友的旁边,摇了摇他的左手……照在镜子里面的老爷爷,也一起跟著摇了摇他的手……』

    『元宇哥,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讲下去了……?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像从前一样黏在你后面跟著……TTOTT』

    『那名小朋友好像满足地说……可以了,下一位……』

    『元宇哥……TTOTT』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五岁大的小女孩带著非常恐惧的眼神站到了镜子前面……而那个小朋友则以非常悲伤的微笑看了小女孩一眼,然后开口轻轻地重复了刚才说过的那句话……』

    咕噜……

    就在这个不到两坪大的小房间里面,响起了我紧张的吞口水声。

    ……

    『来……跟著我举起左手轻轻地摇一摇……』

    照一般故事的发展,现在这名小女孩所做的举动,应该会跟前面的那两个人不一样……

    ……

    我自己这麼推理著故事的发展,正为这名不幸的小女孩感到同情而摇头叹气的时候……

    ……

    我突然感觉到元宇哥急促的呼吸声就在我的身旁……只要我一转动身体,我就会跟他碰在一起。

    ……

    『小女孩就学著那个小朋友,看著镜子挥动了她的左手……而在镜子里面的小女孩也一样跟著挥了挥手……』

    ……

    啪!

    说巧不巧!就在这个时候,本来还有一丝光芒的电灯泡,就这麼结束了它的生命,同时也让我们陷入了真正的黑暗之中……

    ……

    『元宇哥……!灯泡……!灯泡坏掉了……TTOTT』

    『这下子,所有的村民都非常满足地笑了出来……同时也开始嘲笑那名小朋友根本就是在胡说……』

    『……』

    『就在这个时候……』

    就在这个时候?TTOTT

    『最后一个摇左手的小女孩,露出愉快的微笑这麼说了……』

    『……』

    『可是,为什麼镜子里面的哥哥没有挥手呢……?』

    ……

    我真正了解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过了五秒钟之后。

    ……

    也就是说……我在听完故事足足傻笑了五秒钟之后,才真正了解这个故事的答案……

    ……

    『道京啊……』

    『……』

    『道京啊……?』

    『啊啊啊啊啊~~~~~!!!』

    我用足以从这间破烂的旅社传到金星上面的尖叫声大喊之后,就这麼投入了元宇哥的怀抱里……

    ……

    『对不起……吓到你了……道京啊……道京……』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TTOTT』

    虽然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但是长成这副德行,却又比任何人都怕黑和恐怖故事的我,竟然就这麼紧紧地抱著元宇哥,而且把我的眼泪鼻涕全部抹在他的怀里……

    ……

    『对不起啦……真的……!道京啊……对不起……』

    『鹅咬啊鹅咿!(我要杀了你!TTOTT)』

    『真的很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你的胆子到现在还是这麼小……』

    元宇哥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一直抚摸著我的肩膀,不断地向我道歉。

    ……

    就在我闻到这名男子的体香以及听到他的喘息声,突然警觉到跟他太靠近的时候,也就是说……当我好不容易从恐惧的情绪中脱离,了解到我现在的状况的时候……

    ……

    啪嗒嗒。

    元宇哥粗鲁的手,一下子扯掉了我衬衫上面的两颗钮扣。

    哒啦啦。

    就在被扯掉的两颗钮扣在地板上滚动的时候,元宇哥冰冷的手已经停在我的脖子上了。

    『元宇哥……』

    『对……对不起……』

    现在这样……算什麼……?

    ……刚刚这种情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

    『我……到外面去抽根菸再回来……』

    接下来,更让人无法忍受的是,这名男子先是把我带入无法抗拒的恐惧和黑暗之后,再把愣愣的我一个人留在房间里,慌慌张张地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跑出了房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该怎麼办的我,为了赶走心中的恐惧,只好傻傻地发出笑声,一直笑到了太阳升起为止……

    ……

    『我被骗了……』

    一直到东方呈现鱼肚白,那名男子也没有再回来……

    反而我整整等了一晚的电话,却终於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