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更新日期:2021-06-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30

    【哈哈哈!他也是现在才肯说出她以前喜欢过你呀】

    【喂!你别说下去了好不好!】

    不过说真的……当初我们班上有一半以上的女生都暗恋着元宇呢!】……

    秀娟姐家。

    我们围着坐在一个很大的餐桌面前。寒暄着我们过去在学生时代曾经发生过的许多趣事、、、、啊!对不起!应该把我们该成他们才对……

    【元宇,那你记得不记得还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丰盛的晚餐吃完了。蜡烛吹了。礼物也拆了,在他们轮流发问及回答者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我根本插不上半句话,活生生地被他们孤立在一旁。因此我也只能望着眼前的啤酒发呆……

    【这个嘛】

    被坐在左边的短发女同学一问。元宇哥将头歪向一边。露出个他惯有的微笑、

    【对了!听说你在任教的学校里,有一组学生被称为海太之梦,还说直逼明星水准呢!】

    喂!那边说话的短发大姐!在那些人之中你要先把【梦】给去掉!【梦】是没办法列在名单里的

    【哈!是啊!闯祸能力也超越了明星水准呢!】

    【我弟弟刚刚还用手机传了这张照片给我呢!】

    然后。一件新的事件就这么展开了……

    【是什么?】

    【借我看看,是什么照片】

    因为短发女同学的一句话,包托秀娟姐在内的所有同学,一下子就全部围了过去。这些人也够幼稚的,为了一张照片,可以疯成这样子。

    坐在一旁完全被冷落的我,吃的莫名其妙的醋,涨红着脸打开了第五惯啤酒倒入口中。

    【天啊!他就是海俊啊!】

    【海俊?!】

    从他们口中喊出来的名字,突然让我有一阵窒息的感觉。

    【他就是还还海俊啊!可是他为什么要这种打扮呢?】

    秀娟姐把手机拿到自己眼前之后,似乎无法相信是的一直摇头。

    【你认识他吗?】

    【嗯。还蛮熟的,元宇你有没有看过这个?】

    【啊!这就是宇星小姐选拔大赛的照片啊。】

    【宇星小姐选拔大赛?】

    看样子,虽然是短发女同学的弟弟也参加了比赛,拍下海俊的照片后传给他的。

    妈的!现在算一算,崔丹英拿着邀请卷进入校园里面已经过了好几个钟头了。现在海俊一定埋怨我。

    【他们真的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耶!】

    正当我脑海里想着海俊,心里万分亏欠的时候,在一旁听完元宇哥的说明的眼睛男。感到不可思议的蹦出了这句话。

    【这只是祭奠中的一个活动而已啦。】

    元宇哥以赞叹的眼神一直瞄着看着手机的秀娟姐,然后回了一句这句话、

    【喂喂!你当老师的可要好好管一管啊!才念高中就搞这些东西,将来这么念大学吖?】

    这家伙也真够无聊的,在他看到所有的女同学都挤在一起欣赏照片的样子后。似乎打翻了醋坛子似的酸了起来。

    【哪有这么样?!人不痴枉少年!只要高兴就好了!】

    秀娟姐回到自己的座位,用反刹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高什么兴啊!?要是他父母看到这张照片,哪会有多么伤心啊?好不容易生了一个儿子,竟然跑去男扮女装。还让别人拍照!】

    【第一名会有奖金啦!可能是为了奖金才去的】

    从眼镜男说的那句话开始,这些人的讲话内容就越演越烈。最后在元宇哥讲出了【奖金】的关键字后,总算帮现场讨论的人找出了一个发泄点、

    【果然!果然!】

    果然什么果然啊?

    【我就知道是这样子!】

    【不过,我到也觉得吧祭奠弄成这样的学校也很发奇想诶。】

    【喂喂!什么突发奇想我还觉得莫名其妙咧,一个健健康康的家伙,想赚钱就去打工啊,干嘛要打扮成这样来买脸啊?还说什么突发奇想咧!】

    【就是因为还不懂事吗】

    【这种人啊!就算他懂事了还会做出这奇奇怪怪的事情啦!】

    【不过话说回来。你说的也对啦。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

    【所以只能替他感到惋惜吖。喂喂。蔡元宇!你可要好好调查一下这个叫申海俊还是什么的家伙,晚上是不是在什么奇怪的特殊的营业场所打工啊!】(话外音:他妈的大叔你管那么多干嘛。申海俊不是你想的那样)

    就在我干涩的嘴唇正要跟我喝第六灌啤酒接触的时候,我纵欲憋不住已经涨到头顶的怒气,宣泄出来。

    【你们到底有完没完啊!?】

    【=O=……】

    这六名男女似乎被我吓到似的,纷纷停下用叉子叉食物,以及喝葡萄酒的所有举动,眼睛眨也不眨地全部望向了我。

    啊!只有秀娟姐是列外!到现在还摸不透我的她,反而在旁边发出咯咯的笑声,还以一种很有趣的表情看着我、

    【你们就有站在他的立场认真思考过嘛?为什么没了解事情的真相就私自在这里轻下断言呢?他是你们的茶余饭后的点心吗?为什么在这里乱叫一通啊?】

    【道……道京啊……你醉的不轻啊……】

    【我在一旁都听不下去了!!】

    【道京啊……】

    【难道你们喜欢别人在你们被背后这样数落你们吗?如果别人在背后骂你们,你们也能像这样笑得出来吗?!】

    【好了啦!】

    【放手!!=O=】

    元宇哥本来要过来扶我的手。却因我摔动的手而打道了鼻梁而捂住了鼻子、

    咕噜咕噜。

    然后我再一次打开了一罐啤酒。把它倒入我口中。然后带着由红转白的脸色站起来说。

    【元宇哥你也一样!不要一天到晚来问我这么办!应该是你自己深入他们的心里去好好想想他们到底要什么!不要老是畏缩在他们背后躲着,而是应该提起勇气,由心底去呐喊他们的名字!!】

    这些话这是正厚哥离开韩国前对我说的话。

    【啊!道京啊!】

    随着金正厚先生的前女友秀娟小姐的尖叫声,有个人非常凄惨的一头栽到草坪上。

    是谁?当然是我囖……(本人:汗死。)

    PM10:24

    【真的!这都是硬把你拖来的我不对。】

    我的后脑勺和屁股感到了汽车座椅的柔软,现在我的肠胃依然在翻腾,精神依然感到迷迷糊糊。而元宇哥细小的声音,从我左耳传了过来……

    【诶。偏偏这个时候又下起了雨】

    雨……?难道外面在下雨吗?现在正下着雨是不是?

    【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是啊!我已经醒了……

    但是我没力气睁开眼睛……

    【这下子我该这么见人啊?以后我还有什么脸见秀娟啊?】

    【雨……】

    【什么……】

    【我一直想要赢过这场雨的……】

    【……——……】

    元宇哥用力踩着油门,把车子的速度加快了。从元宇个的叹息声不断传来的情况分析,车子里面现在似乎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为了想要甩掉在我脑海中越来越清晰的面孔不断的试着讲一些话来分散我的注意力、

    【要这么样才能要雨停下来呢?一连下了好几年的雨。我要这么样才能要你停下来呢?】

    【你真的醉的不轻耶】

    【我真的好想把雨停下来……我真的好想把这讨人厌的雨给停下来。】

    【这世界没有人可以办的到啦!】……元宇哥似乎开始受不了我说的话了,在他回答我的语气中,充满了冷漠与不耐烦。

    【与其讨厌无法控制雨。不如先把你化为雨中的蜗牛,这才是最聪明的方法】

    我只好再

    次紧紧的闭上嘴巴。

    因为实在找不到用什么话来接续这么冷漠的回答

    (刚才拿通电话的事……麻烦你不要告诉秀娟……)

    而且,他在那几个小时之前拜托我的话,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喜欢上一个这么卑鄙的男人……?

    为什么元宇哥会变成一个畏畏缩缩的胆小鬼……?

    【诶。雨真的是下个不停耶。】

    也不知道他心里是不是了我脑中现在的想法。元宇哥自顾自地对着雨发了句牢骚话。当然,在说这些话的过程中,他开的车子一直都是快速的行驶在马路上。

    我想像明天早上可能抱着马桶呕吐的样子,脑海中同时又强烈的浮现出我极力想甩掉的脸孔……早知道会醉成这样,刚才喝啤酒的时候不应该喝那么急的……

    【到家了,道京】

    【……】

    【喂!道京……】……嗯……

    【道京啊,到家了!】

    OO……

    我感觉到有人强烈的摇晃我的肩膀,因而醒了过来。当我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元宇哥的脸在我面前晃,但奇怪的是,他这么会有3张脸?

    【元宇哥,那个才是真正的你……左边的?右边的?还是中间的?】

    【诶。你的酒还醒啊?】

    【……】

    【好吧我干脆送你进去好了。】

    【我的头好痛啊】

    【我真受不了你耶。不过,这到也给我可以还你债的机会】

    他说完之后,便走下车,把一直扶着头呻吟的我慢慢扶出了车外、……

    雨下的还真不校……

    我的眼睛的焦距在摇晃中好不容易对准了我熟悉的公寓人口。

    【你知道你自己一个人喝掉了几灌啤酒吗?】

    元宇哥扶起了正要蹲坐在地上的我,用责备的语气对我说着。

    【……海俊……】

    【什么?】

    【海俊】

    说起来或许令人难以置信,但是我真的看到了徘徊在公寓门口的那家伙。

    【那里,海俊站在那里!】

    【海俊?】

    元宇哥睁大眼睛,往磅礴的大雨中望过去。真的是海俊那个家伙!他已经换回了学校的校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么大的雨中徘徊在我家的公寓门口。看样子,他现在还没有发现我们。

    【元宇哥,我要自己走】

    【什么?】

    【从这里开始我自己回去就好了!元宇哥,你先回去把】

    【这千万不行】

    【我拜托你好不好?你快回去把!】

    【元宇哥!】

    这名男子现在是想干什么?他竟然把我的手硬是扛上了他的肩膀,用半拖的方式把我拖向了公寓门口。由于我的酒还没完全醒。所以我根本酒使不出半点力气跟他坑横。

    【元宇哥,等一下,等一下!】

    慌张的我一直尝试着要把手抽出来。

    【好了,马上到了】

    而越是如此,他捉住我的手就越用力……

    拜托你……你不要……偏偏又是个下雨的天气……我真的不想在这种雨天再次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海俊啊,你还不回家在这里干嘛?】……哈。这下子完蛋了。

    从鼻尖慢慢传来的体香来判断,我可以确定站在我前面的是海俊,而却我们离这小子越来越近,甚至已经到了伸手可及的距离。

    【问我这句话的你呢?】

    这样讲话的人,在这世界上除了他还会有谁?TTOTT

    【如你所见。我来送道京回家。】

    我紧紧的闭上眼睛,心想这种时候干脆假装不省人事比较好!

    【这个女人。喝酒了吗?】

    【嗯。是喝了不少。】

    【白痴……】

    【你在等谁?是等道京还是太阳?】

    【她身上的校服是谁给他穿上的?】

    【为了去看祭奠穿上的啦。对了!你参加宇星小姐选拔赛拿到第几名?】

    扑动。扑动。

    我听带【选拔赛】之后,整颗心都揪起来了……但接下来我听见的,却是让我莫不着头脑的话。

    【麻烦你把这个交给他】

    【这是什么】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

    【但请你帮我转告他】

    【……】

    【过去真谢谢他替我费心了,只不过……我宁愿我的邀请卷被他拿去丢掉比较好。】

    笨笨的韩道京。傻傻的韩道京。脑袋空空的韩道京……啪嗒……啪嗒……

    接着,我听到了海俊越来越远的脚步声。

    现在的我就好比……眼睛看得见却不能说话……耳朵听的见却无法动弹……就像是电池已经耗尽的机器娃娃般动也动不了

    【道京啊……海俊他回去了……】

    【……】

    我无力的睁开眼睛,看到了一直担心着我的元宇哥。我吞下打在我脸上的雨水后,非但没有望着他的脸,反而把眼睛转向了提在他手上的购物袋

    【这个是海俊给我的吗?】

    【……】

    元宇哥还没来得及回答我,我就已经无法控制力量地把袋子抢过来。并撕开了里面的包装。

    或许是雨淋湿的关系。盒子外面的包装纸一下子被扯开了。

    【是什么……礼物吗?】

    随着元宇哥好奇的声音进入我眼帘的是……

    【道京啊!】

    我现在不必再考虑了!不!我现在不需要在犹豫!

    【海俊啊!申海俊!】

    我现在要坐的事情,就是快点把申海俊给拦下来……

    然后寻求他的原谅。并低下头向他道歉,说我真的没想到会使这样……接着紧紧地抓住他的双手。

    【海俊啊。申海俊!】

    还好,在大雨之中,我看到了海俊越来越清晰的背影。于是我立即脱下拌住我走路的鞋子,用尽全力地向追去了。

    你这个傻瓜……!就只为了这个东西去参加比赛吗?还牺牲色相扮成你那么讨厌的女装上台表演?就只为了拿第一名之后帮我买这个、……

    只为了帮我买礼物……?

    这个时候。在我充满眼泪的心里突然浮现了我们那一天的对话、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买手机啊}

    {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啦……}

    {家里不给你买手机吗}

    {我现在这样子这么可能指望还有手机呢}

    {一支手机也没有多少钱啊}……

    这小子要元宇哥把拿给我的礼物,正是一支手机、

    用他参加比赛拿到的第一名的奖金。立刻跑去帮我买来我的专属手机

    【你到底在搞什么啊?】

    哈……哈……

    我夹杂着泪水和雨水,总所站到了海俊的面前。

    不知道是不是酒还没醒,海事这小子的舞台装没卸干净,我眼前的海俊的脸看起来特别的白。

    【对不起……海俊啊……对不起……对不起……!】

    【你这是什么样子啊?】

    【对不起……这次是我不对……我不该把它交给丹英的……!因为我害怕被妈妈骂。也不希望被我妈妈嫌弃!】

    【你妈妈这么会?】

    【呜呜呜呜呜呜。因为我没办法弹钢琴啊!呜呜……因为我在也没办法弹琴了。所以感到很愧疚……我现在什么都不会……真的什么都不会了!】

    【……】

    为了不让我的眼泪溜出来,我试着睁大眼睛,并用手去捂住我的嘴巴。但是,却怎么也无法挡住从心中逆出的眼泪。

    在他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的这个瞬间……我已经彻底忘记了自己要承诺要背负着圣女贞德的任务

    【呜呜。对不起,海俊,对不起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我之前还答应要保护你们的!呜呜呜我却在你面前库成这副德行。我真的好想……】……

    在我哭泣声被磅礴的大雨声同时掩盖的同时……我感觉到海俊那巨大的双手坐捉住了我的肩膀。

    【你能不能,把这场雨停下来呀?海俊啊……海俊啊……你把这场雨停下来把、拜托你把这场雨停下来。】

    虽然我有停到从背后传来元宇哥担心我的呐喊,但现在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想借着酒气,回到我十岁时的心境,陶醉在这家伙的怀抱了。

    【说实在的,我没信心可以把雨给停下来。】

    海俊用他巨大的手托住我湿透的脸这么说着。

    【……】

    我却在不知不觉之中,慢慢把头给仰起来……然后,我看到了海俊夹着雨水的眼眸。

    【但是,我有信心把姐姐你的眼泪停下来。】(晕死,我还以为会KISS——

    难道这小子现在是街机表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