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更新日期:2021-06-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25

  『你是怎麼找到这里来的?』

  我跟海俊好不容易甩掉了想要跟踪我们的卷毛女,正肩并著肩走在路上。

  『我去问别人的啊!』

  『你去问谁?』

  『你知道了以后想怎样?』-

  _-

  海俊以非常不愉快的语气回答了我的话。这瞬间,我脑海中浮现的,正是一脸尴尬表情的元宇哥。……

  唉……

  我大概可以想像这家伙是用什麼态度去问元宇哥的…………

  『那太阳呢……?那家伙到现在还没回来吗?』

  我叹了一口气之后,很本能地开口问了他一句。

  『你到底什麼时候才要买手机啊?』

  『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啦……』

  『家里不给你买手机吗?』

  『我现在这个样子,怎麼可能还指望有手机啦……』……

  『一支手机也没多少钱啊……!』

  这……这个臭家伙……!-_-被他伤到自尊心的我,不高兴地瞄著他,但海俊竟然理都不理我地打了个哈欠。这小子是不是表面上假装来安慰我,事实上是为了要帮丹英报仇才接近我啊……?-_-因此,我又突然意志消沉地紧紧闭上嘴巴。

  正当我把头别过去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个人影跑了过来……

  『咦……那……那不是之率吗?!-O-』

  『谁?』

  『手上拎著鞋子,光著脚丫跑过来的那个家伙……-O-』

  『快躲起来!』

  『躲……?要躲去哪里啊……?』

  听到我的疑问之后显得非常慌张的海俊,竟然把我柔弱的身体硬是推到了邮筒后面,还把我的身体用力地往下压了下去。

  『嘿嘿……这可能还是没办法遮住我唷……-O-』……

  海俊可能太小看我这臃肿的身体了-_-

  『你们两个在干什麼?!』

  就这样,金之率一下子就发现了我们。

  『……』

  『哪有只顾著自己下车,不叫醒别人的道理啦!』

  之率一脸刚睡醒又带著点起床气的表情,非常激动地紧紧握著双拳,把头往前伸著。……

  『……』

  『对不起啦,你的块头太小了,我一时忘了有跟你一起搭公车……』

  『那你干嘛要偷拿我的毛巾啊?』

  ……-_-……

  『喂!我发现你的废话很多耶。』

  『那是我的,还给我啦!』

  『如果我说不要呢?』

  『那是姊姊刚才给我的!是她亲自送给我的!』

  『你少跟我耍赖,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然后,他们两个人就这麼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而我也只能对这两个幼稚的人们寄予同情的眼光,跟在一旁无助地摇摇头……

  『既然如此,我也不把你祭典的邀请券还给你。』……

  『什麼?』

  『元宇哥叫我帮忙交给你的邀请券,现在在我的手上!>O<』

  这时之率装出了一副调皮的神情,举起一张纸,而海俊则毫不在乎似地对之率嗤之以鼻。

  『随便你好了,反正我拿了也没用。』

  『真的随便我吗?』

  『……』

  『既然如此,我就拿去送给住在我们家下面的虎顺妹好了。虎顺妹的牙齿比梦泽还要黄,而且眼睛又小;但她可是爱你爱得要死呢!』

  『还给我!金之率!』

  『我不要!』

  『从现在开始,在我眨五下眼睛之前,麻烦你把我的邀请券还给我。』

  『既然这张邀请券在我的手上,那就是我的罗!』-

  _-……

  之率的话刚讲完,海俊的眼睛就眨了一下。而对『邀请券』一直感到很好奇的我,趁著之率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地把它抢了下来……

  …………

  宇星男子高等学校第三十五届祭典

  二年三班申海俊拿到此邀请券的人……

  上面密密麻麻写著一些我也不是看得很清楚的文字,在邀请券的旁边还有一张海俊小小的照片。从那张照片中一脸不屑的表情看来,这张照片应该也是被硬逼著勉强拍下来的-_-……

  『这到底是什麼呀……?』

  听到我的问题之后,海俊立刻紧紧地闭上了嘴巴,之率的眼睛则是闪了一下,一五一十地全都说了出来。

  『这个星期六,我们学校要举办祭典!那张就是可以参加学校祭典的邀请券。』

  『邀请券?!到底是什麼祭典这麼隆重啊?!』

  『ㄟ……原来姊姊不知道啊!O_O我们宇星男高的祭典,在全国可是非常有名的呢!』……-

  O-……

  一个在大白天举办的高中祭典有什麼好希罕的……难道国内知名的演艺歌星会跑来跟他们一起唱歌跳舞吗……?当我一连串地丢出一大堆问题之后,之率开始慢慢地穿上他之前脱下来的鞋,非常有耐心地向我解说。

  『我们学校祭典的节目啊,有才艺表演,也有话剧表演,然后到晚上的时候还会放烟火喔。如果其他学校的学生想要拿这些邀请券的话,简直是比摘天上的星星还要难呢!』……

  那麼,那天我一下就答应那个短发少女的太阳邀请券也……=O=

  『那……每个人只有一张吗?』

  『是啊!O_O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会把我的邀请券拿给姊姊。只可惜这张邀请券只能送给初中、高中生……不过,我很希望姊姊能来看我们的宇星小姐选拔大赛……』

  『宇.星.小.姐.选.拔.大.赛?』

  『对呀!每个年级都会推派出一名男生,然后男扮女装来参加的比赛。』

  『哇噻……!那一定很好玩……你们之前也有参加过吗?-O-』

  『……』……

  听到我的问题之后,之率突然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我也在他突然变得苍白的额头上发现了几滴豆大的汗。这时,一直在旁边没有话的海俊伸了个懒腰之后,把他的手机拿出来摆在我的面前。

  『拿到第二名了。』

  『……这……这是之率的照片吗……?』……

  『之顺啦!』

  『之……顺……?』

  在海俊的手机萤幕上,有一张以高画质拍出来的照片。那张照片正是戴著辫子假发、搽著鲜红色口红,眼泪汪汪的金之率。更恶心的是,在他的旁边有一个留著落腮胡的男同学,正在亲吻他的脸颊。……

  『噗哈哈哈哈。TTOTT』

  我看到那张照片,忍不住坐到地板上爆笑了起来,而之率发出鲸鱼般的吼声捉住了海俊的手臂。

  『给我拿来啦!』……

  『听说亲吻你脸颊的那个家伙,到现在还常常打电话到你家里去啊?』

  『我不跟你开玩笑了喔!你马上给我拿来啦!』

  『哇哈哈……!海俊啊,你就别再逗他了,赶快把它删掉啦……哇哈哈哈……人家也只是好玩嘛!哇哈哈哈!TTOTT』(我就是那种喜欢拿别人的不幸来成就我的快乐的那一型。)……

  『好玩?我们被这小子搞得有好一阵子都不敢到市区去。当时连中学生都取笑我们了好久。』

  『哇哈哈哈!那男扮女装的之率一定觉得更丢脸。哇哈哈哈哈……TTOTT』

  『-_-^……』

  『哇哈哈哈哈……!那你就把手机交给他处理吧……哇哈哈哈……』

  在我再三催促之下(等自己笑够了之后-_-)海俊才慢慢地把他的手机伸了出来。而之率以非常怨恨的表情轮流看著我们后,迅速地把那张照片删掉了。……

  『我那时候是因为需要一笔钱,才逼不得已去的……』……

  ……

  ……钱……?-O-

  我突然听到这个关键字,立即停下脚步看著之率。

  『这跟钱有什麼关系啊?』

  『如果有人想跟宇星小姐拍照的话,一定要捐出五百圜;而拍照所得最多的第一名,就可以把自己全部的所得当成奖金拿走。但是,如果没能拿到第一名的话,就必须把那些钱全部捐赠给学校。』

  『啊哈……!那麼之率你……?』

  『因为没有拿到第一名,所以只好全部捐赠给学校啦。』

  当我总算搞懂来龙去脉而点著头的时候,海俊从抱著的一堆帽子里面,挑了一顶戴在之率的头上。

  『所以你这傻瓜,需要钱的时候要先跟我们讲一声啊!』

  『……』

  『以后急著要用钱的时候,一定要跟我们讲一声!知道了吗?如果下次再为了这种事情自己跑去参加这种龌龊的比赛,我一定会修理你。』

  『……嗯……』

  之率用力地点了点头。看样子,这家伙似乎也对自己跑去参加反串的举动感到非常后悔。这时,海俊又打了个哈欠,朝著我伸出了他的手。

  『啊……!我差点忘了……还给我吧!』

  『什麼?』……

  『我的邀请券啊!』

  『你有要送的人吗?』

  『我哪那麼神经啊!』

  『要不然呢……?』

  『我先留著啊,然后明年当做作弊的小抄。』-

  O-

  『唉唷,既然要这样,你就不如送给我算了!』……

  『你又不能来。』

  『可是我想把它留下来当成纪念啊!』

  就在我跟他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讨价还价时,海俊以一副『这女人该不会是想要拿去卖掉吧……?』的怀疑表情看著我……-_。而我则极力摆出一副最天真浪漫的表情,然后歪著头向他微笑。

  嘻嘻嘻嘻嘻嘻。=O=

  『如果你乱来,我可不会善罢甘休喔。』

  …………

  这家伙终於敌不过我A级的微笑之后,非常乖巧地把他的邀请券交给了我。嘿嘿嘿!不知道怎麼搞的,此刻我的感觉非常舒坦。别人想拿都拿不到的东西,我居然这麼轻而易举就拿到手了……

  『啊!对了。听说你今天跟元宇哥一起到了秀娟姊开的花店?』

  就在我小心翼翼地把邀请券收到我口袋里的时候,金之率恢复他原来的爽朗模样开口问我。

  『啊……?嗯……!』……

  『秀娟姊长得很可爱吧?』

  『那个……就是……有点……-_-^』

  『我个人是觉得秀娟姊比丹英还漂亮啦。喂!海俊啊,你觉得谁比较漂亮?』

  『我觉得一个像猫,一个像狗。不知道啦……!我本来就对动物没兴……趣……』

  帅啊!太棒了,申海俊!=O=听到他这样回答之后,我获得了不少的勇气!於是,我马上以炯炯有神的眼光看著他。

  这时,我突然发现他一直盯著我的脸看,似乎是想把我的脸联想成什麼奇怪的动物!这下子我又不得不避开他的眼睛,把头给低了下来……-_-

  『我突然想到正厚哥跟秀娟姊以前带我们一起到教堂祷告的时候……正厚哥现在在做什麼呢……?O_O』

  就在我们沿著人行道走向下一个……公车站牌的时候,之率突然讲出了这句话。这也使得他们两个人的情绪立刻陷入低迷,然后就露出了一副非常哀伤的表情,低著头盯著前方的道路。

  『之率啊……』……

  『……』

  『海俊啊……』

  『……』

  就算我这样叫著他们的名字,这两个小子依然对我不理不睬,依然盯著道路。……

  怎麼了……地上有什麼东西吗……?你们干嘛要看得那麼卖力呀……?

  是感到悲伤吗……?还是感到幸福……?你们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卑鄙地自己想心事,也把心里的话告诉我好不好……?……

  『我终於想起来了,是山猪!』

  一直闭著嘴巴的申海俊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一眼满脸疑惑的我,丢下这句话就往前面走掉了。……

  ……

  等这两个傻蛋走远之后,我就蹲在刚才海俊停住脚步的位置上,睁大眼睛一直找著他们刚才在看的东西……

  ……

  『什麼也看不见啊……!』

  可能是我太没有慧根了,在我的眼睛里面根本没有看见任何东西……

  ……

  那种感觉很像自己是穿著透明新衣的国王…………

  『嗯哼!』

  公寓的电梯前。

  全身都快虚脱的我,把头左撞右撞之后,终於停在挂在墙上的镜子前面。

  …………

  看来我得详细地描述一下看著镜子傻笑的我现在的样子。请各位先忍耐一下……-_-

  被崔丹英的辣手打得到现在还肿著的脸颊,一连几天的身心憔悴导致乾涩到脱皮的双唇,就连本来看起来还炯炯有神的黑眼眸,也因为眉毛的离家出走而显得失色不少…………

  ……

  好笑的是,当我正看著这张脸的时候,花店秀娟姊的脸竟然重叠在我的脸上!

  『切……有什麼了不起!海俊说她长得像狗呢!=O=』(别忘了,他说你长得像山猪-_-)……

  也正因为如此,气愤得紧握双手瞪著看镜子的韩道京。

  『是啊!韩道京,千万不要气馁!!等你的眉毛长出来,其他女人绝对都比不上你的!加油!!=O=』

  就这样自我安慰地大喊了一声之后,我听到电梯发出了清脆的『叮』一声,然后门就慢慢地打开了……

  『救……救命啊!TTOTT』……

  ……-O-……

  这……这是怎麼回事啊?就在电梯门打开的同时,从里面踉跄地跑出了一位年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

  ……

  这很像是……在拥挤的笼子里面,当猴子遇到山猪之后吓到的那种场面……

  『啊……里面有人吗?』……

  我小小心翼翼地侧著身子往电梯里面看了过去……这下子,真的变成了在电梯前面对峙的一只山猪跟一只猴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