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更新日期:2021-06-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23

  『嘿嘿嘿!我又让你看到我这种丑陋的样子了……』

  我看着掉在地上的毛巾,之率和海俊一直凝视着我。

  『我本来想戴帽子的,但是不知道哪里有卖帽子,因此我就学蓝毛巾把它绑在头上了,怎么样?我也满适合的吧……?』

  『……』

  『喂!你们有人知道哪里有卖漂亮的帽子吗?』

  『……』

  什么话都好,拜托你们,请你们随便说点什么吧……

  『姊姊,妳的头发都被毛巾压塌了,所以很难过吧……?』-

  _-……

  金之率,你这个臭家伙!我说的不是这么没有营养的话啦!

  『妳干嘛又来学校啊?』

  就在我以锐利的眼神瞄着之率的时候,海俊一边帮我弹了弹头发上的尘土,一边问着我,而我只用微笑来回答。之率利用这个空档,马上弯下腰,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毛巾,拿在手上详细地检视着-_-

  看我一直保持着沉默,海俊改变了说话方式。

  『好吧!我们重头开始好了。妳来学校是要找谁?』

  『……』

  『是为了见太阳吗?』

  『不是……』

  『那是为了见之率吗?』

  之率听到他的名字之后,立刻摆出了一副很兴奋的表情。这个臭小子,老是搞不清楚状况-_-

  『不是。』

  『那么,梦泽……?』

  『……不是……』

  『……』

  『海俊……你可以帮我叫一下元宇哥吗……?』

  『为什么?』

  『我有话要对他说。』

  『……』

  『有点急!』

  我求求你们,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并不是如同你们想像中一样坚强的女人。

  『姊姊!如果去洛山海水浴场,他们会免费送这个毛巾吗?』

  『……-_-……』

  『他们有没有黄色的啊?O_O』

  『走吧,金之率!』

  『嗯?等一下啦……!在元宇老师来之前,我们陪一下姊姊好不好?』

  『喂!你真的很白目耶!』

  『姊姊,妳喜欢我们陪在妳旁边一起等吧?』

  眼看我已经频临崩溃,海俊立刻体贴地转向了校门口,但之率却还在傻傻地拿着毛巾看着我。

  『我突然觉得……现在……这样看着你们好辛苦。嘻嘻。』

  『……』

  『等姊姊充好电,有点精神之后我们再来见面好吗?』

  『好……』

  『谢谢你,你好乖!^-^』

  『……那这个……』

  之率用两手捧着毛巾伸到我的前面,我在他的眼神里看见了『啊!我好想要这条毛巾喔!』的强烈欲望……

  『这个送给你好了。』

  之率听到之后,立刻一脸高兴地将毛巾套上他的脖子。看着他逗趣的模样,我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

  『妳最好贴在墙边站着,因为绿色希特勒每个小时会来巡视一次。』

  『……嗯……好吧……』

  海俊抓住之率的肩膀,把他拉进学校去的时候,向我丢下了这句话。

  『还有……』

  『……嗯……』

  『想哭就等到我们消失之后再哭吧!我现在已经不想再看到姊姊哭泣的样子了。』

  ……

  不哭啦……我不会哭的啦……!臭小子……!

  『我可不可以留下来安慰姊姊啊?O_O』

  『……』

  『你一个人先进去,我在旁边陪姊姊不行吗?!』

  『……』

  『好不好啦?海俊……!』

  『你这个傻瓜到底懂不懂啊?我们现在根本就帮不上那个人一点忙啊!』

  『……O_O……』

  之率一直很舍不得地往我这里张望,而海俊则是头也不回地硬拉着那家伙往学校里面走去。

  然后,直到元宇哥出现,已经是二十多分钟以后的事情了。不过我可以拍胸脯跟大家说,这段时间我真的没有哭。不!严格来说,我的眼泪虽然没有流出来,但我的心里早就哭得泣不成声了。这表示,我已经心痛到快要抓狂的地步……

  『道京啊!』

  『……』

  『有……有什么事吗?』

  元宇哥生怕被别人看到似的,一直在东张西望。而我则勉强地抬起这张没有眉毛的脸望向元宇哥,给他了一个无力的微笑。元宇哥看见我这个样子之后,立即把我拖进他的车子里。

  『到底怎么了?道京!』

  『元宇哥,我有事情想要麻烦你。』

  『好,先说来听听。』

  『我现在对你讲的事情,千万不可以告诉那些小子喔,知道了吗?』

  『那当然啊!我保证会帮妳保密!』

  『他们都平安无事的回来了吧?』

  『除了太阳以外。』

  『……』

  『妳见过丹英了吗?』

  『嗯。』

  『她怎么说?』

  『你就别再问了,元宇哥。^-^』

  『……』

  『拜托你别再问了……』

  元宇哥不明就理地用手指搔了搔眉毛。

  『那我送妳回家吧?』

  『不用,我想到市内走走。』

  『干嘛要去市内啊?』

  『既然出来了,我想到市内找个工作。』

  『想找工作呀?』

  『是啊,我总不能一辈子游手好闲吧?』

  『啊哈……!』

  我说完话,将头转向车窗,透过窗子的反射看了看没有眉毛的脸蛋。而坐在旁边的元宇哥突然发出了声音。

  『我有一个朋友是开花店的,有没有兴趣?』

  元宇哥紧紧地握住双手,突然露出了非常兴奋的表情。

  『如果可以……那……我会非常谢谢你……』

  『OK!好吧!!立刻出发啰!!』

  『……-_-……』

  这个男人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高兴啊?感觉刚才还一副非常担心我的样子,现在却高兴地哼起歌来了……

  『元宇哥没有课吗?』

  『喔!只剩下午五点有一堂!!』

  『……-_-……』

  说完话之后,我的白马王子透过后照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被他不寻常的举止弄得我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元宇哥似乎忘了我在他的旁边,又从口袋里掏出了漱口水开始漱口……

  『元……元宇哥,你在干嘛啊……?』

  『咕噜咕噜咕噜!』

  『……』

  『咕噜咕噜咕噜!』

  『……-_-……』

  呸!元宇哥看到我惊讶的表情后,把漱口水向窗外吐出去,转头向我露出微笑。

  『啊……!对不起!对不起……!』

  ……

  我知道我连一点女性魅力都没有,但是,这种举动也太过分了一点吧……我之前是听了谁的话才跑去受到崔丹英的侮辱啊?!

  『对了!妳知不知道梦泽到底发生什么事?』

  『他又怎么了?=O=』

  『他突然爬到自动贩卖机上面一直哭,而且也不肯去上课。』-

  _-……

  『吉虎老师在下面怎么摇他、威胁他、用扫把丢他,甚至说要痛扁他一顿,他就是不肯下来!』

  『那是他自作自受啊!』

  『嗯?』

  『反正现在孩子们都平安无事地回来了,你也可以放心了……』

  『嗯,是啊~♪♬♭』

  现在这些孩子的事好像已经不重要了,元宇哥高兴地点着头,嘴里不断地哼着歌曲。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我倒是想起了一首『花店里的小姐真漂亮啊♬她为什么会这么漂亮呢♩』的老歌……

  ……

  『蔡元宇……!』

  ……

  过没多久,当我见到所谓的花店小姐之后,我就决定要把这首歌的作词作曲者抓出来,埋进骨灰塔里面。

  『哈哈……!好久不见了……秀娟……』

  这下子,我当场变成透明人了,只能在旁边张大鼻孔,轮流看着这对男女。

  『你怎么……会来这里……?』

  刚刚好遮到肩膀的黑发,内双、像小狗一样可爱的眼睛,双唇微张的时候偶尔露出的犬齿,白皙到接近透明的皮肤,眉毛看起来也特别浓的这名女子……

  ……

  她虽然不是像崔丹英那种耀眼的冶艳美女,却是会让男人想主动保护她的那种女人。打个比方来说,如果崔丹英是红色的蔷薇,这个女人就是纯白的百合或是黄色的连翘花。再加上,这个女人的脾气感觉也非常的温驯!=O=

  『这是我认识的妹妹啦,她说她想找份工作来做。之前我听妳說想找一个助手,所以我就把她带来了。』

  这时,我看到元宇哥的脸上慢慢染上了一抹红潮,而且在他的眼神中有着我从来没看过的幸福感。

  『傻瓜!那是多久前的事情了?我早就找到人啦!你以前应该有看过她吧?就是我高中的学妹啦。』

  她爽朗地笑着,用手指指正在店里装饰彩带的卷毛女。元宇哥耸耸肩笑着,摆出一副完全不知道的无辜表情。

  『糟糕……!看样子我想得太简单了……这该怎么办啊……?』

  『喔!原来就是这位小姐啊。』

  『嗯,妳知道韩太阳吧?她叫韩道京,是太阳的亲姊姊……』

  『韩太阳的姊姊?』

  她突然露出了很惊讶的表情,睁大眼睛看着我。小姐!拜托妳不要那样看着我啦!=O=我也是逼不得已才当他的姊姊啦!

  『韩太阳还好吗?』

  『-_-……』

  『现在还是那么可爱吗?』

  『-_-^……』

  『道……道京啊……妳也回答人家呀……!』

  『是啊!相较起来,我的脸是比他丑多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

  花店小姐被我无礼的回答弄得不知所措,元宇哥也没想到为了催我讲话,反而得到了反效果。这时,从店里传来了卷毛女的窃笑声……

  ……

  『那……今天就请她帮我一天吧。^-^』

  高深莫测的花店小姐,对着元宇哥摆出了一副很有趣的表情这么说着。

  『我看算了!我对花可是很敏感的!=O=』

  有点不爽的我,竟然不识好歹地乱发脾气。

  『秀娟,那就麻烦妳啰!我晚点再来接她回去!』

  我的白马王子像是戴着全世界最闪耀的光环,用最甜美的声音说完话之后,就迅速地消失在我的眼前……拜托你干脆直接说是想再来看这个女人一眼就好了,干嘛还要拿我当借口啊!=O=

  『妳会用剪刀吗?』

  『……-_-……』

  看着发愣的我,花店小姐歪着头笑着,拿把剪刀向我递了过来。

  ……

  马的……!这女人怎么看起来这么惹人爱啊……?!

  『那么,我就交给妳啰!蒙娜丽莎小姐!』

  『……』

  直到她说要去花圃一趟离开了花店之后,我才意会到她所说的『蒙娜丽莎』是什么意思。

  『我要用火将这些漂亮的女人统统烧了!=O=』

  等我终于反应过来,忍不住大喊出声。

  『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

  听到我的吼叫声,一直在后面整理花的卷毛女敲了敲我的背。

  ……

  『她是谁啊……?-_-』

  我带着些许的好奇心把头转过去问她……

  ……

  『妳知道一个叫做正厚的男人吗?』

  这名卷毛女像是怕被别人听到似的,突然靠近我,并压低了声音。

  ……

  如果在富川这个地方,叫正厚这个名字的男人不是很多的话,很不凑巧的,我刚好认识这样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