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更新日期:2021-06-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22

  『那……那个臭小子,慢慢靠走近丹英了!』

  『全体采取攻击预备姿势!』

  『马的臭小子!只要他敢动歪脑筋,我就冲进去把他的脖子给折断!』-

  _-……

  看样子,我真的是韩国男人最讨厌的那一型……

  当我正在看着崔丹英的此刻,就是最丑的女人看着最美的女人的此刻,躲在校门口后面的那些男学生的谈话声也越来越大。

  『我没有很多时间跟妳瞎耗!』

  崔丹英极不耐烦地看了看手表后说。

  『嗯……这件事情……』

  『……』

  『就是……昨天晚上……』

  ……

  哇靠!我真的快疯掉了!要我向她开口,还不如叫我到圣坛前面去敲木鱼,然后被十字教派的人打死还比较好……

  『我要回去了……』

  『我说!』

  『我给妳五分钟。我并没有太大的耐心看妳的脸。』

  哇哩咧!我的血压又再度破表!但我还是要想办法忍下来。虽然我也不想这么做,但以我目前的立场,就算我跪在她的前面,恐怕也无法获得她的饶恕。想到张梦泽竟然可以这样龌龊地活下去,他还真是不简单啊!

  『我……我有去冒充妳……』

  我终于还是把话说出来了。

  『……』

  本来一脸很不耐烦的崔丹英,一听到这句话,马上向我靠近一步,用鼻子发出了冷笑声……

  ……

  『丹英啊!不要!』

  『妳不要接近他!太危险了!』

  校门口后面的那些家伙开始有点抓狂了,声音也变得比刚才更大。我就趁乱赶快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了崔丹英。

  啪!

  啪!

  啪!

  我的话才刚说完,她就一口气往我细皮嫩肉(?)的脸蛋上刮了三个耳光。

  ……

  『妳是不是疯了?』

  我还来不及觉得疼痛,心里面先涌上了极大的愤怒感。虽然我曾经想像过她的反应,但是要打我三个耳光也应该先告知一下呀!

  ……

  『如果海俊哥有个什么差错,我第一个杀了妳!』

  她瞄了一眼捂着脸颊的我,就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这时我看到躲在校门口后面的那些男学生,吓得一脸惨白,不但没嫉妒我,还看着我通红的脸颊对我投以同情的眼光……

  『……』

  虽然很想大声呐喊或是痛哭一场,但我仍紧紧地咬牙忍了下来,还开口对她说了这句话……

  ……

  『我真的很抱歉!』

  崔丹英把手机贴在耳朵旁边,做出一个受不了我的表情。

  『怎么不接电话……?』

  『……』

  『张梦泽也一起消失了吗?』

  『不!张梦泽他留在学校……』

  『我现在跟妳講清楚,只要海俊哥的身上有任何伤口,我真的会杀了妳!』

  崔丹英擦过我的肩膀之后丢下了这句话。看她这个样子,似乎是要直接去找梦泽问个清楚。当她一走出校门,刚好就有一部计程车开了过来,她一招手便上车了。

  『丹英啊!上课时间妳想去哪里呀?』

  她不管众多追求者的劝告,依旧飘着她的长发上了计程车……

  『马的……!到底要我怎样啦……?』

  看来如果我还继续待在这里,一定会被那些男学生围殴的,因此我也赶紧跑到马路上拦下了后面的计程车。

  这种情形该怎么解释呢?说好听叫做追击,讲难听点就叫做尾随啰!

  『司机大叔,请开到宇星男高。』

  不管了,既然要当他们的圣女贞德,我也只好豁出去了。

  『哎唷!小姐呀,妳的腮帮子怎么肿成那副德行啊?』

  『因为被公主处罚了!』

  『-O-?』

  这笔债我总有一天要讨回来。

  『我停在正门前面就可以了吧?』

  『是的,谢谢大叔。』

  计程车慢慢停靠在围墙边时,我想起了太、之、梦三个人从围墙上面跳下来的情境,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把身上所有的铜板掏出来给司机大叔付了车资,然后大声地对他说了一句话之后,我就下车了。

  『大叔生意兴隆喔!』

  现在越想越气,崔丹英这臭娘们才念高一,也就是还比我小三岁,但人却嚣张到这种地步……

  ……

  『张梦泽你这臭小子!我絕對不會饒過你!』

  我摸着司机大叔说的肿成跟猪头一样的腮帮子,观望了一下四周的状况。我跟在崔丹英后面上车的时间,前后不会超过五分钟,那她应该不会走远才对……可是,空荡的校门前只有几个小朋友聚在那里玩……

  ……

  『我是不是应该先打个电话给元宇哥呢……?』

  在我为了找公用电话,往商店街那里走过去的时候……

  ……

  『哇噻!那个姊姊长得好漂亮喔!』

  我从一个脸上沾满泥土的小朋友口中,听到了这几个关键字。

  『可是那个大哥长得很奇怪耶!』

  『他长得很像贴在电线杆上的通缉要犯。』

  『我正要这么说呢。』

  『他们两个是不是在做不要脸的事情啊?』

  这几个小朋友说的地方,就是宇星男高外墙的转角处。而从他们贼头贼脑的趴在那里说话的情形来判断,他们说的事情一定发生在转角的另一侧。

  『你这个傻瓜!再怎么说,世界还是有基本的伦理存在啊。』

  这几个正在议论纷纷的小朋友,根本没有发现到我靠近了他们……

  『呜哇……!-O-』

  其中一个身高最高的小朋友突然发现了我的呼吸声,惊叫了出来,我迅速遮住他的嘴巴,并且把食指放在我的鼻子下面。

  嘘……

  『你是谁呀……?TTOTT』

  『你们这些家伙安静点……!』

  『大哥你是那个漂亮女生的男朋友吧?』

  就在我偷看着低着头的张梦泽和把手插在胸前的崔丹英时,突然有个小朋友说出这样侮辱我的话。

  『你这家伙!=O=我是女的呀,臭小子!』

  『……』

  这些小朋友似乎无法相信我说的话,互相望着其他人的脸,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还发起呆来了。而这个时候,完全没察觉到我们存在的公主和猴子,他们的对话声也越来越大,于是我们停止争吵,偷偷听着他们说话的内容。

  ……

  『对不起!』

  『我真不该相信你的!』

  『……』

  『怎么办?现在这些家伙也不接电话……要是海俊哥受了伤,你要怎么负责?』

  『我真的不知道那些家伙会跑到学校来找他们……!』

  『那你也应该立刻打电话给我呀!』

  『我被蔡元宇缠住啦,根本没时间可以连络妳……』

  扑通扑通。

  几乎快要跳出身体的心脏,勾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我明明就告诉你,只要害到韩道京一个人就可以了!你为什么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呢?』

  『可是我……』

  『就由你一个人把这件事所有的责任扛下来吧!』

  『靠!你们这两个垃圾!狗杂碎!!』

  ……我终于按捺不住的怒吼声,几乎快把整个宇星男高的操场给翻过来了。

  ……

  『姊……姊姊……!』

  『靠!他马的……!原来是你们两个套好的!原来昨天晚上的事都是崔丹英妳这个贱胚设计的!』

  眨呀眨的。

  我推开那些吓坏的小朋友,慢慢地走到他们前面。张梦泽一脸惊讶地看着我,而崔丹英则仍然一脸不屑,好像向对我挑衅,一副『不然妳想怎样?』的表情。

  『快说……!』

  『原来妳还喜欢跟踪别人啊?』

  『快点说实话!!』

  『姊姊……对不起啦……!都是我不对……!』

  『闭嘴!你不要跟傻瓜一样乱说话!对呀,是我拜托他的啦,怎样?』

  哇靠!看着气呼呼的我,崔丹英竟然还敢理直气壮的走向我?!

  『反正重点都被妳听到了,我就跟妳說实话好了。』

  『……』

  『从一开始在酒店里面向他们挑衅,就是我计画好的,梦泽哥也完全知道这个计画的来龙去脉,所以是我们一起精心设计把妳叫出来的。^-^』

  『那喜欢妳的安吉虎呢……?』

  『根本就没这个人。那是梦泽哥编出来的人物。^-^』

  『那蓝毛巾、张梦泽都是跟妳同一伙的吗……?』

  『别说我们是同一伙的,那种感觉很龌龊。只是因为大家都有所求,所以暂时合作而已,却很倒楣的被妳捉包而已。』

  『……』

  『好啦!有什么话就快说吧。我一点都不怕妳!』

  『妳给我先闪到一边!』

  『什么……?』

  『我最后再来对付妳,所以请妳先闪开!』

  我气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因此先把崔丹英推开之后,走向了张梦泽。

  『姊姊……呜……!我……』

  张梦泽连头也不敢抬起来,不停地哽咽着。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真的心痛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梦泽,这是你第二次背叛我!』

  『呜呜呜……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姊姊!』

  『难道你在我们家跟他们吵架,都是为了要把我拐出来的伎俩吗……?』

  『……』

  『靠!我本来以为你只是会说说谎而已,没想到你的演技也很棒啊……』

  『刚开始,我也以为只要安排姊姊和他们见面就可以了,没想到他们竟然绑架我们……!从居酒屋开始发生的事,都在我的预料之外……从那之后我就没在演戏了……』

  『你那么喜欢崔丹英吗?』

  『……』

  『喜欢到足以让你背叛你所有的朋友……?』

  『对不起啦……!真的对不起啦!姊姊……!』

  『你……你还记不记得那些家伙昨天救你出来的那种眼神?』

  『……』

  『他们在市区喊你的名字喊到喉咙哑掉的场面……你还记得吗……?』

  『我……我都记得……』

  『那你还记不记得他们冒着生命的危险,骑车把你救出来?记不记得看到你没事之后他们灿烂的笑容?记不记得之率把痛哭的你紧紧搂在怀里的感觉?』

  『我……全部都记得!』

  『哈……!』

  『所以……我……现在都快疯掉了……』

  『那你现在先挨我一巴掌……!』

  张梦泽用闭上眼睛的方式来回应我。

  啪!!

  我的巴掌立即往他的脸上挥了过去。这时,我却发现这家伙昨天脸上的乌青全部都不见了。

  『哈哈……!原来昨天晚上的那些伤痕都是画上去的。』

  『我真该死……!他们如果叫我去死,我就去死……!』

  『张梦泽,你给我听好!』

  『……』

  『如果你跟他们说实话,你就死定了!』

  『……』

  『你背叛我一个人就够了!千万不可以再去伤害那些家伙!否则我绝对饶不了你!』

  『姊姊……!』

  『还有妳,崔丹英!』

  我背对着张梦泽,转向了整个事件的幕后主使者崔丹英。

  『一无是处的人,竟然还满讲义气的嘛!』

  马的!

  完全不知死活的崔丹英,竟然还敢讲风凉话,在这种情况下,我是不会再对她客气了。

  『妳是提出什么条件,跟梦泽做交换的呢……?』

  『想知道吗?』

  『说来听听吧……?妳用什么条件跟他做交换……?』

  崔丹英瞄了张梦泽一眼,但张梦泽似乎并不想让我知道的样子,突然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搓着双手。

  『如果妳真的那么好奇,我就说给妳听好了,反正我的计画也失败了。』

  『不必了……!』

  就在崔丹英打算告诉我的时候,我阻止了她要说的话,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虽然我现在也非常痛恨张梦泽这个臭小子……但是看到他一副不惜跪在地上也不希望别人知道的样子,我认为应该要帮他守住这个秘密才对……

  因为这个秘密足以让他背叛了自己的朋友……所以我也对他起了怜悯之心,觉得有必要帮他保留一些自尊。

  『崔丹英,我问妳,在剪刀石头布的世界里,布跟石头谁会赢呢?』

  『什么?』

  『答案是布会赢。昨天晚上,我就是因为出了石头才会输给海俊。』

  『……』

  『但是在现实的社会里,到底谁会赢呢?』

  崔丹英不太懂我说这句话的意思,摆出了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接着,我就把海、太、之和那个勺子疤痕的力量,全部注入了我的左拳。

  一拳?不够!两拳?不够!三拳!不管怎么样,我也该公平地还给她!

  『呃……』

  崔丹英虚弱地吐出一口气之后,将身子往后弯了下去。

  『在现实的社会中,拳头是会赢过巴掌的。』

  我发出意气风发的声音之后,慢慢走向了那个弯着腰的臭娘们……

  『我第一次碰到在打架的时候,还拿杀虫剂出来喷的家伙。死疯子……!害我的眼睛差点瞎了……!』

  『呜呜呜!TTOTT今天的午餐是海鲜寿司说!TTOTT』

  『好啦,你别再哭了……!』

  『不甘心啦!!害我没吃到我最爱的海鲜寿司!』

  从我刚刚偷听的墙角传来的声音,很明显的就是海、太、之他们三个。听他们说话的内容,应该是刚刚跟蓝毛巾那些家伙打完架回来,而他们的声音也慢慢由远而近地放大……

  『什……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腿长,才一下子的功夫,三个身影就出现在我的眼前了。

  『……』

  『你们都没事吧?』

  『……』

  韩太阳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急忙跑到了丹英的旁边,而张梦泽也立刻躲到了我的身后。

  『太阳啊!不是像你想的那样啦……!』

  『张梦泽!!』

  『……』

  闭嘴啦!你这个白痴!我最起码是这个家伙的姊姊。而你呢?你会没命啊!你这个大笨蛋!张梦泽看到我暗示的眼神之后,马上把他的头垂了下来。而这时,崔丹英发出了虚弱又急促的咳嗽声。

  『丹英……!』

  『呃……我……没办法呼吸……』

  『妳不要紧吧?快点把腰伸直!快呀?』

  『我……没办法呼吸……』

  『丹英……!丹英啊……!』

  眼看丹英咳嗽的声音越来越急促,跟在后面的之率不知所措地轮流看着我和崔丹英……海俊的眼光则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一直没有放开的拳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太阳把丹英整个抱在怀里,连头也没抬,只丢出了这么一个疑问句。

  然后一直躲在墙角、全程目睹的第一个小朋友,哽咽地从他颤抖的小嘴里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那个头上戴着毛巾的哥哥用拳头打了她好几下!』

  臭小子!我刚才明明告诉过你,我是姊姊……

  『这是……真的吗……?姊姊……?』

  太阳看着我,发出不可置信的声音。

  『……』

  『是真的……吗……?』

  『是真的。』

  『为了……什么呢……?』

  『因为她太没教养了。』

  因为我是你们的圣女贞德……

  ……

  『就因为这个理由?』

  『是啊。』

  『姊姊,妳干脆回美国去吧……』

  『……』

  『虽然妳是我的亲姊姊,但是我觉得好累了。妳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一天到晚不分青红皂白地闯祸,做的事情也都是乱七八糟的……』

  『……』

  『我真是受够妳了!妳干脆回美国去好了……』

  『丹英……丹英啊……!妳起来一下……!』

  ……扶着丹英的韩太阳……越走越远了……曾经抓着我的手,哭喊着叫我不要离开的韩太阳……在我眼前慢慢地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真的是因为她太没有教养才打她的吗?』

  申海俊突然挡在我前面问着我。

  『是啊……』

  『真的吗?』

  『是啊,是真的……』

  『妳知道为什么小木偶的鼻子越来越长吗?』

  『……?』

  啪哒!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这家伙已经把我头上的毛巾给打到地上了。

  『因为他动不动就说谎!』

  这时我红肿的脸颊自然地跑了出来。我无力地笑了笑,把头垂下去。

  ……

  看样子,由我来保护这些家伙,还真是有些不自量力呢……对吧?正厚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