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更新日期:2021-06-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21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叮铃铃铃。

  呼……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叮铃铃铃。

  好啦,好啦,这些臭家伙,我去接就是了。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叮铃铃铃。

  喀啦。

  『喂!=O=』

  我的吼叫声响彻了整个客厅。

  另一端传来了几个家伙的嘈杂声之后,打电话来的主角终于出声了。

  『咳咳咳。』

  『这次轮到谁,是韩太阳还是金之率?!』

  『是我啦,妳老弟!』

  =_=

  电话里传过来的声音就是从昨天晚上开始、说不肯称呼我为『姊姊』而开始跩起来的韩太阳。

  『你少给我嚣张,小心我揍你喔!』

  『嗯嗯……要乖乖地待在家喔……』

  『我有跟你说过我不会再乱跑了啊!』

  『那我五十分钟之后再打电话过去确认喔!』

  『你这臭小子,我等一下要去找工作耶!』

  嘟……嘟……嘟……嘟……-

  _-……

  现在的状况是这样的……现在的时刻是AM11:00,我的爹娘为了顾店出门去了,智悟也去了幼稚园;而韩太阳跟金之率为了确认我是不是在家,每隔五十分钟就会交替来一次查勤电话。(胆小的张梦泽依然潜水消失中,而申海俊大人可不会参与这么幼稚的事情-_-)因此,从今天早上七点开始,我就没办法好好地睡觉。

  『唉……得快去找个工作才行……』

  今天一大早,老妈就开始追问我帮崔丹英上课的情形,我边听着她的唠叨,边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嗯……好困……=_=』

  然后,当我像单细胞动物一样,再次瘫在沙发上准备进入梦乡的时候……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叮铃铃铃。

  我好不容易才刚刚睡熟,电话铃声却又开始响了起来。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叮铃铃铃。

  人的耐性是有限度的……!

  『我要宰了这些臭家伙……!』

  为了接电话,我硬生生地从沙发上摔了下来。我慢慢爬向电话的方向,心想这次绝对是金之率,因此我开始想着该用什么样恶毒的话来让这小子吃鳖。

  喀啦。

  我先吸了一口气之后……=O=

  『你这臭小子如果再打电话来吵我,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当成神奇宝贝球来玩,然后再把你的牙齿一颗一颗像玉米一样拔下来!=O=』

  我把第一时间涌现在我脑海中的所有恶毒的话,一口气全都吐了出来。

  『……道京啊……』

  但是,话筒那端传过来的,竟然不是之率的声音,似乎是我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的声音……

  『妳还好吧……?』

  看样子,我好不容易累积的一些分数又要被扣光了……

  ……

  『是道京吗?』

  『哎唷,我是道京的妈啦!你稍微等一下啊!道京啊!道京啊!是找妳的,来接电话。=O=』

  『……』

  『喔!我来了!』

  请同情不得不这么做的我……

  『道京啊……其实也不用这么麻烦……』

  『喂?请问您哪位?』

  『是我啦,蔡元宇……』

  『是元宇哥呀!对不起,刚刚吓到您了吧?我妈妈的兄弟比较多,所以讲话也比较粗俗啦!』

  『……』

  『呼呼呼呼呼。=O=』

  『妳现在……才起床喔?』

  『怎么可能!现在都已经十一点了,我早就起床了,正在帮我妈妈准备午餐呢!』

  『已经下午两点了,道京!』

  『什么?』

  『我说现在是下午两点。』

  啥!真的耶,我急忙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上面的指针的确是指着二点。

  ……这就怪了,那些家伙为什么没打电话来给我呢……?我的脑海才刚浮现不祥的预感,话筒那端的元宇哥就证实了我的预感是正确的。

  『他们不见了。』

  『什么?TTOTT』

  『我现在在妳家前面,妳先出来吧。』

  ……

  忍者龟应该也没有像我这么忙吧。

  『那我等妳啰。』

  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先找东西来遮住我的眉毛。

  『在头上……要戴什么好呢?』

  由于我不希望让元宇哥等太久,因此只花了五分钟就匆匆准备好,急急忙忙地冲了下来。(这是条件比别人差的女人的基本态度。)

  元宇哥稍微打量了一下我现在的样子,而我也立即用笑脸迎向了他。看见他倚在车门的帅气模样,我的情绪整个也跟着飘了起来。

  『呼呼呼,这是最近流行的头巾喔!』

  『整个眼睛都看不见了……这样不会不舒服吗?』

  『嘻嘻嘻嘻。=O=』

  『……』

  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_-

  元宇哥非常有绅士风度的帮我把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但我因为被毛巾遮住了视线,不得不用摸索的方式上车。

  一进入车子,我就看到一张照片放在我座位前面。

  『啊……上次真的是很抱歉。道京啊,麻烦妳以后也别提那件事了,我真的觉得好丢脸喔!』

  元宇哥慢慢踩着油门,将车子稳稳驶向前方。

  『元宇哥,这张照片是……』

  『啊,这是正厚出国那天,我们在机场拍的……』

  我拿起了照片,看到里面的正厚哥与元宇哥灿烂地笑着。坐在轮椅上的正厚哥与靠在后面的元宇哥,两个人的手也紧紧地握住对方。

  ……感觉很像要一起搭飞机出国旅游的样子。

  『看起来感觉好幸福喔……^-^』

  『这都是因为托妳的福。虽然我已经记不清楚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但正厚却不断在夸奖妳呢!』

  『夸奖我什么?说我漂亮吗?』

  『……』

  『-_-……』

  『咳……』

  元宇哥以干咳声代替了回答……不管怎样,我突然觉得高兴了起来。我将照片轻轻放回原位,此时我也感觉到元宇哥正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其实我并没有看到,我只是用我的第六感去感觉而已。)

  『话说回来,太阳、海俊和之率三个人都不见了。』

  『他们本来就是跷课达人不是吗?』

  『话是没错啦……』

  『……』

  『可是,今天午餐的菜单是海鲜寿司啊!』

  『啊?』

  『而且,他们是在吃午饭之前消失的。』

  我大概了解他要讲什么了……-_-简单地说,他们从来没有在吃海鲜寿司的日子跷过课……

  『梦泽虽然留在学校,但无论我们怎么问他,他就是不肯讲半句话。』

  『梦泽留在学校啊?』

  『嗯……』

  元宇哥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子到处跑。当我的头巾慢慢滑我的鼻梁时,我急忙把它往上推了一下,接了他的话。

  『韩太阳超级爱吃海鲜寿司的啊!』

  『我就是这个意思啊!所以我才跑过来找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线索。』

  『……』

  『再加上,海俊把一只奇怪的袜子挂在自己的柜子前面……』

  『奇怪的袜子?』

  『是啊!上面写着什么张梦泽被绑架中还是什么的……不管其他人怎么问,他都不回答。老师嫌袜子臭叫他收起来,他也只是趴在桌上咧着嘴傻笑……』

  申海俊,你该不会是把我的袜子挂起来了吧?-_-

  『昨天晚上有发生什么事吗?这些家伙是不是又闯祸了?』

  闯祸的不是那些家伙,而是我跟张梦泽二个人……

  ……

  『道京啊……』

  『我告诉你好了。』

  『……』

  『但是,你一定要帮我守住秘密喔。』

  元宇哥露出非常想知道答案的表情,点了点头,而我也很信任地把所有的事情说了出来。

  『也就是说,昨天晚上…….』

  当我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全部说完之后,车子里面的时钟显示已经是三点钟了。

  『那我大概知道要去哪里了。』

  我第一次看到元宇哥那么认真的表情,他急忙将车子违规回转。

  轧啊啊……!

  随着车子轮胎的摩擦声,周围传来了一群驾驶人的咒骂声。

  『元宇哥……你想要去哪里啊?』

  『去找那些家伙啊。』

  『你知道那些家伙念什么学校吗?』

  『不知道。』

  『=O=……』

  『但是我有办法打听出来。』

  『怎么打听……?』

  『妳不是说,蓝毛巾的朋友特别喜欢崔丹英吗?』

  『是啊……』

  『那崔丹英一定知道是什么学校。』

  『所以呢?』

  我的脑中逐渐涌入了不安的感觉。

  『妳先去找崔丹英,把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她,然后打听一下吉虎这家伙的情况。』

  叫我把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她……?那不是要我把罪行向她自白的意思吗?』

  『反正崔丹英早晚都会知道的啊,不如妳自己主动去找她赎罪。』

  元宇哥非常冷静地分析完事情之后,看着傻傻张着嘴巴的我笑了笑。

  我心想……话是没错……但是要我道歉也该挑好时间跟场合呀……

  ……

  『妳跟崔丹英见面的时候,我先回到学校去把梦泽痛扁一顿,看能不能从他那里敲出一些答案……』

  『什么?』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好好问问他啦……』

  这……我刚刚是不是听错了……?元宇哥竟然说要把梦泽痛扁一顿?我真的希望元宇哥是情急之下随便说说的而已……

  『反正先到崔丹英的学校再说吧。』

  元宇哥再次露出了温柔的微笑,把手伸过来,轻轻地放在我的额头上……对啦……就是这个……我每次看少女漫画的时候,最嫉妒女主角的那个场面。=O=

  『不过道京啊!妳发生事情的时候,也应该跟我说啊。』

  『啊……?=O=』

  慢慢迷失了自我,已经把弟弟失踪这件事情完全忘掉的女子。

  『妳不是說妳会站在我这边的吗?』

  『喔喔喔……=O=』

  『以后这些孩子发生什么事,一定要马上告诉我喔,知道了吧?』

  『是!元宇哥……=O=』

  『我们道京好乖喔。』

  ……

  这一瞬间,我的脑海里又突然出现了昨天海俊跟我讲的那些话。

  『哎唷,又乖又漂亮喔。』

  ……到底怎么搞的,这些家伙最近老是在我前面装大人!

  『元宇哥被这些家伙弄得真的好辛苦喔!』

  『这是我跟正厚约好的啊!我要保护他们到平安毕业为止。』

  『这些饭桶,竟然无法体会元宇哥的心意……』

  『^-^……』

  元宇哥听到我这么说之后,嘴角露出一丝疲倦的微笑,看着我前面的照片。就在此时,我似乎感觉到浓眉大嘴的正厚哥的眼角,也在照片里闪了一下,这表示他一样同意我的话吗?

  『对了……!』

  『……?』

  『能不能告诉我……那些家伙刚开始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

  『嗯?』

  『他们一进学校就开始闯祸了吗?』

  『太阳没告诉妳吗?』

  『什么都没说。』

  元宇哥努力思索着该怎么回答,然后突然压低嗓门开始向我诉说。

  『一年级上学期的时候,他们全部被编在同一班。然后有一天,有人发现他们班的班长被人打到连路都不能走地躺在学校的一角。』

  『……』

  『问题是,被打的那个班长是吉虎老师特别喜爱的学生。』

  『什么?吉虎老师?』

  『是啊,在我们学校里面学生最怕的训导主任。』

  难道他讲的是绿色希特勒吗?可是为什么他的名字也叫吉虎呢?竟然跟蓝毛巾讲的安吉虎是同一个名字?!

  『然后呢?』

  『然后训导主任就跑到教室找人啦。他说如果犯人不自首的话,全班同学就必须要受到连坐处分。』

  『……』

  『妳认为打班长的犯人会是谁?』

  『这个……』

  『刚开始的时候,申海俊站了起来。』

  『果然……』

  『然后太阳就说是他打的,跟海俊没有关系。』

  『……』

  『最后,之率站起来,把所有的过错都往自己的身上揽,说是他一个人干的。』

  『那一定被修理得很惨。』

  『宾果!答对了。这三个家伙通通被拖到训导处,用棒球棒打到放学。』

  一群傻瓜……原来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跟绿色希特勒结下了很深的梁子啊。

  『那到底是谁干的呢?』

  『妳认为会是谁呢?』

  我们说着说着,一栋红色的建筑物出现在眼前,元宇哥慢慢地把车子滑向那栋建筑物的正门之后,将车子停了下来。然后,我看到几个穿着跟崔丹英一样校服的女学生,在校园里面走动着。

  我耸了耸肩,向元宇哥表示『不知道』……

  『三个全部!』

  元宇哥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这么回答。

  『哈哈……他们也太过分了……』

  『如果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妳就不会这么说了。』

  『来龙去脉?怎么这种事情还这么复杂啊?不是看不顺眼就打下去的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也不会那么帮助他们了。』

  当我在思索这句话的意思而转动我的头脑时,元宇哥非常绅士地帮我解开了安全带,然后靠在我的耳边轻声地说着。

  『我相信妳会完成任务的,道京干员。』

  ……元宇哥以不到十公分的近距离向我咬着耳朵,让我有了一阵晕眩,以及快要窒息的感觉……

  ……

  『请你相信我,我的王子……』

  我下了车,看着元宇哥的车子慢慢离开了我的视线……我忍不住陶醉在几乎快要融化的感觉之中……

  ……看样子,我真的好爱元宇哥呢。TTOTT

  『妳们学校有崔丹英这个学生吧?』

  我为了回报他,立刻拦住一个女学生开口盘问她-_-

  『……』

  『妳不认识崔丹英吗?』

  看到一个头上包着毛巾,而且上面还写着『洛山海水浴场』几个大字的女人(这名女子根本没有权力耻笑别人头上戴着三温暖的毛巾-_-),突然冲出来拦路问话,让这个女学生连连后退。

  『啊?』

  『我问妳知不知道崔.丹.英?』

  『我当然知道她啰!』

  从这名女学生回答我的语气,好像是在告诉我,这个学校不会有人不认识崔丹英。

  『那妳可以帮我把她叫出来吗?』

  我以更不愉快的语气提高音量,然后拜托那位女学生帮忙。

  『她应该不会理我吧?』

  听到这名女学生的答案,显然崔丹英的坏脾气在学校里也非常出名-_-

  『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转告她,妳就说太阳的姊姊来找她就行了……

  『太阳的姊姊?!』

  突然间,这名短发女学生的眼睛亮了一下。

  『是宇星男高的韩太阳吗?!』

  然后,她愣愣地张开了足以把我吞掉的大嘴巴。

  『对,就是那个韩太阳……-_-』

  『您是他的亲姊姊吗?』

  『对啦!说来非常不幸,但我正是他的亲姊姊……妳……也认识太阳吗?』

  『姊姊!那我可不可以麻烦您在这一届宇星祭典的时候,帮我拿到韩太阳的邀请券?』

  『……-_-……』

  那是什么东西啊?韩太阳的邀请券,听起来好像有点难度……

  ……

  看到我一边思索一边挖鼻孔的样子,短发女学生干脆抓住我的手臂,摇着我开始撒娇了起来。

  『拜托您啦,姊姊!我去帮您把崔丹英叫出来,那您也要帮我取得太阳的邀请券啦!』

  『我想……太阳应该会听我的话才对啦。』

  『太棒了!姊姊!那请您先告诉我您的电话号码……』

  这……这样好吗……?

  虽然感觉苗头不对,但这名女子依然把家里的电话写给了第一次见面的女学生……-_-

  『既然如此,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一定会帮您把崔丹英叫出来!!』

  『那我就站在这里等啰……』

  『姊姊不要担心!不过别忘了,一定要帮我拿到太阳的邀请券喔!』

  『那是当然……哈哈哈!我想……太阳应该是不会忤逆我这个亲姊姊的命令的啦。=O=』

  『姊姊最棒了!谢谢姊姊!!』

  『哈哈哈哈哈哈!=O=』

  短发女学生向飘在云端上的我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之后,便兴奋地跳跃着跑进了校园里。

  『哈哈哈哈!=O=太阳的邀请券?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就在我思索着自己是不是做了不应该的承诺的时候……

  『妳想干嘛?』

  ……

  随着冰冷语调,我身后突然传来了非常寒冷的空气,而我当然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

  我摆出了非常卑微的可怜表情,把我的眼睛挤成像下弦月的模样后转向了她。

  『妳干嘛把我叫出来?』

  只见崔丹英露出一副毫无表情的天使脸孔,把套在手上的橡皮筋慢慢地绑在她的头发上。这个死贱胚,不知道前生做了什么好事,怎么就连穿运动服的样子也这么漂亮……-_-

  『我在问妳话呀!』

  『来向妳……向妳道歉……』

  我好不容易挤出了这句话,但崔丹英却摆出了一脸不屑的表情。我的心里不免开始嘀咕,为什么要对这个没教养的贱胚道歉……

  『那个人看起来好像是女生耶……』

  『不对啦!声音听起来是女生而已啦……看他的动作,很明显是个男生啦……』

  『马的臭小子!要是他敢对我们公主做出什么举动,他就死定了……』

  ……-_-……从校门口后面传来几个男学生的谈话声,让我的火渐渐冒了起来。

  ……

  『妳快说呀,我可不喜欢让阳光晒黑我的皮肤。』

  在火冒三丈的情况下,竟然要我对这天下最没教养的贱胚道歉……?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