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更新日期:2021-06-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16

  『怎么搞的,还不回来啊?』

  PM7:00

  勺子疤痕说,他的脑袋被我用汤匙打到有点怪怪的,因此在三个小时前就说要去医院而消失了。现在在我眼前感觉焦躁一直走来走去的,是一直在担心梦泽的韩太阳。

  『你能不能坐下来呀?你搞得我也很心烦耶!』

  『这猴崽子到底到哪里去了?』

  『他不是说要去单挑吗?』

  『怎么可能他又不是傻瓜』

  『他不就是个傻瓜吗?-_-』

  『马的!』

  『不过,你的话说真的是重了一点当朋友的怎么可以叫他进化成人类呢?就像他讲的一样,他又不是你的跟屁虫』

  『』

  『再加上,他又是从乡下来的,脑袋瓜既单纯又想不开』

  太阳听到我这样讲之后,又开始变得苦恼了起来。

  『姊姊,我现在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在他闯下大祸以前,快点把他拦下来啊!』

  『』

  太阳似乎一直在等我这句话,当他听到我这样讲完之后,马上跑到鞋柜前面,穿上鞋子准备跑出去。

  『这次是姊姊要我出去找人的喔!如果妈妈怪罪下来,我总算有个好理由了!』

  『喂!你这卑鄙的家伙!你这样是犯规啦!=O=』

  『如果我很晚还没回来,记得要到警察局来认领我喔!』

  『喂,喂!韩太阳!』

  碰!

  这个臭小子!=O=眼看我就要从这个家里被赶出去了,这小子竟然还给我雪上加霜!!正当我感到苗头有点不对而追出去的时候

  叮铃铃铃铃!叮铃铃铃铃!叮铃铃铃铃!

  在客厅角落的电话发出了吵杂的声音。

  叮铃铃铃铃!叮铃铃铃铃!叮铃铃铃铃!

  电话的铃声听起来感觉就像是凄凉的求救声,因此我又从门口急急忙忙地跑回来接起电话。

  『喂!』

  『呜呜呜呜姊姊姊姊TTOTT』-

  _-

  电话的另一端突然传来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哭泣声,使得太阳的行动成了白忙一场。

  『梦梦泽吗?』

  『呜呜姊姊妳现在什么话都不要说,只要听着就好了TTOTT』

  『太阳现在为了去找你』

  『不行啦!TTOTT』

  『听你的声音,好像被修理得很惨喔』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TTOTT』

  我虽然有想过可能会这样,但我没料到这家伙竟然哭着打电话到我家里来-_-

  『姊姊妳要帮我的忙TTOTT』

  『我可没你想像的那么强喔!』

  『我不是要妳帮我出气啦TTOTT』

  『你到底在哪里啦?我现在去找你!』

  『那妳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喔』

  『知道啦!』

  『真的不可以告诉他们喔TTOTT』

  『我知道啦!』

  『妳要答应我喔』

  『好啦!你快点快告诉我你在哪里!我不喜欢听到你一直哭哭啼啼的声音!=O=』

  PM8:00

  韩太阳,你老姊现在这样做是对的吧?-_-

  『请问这附近哪里有侬特利呢?』

  『这里有两家侬特利耶。』

  『啊!是靠近市中心的那一家。』

  『喔!从这前面走过去,左转之后就到了。』

  三十分钟前,我只听到梦泽告诉我是靠近市中心的侬特利,就盲目地跑了出来。而且由于我跟张梦泽守约在先,因此我只告诉智悟我要到家里前面的商店买点东西。在到处打听之后,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

  『张梦泽!你在哪里?』

  多亏那个亲切的男学生帮忙,我才找到这个地方。虽然现在已经有点晚了,但可能因为是夏夜的关系,四处还能看到一些小萝卜头在晃来晃去。

  『张梦泽!』

  我豪迈的声音马上聚集了这些小萝卜头的目光。

  『喂!我在这里!』

  我的背后突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虽然在这之前,我听到海俊睡着后的梦话也起过鸡皮疙瘩。但很明显的,这一次的感觉夹杂着阴沉的恐怖感。

  『喂!你这臭家伙!=O=』

  『』

  『你干什么?这是怎么搞的啦?!』

  『我被打了还差点没命』

  正如我想像的,梦泽带着满身的伤痕跟非常哀怨的语气出现在我背后

  他的双眼肿得像是被蚊子叮了五十个包一样,嘴角旁边全部都是瘀青。肿胀得比安洁莉娜裘莉还厚两倍的嘴唇,遮住了他的下巴。更凄惨的是,脚上穿的一只鞋子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露出前面有个破洞的原子小金刚卡通图案袜子。

  『你怎么被修理得这么惨啊?』

  『姊姊妳要救救我』

  『这些王八蛋是不是疯了?怎么可以把人打成这样啊?!』

  『』

  『走!我们去警察局!』

  『不行啦!!』

  『那你现在想怎样?』

  『姊姊姊姊TTOTT』

  梦泽这样叫着我的时候,他被打肿的嘴唇显得更加恐怖。说实在的,现在要我正眼看着他的脸,也是一件难度很高的事情。

  『再怎么说,他们也放了我一马不然我早就没命了更不可能走到这里来跟妳见面TTOTT』

  『我去告诉太阳跟海俊!把这口气讨回来!!』

  『不行』

  『为什么?!』

  『那我会变成什么?我可能一辈子注定要帮他们提书包,不然就是跑腿我不喜欢那样啦与其那样过一辈子,我宁愿被人家打死TTOTT』

  『唉』

  『拜托妳不要告诉他们啦!拜托啦!姊姊』

  『』

  『妳一定要答应我啦,千万不要告诉他们TTOTT』

  『好啦我知道啦!』

  『谢谢』

  『那你把我叫出来到底是要我怎么帮你?』

  听到我开始要他说重点,梦泽低着头用他肿胀的嘴唇很小声地说着,我根本就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

  『』

  『什么?』

  『』

  『我听不见啦,讲大声一点!』

  『请妳冒充崔丹英』-

  _

  这家伙现在在说什么?

  『你刚刚叫我做什么?我是怕我是不是听错了?-_-』

  『请妳冒充是崔丹英啦,姊姊拜托妳啦拜托不然我死定了』

  『-_你知道你这句话讲得很无厘头吧?你可不可把整件事情从头开始慢慢说清楚?』

  『打我的那些家伙的头头说,不再打我的代价,就是要我把崔丹英介绍给他。他知道我跟海俊、太阳都很熟,所以可能也把崔丹英当成了我的好朋友TTOTT』

  『所以,你是要我冒充崔丹英,然后去跟他们见个面,是吗?-_-』

  梦泽点了点头。

  『你是希望看到我被打之后,嘴唇肿得跟你一样是不是?』

  『那些家伙只听说丹英是绝色美人,但是因为丹英觉得市中心太脏乱,所以不常出来,所以他们也不知道她到底长什么样子拜托姊姊帮我这一次啦,我求求妳啦!TTOTT』

  『既然这样,好吧!梦泽』

  『』

  『就算我现在疯了,但是你刚刚说什么?他们听说崔丹英长什么样子?』

  『绝.色.美.人TTOTT』

  『好!虽然你的眼睛已经被打到肿得跟猪头一样,但你应该还可以看得到前面吧?』

  梦泽张着嘴巴傻傻地点了点头。虽然我也不想太刺激他,但是我不得不把自己的脸靠在他的眼前,让他看清楚我的长相。

  『你看得到我的脸吗?』

  『』

  这实在是有够凄惨的

  『那你仔细地帮我看一看,我哪里像绝色美人?』

  『』

  『-_』

  『比找隐藏中的图案更难是不是?』

  你这死瞎子!

  『所以,别再啰嗦了!走吧,我们去找太阳!』

  『姊姊,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了』

  『』

  『我先去找那些家伙,然后灌他们几瓶酒,等他们稍微醉了一点之后,姊姊再出现就好了。那些家伙根本就搞不清楚谁是谁啦!』

  天啊!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卑鄙的人啊?!

  『然后呢?』

  『他们根本就不会知道出现在眼前的到底是蜂蜜还是大便啦!』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是大便吗?=O=』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啦TTOTT』

  『别傻了吧!傻瓜!手机给我!我要打电话给太阳!』

  『不行啦!』

  听到我的话之后,张梦泽干脆就趴在地上跟我耍赖。

  『你你这小子干嘛?快点起来啦!』

  路人们看到眉毛怪物跟嘴唇怪物吵架的场景之后,三三两两地围了上来。大家似乎是把我们当成要分手的恋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碎碎念着。

  『天啊!好像是那个女的打那个男的耶!=O=』

  『原来人长得那么丑也可以谈恋爱啊?』

  『王八本来就配绿豆嘛。』

  『如果用王八配绿豆来形容,那简直侮辱到绿豆了』

  不应该这样就算我长得再怎么丑,也不应该被人说成这样吧!!=O=

  『张梦泽!你快点给我起来!』

  『姊姊不答应我就不起来!就这一次啦!救命啦!我求求妳啦!姊姊是我们的将军不是吗?TTOTT』

  『谁说我是你们的将军啦?』

  『我被打的消息如果传出去的话,我又要转学啦TTOTT拜托拜托姊姊我求求妳啦!』

  完全硬逼着我要帮他的张梦泽。

  不过,我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异想天开到要我冒充崔丹英!而且还是传言中的绝色美人!

  『就算你打死我,我也做不到!所以呢,要嘛,你就随便拦住路上哪个女人叫她去冒充!反正当初也是你自己答应人家的!』

  『妳真的打算不顾我这脆弱的肉身了吗?TTOTT』

  『臭小子别再乱说了!=O=别人都误会了啦!快点给我闭嘴!=O=』

  现在想想,接了这小子的电话就这么跑出来的我真是个大傻瓜!眼看事情无法收拾,正打算钻进围观的群众里准备回家的时候

  『好啦!我知道啦!看样子我也只好去跟他们说实话了!大不了叫我老妈再帮我办转学就是了』

  这这个臭小子!

  『没关系啦,姊姊!我真的没关系啦慢走喔谢谢妳这些时间的照顾』

  不知道梦泽这小子是怎么摸透我吃软不吃硬的个性竟然开始在路上爬着,还讲出这种自暴自弃的话。而且,也不想想他自己长什么样,居然摆出爱情漫画里的花美男表情,发出柔弱的声音,还用黑青的嘴角挤出了一丝哀伤的微笑

  『呼呼那妳快点走吧!*^-^*』

  『我靠!你不要摆出那一副很贱的表情好不好?!』

  『没关系啦!就像姊姊说的一样,我只是个脑袋空空的猴崽子啊少掉我一个高兴的人反而会更多啦!』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坐在轮椅上吼叫的正厚哥的样子

  『千万不要用肤浅的眼光来藐视他们,一定要深入他们的心里去认识他们!然后好好地给他们一个真诚的拥抱!那我就把这些傻蛋交给妳了!』

  就在此刻,他那响亮的吼叫声突然一字一句地传进了我的脑海

  当时我是怎么说的呢?『您就交给我好了!』是吗?

  唉唉唉

  现在我大概可以了解为什么正厚哥会咻地飞到泰国的理由了

  『好啦!站起来吧,梦泽!』

  『算了啦,姊姊妳先回去啦』

  『我知道啦!你快点给我站起来!』

  『我希望在我出殡的时候,妳帮我选一张彩色的遗照,我不喜欢黑白的』

  『我答应配合你就是了!快点站起来!』

  『=O=』

  『同样的话我不会说第二遍喔!』

  『真的吗?』

  『我不想说第二遍啦!』

  『姊姊!TTOTT』

  虽然我并不希望造成眼前这种结果,但没想到梦泽这家伙突然一把从后面抱过来,把他和着泥土的眼泪鼻涕统统抹在我的背后-_-

  『之率说姊姊是我们的圣女贞德,这句话说得真对耶!TTOTT』

  『我不喜欢当什么圣女贞德啦!反正我只答应你这一次喔!』

  『好吧!看样子,如果要让他们把姊姊的脸误认为丹英的脸,最起码要喝掉十瓶烧酒时间剩下的也不太够』

  『』

  『啊!不然骗他们说丹英去做整形手术失败之后毁容了?!』

  『』

  『不然把姊姊的头发往前遮一遮,让他们看不到脸姊姊姊!姊姊!=O=对不起!!我又说错了!TTOTT』

  看着我的表情越变越冷,作势准备转身走人的时候,张梦泽又马上紧紧地抱着我,向我求饶。看到我们这个样子,路上行人的笑声变得更加大声了,同时夹杂着一些咒骂声。

  『ㄓㄤ~ㄇㄥˋ~ㄗㄜˊ~!』

  『梦泽呀!』

  『梦泽猴仔,你在哪里?』

  就在此时,一阵找人的喊叫声进入了我的耳朵-O-

  『这这不是太阳的声音吗?』

  『他刚才为了要找你才出门的看样子他追到市中心来了』

  『听这声音,好像不只是一、两个人喔TTOTT』

  『虽然现在反悔是有点抱歉啦但是我想先闪人了!』

  『妳在讲什么?姊姊现在也是共犯了喔!!』

  『什么?=O=』

  『妳接了我的电话之后,没告诉太阳就跑出来了不是吗?!所以就算妳现在想抽身也来不及了!快点跟我来吧!』

  『=O=』

  『这边的路我很熟啦,只要绕几个巷子就好了我们快走吧』

  这事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啊TTOTT

  『梦泽呀!』

  『梦泽出来!你再怎么吹牛我们也全都相信你啦!张梦泽快点出来吧!』

  就算我再怎么用力地捂着耳朵,从市中心的每个角落都传来像是受到诅咒般的名字──『张梦泽』!

  就在这个时候,这不吉利的名字的主人突然发挥超人的力量,拖着我从侬特利旁边的巷子钻了进去。而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我,只能完全任由前面的人拖着跑,同时希望在这群大喊的人里不要有申海俊在,并深信这次老天爷一定会站在可怜的我这边。

  『张梦泽,你这猴崽子!!』

  我真的希望传来的这个吼叫声,只是跟申海俊的声音有点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