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更新日期:2021-06-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14

  『哈哈哈哈哈!』

  整个货柜屋内回荡着我豪爽的笑声。我到底是不是为了制造他人的笑料而出生的啊?

  『……』

  海俊的酒似乎都快醒了,以蒙胧的眼睛看着我;而丹英则带着警戒的眼神看着他。那么我呢?

  我发挥我特有的机动力,立刻从地上把身体弹了起来-_-

  『我……我有东西掉在这下面啦……嗯……那东西……应该就在这附近!咦?找到了!终于被我找到了!!』

  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特别眷顾我啊……当我边说边摸的时候,突然被我摸到一个橡皮擦大小又硬硬的东西。

  『找到了!我现在可以走了!哈哈哈哈!』

  『……』

  『哈哈哈哈!那我就先……!』

  我心想总算可以脱离危机,准备迅速离开的时候……

  『你拿着干掉的蟑螂尸体在干什么呀?』

  突然,申海俊的一句话传进了我的耳中。

  干掉的蟑螂尸体……

  干掉的……蟑螂尸体……

  干.掉.的.蟑.螂.尸.体……

  『哇啊啊啊啊!!!』

  『……』

  『哇啊啊啊啊!!!』

  『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几乎是在同一个瞬间发生的。

  起初是我韩道京看着手中粉碎的蟑螂尸体之后,发出了比女高音还要高八度的尖叫声;而我的尖叫声惊动了在货柜屋外面的韩太阳;当他听到尖叫声之后就立刻冲进了货柜屋;然后在货柜屋里面的这对善男信女则是脸上毫无表情地一直看着我……

  『呜呜呜呜呜呜……TTOTT』

  『这丑陋的女人是谁啊?你该不会是我姊姊吧?=O=』

  『对不起啦太阳……我正是你姊姊呢!』

  『我不要啦!!=O=』

  『你能不能带我离开这边……?TTOTT』

  『哈……』

  『就算让我戴手铐也行,请你快点把我带走吧……!TTOTT』

  听到我的话之后,太阳整个人怔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而海俊则紧紧地抿着嘴,盯着我刚才用头撞的那一台钢琴。

  『TTOTT……那台钢琴是你的吗……?』

  『……』

  『真对不起,被我硬邦邦的头给撞了一下……』

  『……』

  对于我说的话,申海俊根本就没有反应,这也使得我东张西望、不知所措的眼神,跟太阳快要喷火的眼神对上了。

  『嘻嘻嘻……』

  现在想闪人已经来不及了!太阳的遗传多半来自于我老妈,是属于血气方刚的热血男孩-_-

  『你是怎么搞的啦!』

  『嘻嘻嘻……我怎么了……?』

  『我刚刚听正厚哥说,你还跑到蔡元宇他家去了是不是?!』

  『嗯……』

  『姊姊你疯了吗?!都已经是这么大的女人了,竟然跑去喝酒还被人家抱着到他家去?!』

  『不是那样的啦!是元宇哥喝醉了,所以我才把他送回家的!而且我根本就没被他抱,是我背着他回去的啦。=O=』

  糟糕!这有什么好炫耀的?还这么大声嚷嚷……?我的话才一脱口就觉得后悔,但是也来不及了,因为崔丹英的笑声已经传回了我的耳朵。

  是啦,死娘们,我不像你一样是公主命,所以只能像面包超人一样背着男人到处跑来跑去啦,你想怎样?=O=

  『那你也应该打通电话给我啊!你没想过我会担心你吗?!』

  ……

  当我对崔丹英的愤怒指数逐渐上升的时候,太阳再次提高了嗓门对着我大吼。

  这下完了,这小子一火起来就停不住……TTOTT唉……没办法了,既然这样,我也只好采取恶人先告状的方式罗!

  『什……什么……?我刚才过去的时候是你先不理我的耶!』

  『那你也要对我说一声你来了呀!』

  『我说啦!』

  『什么时候?』

  『我不是对你说的!』

  ……在我说完的同时,很自然地用下巴指了指海俊。而正盯着钢琴瞧的那家伙稍微皱了一下眉头,慢慢把视线转向我。

  『你在说什么?你认识我吗?』

  幼稚的家伙,老是来这一套。

  『你这家伙到底想怎样?我向你发出善意回应的时候,你也应该找个台阶让我下呀!你是真的打算跟我拆台拆到底吗?』

  『想要跟我和解的人,讲话是这种态度吗?』

  『什……什么?』

  『然后还有脸玩到这个时间才回来?』

  ……突然愣住的我跟太阳傻傻地看着这个家伙,而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生气的关系,满脸通红的海俊把火苗烧到我身上来了。

  『所以你想再跟我吵一架吗?』

  『我可没打算再跟你吵一架喔。我现在只要看到你,我的血压就开始上升。』

  『哈……你说什么……?』

  『喂!你买回来的啤酒在哪里?』

  申海俊突然背对着还没回过神来的我,把视线转向了太阳跟丹英。

  『申海俊!你讲完了没有?!』

  『没有!我还没讲完!要我再说吗?』

  『你看着我的脸!』

  『……』

  『你说你看到我就会血压高?我看到你才吃不下饭呢!臭小子!如果现在要我许愿,我还真希望以后再也不要看到你呢!!』

  ……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站在这小子的面前,我就会开始口无遮拦……连平常没讲过的一些话也统统像刺针一样全跑了出来。

  『尤其是你的眼神!有话你就把它讲出来啊!不要摆出那种阴沉的眼神让人摸不透你在想什么!』

  『姊姊!』

  『韩太阳,麻烦你从现在开始不要带他来我们家!』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而这次又是被我这无法控制的嘴巴搞出来的……

  当我的嘴巴发出短暂的呻吟准备再继续讲话的时候,申海俊不知道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丢向太阳。

  锵啷!

  从太阳的手中传来清脆的金属声。

  『这是什么?』

  『这里的钥匙。』

  『你想干嘛?』

  『你多打几把之后分给其他人,我可不希望那女人随便进到这里还用她的手去碰我的钢琴,以后请大家务必把门锁好。』

  =O=……

  这……这臭家伙……我哪有用手去碰……?我是用头去撞的啦……=O=

  『喂……申海俊……!你干嘛要这样啊?很不像你耶!你可不可以不要跟我姊姊呕气呀……』

  『我拜托你一下……!』

  『海俊啊!』

  ……到刚才为止,还像个幼稚的孩子般说着气话的申海俊,又恢复了他那冷酷的表情,慢慢走向了门外。

  然后跟我想的一样,崔丹英摆出了一副嫌我脏的表情,故意闪开我的肩膀后跟着海俊跑了出去……而隔着丹英,从外面传来了海俊的一句话——

  『我会如你所愿的。』

  在我们回家的路上,从太阳说话的语气看来,我真的没有听错。

  『该怎么办?』

  自从走出货柜屋之后,一直走在我前面没有跟我说半句话的太阳,突然停下了脚步,以充满怒气的声音问了我一句。

  『……什么呀……?』

  『海俊刚才不是说要如你所愿吗?!意思就是说,他以后再也不会来我们家了啦!』

  『……』

  『到底在搞什么?!为什么要跟海俊搞成这样?!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啊?!』

  『不是这样的啦……!』

  『那到底是怎样啦?!为什么一定要这样相处呢?』

  『是那小子老是触我的霉头啦!』

  『你说海俊老是触你的霉头?』

  『对呀!』

  『姊姊以为他是闲得发慌没事干,所以到这种时间还守在这边的吗?还是以为他想喝啤酒?还是以为他喜欢留在货柜屋?』

  『……』

  『我也不知道啦!我现在被姊姊搞得手脚全部举起来投降了!』

  ……

  太阳说完话,就头也不回地加快步伐往前走去。也因为如此,我看到了太阳的背影……我那么不想看到的太阳的背影……

  这家伙的肩膀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宽了……?手怎么变得那么大……?……步伐怎么也变得那么快……?

  你……你……你真的是我的弟弟太阳吗……?

  天天跟姊姊吵着要糖吃,然后站在学校门口等着的……一直吵着叫姊姊不要去美国,还坐在机场的地板上号啕大哭的……你,真的是我的弟弟太阳吗……?

  ……

  ……我的鼻尖开始渐渐酸了起来……也顾不得丢不丢脸,突然间从喉头挤出了一点声音。

  『姊姊……真不该回来的……对不起!』

  『……』

  『我一回来就让你那么担心……又让你跟你的朋友们变得疏远……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韩太阳……』

  『唉……』

  『对不起……』

  『……』

  听到我哽咽的声音之后,太阳停下了他的脚步,然后慢慢开口。

  『姊姊你还记得吗……?』

  『……』

  『我们小的时候,爸爸跟妈妈一天到晚为了赚钱而忙碌……每天都是一大早就出门,半夜才回来……而我每天一到晚上,就会吵着说妈妈怎么还不回来……』

  『嗯……』

  『我们每天都会在电梯前面等到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还记得那时候我们的家在十五楼……如果电梯在十楼之前停下来,我就会哭得更大声……如果看到电梯灯超过十楼的时候,我就会紧紧抓着姊姊的手跳来跳去……』

  『你嘴巴里还会念着:拜托上到十五楼吧……!拜托上到十五楼吧……!』

  『姊姊你还记得耶……!』

  『你那时候的哭声很大耶……!』

  『每当这个时候,姊姊就会叫我不要哭,然后抱着我唱歌给我听,整夜模仿绿色魔王和铁槌妖精的声音……』

  『所以,我们那时候非常不喜欢我们住的公寓啊……』

  说着说着,在不知不觉中,我跟太阳已经肩并着肩一起走在路上了。

  『可是也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啦!自从姊姊去了美国之后……每天只剩下我一个人蹲在电梯前面……』

  『……』

  『你知道我那时候哭得有多伤心吗……?有这么多!当时我每天流下来的眼泪跟鼻涕应该足以塞满这里……』

  太阳说着,把自己的一只手掌圆圆地弓了起来。

  『不是因为妈妈不回来,而是因为我的身边没有可以安慰我的姊姊,所以我哭得好伤心。』

  『傻瓜……!』

  『每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就喊着:道京姊姊快出来……!道京姊姊快出来……!爸爸妈妈每次看到我这个样子都会很生气……但我反而比他们还要生气……明明应该是姊姊要出来的!姊姊去哪里了?你们把我的姊姊还回来……!』

  『……』

  『或许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所以今天我也特别生气,可能是因为姊姊突然不在我身边,所以我感到特别的不安……好不容易盼到姊姊回来的,如果又消失了,那我该怎么办?』

  『小傻瓜!』

  『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说什么你不该回来的话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紧紧地抓住这小子的手了。我才发现,他的手比我的足足大了两倍,而且很温暖。

  『谢谢啦,我亲爱的老弟……』

  『^-^』

  这是我回到韩国以来,感到最幸福的瞬间,就是现在,跟我的弟弟太阳牵着手的这瞬间。即使看到元宇哥的脸,或是喝着我最怀念的烧酒,都没有这种感觉。

  『喔喔!他们回来了!呆阳!!姊姊!』

  ……我握住太阳的手才刚开始要流汗,并不太想在这个时候听到的熟悉声音立即朝着我们奔了过来。

  『哥哥!』

  其中一个是我的小弟智悟。

  『冰淇淋!』

  另一个,是不知不觉中已经跟他产生浓厚感情的金之率。

  『喔?你们还不睡在干嘛?』

  『哥!怎么这么晚?』

  也不理会一旁的我,智悟飞身扑向太阳的怀抱。看来这小子到现在还在躲着我-_-然后,智悟高兴地把他的头埋在太阳的怀里磨蹭着。

  『你担心哥哥,所以一直没去睡觉吗?』

  『嗯!我一直在等着哥哥。』

  『臭小子!你明天不是还要去幼稚园?』

  『哥哥比幼稚园更重要啊!』

  切……!-_-切……!切!

  『姊姊!我的冰淇淋呢?』

  正当我吃醋地看着这两个男生时,天真的之率盯着我的手询问我。

  ……听到他这么说……我才发现原来我早就忘记了……-O-

  『在哪里呀?^O^』

  『嘻嘻嘻嘻嘻嘻!』

  『冰.淇.淋.……!=O=』

  『……』

  『怎么会这样啦!』

  『……』

  『为了等你的冰淇淋,我可是在这里被蚊子叮了好几包耶!』-

  _-……我好像突然变成了专门骗小孩的吹笛子坏叔叔。

  之率摆出了一副冒着生命危险等了一整夜的冰淇淋,却什么也没等到的无奈表情,而在太阳怀里的智悟则是流露出不可原谅的眼神……

  『那……我们现在就去买来吃吧!』

  『耶!既然如此,我们就到TI便利商店去买吧!』

  本来我是为了打圆场所以才这样说的,没想到太阳却又提起了TI便利商店。

  『什么?韩太阳,你真的打算去上次你闯祸的那家店吗?-O-』

  『哎呀!智悟为了等我也很辛苦耶!走!我们去吃冰淇淋!来!一起走罗!出发罗!』

  『出发!我还要吃汉堡和三明治!出发!』

  等……等一下……!-O-再怎么说,如果再去之前闯祸的同一家商店,是不是有违常理呀……?-O-

  也不管傻傻站在旁边一愣一愣的我,太阳把智悟放开之后,便着搭着之率的肩膀向前走去……

  『你身上有钱吧?』

  『我只剩下三百圜!真的!』

  智悟整个人如同顿失依靠的小动物般愣愣地看着我,=_=而当他正想像只小兔子一样溜向太阳和之率的时候,我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他的衣襟。

  『啊……!这……』

  『O_O……』

  韩智悟立刻摆出了一副『你想干什么?』的表情看着我。再怎么说,我也是他亲姊姊吧!

  『你……你……』

  『……』

  『如果爸爸妈妈没回家,你会不会也蹲在电梯前面傻等?』

  『什么意思啊?』

  『不是啦……只是我好像从来没看你那样等过……』

  『有太阳哥哥在我旁边啊。』

  『……是吗?……』

  『对呀……』

  『看样子,你比你哥哥太阳有出息喔!从前就算有我在旁边,他也还是一天到晚哭哭啼啼的……』

  智悟把头歪向一边,好像根本听不懂我在说什么。这时,一路上和之率假装打着拳击的太阳,突然转过身来对我眨了眨眼睛。

  好啦,知道啦!我也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啦!臭家伙!

  『你……你会不会玩这个……?』

  『……』

  叩!叩!

  就在智悟想要从我身边溜走的时候,我把十几年前的必杀绝技给搬了出来。简单来说……就是用食指压住拇指,然后用拇指弹向腮帮子,发出『叩叩』的声音,不过看起来有点不雅就是了-_-

  『……不会耶,没玩过……』

  『很神奇吧……?』

  『嗯……』

  『要不要我教你?』

  『……』

  『我来教你好不好?-O-』

  『好……』

  嘿嘿嘿嘿……

  『就是,你先把嘴巴弄成圆圈圈,用力地拱成圆圈……』

  『像这样吗?』

  『嗯……先这样……然后用食指把拇指按住……』

  『呜呜……』

  智悟摆出很好奇的眼神,认真地向我学习的时候,太阳跟之率两个人不知道是怎么玩的,已经扭在地上打起滚来了。

  ……韩太阳,你刚刚告诉我说……你每天都会蹲在电梯前面,说着:『道京姊姊快出来……!道京姊姊快出来……!』然后在哭泣是吗……?

  我跟你说……我那个时候也有哭喔……拜托,把我送回韩国去吧……!拜托,把我送回韩国去吧……!我每天都坐在窗边哭泣喔……当你蹲在电梯前面哭泣的时候,我是仰望着天空哭泣的……你把你的手掌弓了起来说:你每天流的眼泪有那么多……!但是,我的眼泪足足有你的两倍多呢!

  『姊姊!你怎么了……?』

  当我仰望着天空用力摇着头,回想起我流泪的场景而微笑时……一直在弹着嘴巴的智悟发现有些不对劲,关心地问了我一句话。

  『嘿嘿……』

  『姊姊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没有啦!我哪里不舒服了?!你……你这小家伙!我刚才教到哪边了?』

  『O_O……姊姊说要用食指把拇指压住……』

  『喔,然后用嘴巴吸入空气……』

  『呜……这样吗?』

  『对啦……!对啦……!』

  智悟皱了一下眉头之后,继续跟着照做。而韩太阳和金之率也停下了打闹,看着我们露出了微笑。

  啪嗒……!就在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我最怕咸味的手掌接到了一滴眼泪。

  嘻嘻……不过,这一次可不是悲伤的味道喔……

  现在的状况非常奇怪-_-

  我、元宇哥,以及猴子、鸡冠头一行人,硬是厚着脸皮跟着走进了货柜屋里。里头有一架老旧的钢琴和ㄇ字型的蓝色沙发,一个小音响跟数量非常多的CD。从地上到处堆着许多杂志和吃得满地的饼干屑来看,这里应该就是他们的秘密基地……

  『太阳哥……我好困喔……』

  智悟刚讲完,太阳就立即把智悟抱起来放在沙发上让他平躺,而之率则迅速脱下自己的校服外套盖在智悟身上。显然他们之前也常常这么做。

  『喂!你这死猴子!快点给我出去!-O-』

  被太阳吼了一声之后,我才回过神来。

  『喂,你们先出去一下!』

  猴子回头看了一下,用悲壮的声音叫鸡冠头们出去。

  『我是叫你出去耶,死猴子!=O=』

  等太阳第二次吼叫的时候,这些鸡冠头才猛然惊醒似的立刻消失在眼前。

  搞什么嘛!我跟元宇哥私下还有话要说呢。我干嘛要跟这些家伙在这里浪费时间啊?TTOTT

  『原谅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