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十章
第十章



更新日期:2021-06-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10

  “姐,那天在音乐教室的时候海俊没等你先走了是吧?”

  “嗯??”

  走出公寓大门以后,不知不觉地被智率牵起了手。

  他个子又不高,力气倒是不小呢。智率一边催促我,一边把买来的甜筒冰激凌塞进嘴巴,瞪着困倦的眼睛问我。

  “先不说那个……这些人为什么老是拿相机拍我们啊……他们要拿我们的照片做什么……”

  “应该是放到搞笑网站之类的地方吧。”

  “搞笑网站……”

  “来,我们比个‘胜利’的手势。”

  ……

  智率他好像完全没有考虑到我这个二十岁美女的将来,对着狂按快门的人群展示着灿烂的笑脸,大送秋波。

  “智率哥,好帅哦!!”

  “眉毛好可爱呀!!!”

  ……

  女学生们稍稍放下相机,快乐地蹦蹦跳跳。

  “她们怎么会知道你叫什么啊?”

  “这有什么。我是世界上最性感的男人啊!来,姐你也来一个。”

  “……”

  智率一脸不屑的表情,好像说“这有什么好问的”。他拉着我的手前后晃悠着,我板着脸点点头,对着女学生们摆出“V”字手势。(我是傻瓜吗?)

  “哇,这女人疯了吗?”

  “哥~难道她在绑架你?!”

  ……

  听到对方几乎惨叫般的声音,智率也只是怎样都无所谓地笑着点点头。我恶狠狠地瞪向她们,拔腿开始全速前进,企图跟她们拉开距离。

  “啊,啊。姐,我手好疼!!”

  “我们应该往哪边走?!!”

  “已经到了。”

  “到了就能看到海俊了?”

  “海俊在,缎英在,梦泽在,泰阳在,还有郑煦哥也在,小小鸟也在,还有……”

  等等……他说什么呢……智率嘴里不停地吐出这么多陌生的名字……我心头一丝不安一闪而过。

  ……那么……

  “我们现在要去的是什么地方?”

  听到我一下子变得严肃的问话,智率用脚蹭着地面,开始踩起台阶来。

  哒。

  哒哒。

  哒哒哒。

  “喂!!别人说话的时候给我专心听!!!!!!!!!!!”

  “啊哈!!”

  “啊哈什么啊哈!!我问你呢!!!!!!!!!!”

  “啊哈???”

  “金智率!!!!!!!!!!!!!!!”

  “郑煦哥欢送会!!!!”

  “那是谁啊??!”

  “你不知道郑煦哥!!?”

  “!!!!!!!!!!!”

  “啊,啊。那我用RAP说给你听。听好哦~!”

  “直接说……”

  “我要用RAP!!!!!!!!!!”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伺机待发的拳头大人啊,我力气这么小,让我怎么能够不把你们挥出去呢……不这么做我就丢脸丢到家了……

  “哇~智率哥要唱歌了哦!!”

  “哥~~唱大点儿声!!”

  哎呀……要是这样的话……拳头大人,我还是忍着吧。要是打了这家伙,那几个女学生绝对会让我死得很难看的。不就是忍嘛……用我这姐姐的宽大胸怀……

  “好吧……你唱吧。”

  “YoYoYoYo?”

  “赶紧唱!!!!!!!!!”

  “纪元前两年前你有否听过‘有个性’。职业是那飞车党,胜利是他座右铭。名气是那红颜薄命,富川地区最最有名。”

  “喂,等等……为什么会出来红颜薄命……”

  我听得一团混乱,禁不住插嘴喊暂停,可智率却用手指比了个‘嘘’的意思继续唱道:

  “听说我们来了,小孩子也会‘啊’。听说我们来了,女孩子们都‘哇’。你可知道这是为了什么。你一定猜不出那正确答案。答案其实非常简单。我们是史上最强‘有个性’。”

  “还远吗?”

  “时间在流逝,吼,那声音渐渐变大;历史在上演,哈,那声音响彻天外。”

  “智率啊……”

  “有一天叫人伤心,超人大将出现。有一天不幸降临,‘有个性’全军惨败。飞舞的拳头不再有力,我们的传说就此结束。”

  “所以那个超人就是叫什么郑煦的那个人吗?”

  “哦!!?姐你怎么知道的!!?”

  我忍无可忍,头上青筋直跳,马上就要爆发了。刚才还拿着吃剩的冰激凌外皮当麦克风唱歌的智率好像真的被我的话吓到,惊得忘记走路了。

  “对吗?”

  “对啊,非常正确。姐!!!!!”

  “那我们现在去的地方是那个人的欢送会?”

  “嗯!他明天去泰国!!”

  “以前是你们的朋友?”

  “不是。他比我们大六岁呢。所以力气也很大,我们干坏事的时候会狠狠揍我们一顿。”

  “听你的意思,以前你们都是飞车党?”

  “是啊,我不是唱了嘛。泰阳也是哦,姐!!”

  “谢了。我知道了。”

  谈话渐渐变得有意思起来,我也开始侧耳倾听。智率愈发地像机关枪一样说个不停。(现在起我任命智率为我的天字第一号线人。)

  “要说郑煦哥有多猛啊。海俊被他打的次数最多了。每次挨打海俊都不服气然后发动反击,再反击,不过一次都没赢过。郑煦哥那时真的最厉害了!!以前他胳膊上的肌肉也是硬邦邦的!!”

  “都是以前的事?那现在呢?”

  “现在……不是了。”

  “怎么回事?”

  “因为……现在不能了……”

  这暧昧不清的回答勾起了我刨根问底的兴趣,我屏住呼吸等他继续说下去。

  “所以,那时候的朋友今天全都会来哦!!真的好久没见了,我都有点激动呢。”

  “看来你们大家都甘心跟随这个郑煦哥呢。”

  “郑煦哥就是我们的神。我们想要什么,不说他都知道……大家都说我们可怕说我们叫人寒心躲着我们,可是郑煦哥就不会。我们考上高中的那天,他还高兴到掉眼泪呢。”

  “……”

  我没有答话。智率突然看着我,好像回忆起当年的时光一般,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啊,对了。姐,你说过跟他一样的话。”

  “?”

  “说我们也是有名字的。”

  “名字……”

  “所以那天姐你这么说的时候我真的高兴死了。嗯……全身那种战栗的感觉,你知道么?就像触电的那种感觉。起鸡皮疙瘩那种打寒噤的感觉。”

  知道……知道,不知道……那种感觉……我太知道了……

  “每次有人发自内心叫我名字的时候,我就会有那种感觉。梦泽说他便秘一星期终于大出来的时候会那样,还有泰阳说他看着缎英睡着的脸时也会那样……我也有过。姐,你为了我大声喊出我名字的时候我就有过那种感觉。”

  原来是这样啊……我那还真是超赞的表现呐……不过我呢……我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感觉呢……

  “但是我……郑煦哥他曾经给过我这种感觉,但是我没能好好地守护他……”

  “……嗯?”

  “嘿嘿……没什么啦……”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有小小的水滴从智率脸上滑落。

  “所以说啊!!以后姐姐你由我来守护!!你是唯一叫我的名字让我感觉像触电一样的女人,所以我来守护你!!”

  “多谢了,我感动到眼泪都跑出来了……”

  “所以以后继续叫我名字吧。”

  “好。”

  “……”

  “金智率。”

  刚才说过了,我跟智率正并排走在路上。

  为什么会这样呢……以前跟海俊一起走时也有过这种感觉……和他们一起走的时候,好像属于我的时间都静止不动了。所以感觉我也会停留在十八岁的年纪,必须和他们一起永无止境地奔跑下去。直到有谁大声地呼喊我们的名字……

  “姐,你其实特别喜欢钢琴吧?”

  再穿过一条胡同就要到达目的地了,我一直在心里低低地叫着“金智率”这个名字。这时金智率的真身真的开口说话了。

  “啊?”

  “那天在音乐教室,海俊他弹钢琴的时候,姐你用手在空中这样,这样跟着一起弹来着。”

  ……我……真的有那样吗……

  “那时候姐的眼睛闪闪发亮。”

  “是……吗?”

  “这是我妈的说法。她说我唱歌的时候经常那样。本来我不知道是什么样,不过那天看到姐姐的样子我就了解了。”

  “会吗?”

  “啊,姐你什么时候弹钢琴最能发挥水平?”

  “……”

  话题开始围绕钢琴打转,我的呼吸有点困难了。

  “我想象自己最爱的人看着我的时候就会那样。想象我最爱的人站在我妈妈前面看着我,那时候我就会爱上我唱的那首歌。姐,你呢?你什么时候会爱上钢琴?”

  “等我一下……坐一会儿吧,我腿疼了。”

  我这样说的时候,那家伙很随便地从口袋里掏出红色水笔,这次是在眉毛上画了个老鹰翅膀……

  扑通。

  我算是了解这家伙的性格了,见怪不怪吧~!这样想着,我干脆不说话一屁股坐了下来。

  “哎哟,好烫啊……”

  “以后我唱歌的时候,姐你给我钢琴伴奏啊?”

  “……你说什么?”

  “我们两个都闪闪发光,让他们感受触电的感觉吧。”

  为什么从刚才起就一直说钢琴说个不停啊……是因为有音乐这个共同点让他开心吗……还是他意识到我一直以来的苦闷……别这样啊,智率。你跟我说钢琴的话题也没用。

  我……我……

  “死也不会那样的……”

  “……”

  “可能到我死那天都不会那样的……”

  “为什么?”

  “……”

  这家伙。他不是单单因为好奇想知道答案。他的眼里写满了遗憾,真心实意的不知所措……那眼神好像在说,姐你要真这样那我会非常非常伤心的……

  看着他,不知不觉间那件尘封在我记忆里的可怕事件就要脱口而出。

  “我下次告诉你。”

  我理了理思绪,安慰他道。

  “下次是什么时候?”

  “……下次……”

  “是个秘密吗?”

  “对,是个秘密。”

  “那这样吧。”

  “?”

  智率伸出他那跟可爱脸庞不太相称的细长手指,一脸真挚地说:

  “我下个月要去试音。”

  “……”

  “要是我通过了,姐就告诉我你的这个秘密。”

  “要是没通过呢?”

  “那我就告诉你我的秘密。”

  “你的秘密?”

  “对啊。非常非常重要的秘密。连泰阳跟海俊都不知道的秘密。”

  嗬。这家伙真是泰阳的朋友么?

  “好吧。就这么办。”

  “我们打赌哦。”

  “好,打赌。”

  “那我们约好了。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在六月火辣辣的太阳底下,坐在水泥板地上钩钩小指头许下的约定。嗯……坦率地说……在我颤抖的心里,真心希望他能够通过试音。

  那样,我那饱浸泪水的秘密就可以说出来了,真心希望那个秘密能安慰眼前的这位纯真少年。

  “哎呀,郑煦哥该等我们好久了。赶紧走吧。”

  终于,智率又郑重地看了一眼背负着沉甸甸约定的小指头,这才站起身。

  “不过我们郑煦哥很凶的,我担心他看到你没眉毛的样子再揍你一顿。”

  “啊,那怎么办~?”

  看我傻傻地呆坐在那里,智率向我伸出双手,好像在说你怎么还不起来。又似乎在说我知道姐在发抖啦,别躲了,没用的。

  “啊,门开着呢!!修贤的摩托也在!!!”

  不远处一座只有一层的木制咖啡馆闯入眼帘,智率说就是那里了,然后他一个人开心得蹦蹦跳跳起来。

  “哦哦?智率哥就要进去了!!”

  “拍吧。拍吧。”

  “呃,那个秃眉毛丑女挡到镜头,看不到智率哥了!!”

  ……

  我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一直跟到这里的女学生们,然后蹦蹦跳跳地一路踩着一直铺到咖啡馆门口的漂亮鹅卵石。

  “这都是什么啊……”

  咚咚(心跳声)。

  一看到最先映入眼帘的东西,我不由得猛吸一口气呆在那里。那是帅到让人顺着额头淌汗的超炫摩托车。

  咚咚(心跳不停)。

  还有从微微打开的门缝里传来的一群小伙子穷凶极恶的高喊声……

  “大家都安静,快来看看这家伙的眉毛!!!!!!!!!!!!!!!!!!”

  “呀,呀!!几天没见丫越来越二百五了!!!!!!!!!!!”

  “你们赶紧带金智率去洗手间!!!!!!!!!!!”

  “呃啊~~!不要!!!!!!!!!!”

  ……

  ……

  过了一会儿,我安安静静地用两手的手背挡住眉毛,一脸卑微的模样……我甚至满脸愤恨,恶狠狠地朝天怒吼,诅咒发明脱毛液的人断子绝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