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九章
第九章



更新日期:2021-06-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9

  嗵嗵嗵,嗵嗵嗵。

  潮湿的公寓楼道里响起我和海俊的脚步声。

  “你跟我过来。”

  没错,就在五分钟以前,世上最可怕的秃眉毛怪物忘记了自己的本来身份,跟宇星男高的大帅哥说了这句疯话,除了他以外的“泰智梦”三个人瞬间哑口无言,面无血色地看着我,崔缎英则笑出了声,似乎在嘲笑我。

  “笑个P!!!!!!!!!!!!”

  公寓大门前

  站在大门外迎接着人来人往的视线,申海俊似乎还在强忍着笑,头直乱动,听到我的大喊以后肩膀更是颤个不停……

  “混蛋,给我道歉!!!!!!!!!!!”

  等我喊了第二声后,他才皱着眉斜着身子看向我:

  “道什么歉啊?”

  “那天的事!!!!”

  “什么事?”

  这该死的混蛋。要是以为我眉毛不见了,脑细胞也会跟着不见,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在窗帘后面干什么你忘了吗……”

  “啊……那个啊……”

  “……”

  没想到他是这种反应,我气得一翻白眼,不想头向后一仰的时候,却发现高处公寓走廊那里正露出四个脑袋。

  吓……

  虽然猜得到,不过做梦也没想到梦泽居然还拿着望远镜在远远地看这边……

  再把视线转向左边,是顶着一头乱蓬蓬头发的金智率。嘴里咬着棒棒冰的是韩泰阳。泰阳上面是骑着木马、现在正仓皇闪躲的韩智吾。

  “一天不弄点儿事就浑身不自在啊?”

  “闭嘴!!你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

  “这可怎么办哪?”

  申海俊掏出一支烟,再次勾起了我的无名之火。

  “把烟掐了!!!!!!”

  “这几天过得怎么样啊?想我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想干脆彻底激怒我,他转过身对着我低下头,眼睛一眨一眨的。他那装满调侃意味的瞳孔,正对着我的瞳孔。

  “申海俊,你给我听好!”

  “嗯,我洗耳恭听。”

  “我是你朋友的姐姐。”

  “我知道。”

  “早晚有那么一天我是要跟源宇哥结婚的,而且我还比你大两岁。”

  他没答话,深深地吸了一口烟。

  “申海俊,我让你好好听我说话。”

  “听着呢。”

  “……你……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继续说。”

  ……哼哼……我忍……

  这家伙在机场大巴上就故意跟我打岔……好吧,赶快把要说的话一口气说完……

  我用手背挡着眼睛上方,又看了看那四个挤来挤去的脑袋瓜,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始继续说了下去。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用竹棍狠敲他们一顿……

  “我不知道你这种人怎么想,但接吻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

  “我这种人是哪种人呢?”

  烟头掉在地上熄灭了。

  “情场高手,拿接吻当吃完饭漱漱口。”

  “我看起来是那样的人吗?”

  “一看就是吧。”

  “好,继续说。”

  “就算是泰阳的朋友也不能一次两次都这么算了,要是再有一次这样的事情,像这样戏弄我,我绝对不饶你。就算像现在这样没有眉毛一副惨样,我也不是什么随便的女人。”

  我说的这番话真是太帅了。特别是“就算像现在这样没有眉毛一副惨样”这句,还带着冷哼,那是相当有震撼力啊。

  “说我戏弄……你……”

  “没错。”

  “我没有啊~!”

  “你敢说?”

  “那时候亲你不是戏弄你,我真心的。”

  申海俊的嗓音里不带一丝做作。

  倒打一耙也这么理直气壮。刚才智吾就是这么想的吧。

  “臭小子!!你跟我什么时候才认识的啊!!?有一个月吗!?还是有一个星期啊!!?还有你跟我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敢这么说!!?”

  我大喊着,申海俊的眼光慢慢暗淡了下去。

  我说过第一次见到他的那天了吗?从不同的角度去看他的瞳孔,会看到不同的颜色。顺便提一下,盯着看十秒钟以上会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荡漾开去。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更接近哀伤……所以看到的人总觉得胸口疼……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你那天没干什么好事。”

  “所以,你把我叫出来就是想听我道歉?”

  “这句道歉对我来说很重要。别想一语带过。”

  “……”

  “就算我迟钝又不惹人爱,也不是那种笑一笑就可以把初吻白送出去的轻浮女人。再说那天心情又那么差,现在也是。我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变成了你的解闷小玩具。”

  “哈……”

  “我了解你这样的人。混个脸熟了就开始无法无天。跟女孩子在一起几天就腻了,然后就换一个。是啊,你周围这样的女孩子应该也不少吧。但是,我跟她们不一样,我是没有她们那样漂亮的眉毛,但我有她们所没有的头脑。”

  我也认为自己最后说的这些话狠狠地打击了他,是有点过分,不过如果不这样让他伤心,真怕有一天我会变成他的小玩具,这样想着,我就一口气说到了最后……听到这儿,海俊那家伙低下头,用生硬无比的嗓音说:

  “非常对不起。”

  “……”

  “我为自己该遭唾弃的行为,对你表示万分抱歉。”

  “……可以了……”

  “让我这个混蛋把你的初吻抢走了,实在是太对不起你了。”

  “够了……”

  “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跟你说够了!!!”

  有位警察大叔还以为这边出了什么事,一步步地向这边走过来,海俊抬起头用双眼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两只眼球左右地移来移去:

  “认识你还不到一周……我却干出这样没品的事,真是太对不住你了。”

  说完这句发自肺腑的话以后,他就慢慢地朝小区入口走过去了。他悲哀的眼眸深深地刺痛了我……这最后一句话里“一周”这个词听起来格外刺耳……他一次也没有回头,身影就这样渐渐地越来越小。就像当时从T?I便利店出来时一样,他的背影僵硬,好像完全感觉不到这世上的一切。

  “怎么了?你们俩吵架了?!”

  一切都结束了,我捂着脸好像兵马俑一样呆立在那里。这时耳边响起了泰阳的大嗓门。我慢慢地放下双手,泰阳一看到我的眉毛就忍不住“噗”地笑了出来,不过他马上咬紧牙尽力忍住,站在我面前时,鼻孔还在一开一阖的。他旁边是两只眼睛周围还带着望远镜压出的痕迹、一脸傻相的梦泽,还有抱着手臂倨傲地看着我的缎英。

  “申海俊,去哪儿了?”

  “……”

  “我问你申海俊他去哪儿了。”

  “是你朋友,自己找去。”

  崔缎英的脸渐渐变得冷漠起来。梦泽和泰阳一脸惶恐地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缎英,拿不定主意。

  “你叫什么来着……韩桃京?”

  “……”

  “从现在开始我就不用敬语(译者注:韩国人对比自己年长、辈分高的人以及上级、陌生人等使用敬语,以示尊重对方。反之,对比自己年幼、辈分低的人以及下级、熟人等使用半语,以示亲近。)了。本来我就不是会对比我差劲的人说敬语的人。”

  “你随便好了。反正你对我来说什么也不是。”

  “那你给我听好了,桃京。”

  听到她改变腔调,我抬起头扬起目光正视着她。缎英长长的秀发束在一起,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你刚从美国回来可能还不太了解这边的情况。女人呢,如果不够漂亮那就一定要善良。这样才不会遭人讨厌,懂了吗?”

  “所以你是对自己的脸蛋有信心才这副德行的啊?”

  “没错,我对自己的脸蛋有信心才这副德行,怎么样?”

  扑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笑了出来,一边继续用双眼直视着她。她看着我,一副“你居然敢用这种眼神看我”的冰冷表情。

  “好吧,小朋友。你就继续对自己有信心地胡闹下去吧。不过别在前面挡我的路。”

  “嗯?”

  “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吧?得赶紧回家去揍我的小弟弟去。”

  “哈。”

  “……”

  “不能弹钢琴的残废手指头原来还可以这样用啊。”

  “喂!!崔缎英!!!”

  立刻发出这声大喊的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弟弟泰阳,真是多亏了他这句话我才有时间转过身去。

  “泰阳哥,你居然对我这么大声?”

  “不许对我姐姐这么说话。”

  “你居然敢对我这么大声!!!”

  “……”

  “你们全都疯了把,居然对我这样……”

  我的心累了,不想再听下去了,我已经知道对着缎英喊叫的泰阳是什么心情,就让迎面而来的风帮我堵住双耳。我移步走向入口的台阶。

  “姐,你等等!!!!!!!!!!!!!”

  虽然听到了泰阳的叫唤,还有他跑着跟过来的脚步声,我还是急急忙忙地钻进电梯,就算被夹了一只手的手指也还是按下了关闭键。

  缎英说得没错,这毫无用处的手指,还不如就这么夹断了吧,这样想着,我用力地按下了关闭键……

  “喂!不行。这是我的。”

  “就一口。就给我吃一口行不行?啊?”

  “……”

  智率和智吾正头挨着头围着一个冰激凌央求来央求去的,他们突然看到我不禁吓了一跳,瞬间石化。

  然后智吾那个臭小子突然一个箭步冲进房间,“咣”的一声关上房门。智率傻傻地看着他的背影,然后突然回过头转向我:

  “海俊呢?!”

  “不知道。”

  “吵架了?”

  “不管吵没吵架,我现在不知道他在哪儿。”

  “你讨厌他了!!?”

  “你那群朋友好像都去哪里了。你也跟着去吧。”

  我冷漠地说着,拿起遥控器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智率用他那特有的迷茫表情看着我的侧脸。

  “你为什么这么说啊,姐?”

  “没什么。你没跟朋友说好要一起去哪儿吗?他们全都走掉了。所以叫你也赶紧追过去吧。我要看电视了,别打扰我。”

  “你现在跟海俊也这样说话吗?”

  “什么?”

  他在说什么啊,我“噌”地转过头。智率鼻尖上沾着一点冰激凌,一脸可惜地看着我。

  “你狠狠地泼了海俊一盆冷水吧?”

  “你在说什么啊?!!别耍孩子气了,赶快去追你朋友去!!!!!”

  “所以海俊他赶你走了!?!”

  “靠,你怎么这么烦人啊!!!!!出去!!!!!!给我出去!!!!!!!!”

  “……”

  “……”

  突然一片寂静。

  ……我太过分了吗……但是不这样我会被气死的,你们总是在气我……

  “姐,你跟那些人一模一样呢。”

  “……什么?”

  “讨厌我们,对着我们大吼大叫,赶我们走。”

  “智率,我刚才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姐,你那天对着希特勒大吼的那段,我回家以后还写到日记里了呢。终于有威风凛凛的英雄从天而降,把我们从恶徒手中解救了下来。”

  “……”

  “但是姐你现在跟恶徒说了一样的话。”

  “我说错话了,对不起……但是我对你们没有恶意。这是我跟海俊之间的问题。”

  我的嗓音渐渐低了下去。智率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

  “你讨厌海俊吗?”

  “有点……”

  “以后再也不见他了吗?”

  “你怎么这么奇怪,干吗老把我们俩往一块凑啊。我跟海俊什么也不是。”

  我刚有气无力地说出这句话以后,智率一言不发,眨巴着眼睛好像要到鞋柜那边去……于是我张口嘴,正打算跟他说“再见”……

  “智吾!!能听见哥的话吗?!!”

  他想什么呢……智率一下坐在智吾房间门口,说了一句出乎意料的话。

  “啊?”

  随后智吾的房门一下被打开,智率看到门里那两只大耳朵后,没有进去就在门口继续说道:

  “哥问你话呢。你能回答我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不是汉字就行……”

  智率用余光看了看我,确认我在看他们以后,一字一顿清晰地说道:

  “唱歌比赛的时候死也不开口唱歌的人,听说一个女人喜欢《小小山羊》这首歌,就在我屁股后面追了三天求我教他,这是什么?”

  “嗯?”

  “小时候手指伤到了连写封信都困难的人,因为拒绝回答希特勒问他一个女人到底藏在哪里的问题,写检讨写了五百多篇,这是什么?”

  “嘿哎~。有五百那么多?”

  “在学校里一句话都不说人人都怕他的人,一说要到那女人家里去玩就高兴得上课举手回答问题……这又是什么?”

  “嗯……”

  智吾歪着脑袋根本听不懂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慢慢把电视音量调大。智率立刻用能冲破顶楼的大嗓门惊天动地大喊起来:

  “这都不知道?那哥最后问你一个问题。知道了吗?智吾!!??!!!”

  “耳朵疼了。”

  “以前一天能给几十个女人打电话叫她们出来的人!!!!!!!!现在却按不下一个女人家里的电话号码,对着手机傻乎乎地整整看了三天!!!!!!这,这又是什么啊!!!!!?”

  “按不下家里的电话号码!!?”

  好像刚才这句一下说到智吾心坎里去了,一直藏在门内的智吾突然非常高兴地把小脑袋探了出来。看到智率用力地向自己点点头,他眨巴着眼睛大声喊道。

  “爱情!!!!!!!!!!!!!哥,那就是爱情!!!!!!!!!!!!!!!!”

  呼……

  完成恐怖对话的智率和智吾同时把脸转向我。我左手一动,电视在发出“哔哔”声后一下子变得全黑。关了电视电源,我躺在沙发里慢慢地张开了嘴:

  “你们到底想让我干什么啊?”

  智率没有说话,不知什么时候把我房间桌上画着面包超人和细菌小子的游戏光盘拿了出来,摆在我面前。

  “你拿那个想说什么?”

  “不管细菌小子以前干过多少坏事,现在他说要作为一个好人活下去,面包超人都一定会相信吧?”

  “……”

  “所以不管海俊以前交往过多少女人,如果他说他会爱你,姐你就要相信他。”

  智率好像非常想把那个面包超人光盘据为己有一样,话一说完就往自己口袋里塞。

  “我又不是面包超人。”

  “我看差不多哦。”

  “就脸盘长得一样吧。”

  “走吧~!”

  “去哪儿?”

  “海俊那里呀。”

  扑哧。

  我不由得笑了。他也这样……

  “你让我带着这样的眉毛上哪儿去啊?”

  “这眉毛怎么了?”

  “我没跟你开玩笑,智率。”

  “这眉毛很酷啊!跟别人不一样,不是吗?就因为这样的眉毛,姐你现在是特别的你。”

  “没错!!特别!!简直太特别了!!用这样特别的尊容出门,还不把我当精神病抓起来!!我要是给关起来你负责呀!!?”

  我突然出言恐吓智率,希望他能放弃游说我的想法。

  智率好像早就料到我会这样说似的,他立即打开书包拿出一支红色水笔,飞快地在他的两道眉毛上方画了个漂亮的符号。有蜡笔小新的眉毛两倍那么粗,向上伸展的样子就好像耐克商标图案。

  “我也一起被关就行了吧?”

  看着他天真无邪“嘿嘿”嬉笑的样儿,我不得不暗暗承认,自己已经上了海泰智梦这条贼船了。

  “我们一起去吧?”

  “……”

  “去吧,姐~~~!!”

  “各位弟兄,跟着我一起干,就要抱着必死的决心。”

  “是!!!队长!!!”

  智率抬眼看了自己的眉毛一秒钟以上,觉得有些别扭就在旁边贴了一个举手敬礼的标志。智吾好像没想到我会这么快答应出门,只是一言不发地站在鞋柜旁看着我……他怎么会明白啊,老韩家的长女是多么宅心仁厚,善解人意……

  我把菩萨一样慈悲的胸怀全都流露在微笑里,没有开口而是用眼神向他传递着这样的信息“我现在什么都原谅你”。

  因为我现在有几件事要去跟海俊问清楚。他怎么会知道钢琴家金真英的。玩儿捉迷藏的时候说这次不要让别人捉住是什么意思。还有刚才为什么要那么强调‘一周’这个词。为什么总是用那种眼光看我……为什么老是用那种眼光让我哭……

  “咣!!!!!!!!”

  ……

  我慈悲的眼神完全没有发挥预期作用,智吾带着震天的关门声藏到了自己屋里。

  吧嗒。

  寂静在流淌……汗珠在流淌……还有几丝愤怒在流淌……

  “你这该死的臭小子!!!!!!!给我出来!!!!!!!!我得跟你好好说说!!!!!!!!!立刻给我出来!!!!!!!!!!”

  我死命地抓住门把手一顿摇晃,就像要把门摇碎一样,智率赶忙拉住我。

  唉,我刚踏上韩国的土地才几天啊,居然四处树敌。面包超人他大概可以理解我此刻的心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