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八章
第八章



更新日期:2021-06-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8

  “韩桃京,给我起床!真受不了你!”

  “老婆别这样嘛……太累了让她睡吧。”

  “现在都几点了??!!!她学习太累睡的吗!?啊!!?她工作太累睡的吗!!?啊?!!半夜四点才关门睡觉,一直在玩儿面包超人游戏!!”

  “哦,唉……”

  “一定有什么猫腻!!老公!!她回韩国以后,有说过一次跟钢琴有关的事吗?”

  没有。连钢琴的“钢”字我都没说过,特别是在老妈面前。

  “迟到啦。都过了开店时间了。”

  “今天我一定要跟这臭丫头一决雌雄。”

  “知道啦,知道啦。啊,老是下雨,记得带雨伞哦!!智吾~爸爸妈妈上班去了!!”

  “哦!慢走~!!”

  咣!!

  一会儿,随着智吾说“再见”的声音,传来了玄关门关上的声音……

  “呼……”

  我从紧紧裹着身体的被子里露出眼睛观察了一下敌情,放心地吐出一口气。

  已经三天了呢,为了躲避凶神恶煞的老妈隐遁在被子里也已经三天了。同时,这也意味着距离那个想起来就想杀人的初吻事件也已经过去三天了……

  “韩桃京姐姐……爸爸妈妈出门了……”

  “知道了!!”

  这么说没见到那个死申海俊也已经有三天了哦……

  “好吃的煎鸡蛋。吃的时候要撒盐。”

  深陷愤怒沼泽的我圆睁双眼,打算起身……

  嘿嘿,把话听完嘛……

  吃过早饭神清气爽的智吾那“悠扬”的歌声飘过来,成了我最好的摇篮曲,我重新蜷进被窝陷入昏睡……

  “美味的炸猪排。吃的时候浇番茄酱。”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耳边传来智吾的第二句话,我突然意识到原来已经中午了啊。托智吾的福,他每天早上吃煎鸡蛋,中午吃炸猪排,还要边吃边唱那没头没脑的歌儿,所以我才能准确地分辨出早上和中午,他不愧是称职的“活闹钟”啊。

  “呼啊啊啊。要不我起来看看?”

  过了一会儿。我像对闹钟作出反应一样抬起身子,懒洋洋地伸了个大懒腰,抓着我那三天没洗的头发,“吧嗒吧嗒”走到对面智吾的房间。

  “韩智吾!!你这儿有面包超人的游戏CD吧!!!?”

  “啊!!?”

  “面包超人!!!我那个昨天通关了!你这里有《面包超人II》吧?!!”

  “有!!电脑里有!!”

  我没有回答,点着头走到小书桌前面,好死不死地,三天前嘴里曾有过的异样触感突然再次涌了上来。

  哼~~哼~~~。我立刻又开始了愤怒的三段变身。

  “申海俊。连句道歉都没有,胆敢不声不响!!!!!!??你竟敢戏弄我!!!!!!!!!!!!!!!!!!!!!!”

  当啷。

  不出我所料,桌上传来勺子掉落的声音。

  “疯子……”

  为了不让智吾惊吓过度,我无可奈何地闭紧了嘴巴,正要走到电脑前……突然发现从抽屉里伸出一角的粉红色信封。

  “这是什么?”

  斜眼“刷”地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后,我轻手轻脚地快速把手伸向信封……(我就是无业女性模范的典型!)

  ……这好像是智吾写的情书啊……硬巴巴的纸上工工整整地写着一篇东西,字迹比我写的要好十倍不止:

  “认识你以前,从飞机上俯瞰脚下的数千点灯火时我曾那样想。世上的人有万万千,我为何是我。”

  认识你以后,从飞机上俯瞰脚下的数千点灯火时我会这样想。

  “世上的人有万万千,我能是我真是幸之所至。”

  你就是我生命的全部。你就是我生命的支柱。

  -智·吾·韩-

  ……

  没有看懂的我睁着大而无神的双眼,像挖洞一样地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破译起来。啊哈!就在我想最终破解出智吾这些话到底有什么深刻含义的时候……

  “啊——!!!!!!!”

  时机拿捏得也太精确了吧。我被背后传来的细弱惨叫声吓了一跳,转身一看,智吾惨白着一张脸,一副我什么都知道了的表情站在那里。

  “哦嘿嘿嘿嘿。”

  我急忙张皇失措地快速叠好信纸,“咣当”一声关上抽屉。智吾像只考拉一样,两耳渐渐变大起来……泰,泰阳说过……智吾一旦生起气来,耳朵就会涨大。而且这个场面一年也许只会有那么一次两次,相当少见……

  呼……这时候还等什么?三十六计走为上……

  “我们智吾谈恋爱啦!?”

  “……”

  “长得漂亮不?身材好不?人家喜欢你不?”

  “韩桃京大姐姐最坏了!!!!!!!!!!!!!!!!”

  “……”

  “你侵犯我隐私!!!你违反共同法则!!!!”

  “共同法则??!”

  “你在美国生活过不是应该更了解吗??!!不懂英语至少也应该学学礼节啊!!!”

  “不……不是。你个小嘎巴豆!!!!你……你!!谁会这么大点儿就写这种信啊!!!你想顶着水桶挨罚吗!!!!!?”

  我充分发挥着猪八戒倒打一耙的最高精神,但这次智吾好像对我的恐吓真的动气了,他“哗啦”一下把肩上的幼儿园书包扔到地板上,握紧了两只小拳头。

  “韩桃京姐姐你没有权利嘲笑爱情!!!”

  “哦哟,气死我了!!你几岁啊,啊?韩智吾!!!”

  “爱情不受国家不受年龄的限制!!!”

  “天哪!!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当然了!!!”

  “什么是爱情??!!!”

  “爱情就是要给她打电话之前,手指停在按键上好半天却按不下去!!!”

  有这回事吗……

  “不过,韩桃京姐姐你到死都不会理解的!!!梦泽哥说了!!要是不想跟你这样的女人交往就要好好读书、努力运动!!!因为姐你就好像贴在地面的蚯蚓一样,你跟可爱魅力一点边都不沾!!!”

  扑通……

  跟三天前的接吻事件几乎一样强烈的打击侵袭了我,我“扑通”一下跌坐在地板上。智吾拉开抽屉,一把抓出那封信塞入书包,他在房内转了一圈确认了自己的胜利后,“哒哒哒哒”地消失在门外。

  “这世上我最最最讨厌韩桃京姐姐了!!!!!!”

  ……这世上我最最最讨厌……

  ……这世上我最最最讨厌……

  世上我最最最……

  最最最……

  最最最……

  讨厌……

  “哈哈呜呜呜呜。”

  深受打击的我从地板上起身并感到后悔已经是被泪水打湿以后的事情了。我直勾勾地看着智吾消失在门口,突然感觉地板上好像真的有蚯蚓爬过一样让人浑身发麻,就起身向洗手间走去。

  “对啊,没错……我就是贴地皮的蚯蚓……翻遍全身也找不到一点可爱的地方……就会在面包超人游戏里面两分钟之内干掉细菌小子……而且……而且我珍贵的初吻还叫天底下的臭花心大少给抢走了……”

  原来站在镜子前面哽咽着自言自语也会让人觉得这么悲惨啊。来看看我的尊容吧……

  三天没洗的头发……一熬夜打游戏就变得像猫头鹰一样的黑眼圈……死鱼一样无神的两个瞳孔……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鼻孔边好像还有黑黑的鼻毛……

  憔悴啊。

  咦?不对。感觉不对啊。手指尖上传来的感觉分明就是鼻毛。

  “智吾说的没错……”

  这张脸就是跟可爱魅力一点边都不沾。几十年没见过女人的鲁滨孙看到我也会坐上木筏仓皇逃跑……

  ……没道理啊……

  这么看来在迈阿密后街小巷走过时我多次听到的口哨声原来是……绝对不可以这样!!!每次我喊着不能荒废青春冲出家门的时候,难道就是这副对不起观众的熊样吗?!!!被蝗虫大军席卷而过的庄稼地也没有我的脸这么惨不忍睹吧!!

  崩溃。

  过了一会儿,大革命的星星之火在我胸中熊熊燃烧起来,我站起身冲向洗脸池上的化妆品抽屉,两手在里面一通乱翻。有防皱霜,还有美白滋养液。还有没打开包装的蜜粉和睫毛膏。

  没错,这些变身魔术道具就是为女人准备而制造出来的,不能再把它们拒之门外了。我居然被自己七岁的弟弟说“跟可爱魅力一点边都不沾”,难道真的有那么差吗……

  我韩桃京!现在开始要以漂亮女人的超酷外形重新走出家门,去找一份耀眼的工作!!(回头想想这辈子还真的从来没那样过!)

  把那个申海俊小混蛋忘得一干二净,重新营造属于我跟源宇哥的爱情去吧!!(回头想想这辈子还没体验过爱情呢!)

  我气沉丹田喊了两声给自己打打气,感觉再度神清气爽。然后挑了一个看起来最贵的化妆品,把它放在洗脸池上面,不知为什么这闪着绿光的正方形玻璃盒子吸引着我的目光。

  这是什么东西呢?

  为了不被老妈发难,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盖子,里面满满地装着一盒白色的液体,好像随时会流淌出来。这东西好像是面膜哦……闻起来香香的又有些刺激,又好像是沐浴液啊……

  “要不擦点看看……”

  不一会儿工夫,我自打小时候起就格外旺盛的好奇心再次占了上风,为了确认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用指尖沾了一些涂在额头上……

  “哦哦哦~~!!”

  额头上立刻感觉到那东西渗入皮肤带来的柔滑和清凉感,就是它了!这样想着,我把它涂满一手后全部拍到了脸上。

  “唔。好好吸收吧……一定会很不错的……”

  看着镜子里自己欢快的笑脸,感觉心情平静了不少。

  真好……一会儿把这东西洗掉就开始化妆。然后穿上我从美国带回来还一直压在箱子底儿的衣服,再喷点儿老妈的香水,再穿上高跟鞋。把头发放下来理顺,还要把鼻毛修整干净。

  然后出去找个打工的地方,再给源宇哥打个电话……要显得既不太关心又充满热情,有些不耐烦却又细声细语。

  “源宇哥,过得怎么样啊?哈,我是韩桃京啦,你不会把我忘了吧,哈~!”

  ……太完美了……我果然完美无缺……

  “咦?我家大门怎么大敞四开的?”

  就在这时,洗手间外面突然传来了泰阳的声音,正坐在马桶上陶醉的我慌忙起身……

  “哇,好香的味道!!”

  然后传来智率从喉咙里发出的一声短短的呻吟。

  “这边是你姐的房间吗!!?天啊,我的上帝老天爷啊!!!!!!!这股攒了三十年的芦笋味儿!!!!!!!!!!!!!!”

  听了梦泽这句话以后,我把头重重地砸在洗脸池上。

  “你老姐在家不会穿四角内裤的吧?”

  ……最后的最后是申海俊的声音,我开始用流水“啪啪”地洗脸。

  “嗯。本来那是我的,被她抢走的!!啊!你不要碰啦!!她说一连穿了三天!!”

  “不要开这种玩笑……”

  “我像是开玩笑吗?”

  “……靠……”

  是谁说那上面有个洞不要了让我拿走的啊!!听着泰阳的谎话,我郁闷到不行,真快气死了。愤怒让我完全忘记了自己跟海俊之间还有那么一层微妙的关系,我抬起头朝向洗手间的门就要……

  等等先……先想想这个怎么办啊……刚才镜子里面我的脸……

  “呀~~你们家还真是蛮舒服的呢。哟,这沙发真软乎。咦?等等……这是什么?好像粘着什么东西呢……”

  “啊!!!不要碰!!”

  “哇!什么东西??”

  “昨天我姐吃过的南瓜糖,她说今天要继续吃所以就粘那儿了。”

  “啊!!!!!!!!”

  虽然洗手间薄薄的门外传来梦泽大呼小叫的惊呼声,不过比起我现在的心情,那只不过是只蚊子发出的哼哼罢了……要用一句话概括我此刻的心情的话……

  “我的……眉毛啊……”

  眉毛不见了……一根不留全都不见了……蒙娜丽莎大婶看到我都会一耸肩膀对我说你真是比我还惨啊……

  居然人间蒸发得一丝痕迹都不留……

  “咦?洗手间里好像有人……”

  灵魂出窍的我正直勾勾地盯着镜子时,智率的声音却越来越近……

  “有人?哦,真的呢……灯还亮着呢……”

  “门也扣着呢,泰阳。”

  “奇怪啊。现在门口鞋柜里的鞋只有我姐的……”

  是脱毛液……刚才感觉不错涂满一脸的这个东西……是老妈清理腋毛时用的脱毛液……

  “姐!!开门啦!!你在里面吧?!”

  “桃京姐不会晕死过去了吧!!?!”

  “晕死过去!!?”

  “不是听说有那种上厕所突然晕死过去的人嘛!!用力过猛一下子晕死过去的人!!!”

  “说什么疯话呢。世界上哪儿有那种人?!!!难道说我姐她!!!!”

  ……把刘海放下来也盖不住眉毛,额头上一片光秃秃的。

  “哎呀!要是你姐的话就更不知道会怎么样了!!桃京姐!!!在里面的话就吱个声儿啊!!”

  “姐!!你在里边吗!!?真晕死了吗!!?!?回答我呀!!!”

  哈哈哈……哈哈哈……

  没错,韩桃京……

  这就是你的人生……这就是你的命运……

  “没有钥匙吗?有没有厕所的钥匙?”

  我极度悲伤到流不出眼泪却想尽情大笑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似乎有些焦虑却又很冷漠的声音。好像是海俊!!!?!

  我瞬间恢复了常态,立刻明白眼前的状况,决不能让他们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会被笑话死的。没时间看我镜子里面的脸,电光石火之间我开了口……

  “泰阳哥~~我在‘嗯嗯’啦,别打扰人家啦……”

  我毫不迟疑地开始模仿起智吾的嗓音来,虽说刚才我差点让他哭了,但现在他的声音能拯救我。

  “智吾?”

  “嗯。哥~~哥你打扰的话,我拉不出来啦,你去屋里玩儿吧……”

  “你是智吾??”

  “嗯。哥~~!”

  “你真的是智吾?我老弟韩智吾?”

  “啊呀。你老问什么呀?”

  “智吾啊……”

  “嗯?”

  “智吾~~”

  “嗯!!”

  “你哥我叫什么?”

  “泰阳哥~~~”

  咔嗒。

  为了消除泰阳的疑心,我更加卖力地模仿着智吾发出“哥~”的声音,嘴巴大张着,突然……

  “……”

  这时,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我面前出现了手里拎着一大串钥匙的智吾,旁边是带着一副“姐……你有听我说话吗?还不如死了算了”表情的泰阳,还有惨白着一张脸、好似看到贞子一样盯着我看的智率……

  “姐,你可不能死啊!!!!!!!!!!!!!!!!!!!”

  还有不必费心说明的梦泽。

  啊……

  这时候还有一位绝对不能漏掉的大人物……我很想当站在我旁边的他不存在,垂下视线尽量躲避,不过他那张脸还是第一个停留在我的眼里。申海俊。好像要跟希特勒决战一样,我的脸气得通红,用一只手遮住脸,大喊起来:

  “没错!!!我穿四角内裤,还把南瓜糖粘在沙发上打算以后吃!!!学了十年也不会弹钢琴,也不会说英语!!!!混蛋梦泽,我就像你说的一样跟可爱魅力一点边都不沾!!!现在眉毛也没了!!!!!所以!!!所以你们都别理我!!!!!!!!”

  我的眼泪随着大喊一起迸发出来,申海俊低着头爆笑起来:

  “你姐姐生下来就是为了娱乐我们大家的吧??!!!!!!!!哇哈哈哈哈哈。”

  沉默了一会儿,梦泽最先拍着巴掌笑出来。

  “啊哈哈。笑死我了……”

  然后他们争先恐后疯子一样地对着我笑开了,留下我一个人跌坐在地板上,边喊着“我的眉毛~我的眉毛~”边呜呜大哭……

  “按了半天门铃怎么没人来开门啊?!!!”

  这时,一个震得耳朵“嗡嗡”作响的声音气呼呼地说,随着声音传来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我抬起红肿的眼睛一看……

  “这是什么啊……”

  紧锁眉头向下看着我脸的是崔缎英……今天没穿校服而是着了一身便服,看起来比那天更加光彩照人的崔缎英。用美丽得令人心痛的手指着我的崔缎英。

  “哦~~!!崔缎英你今天好漂亮啊。化妆了?”

  “你姐的眉毛怎么了?”

  “不知道,哈哈。丢人了。不过姐你把眉毛怎么样了?”

  “……”

  眼下如果用童话故事中的人物来比喻崔缎英和我的话,那就是永远招人怜爱的人鱼公主与海底老巫婆。虽然听起来有点悲惨,不过如果把我们比作动物的话,就是亮光闪闪的白马跟掉光毛的骡子。虽然不想这么说,不过要是用绿色大自然的生物作比喻的话,就是洁白的百合花与沾在上面的蚜虫。把这些统统收走,用一句话来说的话,就是完美的女人与叫人恶心的女人……

  “什么啊……”

  我失魂落魄,傻傻地看着他们,泰、梦两人的视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到了缎英那瓷娃娃一般的面孔上,把事情闹大的智吾躲在海俊身后瑟瑟发抖。

  “就因为这个一直不出去?不是说放下书包就出去的吗?就因为这点事扔我一个在那边,让我等到现在,还亲自上来找?”

  当发觉缎英暴躁的喊声是朝向海俊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几天前智率跟我说起过缎英喜欢海俊的话。也许从旁观者的眼光来看可能会认为我疯了,因为当时我嘴角带着神秘的微笑一骨碌爬了起来。

  “可算见到你了,申海俊。你跟我过来。”

  虽然这不是一个眉毛光秃秃的女人应该说出的话,不过很明显对这些爱管闲事的家伙来说我是与众不同的女人。怎么说我也是女主角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