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七章
第七章



更新日期:2021-06-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7

  “你,你……你们这群疯子!!!!!!!!!!!!!!!!”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当年希腊大军从特洛伊木马里面跳出来蜂拥而上的时候也不过如此吧。眼下正乱得一锅粥一样,十多个老师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希特勒就好像演电影一样,停了一下才向上举着木棒大喊起来。在这混乱的一刻,我迅速作出了英明神武的决策,一把拉起海俊的手逃窜了出去。

  “你们死定了!!!!!!!!!!”

  希特勒恶狠狠的声音在走廊上传出了回音。

  其实,只有希特勒一个人想制我们于死地,其他老师碍于面子只是虚张声势地大喊一通罢了。

  “泰阳,对不起了!!!”

  我韩桃京,背叛了自己的亲弟弟,在这紧要关头却拉着一个外人的手,疯了一样地在走廊上跑着……不知什么时候情况完全反过来,变成了他拉着我在跑……

  “刹不住闸了~~!!!!!!!!!!!!!!!!!!!!!!!!”

  ……

  多亏了这个外人底气十足的高喊,我们居然毫发无伤地成功脱逃。

  啊,这家伙……虽然觉得他跑得真的不怎么样,不过也算在这方面很有天分了……

  一张高度才到我胸口的教桌。一架看起来比海泰智梦秘密据点里那个贵上几十倍的豪华钢琴。一直垂到地面的黑色窗帘,窗帘后面的墙上挂着莫扎特画像。

  “嘿嘿,你们学校音乐教室还真不小啊……”

  “呼……”

  “刚才吓到了吧……”

  “你没什么毛病吧?!!!!!!!!!!!!!!你以为我的嘴是哪里的电线杆吗?!!!!!!!!!!!!”

  “只是想气气希特勒啦……”

  “那为什么不亲别人的嘴,偏偏亲我的?!!!!!!”

  “刚好我眼前只有你在嘛……”

  “还有,你要跑就跑,干吗拉着我的手跑啊?!!!!要是害我高中不能毕业,你得负责任!!!!!!”

  ……怕怕……

  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慢慢向教桌后面退过去。海俊好像一点都不想靠近我这种积极主动类型的女生一样……他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钢琴凳上。

  “那个,你……你跑步真厉害哦……刚才我好像一直追着摩托在跑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啦……都是那个老师说话太过分嘛……我也是气昏头了……”

  海俊没有回答,用手背胡乱地蹭着嘴唇。

  “也不是那么讨厌的事情吧……”

  “因为是第一次啊!!!”

  “你说什么?”

  “……”

  “哇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

  我完全忘记了眼下的处境,笑得捂着肚子坐到了地上,海俊的一张俊脸开始慢慢变红。

  “够了吧……”

  “哇哈哈哈哈哈。把这话告诉你朋友去。梦泽他听了啊,一定会笑得直跺脚!!!哇哈哈哈哈哈。”

  “跟你说够了吧……”

  “哦哈哈哈哈!”

  “呼……”

  “……对不起……”

  ??????

  突然,海俊的胳膊肘按到了琴键上,我被突然响起的钢琴声吓到,“啊”地大喊了一声。他现在好像真的对我这个人感到极度厌恶,干脆蔑视我。

  “知道了……我出去自首,可以了吧……”

  “……”

  “我现在下去跟他们说……是我一直粘着你……所以我才亲你,还强行拉着你一起逃跑……”

  “这么说有什么用?你要是长脑子了就用脑子好好想想!!!”

  “真的对不起嘛,海俊……不要因为我那么生气嘛……”

  “姐,你真是……”

  “……”

  “姐,你都是大人了,为什么还老是惹事啊?!!哦,还有昨天在便利店也是!!”

  “……”

  “他们两个大男人在那边胡乱扔鸡蛋,要是打到你怎么办啊~~?打到你的话,你也这样嘿嘿傻笑吗?还是你连死都不怕?你怎么就不知道害怕呢?”

  “……对不起啦!”

  我的声音像蚊子一样越来越低,而海俊的叹气声却越来越大。我想哪怕一点点也好,如果自己可以掌控事态发展……这样想着,脚底下朝着门口走去。

  “上哪儿去?”

  “……”

  海俊低沉的声音拦住了我的脚。

  “去自首,投奔光明……”

  “说什么疯话……”

  海俊两手交叉托住下颚。

  “你别生气了,我这就走……”

  “刚才……”

  “……”

  “没听成钢琴独奏会很伤心吧。”

  “嗯??”

  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我晃了晃头,海俊不知在想什么,把两只手放到了钢琴的键盘上。

  “你在干吗?”

  “鼓掌吧。”

  “鼓掌?”

  “你听不到她弹,我来给你弹,所以鼓掌吧。”

  “……”

  “你不鼓掌我就不弹哦……”

  ……

  我觉得很荒唐地看了他一会儿,从海俊的背影里没有感到一丝捉弄,所以我安安静静地给他鼓掌……海俊略显紧张地开始弹了起来。

  “蓝色天空蓝色天空铺满梦想的绿色小山!”

  “哈哈……你这是弹的什么啊……”

  “小小山羊啃着青草,一起做游戏!扬起月儿一样明亮的小脸!”

  海俊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唱着他的《小小山羊》。

  我忍着笑意走到他身边,他一脸真挚地用心在键盘上弹了又弹,虽然看上去他弹得还不熟练,但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雨滴哗哗哗哗掉不停的日子,扬起愁苦的小脸~!!!?!!!”!!!???

  这时,身后传来谁的歌声,我循声回头,看到蓬蓬头智率和泰阳打开门钻了进来。

  “你们怎么在这儿?!!!”

  “嘘……”

  我把一根手指竖起放在嘴巴前,对方则蹑手蹑脚地走到我们这边。

  “韩桃京,你疯了吧……”

  “……”

  “你怎么能对我朋友做那种事啊……”

  韩泰阳右手指着海俊的后脑勺,左手却伸过来拧住我的鼻子。

  “啊!疼,疼!!!”

  “我可没跟你开玩笑……”

  “只是打个招呼嘛!!”

  “打招呼?!”

  “没错,打招呼!!只是像在美国打招呼时一样亲了亲嘴嘛!!”

  “只是亲了亲嘴!!?”

  “没错!!!”

  “不管怎么说也亲嘴了嘛!!碰了不应碰的,弄得那么暧昧!!!”

  哦~,不。

  “申海俊,你跟他说!!!真碰到嘴唇了吗!!?”

  “……”

  “你倒是说话啊!!!!!!!!!!!!!!!!!!!!!”

  我的脸涨红得好像熟透的西红柿,韩泰阳完全不理会我,继续提高音量说个不停。这期间海俊只是一下一下按着那架完美无瑕的钢琴琴键……智率突然一下子跳起来坐上了教桌,在那边忽闪忽闪地眨着眼睛,突然张口开始唱起歌来:

  “蓝色天空蓝色天空铺满梦想的绿色小山~!小小山羊啃着青草,一起做游戏~!扬起月儿一样明亮的小脸~?”

  海俊的钢琴声再次响彻整个房间,似乎正等待着这一刻。泰阳又要说什么,但歌声与钢琴声渐渐变大,好像在拜托他“不要张口”。

  “雨滴哗哗哗哗掉不停的日子,扬起愁苦的小脸~!我要找妈妈,咩~!我要找爸爸,咩~!羊儿哭着说~!”

  这时候我才感悟到,虽然这是第一次听到,但智率的歌声真的不同凡响。他的嗓音……震撼的不是人的耳朵,而是人的胸口。不是他在张嘴歌唱,而是歌声自然而然地从他嘴里流淌出来……

  “嘿,走过路过可千万不能错过。现在不听这歌声,你会后悔一辈子。嘿,走过路过也要来看一看。听了这歌声,即可拥有美好的梦想。”

  似乎有人在耳边对我这样窃窃私语……是五年前的事吗?那会儿我独自彷徨,偶然在爵士乐酒吧中见到一名黑人女歌手拿着啤酒瓶当做麦克风在演唱,记得那时听到的旋律跟现在的好像哦,也许当时她唱的也是这种《小小山羊》一类的童谣吧……我只记得当时她在那边走来走去,调皮地带动着场内的所有人跟她一起感受那种轻松愉悦的气氛……

  “哈……真的……结束了……”

  好一会儿,随着这句感叹滑出舌尖,智率又开始哼唱起另外一首歌,似乎完全不记得那句话是他自己说的。他闭着眼睛,忘我地哼唱着,世间万物已经完全被他抛在了脑后。

  “这下唱完了吧?”

  直到这时,海俊才盖上钢琴盖,向我回过头来……我一时蒙了,胡乱地点着头……

  “你的钢琴演奏也结束了。”

  在海俊和智率相视而笑的时候,不知哪里传出“咣、咣”的声音,泰阳发现用木片塞紧的音乐教室前门正在摇晃。

  怎么会这样。蓝色希特勒开始进攻了……

  “坏菜了……”

  “怎么办??!”

  “怎么拌!!凉拌……”

  不久之前还感觉浑身洋溢着莫大的幸福,眼下看着他们抱头鼠窜的样子,我心里的负罪感越来越强烈了。

  “兔崽子们,我知道你们在里面呢!!!!!!!!!!!!!!!!!!”

  希特勒的高喊声把本来还存着的一丝侥幸彻底粉碎了,泰阳和智率看了看蓝色的窗户。没用啦,这里可是五层啊。

  “来这边……”

  这时,刚才一动不动盯着门看的海俊突然一把拉起我朝后面的窗帘走去。

  “别拿你的脏手碰我姐,混蛋!!”

  海俊全然不顾泰阳不管不顾的低声吼叫,用黑色的窗帘把我层层缠起来,然后自己也藏在里面跟我面对面。

  扑通扑通。

  上帝啊,为自己弟弟的朋友心跳个什么劲儿,太意外了……不对,再怎么说我们俩的距离也太近了。有这样贴着的必要么……

  “我们现在开始玩儿捉迷藏……”

  “……”

  “除了我以外都是鬼,叫其他人找到就完了。”

  “说什么傻话……”

  “在我来找你以前一动也不要动。没问题吧?”

  “我不会玩儿捉迷藏的说……”

  “那你想再像上回在机场一样,叫鬼捉住?”

  什么???

  “说好了哦,这次不许被抓到。”

  “你在说什么啊?”

  我丝毫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专注地看着他。海俊越过窗帘看了看外面的情况,然后把左手放到我额头上。

  然后他用那双让人看几小时都不会生厌的眼眸迎向我的视线,好像要说“谢谢”一样将双眼眯成了半月状,灿烂无比地笑了。突然他的大手从我额头上向下一滑,顺势挡在了我的双眼上。

  “!!!!!”

  接下去双唇相碰的触感让我吓了一大跳,不禁往后一退。

  “要这样才算是颁发接吻资格证,懂了吧?”

  扔下这句话以后,海俊就消失在窗帘后面……

  “你混蛋。别跟我姐废话一大堆,管好你自己,离她远点儿!”

  然后我就听到泰阳那怒不可遏的大嗓门。再然后是智率的惨叫……开门的声音……

  “全都给我出来!!!!!!!!!!!!!!!!!!!!!!!!!!!!!!!!”

  接下去是不用我再多说什么的希特勒的声音……

  最后是比起上面所有的声音合在一起还要大上几万倍的我的心跳声……

  ……

  “Oh……my……God……”

  然后我看到墙上挂着的莫扎特大叔在对着我微微笑,从智率嘴里流淌出来的小山羊在我头上跳着转圈,突然,我又想起了今天金真英的钢琴独奏会主题——“初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