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流年 > 第一卷 > 第四章 高一断章上
第四章 高一断章上



更新日期:2013-06-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回忆是一块块支离破碎的玻璃,让陷入回忆的我们鲜血淋漓。不停重复,无休无止。

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水般的江南女子,平静如水,温柔如水。门口那一瞥,她抬头不经意浅笑的眉弯,便这样定格在心底。
我们的关系在洛雪这个催化剂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前进着,在这过程中我也渐渐认识了不一样的她。一个有些调皮,有些蔫坏,偶尔快乐,偶尔伤春悲秋,却一直乐观积极的她。这样的她才算是渐渐真实,不再是我第一眼以为的从江南古老画卷中走出的人了。虽然少了一点完美,却让我更加亲近。

也许真的是时间过去得太久了,那一年的记忆已经斑驳至凌乱不堪。到现在,我已经再也不能够清楚地记得那些个真实的故事究竟是发生在哪个时空了。只剩下流年冲洗过后的残缺碎片堆积如许,牵挂心头。
一个慵懒的午后,空气慵懒到让人已经完全提不起丝毫的学习欲望。我早早来到学校,然后便趴在桌子上与我的周公女儿约会去了。因为怕在家睡过了,所以我都会提前来学校睡午觉。
睡得正舒服。迷迷糊糊间,我感觉脸上有冰凉的液体在滑动,挺舒服的,便继续睡着。这时候我已经有些意识,耳边传来陈俊江叶亚华洛雪和她隐约的调笑声。
然后,洛雪的声音嬉笑着出现在我耳边:“邹明薰,要上课啦,快起床!”一阵哄笑接着响起。
我睁开惺忪睡眼,第一个映入眼帘的便是洛雪充满坏笑的脸。她在一边笑得无邪。小雯、陈俊江和叶亚华也一脸奇怪表情看着我,像是在憋着笑。
我立马就诧异了,这是个什么情况:“你们怎么都这么奇怪地看着我?”
“哈哈!”不知是谁带头,大家一起笑了。陈俊江一边笑着一边从桌子里抽出他那块上课经常拿出来当“照妖镜”的镜子递给我。
带着强烈的不祥预感,我看向了镜子。我瞬间愣住:一只用水笔画的乌龟端坐在我右侧的脸颊,两只很贱的眼睛笑得弯成一条线,一只前爪还作打招呼状。更绝的是乌龟旁边还有一行歪歪斜斜的小字:大家好,小龟名为邹明薰也。
所以,不能怪我当时就拉下脸生气了。
我看着叶亚华:“是谁弄的?”
叶亚华:“我发誓不是我!”
我转向陈俊江,他立刻摇头:“也不是我!”我相信这两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还没这个胆子在我脸上干这种事。
我阴沉扫过前面三个女生,重点放在了洛雪和她身上:“小雯肯定不可能,你们两个是不是也想说不是你们呢?”洛雪和我曾经是同桌,所以对于她我很了解,做出这种事是很有可能的;至于她,自从那天我们在图书馆相撞并一起喝奶茶后,我们关系也突飞猛进,随着相处让我明白了她腹黑的内在,表面看起来大家闺秀,其实一肚子坏水,各种整人。
洛雪和她都是一脸特无辜状摇头。 我笑了。那一瞬间她们被我吓住了。
我冷笑着开口:“拜托下次再干这种事情时不要留下你的证据好吗?这么明显的笔迹……陈清颜,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你敢否认不是你?”说到最后我的表情已经咬牙切齿,显得狰狞。
“我……好吧,我承认是我画的。”她低着头,一副认错状,突然,她又调转枪口,“不过,这个主意是洛雪想出来的,她也有一份!”
我看向洛雪,也不说话。 洛雪满脸谄媚的笑:“那个,阿薰呐,我只是说着玩的……”然后,洛雪一脸正气拉过她,“是颜儿不听我的劝阻,一意孤行要在你脸上画乌龟来着。真的,我是无辜的啊!”
我再次恶狠狠盯着她,摩拳擦掌。
“呵呵!”她对着我笑得一脸灿烂,“要上课了哦。”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等我回来!”留下这句话后,我立即飞奔向洗手间。在用水洗自己脸上的水笔印记时,我脑海中不停翻转着各种想法,到底该怎么回报给她。如果只是单单的也在她脸上画个乌龟,那也太便宜她了。
出来洗手间,远远我就看见老师快要到教室。于是我一路奔跑,终于成功在老师前一秒踏进教室。坐在位子上无奈听着老师讲课,我把头凑近她的后脑勺,一字一顿:“陈清颜,等下课,你惨了!”
谁知这妮子听了后立刻不停轻点着她的小脑袋,不但没对我的威胁感到害怕,反而还像是在说:“你来啊、你来啊……” 我立刻决定,报复升级。
透过侧脸望去,她的脸上满是笑意。奶脂般白皙的脸上,几乎看不见毛孔。刘海静静垂下。看着看着,我由一开始的愤怒,渐渐变为悸动。心跳加速。
回过神,我立即触电般后移开脑袋,心脏“噗通、噗通”直跳。我做贼心虚般看向旁边,见陈俊江和叶亚华没有注意我才偷偷松下一口气。
然后,那一节课剩下来的时间,我不再听课,也不再想该用什么法子整她,只是一直在问自己: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这样?我不会真喜欢上她吧?……
我开始对自己不断催眠,这只是对美的一种欣赏,并不能代表什么,换个人也还是这个结果的。
就这样,一不顺溜,已经下课了。这时我才想起,还有正事要做。
老师走出了教室,她假装收拾课本。我屈起右手两根手指叩她的肩头。她回头,笑容灿烂。
我恶狠狠盯着她:“做好被报复准备了吗?”扳动指关节,发出一阵“啪啪”声,然后拿起了桌子上的水笔。想了半天我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好办法报复她,所以我决定还是在她脸上画两只乌龟吧。唉,谁叫她是女生呢?
谁知我刚把水笔拿到胸前位置还没有继续下面的动作,她就忽然表情一变,双臂放在胸前交叉合起,一脸的泫然欲泣:“邹明薰,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很好很好的人。所以你就原谅小女子我这一次吧,好不好?我已经知道错了。”
洛雪在一边笑得仿佛抽筋,事后我才知道这是课上她和洛雪互通小纸条,洛雪所贡献出的诡异方法。
我大跌眼镜,这还是我所认识的那个陈清颜吗?然后,一股莫名的小欣喜在心底探头,发芽,开花。心里本来就没剩多少的火气彻底没了。
“咳咳。”我干咳了几声。 然后我便看到洛雪笑得更加抽风,而她也低下头双肩不停抖动。叶亚华他们也笑得很大声。于是,整个班的目光都非常诧异地转移到我们这。
我们尴尬地平了笑声。她也默默松开了紧合的手。
等到别人不再注视,洛雪才气急败坏地指着叶亚华和陈俊江骂,怪他们笑得太大声。
“咳咳”,我再次干咳,见成功吸引了大家注意力,才道:“大家别跑话题,重点是我对陈清颜小朋友的审判,还没结束呢。”
“你……”她愤怒看着我,突然又变得巧笑倩兮,“行行,您老继续审判,小女子这厢候着。”
“嗯。请问陈清颜同学,既然你知道错了,那你知道错在哪吗?”
“我不该在你脸上画乌龟和写字的,我发誓,下次绝对不会了。”她一脸憋着笑,然后才装出认真道。
“哦?真的?” “嗯,真的!”她突然憋不住笑出声,笑得死去活来,边笑边说,“真的,下次我肯定只画乌龟,绝对不会题字了。嗯……顺便说一下,那只乌龟真的和你挺像的哦。哈哈。”
“哈哈哈……”大家都喷笑出来。
“你……陈清颜,你好意思啊!”我对她实在是无奈了。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刚才我已经那样低声下气地跟你道歉了,结果你还得寸进尺了是吧?现在我人就在这,我倒要看看你要把我怎么样?”她突然一改刚才的低眉顺眼,变得咄咄逼人起来。
我瞬间懵了,这才明白是自己表现得太得意,被她整了。
“呃、这个……好吧,小颜颜,是我错了还不行吗?但是一开始的确是你不对在先啊……”我装出一副有冤无处诉的样子。
“邹明薰!你叫我什么?!”她非常惊诧。
“小颜颜啊,怎么啦?”我装作很真诚,“不过这不是重点吧?重点是我向你认错了,并且其实是你错误在先的。现在你究竟还想我怎么样?”
“天哪!”她以手抚额,“好吧,邹明薰,是我错了行吧?”
我很得意,终于成功扳回了一局。 我诚惶诚恐:“不是,是我错了,真的。”
“你……邹明薰,你是在逼我是吧?”她眼中闪烁奇异色彩。
“没有啊,我是真的在向你认错啊。”
“那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乖。现在你该干嘛干嘛去吧,不要再搁我这纠结了。”她笑得灿烂。
“我……”再一次我与她的交锋以我的失败告终。
“哈哈哈……”大家都笑得没有了形象。
这时,陈俊江才突然悔恨道:“唉,我们应该先买几份爆米花过来吃的。”
洛雪也一脸懊悔:“是啊,这么精彩的一场演出,堪比去电影院看电影了。”
小雯特天真无邪地对我和她说道:“要不我们现在去小店买,你们待会儿重新表演一次好吗?”
我和她对看了一眼,结成同盟关系。
我对他们开口:“你们这一群没良心的家伙,居然拿我们当现场表演是吧?看戏看到你们这样也算是一种境界了!”
她接道:“你们看看你们把小雯这孩子都带成什么样了?原来那么一个善良可爱的小姑娘……是谁要去买零食吃的?既然这样,那就买给我和邹明薰吧,算是免费让你们看了这么长时间的补偿了。正好我说的饿了。”
我续道:“这个提议不错。来来来,大家都别愣着了,快点选个人去买东西,我想想我要吃什么。”
“等一下。”叶亚华推了推眼镜,见大家都看他,用手指了指我和她,“我们谁去买零食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看这一对夫唱妇随得多么完美?先是互相演戏引起我们的注意,然后等我们上当时才暴露出狼子野心,一起调转枪口坑我们。这期间种种配合,啧啧,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大家说是不是啊?”
“对啊,原来你们俩是合伙坑我们的来了。”洛雪,陈俊江和小雯连忙附和。
“叶亚华,你刚才说的什么?夫唱妇随?”她咬牙切齿看着叶亚华。
在叶亚华说出夫唱妇随时,我的心脏陡地开始狂跳。
“叶亚华,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我尴尬地看向叶亚华,有一种杀人的冲动,这小子还真什么都敢说。以前怎么就没有看出这个小子思想这么猥琐呢?
“呃……”叶亚华这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件怎样的错事,惹了什么人,嬉笑道,“大哥,大嫂,我错了……”
她的耳朵变得有点红,面无表情。
为了防止叶亚华这小子再说出什么没脑子的话,我扑上去压住他,实行各种打闹。直到他连连向我求饶为止。
最后我瞪着叶亚华:“刚才你说了什么吗?”背对众人我向他使眼色。
叶亚华一脸严肃:“我刚才什么都没说。真的。”
“嗯,这还差不多。”我点头。
这时她才看着叶亚华很认真道:“叶亚华,记住,下次别再乱开这种玩笑。不然,我们就别再做朋友了。”她转过头,拿出下一节课的书本看起来。
大家互相看了看,一个个都对叶亚华各种眼神横飞,仿佛是在说:你这小子,什么玩笑都敢开,这下玩大了吧?
叶亚华各种委屈地来回看大家,最后叹了口气,低下头。
我轻轻摇了摇头,叶亚华这次是真的玩笑开大了。
洛雪和小雯瞪了叶亚华最后一眼后都转了过去,一起低声安慰她,说着悄悄话。
陈俊江偷偷对叶亚华竖起大拇指,嬉皮笑脸。 我朝他俩瞪了一眼。
之后,她一整个下午都没有再转过身跟我们玩闹。就连我拍她肩膀也都装没有感觉到。我的心立即从云端坠入谷底。整整惴惴不安了一个下午。
终于,等到了放学,大家早知道了我和她同路,所以都先跟我们打招呼一个个走了。洛雪在临走之前向我递了一个眼神。我了解地点了点头。
她收拾好书包,看见我拎着书包在一边等她,并没有说任何话,只和我对视了一眼,便往外走去。我快走两步跟在她后面。
取车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开口:“你不是真的生气了吧?”
她停下动作:“你说呢?”
我尴尬地摸了摸脑袋:“我知道你真的生气了。其实,叶亚华他只是喜欢开玩笑,并不是有心要怎么样。”
“我知道他只是单纯玩笑,可我不喜欢这样。”
“你看,他不是已经受到惩罚了吗?我今天打得他挺惨的。”
“你还好意思说,你真当我看不到吗?你敢发誓你真的打了他了?”她朝我生气哼道。
“呃……那我明天把他打成猪头好吗?真的猪头哦……”见周围没人注视我们,我用手把鼻子往上按成猪鼻子样。
“扑哧!”她看着忍不住笑了出来。
“哈哈……”我放下手和她一起笑了。
等我们止住笑,我认真跟她说:“这下不生气了吧?”
她歪脑袋想了想才道:“看我心情呗。”语带调皮。
我心中一下子雨过天晴:“哈哈,那好,明天我就去把他打成猪头。”
夕阳下,我们推着脚踏车向校门外走去……
那是大家第一次拿我和她在一起开玩笑。
第二天,叶亚华同学特地当着我们四个人的们对她发表了洋洋洒洒一大堆有的没的承认自己错误的演讲,期间一度上升到党和组织的高度,惹得我们五个人一再笑得前仰后合。于是,她便直接原谅了叶亚华同学。原话是:“看在叶亚华同志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再不原谅你自己都感觉自己像是恶毒的后妈了。”事后我才知道这个演讲是叶亚华晚上回去不知从哪里淘到的一篇搞笑文章改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