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流年 > 第一卷 > 第一章 故事的开始
第一章 故事的开始



更新日期:2012-11-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有没有一种思念,能让你让我,永不凋灭?

  记忆中的梦城始终环绕着绚美的阳光。有风缠萦人们看不见的悲伤在大街小巷里穿梭,于是那一方纯澈无暇的湛蓝天空支离破碎。在那一段轰然坍塌的时光中,我看到了许多熟悉又陌生的人流着眼泪唱着青春的歌渐行渐远。
  下一站,我们的幸福都到达在天堂。
  相恋的人看不清彼此的幸福,因为他们的眼里只剩下眼泪。

  时间安静呼啸,沉眠在那一年末夏。
  所有的人和事物都沉沉睡着,在无边静止中,等待--唤醒。

  2008年夏末,随便收拾了些东西,我纠结着来到了金色高级中学--市里最好的高中。
  怀着莫明的心情,报名后我第一次踏上这座学校。有对过去朋友一起嬉闹生活的怀念,有对即将开始高中未知青春生活的向往,还有一点点在这个年纪蠢蠢欲动向往禁忌恋爱的好奇与期待。
  高中的女孩比初中好看多了,初中的都是些小丫头片子,毛都还没长全呢。高中的男女朋友关系很直接,可能今天还是陌生人,第二天就已经亲亲我我,旁若无人了。手快有,手慢无。都是玩玩而已。青春就是这样的狼心狗肺、肆意挥霍而已。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告诉我这句话的人,当时嘴里叼着一根烟,目光迷茫,一副疾世愤俗的样子。只可惜他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只是他那一嘴黄得如同四五十岁烟鬼的牙齿。他上的是很差的学校,抽的是十块钱一包的好烟,经常因为旷课和打架斗殴而被全校通告……这些种种,和我是简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但我们却很神奇地是从小抢一袋子方便面长大的铁哥们,并且这种关系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磨。可是我记得他最多是依然是那个喜欢玩具,会因为考了一百分被妈妈奖励而开心一整天的他。他因为比我大一岁,所以比我早一年上了高中,也让我对高中生活的感情异常矛盾。
  推着脚踏车,我悠然向车棚走去。路两旁的花坛里生长着不同的淡紫嫣红或纯白的未名花,还有几株茎杆细小、叶片霜醉的瘦枫。阳光很毒辣。
  我不时打量着路过的学生,心中充满了亲切之感。上学的时候天天盼着放假;放假了,却又天天盼着开学。
  只是这天实在是太热了一点,刚走两步,便已经汗流浃背。这座城市的夏天从来都是这样,热气攒聚,于不知不觉中吞噬人们的意志和精力。
  停摆好车后,我向布告栏走去,那儿我将会知道自己接下来一年自己生活是地方。
  我走到来时的转角,墙壁上长满了青郁的爬山虎。葱葱郁郁的绿意,让我的心也变得清凉。
  我正准备过去,斜刺里毫无准备地便走出来一个女生,扎着蓬松的马尾,露出半只在阳光下闪耀着透明骨玉般光泽的耳翼,身材高挑,一米七左右,带过一阵洗发水清浅好闻的发香,差点与我撞到一起。
  我心脏不自禁地一阵悸动,虽然没有看清那人的长相,但是那一瞬间我是真的心动了。刚才还在想着高中里会不会遇到传说中的缘分,现在就差点撞到一个。是不是上天听见了我的心声?
  这样想着,又因为她是我高中遇见的第一个人,我转过头朝她望去。下一刻,我看见了一张温婉美丽的脸庞,身上盘桓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那种感觉,就像是江南水乡洗濯出的女子。我情不自禁地对她多看了几眼。
  她也正回头看我。恍惚间,我们的视线缠绕在一起几秒钟后才分开。她的眼眸里像是藏着一片迷雾,我看不见任何情绪,只有平静。
  我们的脚步都没有停留。
  我镇静地向布告栏走去,心中有一丝悸动的波澜,却并没有太多留恋。我和她只不过是彼此生命匆匆擦肩的过客之一,而人的一生会遇见大约2920万不同的人,这么多的人中只有那么极少的一些人能和我们产生接下去的故事。
  我运气很好,几乎可以说是走到布告栏前一抬头就一眼找到了自己以后将要生活一年的地方--高一(13)班。
  我转身朝教学楼走去,循着班牌号找到高一(13)班。我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了一半左右的人。班主任是个面相慈蔼的中年妇女,身边围满着不停问东问西的家长。教室里气氛非常热烈,大家完全没有初次见面的羞涩,不管认识或不认识,都聚在一起天南地北聊着。
  一切都充满着刚开始的喜悦,不是以前那么懵懂,也不是以后那么现实。一切都刚刚好。
  “邹明薰!”正当我寻找位子时,一道充满惊喜的声音响起。
  听到有人叫我名字,我下意识地抬头循着声音望去。然后我惊喜地发现那居然是我初中时候几个月的同桌--洛雪。想不到她居然和我分在一个班。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遇见这样一个熟悉的人,怎么看怎么是一件开心的事。
  殊不知正是这一喊,让我从此牵扯住一生的思念。
  我抬步向洛雪走去,她正在跟一位女生聊着什么,边说边看着我,脸上的笑容非常灿烂。那女生边听边抬头看向我,脸上挂着莫明的笑意,眉目间都是盈满了笑意,眼中闪烁着好奇,还有一缕不可捉摸的意味。
  我心中蓦地一颤,这女生正是我刚才在转角遇见的那个她。一股莫名的情绪从心底开始氤氲,有一点哭笑不得,有一点开心窃喜。人性就是这样,第一次当作意外,第二次便自以为是命中注定了。
  女生彻底转过脸,只一眼,我便再也不能移开目光:斜斜的刘海遮住了小半边额角,一绺青丝在另一边齐齐地垂下。肌如凝脂,皓皓胜雪;眉似新月,朱砂轻点;眼如汪泉,明净深邃;琼鼻秀巧,不挺不塌;唇色粉嫩,厚薄匀称;鹅蛋脸型,勾勒优美。
  她身上自然而然散发有一种独特的气质,我立刻就被她吸引住了。
  她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美女,只是她整个人给别人的感觉很舒服。越看越耐看,属于那种有底蕴型。也或者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她恰巧就是我喜欢的那一类型。
  她的目光与我紧紧连在一起。我平静地看着她,她也平静地看着我。这种感觉很奇怪,我们不是互相有好感的凝视,反而更像是博弈交锋,在等着某一方先败下阵来。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一声轻咳,我这才摹然惊觉,从那种奇怪的感觉中离开,匆忙移走目光。
  我看向洛雪,洛雪正一脸坏笑的看着我。原来不知不觉我已经走到了她们那儿。我再看向她,这一看我不由得乐了:她正眼神游离不敢看我,双耳一片粉红。
  我走到洛雪身后坐下:“哈哈,想不到我们又在一个班啦。”
  “是啊!”洛雪开心地道,“以后,又有人可以被我欺负了,哈哈。”
  我一头大汗,欺负?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我们初中同桌时候经常因为各种各样的小事而争吵,有时候吵上火气,便会上演全武行。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当时我们的桌子上有全班唯一一条三八线,想起来还有一点的怀念。
  然后,洛雪转过头指着我对她介绍道:“这是我初中时候某一时期的同桌,邹明薰。你别看他表面斯文,一脸和气,其实他这人最是猥琐了,你可要好好小心他。”
  “姓瞎的,你再乱说小心我把你敲了闷棍塞进下水道里!”我怒极,有这么诽谤人的吗?我的美好还没开始,就已经被毁得差不多了。我尴尬地对她解释,“别听这个疯子乱说,其实……我真的是一个好人来着!”
  “呵呵!”她轻声笑出来,脸上的笑意很浓很浓。
  “喂,姓邹的,你为什么叫我姓瞎的?”洛雪好奇问道。
  “你一直都在说瞎话,我不叫你姓瞎的,又应该叫你什么呢?”我得意地解释。
  “你!”洛雪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半天才憋出一句,“小气鬼,开个玩笑都不行啊?”
  呃……我不吃硬,却专吃软,她一转换态度,我便也跟着换了:“行行行,你说的都对。我只是说着玩,不需要这么大反应吧?”
  “哼哼!”洛雪得意地笑了。
  这时洛雪才想起来对我介绍她,指着她道:“这是陈清颜,我小学的死党。嘻嘻,她可是不一般的人哦。”
  我看向她,她也对我轻轻一笑,有种温婉宁静的感觉。这种干净、纯粹是我生平所仅见的。
  我也对她轻轻一笑,点头道:“你好,陈清颜、同学。”我福至心灵地加上同学二字。
  果不其然,听见同学二字后她脸上是笑容变得非常灿烂,“你好,邹明薰,同、学。”那一汪清澈泉水般盈盈、风云不惊般淡定的眸子仿佛透进了我的灵魂。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有灵性的眸子。我忽然便又想到:这一定是个有灵性的女生。
  我们相视而笑,一种说不出来的认同和喜悦充斥在我心胸。
  蓝天澄澈,白云悠悠;喧嚣满耳,心中宁静。
  陈清颜。很素雅的一个名字。人如其名。

  恍惚间,我似乎又看到了她充满慧黠的浅笑。

  “我一直就听说过你的大名哦,今天终于有幸拜见了本人。”她忽然语出惊人地道,拍拍胸脯,装出一副很荣幸的样子。
  我当即就怔在了那儿,一直就听说过我的名字?好半晌我才终于反应过来,一定是洛雪和她说了什么关于我的话。其实那一瞬,一开始我的心跳蓦地慢了一拍,我以为她是说她以前就知道我的存在,一种很奇妙的满足感。但是我后来仔细想想又不对,只可能是洛雪告诉她的这一种情况。我脸突然变得滚烫,强自镇定道:“呵呵,是洛雪跟你说的我吧?这个丫头在你面前说我什么了?我猜,肯定没有一句好话。”
  “哼,你才没有一句好话呢!”洛雪生气道,转而又挂上洋洋得意的笑容,“不过还真被你说对了,我的确没说你什么好话。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说你怎样和我抢东西,怎样没有绅士风度,怎样欺负我而已。”
  我当场就晕了,从洛雪嘴里说出来的话肯定事事都是她占理,错的也被她说成对的。事实上,我们当时的争吵基本每次都是她引起的……
  我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看向她,只为她可以摇头说不是。而现实却是她满脸灿烂笑容地点了头。
  “洛雪!我的形象今天全都被你给毁了……你说,那些事情真的是我有错在先吗?”我试图辩解。
  “嘻嘻,没事啦,毁着毁着你就会慢慢习惯的。”洛雪避重就轻答道。
  我摊开双手看着她:“我已经没辙了,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只想告诫你一句,遇上洛雪这样的朋友,小心她把你卖了你还在为她数钱。”
  洛雪立即变得张牙舞爪:“邹明薰你这个混蛋,不许乱挑拨我们的关系。”说着,搂住她道,“清颜,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了是吧?”
  她无动于衷地笑了:“你们俩斗你们的,别把我扯上,我可是完全无辜的好吧?”
  “哼,连你也欺负我!”洛雪装出很生气。
  我在一旁哈哈大笑:“你活该,谁让你没事乱诽谤我来着?”
  看见她笑了,一股很强的表现欲让我紧紧和洛雪斗嘴。每让她笑一次,我心里都开心一次。我估计这便是传说中的吸引异性的天性了吧。
  不知道和洛雪斗了多久,终于洛雪忍不住认输,我得意地笑了。
  之后,我们三个便海阔天空地聊了起来。主要是洛雪帮我们俩互相介绍。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怎么感觉洛雪有扮演红娘的趋势?通过聊天,我终于确定了她初中时候和我们并不是在同一所学校。
  不久后,我终于再次遇见一个熟人,陈俊江,我初中玩得很好的一个朋友。据我的观察,这小子肯定有一点喜欢洛雪,可惜他不说,洛雪也就不会知道了。再之后,洛雪旁边坐了一个我们不认识的女生,叫小雯。而陈俊江旁边坐了一个她初中的同学,叶亚华。聊了几句,当得知叶亚华也喜欢看小说之后,我们两个瞬间打成一片。当时的我不知道,就是叶亚华和陈俊江这两个人,最后成为了我一生中最好的两个兄弟。是他们,陪我一起度过了高中的三年岁月,度过了那段年少轻狂。
  我们在下面热火朝天聊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班主任终于把所有的家长都送走了。我们高中的第一节半正式的班会课就这样开始了。大家都瞬间从前一刻的谈笑风生变作正襟危坐,深怕被班主任抓住小尾巴,这样接下来一年就有得过了。因为今天是我们高中生涯的第一天,还没有正式上课,所以班主任只是简单地介绍了一下高中和初中的区别和终点注意事项,说了些鼓舞人心的话,便宣布了放学。
  教室里先是静下来几秒,然后大家才三五成群有说有笑地往外走去,很悠闲,不同与初中的一放学就向外冲的场景。我突然有些伤感,怀念那些再也回不去的日子。
  “那、我先走喽。”洛雪轻轻扣了扣我的桌子。我点了点头。洛雪住在学校,所以她和我们不是一路,我们都是回家的。
  洛雪又和她抱了抱,然后走出教室去宿舍里。陈俊江和叶亚华和我打完招呼也先离开了。
  于是便只剩下我和她。
  我不慌不忙地收拾着东西,收拾完后才悠然的的起身准备离去。巧到令我难以置信的是,她几乎是和我同时站起来的。
  下意识地看向彼此,我和她都笑了。这是一种遇到同类的感觉。我们心的距离在瞬间近了许多。
  于是我们肩并肩地走出教室,一直走到车棚。取完车后,出于礼貌,我把车停在一边,让她先走。让人无语的巧合是,她又和我是同样的想法,也把车停在一边,意味不言而喻。
  我们的目光都深深地透进彼此眼眸的最里处。
  最终她哈哈大笑:“我们都别让了,一起走吧。”
  我望着她的眼眸,大笑出声,推起车和她一起向校门口走去。
  校门口,她看着我,脸上挂着浅笑:“那再见喽,很开心今天能够认识你。”
  “我也是,那、再见。”我站在原地看着她骑上脚踏车离开。让我欣喜的是,她所走的方向正是我要走的方向。我没有上前追她,虽然心中有那一种冲动。但是毕竟我和她是今天才认识的。况且就算是追上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刚才在教室能够聊成那样,主要是因为有洛雪这个我很熟悉的人在,一般对于刚认识的人我是很沉默的。于是,我只是静静地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的背影。越看心中却越浮出一份莫名的轻松喜悦。我感觉我的行径有点像是偷窥狂,只不过我的行为是光明正大的。
  不久,我们来到了十字路口。从这个十字路口向西不远处再往北有一条林荫小道,小道尽头左拐不远处便是我家。
  因为是红灯,所以她停了下来。也正因为这样,她才发现了一直在她身后的我。那一瞬间,我似乎从她眼中看到了些许惊喜。我浅浅笑着。
  “原来你也走这条路啊。”突然她那独特的声线顺着风传入我耳中,很动听。
  “是啊,还真巧。”我脸上的笑变深。
  她笑得很明媚,朱唇轻启,露出些许皓白的牙齿。很动人。
  我想上天一定是对她偏了心的,给了她娇妍的容貌,给了她天籁般的嗓音,还给了她有灵性的眸子。
  我停在她身旁,一起等绿灯。因为不熟,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所以空气有些凝滞。
  想了许久,我才开口问道:“你住哪?”
  “啊?哦,我从这儿向西,然后有一条小路向北。”她没有预料到我的突然开口,有一秒钟的停拍。
  不知怎么回事,她这副表情在我眼中居然感觉非常可爱。
  “你没有说错?”我蓦然惊喜地看着她。
  “啊?”她用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诧异地盯着我。
  我望着她,摸了摸鼻子:“我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所要走的、应该是、同一条路。”心中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有些无语,我和她的缘分也太大了点。
  她眼睛睁得很大,惊讶到无以名状。然后她灿烂地笑了:“这么说,还真是巧呢。”
  微风轻轻吹拂起她柔顺的发梢,如丝带在空气中凌舞。于是,这个笑容沉淀了整个的那年的时空。
  绿灯亮起,我和她一起穿过马路向西走去,再一起踏上了那条朝北的僻幽小道。
  我心中的感情很乱很复杂,惊喜中又有一种无奈。我们像是前世便已注定了今生的宿命,等待着今生的插肩而过,然后纠缠不休,从此相思搁浅边。瞎想什么呢,至少现在看来,一切是美好的。
  想着想着,我不自禁傻笑起来。
  “喂,傻笑什么呢?看你一副呆愣的模样。”蓦然耳畔传来她戏谑的声音。
  “啊?没什么,只是感觉我们俩实在是、好像很有缘似的。”我看向她,说出了心中的感慨。
  “嗯,好像真的挺有缘的。”她脸上浮现一层莫名的浅笑。
  我和她相视而笑。在这笑声中,有一道透明的薄膜打破了。隐隐。
  一种叫作心动的情绪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我和她边聊边笑,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路的尽头。
  分开时,她巧笑嫣然地道:“这次是真的要再见了哦。”略带调皮的语气,让我忍俊不禁。
  和她道别之后,我慢悠悠地往家骑去,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喜悦:她似乎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

  高中的第一天,我邂逅了她,邂逅了这个牵绊了我全部记忆的女孩。
  那之后,命运的巨轮开始转动,一切沿着千百年前便已注定的轨迹向前运行。逃离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