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十年忽悠 > 正文 > 第67节
第67节



更新日期:2021-06-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艾米没想到JASON会在她已经订票之后仍然叫她别回中国,她一看到那句,就给打晕了,呆呆地坐了一会,不想吃饭,也不想动。坐了很久,才觉得脑子又慢慢开始转动。她自嘲地想,看来我的确是跳出了人间的苦境,不过直接就落进人间的痴呆傻境去了。

    她走回到电脑前,去跟JASON回EMAIL,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刚才只顾伤心,都没怎么仔细看,只好把他的来信再看一遍。这一遍读下来,才注意到他叫她别回去的理由是:“你正在OPT期间,如果回国的话,有可能拿不到回美国的签证,那你这么多年为之奋斗的理想不是毁于一旦了吗?”

    她想了半天,不明白他说的“理想”是什么,难道他觉得她这些年的奋斗就是为了呆在美国?她突然觉得又来了劲头,噢,原来你老人家是在操这些瞎心?真是吃饱了饭无事干,当心操白了你那卷卷头。我又不是布什,非得要在美国才能当总统?

    她一高兴,连打字都有点手舞足蹈了,不断打错,她也不管了,反正他知道她从小就是“别字大王”。她在回信里说,这个你不用担心,反正我是准备回国工作的。我会把答辩的事弄完了再回国,如果签不到证,我就不回美国参加CEREMONY了。我下星期就去把这边的工作辞了,一边准备答辩,一边收拾东西,答辩完了就打道回府。

    发了EMAIL,她也不等他回信了,因为知道他今天不会回信了,他已经把今天的指标用掉了。于是她就去逛MALL。她是个行动派,想不出该干什么的时候,就很沮丧,很难受,一旦打定了一个主意了,不管这个主意是叫她死还是叫她活,她都有事干了,也就懒得去发愁了,先把这计划执行了再说。因为忙,她很久没逛MALL了,现在既然准备辞职了,以后就有的是时间了,先逛个MALL,犒劳自己一下。

    等她逛得精疲力尽了回来时,发现电话里有留言,红灯一闪一闪的,她走过去按了一下,惊异地发现是JASON的声音,她赶紧倒回去再听一遍,的确是他,似乎很着急,问她为什么这么久不回他的EMAIL。她想,难道我刚才写了EMAIL,忘了按一下SEND?

    她匆匆把电脑打开,CHECK她的EMAIL,发现有好几个他发来的EMAIL。她吓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读了一个,才安下心来。他叫她不要辞职,不要回国,说千万不要头脑发热,如果你没答辩,还有可能签回美国。既然你是准备答辩完了再离开美国的,那签不上的可能性就更大了。辞了职,就肯定签不到了。

    另一封EMAIL除了问她怎么老不回信以外,又补充说你如果回了中国,你加拿大那边的身份也不好保持了。如果你呆在美国,而且是从陆路进入美国的话,枫叶卡和护照上都没有记载。但如果你回了中国,你的护照上就会有记载了。按规定,加拿大永久居民五年当中要在加拿大呆满两年才能保持身份,你这样会把身份弄丢的。

    后面几封都是叫她不要干傻事,但态度一封比一封着急,口气一封比一封专横。她幸灾乐祸地想,现在知道你怕什么了,以后你不回我EMAIL,我就拿这个吓唬你。不过她心里还是舍不得让他着急的,所以马上来写回信。她正在写,电话铃响了,她拿起听筒,是JASON。他一听见她的声音,就问她刚才跑哪里去了,他差点就要发动文学城的网友都去找她了。她说刚才去MALL里SHOPPING了,他笑了一下,说:“好啊,你在那里东游西逛,我在这里吓得要死。”

    她不解地问:“这有什么吓得要死的?你怎么把美国身份当这么大回事?”她想起静秋讲的故事,心想他可能被那个ABC搞成“身份过敏症”了,忍不住嘲笑说,“哇,身份,身份,JASON的命根。”

    “不是我的命根,是你的命根,”他解释说,“如果是我的命根,我干嘛要回国?”

    “如果是我的命根,我又干嘛要回国?”她问,“美国到底是哪点好,你为什么力劝我留美国?”

    他开玩笑:“你没听人说过?美国只有一点好,想生多少生多少。”

    她见他居然敢跟她开这种玩笑了,心里很高兴,马上以疯作邪,跟他黄上了:“中国虽然有计划生育政策,至少还可以请你捐点SPERM,生个一两个。呆在美国,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一个都没得生。”她邪完这句,就很后悔,怕把他吓得不敢说话了。

    结果他说:“你这么聪明的人,不知道SPERM可以冰冻起来?”不过他很快就转了话头,说,“听我一句劝,把票退了吧。”

    她挑衅地问:“如果我不退呢?”

    “你不退我就去你父母那里告你——”

    她哈哈大笑:“好啊好啊,去告吧,我求之不得。我父母肯定不会像你一样,把个美国身份看那么重,他们巴不得我回中国去——”

    他想了想,说:“你可以让你父母到美国参加你的毕业典礼,听说这个理由比较好签证,那样你就可以跟他们团聚了。等你转成H签证了,再回中国看他们也不迟。”

    她厚着脸皮说:“我是回去看你的,你能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我就不回去了。”

    他没再说什么,只说:“还是不要辞职吧,等到没签上证再辞职也不晚。”他等到她赌咒发誓地答应了,才挂了电话。

    过了几天,他发来一个EMAIL,说:“十一月份我在加拿大有个MEETING,不如你把回中国的票退了,到加拿大来玩吧”。他把他的行程也告诉了她。

    她喜晕了,马上退了回中国的票,订了去加拿大的票。她特意订了比他晚一天的票,这样他就会去机场接她。她准备在机场一见到他就对他说:“我已经长大了,知道什么是爱情了,让我们重新开始吧。”如果他接受了这个建议,那她就跟他去他家,如果不接受,那就——只好打道回府了。但她觉得他应该不会拒绝,不然他为什么要邀请她去加拿大?

    她估计他跟他的ABC已经吹了,所以有点一年遭蛇咬,十年怕井绳,生怕她也是个计较美国身份的人。想到他这些年勤勤恳恳地爱那个ABC,只是因为天不作美、不能在一起才转而来屈就她的,她有点难受。但是她警告自己说:不要老盯着过去,要看到未来,不要搞得象以前那样,吃太多的醋,把他吃跑了又来后悔。

    感恩节前夕,艾米飞到多伦多,在机场取行李的地方就看见了JASON,她向他奔过去,但到了跟前,却又停下了,有点慌乱地把预先想好的台词搬了出来:“我——我已经长大了,知道什么是——爱情了,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他摇了摇头,她心一沉,不过很庆幸自己是先问这句话,而不是先扑到他怀里去,不然就难堪死了。她不甘心地问:“你不想——重新开始?”

    他又摇了摇头,这次她看清了,确定了,知道不是自己眼花,也不是他耳聋。她很伤心,简直有点气愤了,被他忽悠到这里来,得到的却是这个结果。她忍不住问:“为什么你不愿意——重新开始?”

    “不愿意就是不愿意,一定要问个理由吗?”

    “你——?”她说不出话,只觉得泪水涌了上来,真是悔之莫及,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自作多情,一见他叫她到加拿大来,她就以为他要跟她旧情复燃了,看来他只是怕她签不回美国才这样照顾她的。虽然她曾经豪言壮语过,说只想呆在一个有他的地方,但真的到了伸手可及而不能及的时候,心里却只想逃开。她哽咽着说,“我——还是回美国去吧。”

    “刚才还说自己长大了,转眼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哭起来了。你把我大老远的忽悠回来了,自己又跑开?”

    “你不愿意重新开始,我还呆这里干什么——”

    “从来就没有结束,为什么要重新开始?”

    她愣了一会,然后扬起两个拳头,对准他就是一顿猛擂,擂得几个路过的张着嘴望他们。JASON赶快扔开行李箱,用两手抓住她的手:“好了好了,再打,我要喊‘非礼’了。哇,你真是恐怖分子,打起人来,不知轻重。”

    “你才是恐怖分子,差点把我吓死掉。”

    他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牵着她往外走:“你忽悠我这么多年,我忽悠你一次都不行?”

    “我什么时候忽悠你了?”

    “你没忽悠?”他看了她一会,说,“算了,回去再跟你算账。”

    艾米又一次踏进JASON的家,他家里的人仍然是热情接待他,看不出跟上次有什么区别。吃过晚饭后,她悄悄问他:“我——住哪里?”

    他把她带到她上次住过的那间小屋:“我妈已经为你把这间屋子收拾好了。”

    她很失望,闹半天还是住这里。她看着被子上那些小鸭子,想起上次的遭遇,很郁闷,搞不懂JASON是怎么回事了。他在机场说的那句话,难道只是怕她在大庭广众哭起来丢脸,才说了哄她走的?她觉得极有可能,因为他在机场并没有拥抱她一下,只牵了一下手。如果是把她当恋人看待,还不抢上来就是一个熊抱?

    她无奈地坐在她的小床上发愣,JASON问:“不喜欢这间?”

    “我没说不喜欢。我想去洗个澡,早点休息——”

    “跟我来。”他把她带到地下那层,里面已经装修过了,有好几个房间。他推开一个房间门,艾米看见一间布置得很漂亮的卧室,中间是一张很大的床。

    “这是——?”她好奇地问。

    “是为我和我的ABC女友准备的,你要是不喜欢上面那间,可以住这间。”

    她听他提到ABC,心里不太舒服,说:“那怎么好?你不是说是为你的ABC女友准备的吗?”

    “那怕什么?总不会睡一下就把床睡垮了吧?”他笑着说,“你不是说要洗澡吗?浴室在那边,我去帮你把你的东西拿下来。”他从衣柜里拿出一件丝质睡衣和一件缎子的浴袍,递给她,“穿这个吧。”

    艾米摸了一下浴袍,光滑柔软的感觉很好,但她想,可能是那个ABC的,她不快地问:“这也是为你那ABC女友买的吧?”

    “你眼太尖了,什么都瞒不过你,”他哈哈笑着说,“是为她买的,不过她从来没穿过,绝对干净。”

    她想了想,接过来,走进浴室。他跟进来,帮她调好了水,就走了出去,顺手把门关上了。

    等她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把她的东西都搬下来了。茶几上放了两盘水果,见她从浴室出来,他盯着她看了一会,说:“哇,这么巧,她的衣服你穿正好。”

    “你的——ABC——经常到这里来?”

    “来过,也不算经常。”

    “那——你们都是住这里?”

    他呵呵笑了一会:“没有,这床也是干净的,你放心,不干净的东西不会给你用。”

    她冲口说:“除了你这个人以外。”

    “嫌我人不干净?那我去洗一下。”他用遥控打开电视,“你先看电视,我去洗个澡。”

    艾米见他拿着浴衣,走进浴室去了,知道他今晚会睡在这里了,觉得心情好了很多,至少他没有象上次那样躲着她。这是一个好的开端,但跟她期待的不一样,他现在简直是言必称ABC,太顶礼膜拜了。她想,他跟ABC肯定是吹了,但他是不是拿她做个替身?看他那轻佻的样子,很有可能。她不知道他怎么变成了这样,可能是在中国做了一段时间的“人上人”,执行起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的政策来了。

    她觉得很别扭,穿着别人的睡袍,别人的拖鞋,呆会要睡在别人的床上,跟别人的男朋友做爱——至少曾经是别人的男朋友,这并不是一种很令人激动的场面。她只能一遍遍对自己说:“不要计较从前,要把注意力放在将来,两个人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不容易的了,不要太苛刻。”

    她打定主意不再提ABC,也希望他自己不再提,有过一个ABC没什么,但如果成天拿出来回味,甚至拿来做个标准,衡量后面的女友,那就有点生可忍,熟不可忍了。如果他跟ABC没有吹,只是利用她对他的那番痴情,在他加拿大逗留期间HAPPY一下,那她是绝对不会让他得逞的。她打定主意,如果他还象刚才那样,不断地提他那ABC,她就逃到楼上客房里去。她爱他,想跟他在一起,但那是以他也爱她为前提的,“露水姻缘”的干活,她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她听见他从浴室出来了,她装着没注意到的样子,继续看电视,但她什么也没看进去,只在想着他这究竟是“爱”呢还是“性”。

    他也坐在床头看电视,两个人离得远远的。她觉得尴尬极了,又不知道怎样打破这种尴尬,正在想着要不要走到他身边去,就听见他问:

    “想不想看看我ABC女友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