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十年忽悠 > 正文 > 第65节
第65节



更新日期:2021-06-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JASON定的是八月十四日的机票,他不让艾米她们去送他,说送也只能送到安检门外,跟没送一样,何必要大家跑那么远?再说他的父母和奶奶都在他走前一周从加拿大赶过来了,就让他们去送吧。

    艾米想想也是,差不多一进机场就是安检的门,不由得把布什狠狠咒骂一通,肯定是他跟宾-拉登串通好了炸世贸的,好提高他在美国人心中的威望。不是他们炸世贸,机场怎么会这么壁垒森严?登机口挥泪告别的感人镜头,怕是只能在电影里看到了。

    她想到JASON将会一个人孤零零地候机,孤零零地走进登机口,就觉得心里很难受。难道就没有办法通过安检的门去送他吗?她冥思苦想,终于想到一个办法:送行的人不能进安检的门,是因为他们没机票,如果有一张机票,不就能进去了吗?

    她马上给几个女伴打电话,把自己惊人的发现告诉她们,问她们愿不愿意去机场送JASON。CAROL伤心地说她不敢去,怕到时候会哭起来,会拽着JASON不让走。方兴已经去CA那边上班去了,唐小琳自LAKEMARTIN一役失利,就有点萎靡不振,说那样好的机会都没有得逞,现在跑到众目睽睽的机场里面,还能干什么?就算勾家帮帮主亲自出马,怕也是回天无力了。算了,不去想他了,就当他是杨家的伟哥哥吧,反正我也就是想拿他顶替JOHNNYDEPP。

    既然大家都不去,艾米就决定一个人去了。她买了张票,最便宜的那种,能进安检的门就行。

    到了八月十四日那天,她开车到了机场,在电脑上换了登机卡,就进了安检的门。她知道JASON的航班,就到他的登机口去等他。她不知道自己待会要跟他说什么,也许就默默地坐一会,然后让他在她的注视中登上飞机,也让他的身影永远锁在她记忆里。

    她坐在那里等JASON,想像他看见她的时候,会是多么惊讶。不知道他今天还会不会躲她,他躲避跟她单独见面已经很久了,有时她跟别人一起去找他,他似乎还不那么急于躲避,但如果是她一个人,他就老是找借口避开,不知道是怕别人起误会,还是怕她会把他“就地正法”了。她有时候觉得他太过分了,虽然她跟他在一起,不可避免地有一种想扑到他怀里去的冲动,但她的理智也不是吃干饭的。

    离登机还有二十多分钟的时候,她才看见JASON拖着个小旅行箱、背着个LAPTOP走过来了。她站起来,向他走过去,想走得波浪起伏以显步履轻松,也想FAKE一个轻松愉快迷人的笑容,结果眼泪却不争气地涌上眼眶。她停下脚步,站在那里,睁大了眼,免得泪水流出来。他看见了她,但并不吃惊,等走近了,他笑着说:“我赌赢了,你果然在这里。”

    她吃惊地问:“你跟谁赌?”

    “当然是跟JASON那家伙赌。愿赌服输,”说完,就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美元,放到裤子口袋里去了,“你作证啊,我付了赌金了。”

    她忍不住笑起来:“你经常这样跟自己赌么?”

    他笑着说:“谁不是经常自己跟自己赌?”

    她想了想,点点头:“嗯,可能人的一生就是自己跟自己赌,善良的愿望跟邪恶的愿望赌,错误的判断跟正确的判断赌——”

    “哇,‘窄学家’呀,连赌博这种事都能上升到人生的高度,了不起。不过当心太‘窄’了钻牛角尖里了。”

    “你才是哲学家,”她真诚地说,“你写的那些东西,很多都是人生哲学,很启发人的。”

    他嘿嘿地笑:“一本正经的说就是最好的搞笑,你搞笑起来比我厉害。我写了什么?都是LOSER自己安慰自己的东西,要说有人生哲学,也是颓废的,你千万不要当真。你一向活得很自我,不要搞得跟我一样了。”

    “为什么你不活得自我一些呢?”

    他想了想:“也许不是我活得不自我,而是别人把我理解得不自我了。当别人都认为那就是你的自我的时候,你也搞不清究竟什么是你的自我了。”

    两个人走到几排椅子跟前,她坐了下来,他也坐下,但坐在她对面,中间隔着一个走道。她凝望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好像有点心神不定,这里望望,那里望望,象在等人或是在找人。她想,他是不是约了什么人在这里见面?或者今天有人跟他同机?难怪他不让人送他。她有点后悔没事先告诉他就跑来了,现在可能当了电灯泡了,他一定在心里怪她没眼睛。

    她犹豫着问:“你——你是不是在等人?如果你约了人,我可以——避开——”

    “没有约人啊,为什么你——这样说?”

    她笑了一下:“我看你东张西望,心不在焉的,好像在——等什么人一样。”

    “噢,没什么,随便望望——,要走了嘛——”

    她觉得他心里对美国似乎还是有点依依不舍的。她想把话头扯到别处去,免得他为即将离开美国难过。但她不知道要说什么才不会引起他的离怀愁绪,只好尴尬地坐在那里,垂着头,看自己的脚。

    他慢慢地猜:“谈话的TOPIC都写在脚趾头上?地上有个帅哥的像?新买的鞋?好漂亮噢——”他见她仍是不说话,就问,“你这个口水佬怎么今天没话说了?”

    她抬起头,发现他正望着她,但一跟她视线相遇,他就望一边去了。她小声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夸张地说:“WOW,今天忘了看看太阳是从哪边出来的了。”他想了想,说,“那我来想几个TOPIC吧。你们写的‘温柔’,准备让我怎么个死法?”

    她急忙制止他:“现在别讲这个,不吉利。你回去后,还会不会跟着看?”

    “你老人家主笔,我老人家主角,还能不看?不过听说国内很多地方不能上,要不你在也贴一下吧。”

    “我会贴的。”她犹豫着说,“我——还想把我们的故事写出来——,如果你没意见的话——”

    他扬了扬眉毛:“我们的故事?我们有什么故事?”

    她很伤心,但没显出来,淡淡地说:“可能对你来说,那——算不上——什么故事。”

    “故事,故事,就是故旧的事嘛,一个故事,只有到它完结了的时候,才好写出来。没有成为过去,怎么算得上故事呢?”

    “如果你觉得不好——,那我就不写了。”

    “我没觉得不好,我不过是随便说说,你想写就写吧。不过不要贴在原创坛子里了,那里的人看我的名字已经看腻了,就贴你博克里吧。”

    她看看时间不多了,抓紧时机问:“你这个职业逃犯再度潜逃,到底是在逃避谁?是不是网上有人在威胁你要自杀?”

    他望着斜对面什么地方说:“没那么危险——”

    她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那里是一个书店,她想,他看着个书店干什么?是不是他约的人会在书店等他?她恳求说:“你都要走了,难道还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走吗?开始以为你是因为好几个人在——骚扰你,你才决定逃跑的,但是现在我们不是都——GETOVER你了吗?你为什么还是要走呢?”

    “只是一个综合考虑——”

    “综合考虑,”艾米叹了口气,“你当年也是这样对我说的,八年了,还是拿这作为一个理由来糊弄我——”

    他也学着她叹口气,然后说:“我当年说的是真话,现在还是真话,我从来没有糊弄过你。你总爱把我往复杂方面想,往高深方面想,往高雅方面想,其实我很简单,考虑问题非常不高深,也不高雅,满脑子是——平庸和——龌鹾的东西——”

    她饶有兴趣地说:“说说看,你有多么龌鹾?”

    “太龌鹾了,不能说,说了污染机场。”他转个话头,问,“你——H州那边的工作——定下来没有?”

    她没什么心思谈这些,简单地说:“定下来了,我已经办了OPT,不去工作就浪费了。”她本来想告诉他,她准备边工作边做博士论文,争取半年内答辩,拿到英美文学博士学位就回中国去,找个高校去当老师。但她怕她这样一说,又把他吓得躲起来了,她就把这一部分吞了回去。

    他问:“那——有没有人帮你搬家?”

    “公司给了RELOCATIONFEE,可以请人搬家。嗨,别扯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了,说点重要的吧。”

    他想了一下,问:“何塞没有再——打搅你吧?”

    “没有,”她盯着他说,“算了,别说我了,说说你吧。你回去后有——什么打算?找个柴火妞,结婚生子,过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

    他呵呵笑起来:“柴火妞,正中下怀。我也想去做个柴火仔,白天在田里累个半死,回到家填饱肚子,倒头就睡——”

    “倒头就睡?不跟柴火妞做人了?”

    “做,怎么不做呢?”他做个鬼脸,“黑灯瞎火地做——”

    扩音器里开始叫登机了,艾米把那个试了几次都没敢问的问题提了出来:“你——回去了会不会跟我联系?”

    他看着她,没说话,她知道他是不会跟她联系的了,伤心地说:“我知道你走了就不会跟我联系了,这一次,我是再也——找不到你了——”说着,就忍不住流下泪来。

    “艾米,”他轻声叫,“别这样,艾米,我——,别哭了,让人看见笑话——,我哪里有说不跟你联系?都是你自己在那里乱猜,我会跟你联系的,你不要哭了,听见没有?”

    “你发誓会跟我联系——”

    “我发誓——”

    她钉他一句:“又是你那种‘誓是用来发的,不是用来守的’誓?”

    他看了她一会:“有些誓是不用守的。我只是不希望——别人因为对我发了誓,就——死守着,尤其是——感情方面的。其实,你——不用守你那个誓的——”

    她好奇地问:“我守什么誓?我哪个誓?我怎么不记得了?”

    “不记得就好。”他站起来,拖上旅行箱,“我要走了,你——保重——,开心——”

    “你也保重,”她突然说出一句连她自己都没想到要说的话,“你要走了,来HUG一下吧——”说着,她向他伸出双臂。

    他看着她的手臂,摇摇头,微笑着说:“你怕秦无衣码字没素材?”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种时候把秦无衣扯了出来,她愣在那里冥思苦想,而他已经消失在登机口了。

    她跑到候机大厅的玻璃窗那里,凝望JASON乘坐的飞机,看着那架飞机慢慢滑动,慢慢滑出了她的视线。起飞的跑道似乎离得很远,她没看见飞机是怎样升空的,老觉得JASON的飞机滑到一个她看不见的地方,就停下了,一辆长长的轿车等在那里,几个人压低了嗓门对他喊:“快!快!”于是JASON猫腰钻进那辆轿车,飞驶而去。

    她怀疑JASON回国只是一个金蝉脱壳之计,他其实是在美国什么地方,可能是找他的心上人去了。所谓回国,不过是掩人耳目,让那些爱他的妹妹死心,他就高枕无忧了。但不管他在哪里,有一点是个事实:他走了,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

    艾米无精打采地向停车场走,突然觉得告别的一刹那远不如告别之后转身向机场外走去时难受。也许告别的时候,还能看见他,就虚幻地以为他还在自己的世界里,以为生活会凝聚在那一刻。但等到转过身,才发现还有一大段没有他的日子在等着她,才会心里发空,鼻子发酸,泪如泉涌。她坐在自己车里,静静地流了一会泪,想不出剩下的日子该怎么打发。后来她想起他发过的誓,说会跟她联系的,又觉得每天还是有盼头的,生活还是有意义的。

    她一边开车,一边回想他刚才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哪怕是最细微的,都能一点点回忆出来。她觉得他刚才的确是在等谁,但那个人最终都没出现。她不知道那人是谁,但她觉得那个人太狠心了,怎么舍得让他等得那样心焦?

    爱情世界里,太多这种故事了,A爱着B,B却爱着C,C又爱着D,每个人都爱得真而深,但每个人都不幸福。她这样巴巴地来送JASON,而他却在巴巴地等待另一个人,估计那个今天始终没出现的人也在巴巴地等什么别的人。

    Achainoflove.Achainofsuffer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