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十年忽悠 > 正文 > 第50节
第50节



更新日期:2021-06-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柳子修把艾米从机场接回C城,就把她交给英文系的另一个“硕果”了,是香港来的聂华明,英文名叫ERIC。艾米的住处是他帮忙找的,他还帮艾米买了一点厨房用品和小件家具,现在他可以连人带东西,一车送到她的住处去。

    C大英文系现在就这么三个中国人,却代表了中港台三家。港方代表ERIC,说一口很带粤语腔的普通话,软软的,款款的(可惜,艾米不会粤语,所以无法再现其风采):“我们系以前也有过大陆来的哟,但是后来都转到别的系去了。你会不会马上就转走哇?”

    艾米是准备尽快读完了博士回国去的,所以很坚定地说:“我不会转的。”

    ERIC很欣喜地说:“我跟子修都不想你转走,你说话要算数哟,不要过两天就变卦。”他打开冰箱,问艾米喝什么。

    “什么都不用喝了,我想到我的住处去看看——”

    ERIC看看表,说:“噢,你的ROOMMATE还有半个钟才到,她在B城做INTERN,说好今天赶回来,现在可能正在路上。你先休息一下,过半个钟我开车送你过去。”

    两个人闲聊了几句,ERIC见艾米老是坐不住的样子,提议说:“我们把东西都装上车,先开车到到系里去转转,再去你的APT,可能时间刚好。今天是周末,可以在学校停车,很方便。”

    ERIC边开车边向艾米介绍沿途的情况。开到几栋红房子附近时,ERIC告诉她这是学校的MARRIEDHOUSING,住了很多大陆来的学生,旁边有个网球场,你以后可以到这里来打网球。

    艾米扫了一眼网球场,猛然发现有个打球人的背影很像ALLAN,但她还没看清楚,ERIC的车就开过去了。

    “怎么样?”ERIC问。

    艾米已经发现他总是把“怎么啦”说成“怎么样”,也许是香港人的特点吧。“噢,好像看到一个熟人。”

    “要不要转回去看看?”ERIC很体贴地问。

    “算了吧,不可能是他,一定是我看花了眼。”

    艾米的住处在HOLYWOODDRIVE1137号,刚开始她还以为是HOLLYWOOD,后来才看清只有一个L。她想起别人经常把ALLAN的英文名字少拼一个L,因为英美人名一般只有一个L,有两个L的就应该是ALLEN了。

    ALLAN的英文名字是他外语学校的老师为他选的,出自美国作家ALLANPOE。他的老师为什么给他起这个名字,已经无从知道了。但这个名字使艾米对ALLANPOE的作品也感兴趣了一阵,发现有人把ALLANPOE称为美国侦探小说的鼻祖。她因此看了一些ALLANPOE的作品和生平介绍,不过看过就忘了,只记住了ALLANPOE的妻子是个小新娘,可能十多岁就结婚了,但是死得很早,是个悲剧故事。

    艾米的英文名本来是叫AMY的,但她现在决定改成EMMEY了,她不管英美人名中有没有这个拼法,她要跟ALLAN的名字遥相呼应。鲁迅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艾米想:世上本没有EMMEY,我偏要这样拼,你便拿我无法。

    ERIC开着车,沿着HOLYWOODDRIVE走,边走边找1137号。结果一直走到头了,也没找到,只好回头再找。这次艾米也瞪大眼睛寻找1137,她发现街道两边的房子都很漂亮,两三层楼的居多,红砖白窗,很多房子正面都有一个门廊,挺拔的圆形白柱子撑着,很气派,门廊上方常常有几个非英语的字母。她想到自己就要住在这样美丽的房子里了,真觉得心旷神怡,已经在心里想着怎样摆POSE照相寄回家了。

    这次终于找到了1137号,刚才错过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门牌号很不显眼,而且房子很旧,完全不象这条街上的其他房子,差不多就是万新丛中一点旧,万美丛中一点丑,艾米好不失望!

    ERIC开车绕到房子后面,停了车。艾米未来的ROOMMATE叫甄滔,是个二十多岁的上海女孩,长得挺秀气,美中不足的是牙有点黑。甄滔很热情地迎出来,自我介绍说:“我叫甄滔,是罪恶滔天的滔,不是波涛的涛。”

    三个人把艾米的东西搬进屋去,谈了一会,ERIC就告辞了。他临走的时候说:“你们两个都是刚回来,大概什么菜都没买,我晚上请你们吃饭吧。”

    艾米正要谢绝,甄滔已经爽快地接受了,然后就跟ERIC热烈讨论吃谁。吃上海?吃湖南?还是吃四川?算了,这次不吃中国了吧,吃别的国家。吃意大利?吃希腊?还是吃印度?最后两人决定吃泰国,甄滔问艾米:“吃泰国行不行?”

    艾米忍住笑说:“我没吃过泰国,就吃泰国吧。”

    ERIC走了之后,甄滔把房间的情况给艾米讲了一下:“这是个一室一厅,我已经住在房里了,就还是住房里,你住厅,少付$30。这个沙发拉出来就是一个床,你可以用,房东不让两个人SHARE一个APT,所以你白天要把这个沙发床放还原,免得房东突然到来看出破绽。如果有人来,你就说是我的朋友,马上就走的。你先试住几天,如果你不喜欢这里,还可以搬出去。”

    艾米有这么个地方住,已经是感激不尽了,哪里还想搬出去,连忙说:“这儿挺好的,不用试住了,就这么定了吧。”

    甄滔刚从B城做完INTERN回来,正在收拾房间,于是两个人边收拾东西边聊天。不到半个时辰,已经成了好朋友。甄滔比艾米大几岁,以前在国内学医的,读了不到两年就办出国来改读营养学,读了三年本科,现在在读硕士。

    看看离约好的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了,甄滔说:“我们开始打扮吧。”

    艾米不解地问:“怎么,出去吃饭一定要打扮的吗?”

    “也不是一定要打扮。你对这个ERIC有没有兴趣?”

    艾米完全没往这上面想过,她还在想着刚才在网球场看到的那个背影。现在甄滔问起,才很快地在脑子里对ERIC做了一番回忆总结,可能有一米七四的样子,白白净净的,书生气很浓,对人似乎还不错,就这了,没什么别的印象。她回答说:“我对他没兴趣,怎么啦?”

    “你没兴趣老甄就来兴趣一下了,”甄滔嘻嘻笑着说,“他长得有点象香港的“莫-KAY-娃(吴启华),如果是从前,他就只能演演花心大少,不过现在都是这样的人演情圣,让老甄来看看这位香港的情圣是不是比大陆的情盲好玩一点。”

    艾米总算遇到一个比她更离经叛道的女孩,顿时来了精神,在一旁积极地为甄滔参谋起来,眉毛要不要画浓点?嘴唇要不要夸张一下?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甄滔的妆终于画好了。她换上一条有点袒胸露背的连衣裙,对着镜子搔首弄姿一番,一撇嘴说:“哼,象只鸡!”然后把妆全部洗掉重来。

    艾米不知道自己应该穿什么,她怕不打扮太跟不上趟,也想打扮打扮,但检查了一下自己带来的衣服,都是些休闲类的。来之前别人告诉她,在美国大家都穿得很休闲,T恤牛仔是最常穿的了,你不用带什么太正规的衣服去。哪里知道,到美国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一个要打扮的场合。

    甄滔见艾米没怎么行动,就拉开自己衣橱的门,说:“你随便挑。你比我高,但比我瘦,我的衣服你应该能穿。今天坚决不让你搞这么清纯,不然别人说你天生丽质,我不成了丑人多作怪了?衣服换好了,让老甄也给你画个吃人生番的血盆大口。”

    艾米看见甄滔衣橱里挂了很多连衣裙、套裙、西服什么的,惊叹道:“哇,你这么多衣服?”

    “在医院做INTERN,每天都得换衣服,最好总不重样,所以买了不少。不过这些衣服都不贵,很多是SALES的时候买的。我是用信用卡的,买东西手松,拿着卡乱划,也不管付不付得出,美国化了。听说美国的大学生毕业时有三大收获:一个学位,一个异性朋友,再就是一屁股账。我现在没欠一屁股帐,也欠了半屁股了。”

    甄滔为艾米挑了一条碎花的连衣裙,花色有点老气,样式有点土气。甄滔嘻嘻笑着说:“故意挑这条给你的,今天你就当老甄的陪衬人吧。”然后又在艾米的脸上涂抹了一通,终于把两个人都弄得象吃人生番了,才兴冲冲地赴宴去了。

    开车走在路上的时候,艾米说:“你们都帮了我的忙,今天我来请客吧。”

    “今天你不要抢着付帐,我们来测试ERIC一下,如果他主动付帐,老甄就泡他。如果他不付,就再也不理他了。”

    艾米觉得跟甄滔在一起,一切都变得很简单很透明,没什么需要猜测揣摩的。她很诚恳地说:“很喜欢你这种性格,不做作,想什么就说什么。”

    甄滔嘻嘻笑着说:“老甄不做伪淑女,不充假清高,色就正大光明地色,泡就直截了当地泡。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男生能泡女生,女生也能泡男生。”然后又推心置腹地说,“只想过得轻松一点,人活得累,一大半原因是因为有很多事要瞒着别人,怕人看出自己的私心,怕人觉得自己不正派,如果你不怕别人知道这些,就无所谓了。”

    他们选中的这家泰国餐厅叫“金象园”,气氛不错,幽幽的灯光,神秘的壁画,餐厅里还飘逸着一种独特的熏香味,有点迷死人不偿命的意思。女客们都穿得有点袒胸露背,男宾则西服领带居多。ERIC也打扮了一下,头发梳得很通顺,穿了一件米色的衬衣,暗条子的领带,配着他白皙的脸,够得上艾米奶奶说的“顺眼”了。最难得的是他就座前知道很绅士地为两位女士把椅子拉出来,可以加两分。

    席间,多半是甄滔在跟ERIC讲话,他们讲的东西大多是C大的事,艾米都不知道,所以插不上嘴。后来他们谈到了即将到来的中秋晚会,说台湾学生会决定跟大陆学生会同时举办中秋晚会,好像打擂台一样。香港学生会人不多,成不了气候。

    甄滔对ERIC说:“到时候到大陆会场为我们捧场啊。”

    ERIC说:“一定,一定。听说台湾学生会这次要搞民族服装表演,还请了B城华人联合会的人来舞狮子,看来是要把你们大陆的晚会压下去啦。”

    甄滔不以为然地说:“再请多少人都没用,他们总共就那么几个人,只要我们大陆的不叛逃到台湾去,我们就肯定压倒他们。我们大陆学生会今年也有拿手好戏,到时会拍卖一些俊男靓女,肯定吸引人。现在正在提名拍卖对象呢。”她开玩笑地对ERIC说,“你这么帅,我NOMINATE你吧。”

    “哎,不行,不行,”ERIC连连摆手,“我这个样子,哪里称得上帅?再说,我不是大陆的,不够资格。”

    “那怕什么?你们香港已经回归我们大陆了。”甄滔说“香港回归”的口气完全象是一个有钱的老头子在谈把某个丫头收房的事一样,艾米忍不住想笑。

    甄滔看ERIC万分紧张的样子,就笑着说,“看把你吓的,我不会NOMINATE你的,每人只能NOMINATE一个,我已经NOMINATE了我们C大的一号帅哥JASON。”甄滔很快对ERIC申明道,“我是说大陆的啊,不包括你们香港的,香港的当中,你是一号帅哥。”

    ERIC提醒她:“已经回归了,回归了。”见甄滔有点尴尬,他提议说,“我来NOMINATE你们两位美女吧。”

    艾米和甄滔吓得大声反对:“别NOMINATE我们啊,到时候拍卖不出去,丢了脸,我们还活不活?”

    那天是ERIC主动付帐,说既然是他请客,当然是他付帐。

    回家的路上,甄滔说:“嗯,这个ERIC还不错,通过了老甄的考验,可以泡一泡。不过他真的只能算是香港仔里面的NUMBERONE,跟我们大陆的NUMERONE比,那是太差远了。”

    “大陆的NUMBERONE到底帅到什么程度?”艾米好奇地问。

    “等你中秋晚会上见到他就知道了。”

    “那你还把时间花在这个香港仔身上干什么?怎么不直接就追一号帅哥?”

    甄滔嘻嘻笑着说:“怎么不追?象警察追小偷一样,穷追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