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十年忽悠 > 正文 > 第43节
第43节



更新日期:2021-06-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艾米连珠炮一般地发问:“她是谁?她把什么塞你手里?她为什么抓你手呢?她是不是经常这样抓?”

    “她叫刘辉,她塞到我手里的是几把钥匙,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抓我手,她以前从来没抓过。”他看着她笑,“我答题的顺序没搞错吧?”

    她知道他在笑她一口气提这么多问题,也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跟着又担心地问:“她给钥匙你干什么?”

    “她家有一套房子空着没住人,她让我和我父母去那套房子住。”

    艾米紧张地问:“你答应了?”

    “没有,我到那房子里去住,你不蘸着酱油把我生吃了?”

    听他说没答应,她放了心,但他说的原因使她有点不痛快,听上去好像他不去住的原因是因为怕她,而不是因为舍不得她。她小声嘟囔说:“你别把我说得象只母老虎一样,好像我限制了你的自由似的。如果你想去那里住,我能把你怎么样?”

    他笑着说:“你是母老虎不好吗?我正好是公老虎呢。”他伸出一条胳膊揽住她,“我哪里都不去,除非你赶我走。”他说完,到处找那个刘辉,终于看见她站在门边,他对艾米说,“我过去把钥匙还给她——”

    艾米一把抓过钥匙,说:“我替你去还。”她穿过人群,来到刘辉跟前,把钥匙塞到刘辉手里,说:“谢谢你了,成钢不需要你的房子——”

    刘辉有点尴尬地看着她,不快地说:“成钢需要不需要房子,关你什么事?我是把钥匙给他的,又不是给你的,要还他自己来还,你多什么事?你是谁,我认都不认识你——”

    ALLAN已经赶了过来,对刘辉抱歉说:“对不起,这是艾米,我女朋友。钥匙你收着吧,我——真的用不着,谢谢你了。”

    艾米看见刘辉仿佛要哭了一样,怨恨地瞪他一眼,转身跑掉了。艾米紧紧抓着ALLAN,生怕他追上去。

    回家的路上,ALLAN有点沉默不语,艾米不知道他是不是为钥匙的事在生她的气,她忍不住问:“你是不是觉得我对刘辉太——生硬了?”

    “不是,”他低声说,“只是觉得她看上去很不——开心,有点担心她——”

    “担心她什么?”艾米不解地问,“你不需要她的房子,把钥匙退给她,她为什么要不开心?真是庸人自扰。”她见他仍然是不怎么说话,又解释说,“我不是说你庸人自扰,我是说她——”

    “我知道。不过我现在真是怕——你们女孩——,一不小心——就伤害了。我刚才应该跟她解释一下的——”

    “你解释什么?你越解释越麻烦。你已经说了不需要她的房子了,她凭什么要被伤害?女孩子就是这样,你越怕伤害她们,她们越要做个被伤害的样子。如果你以伤害她们为乐趣,她们肯定躲着你。你总是怕伤害这个,怕伤害那个,结果怎么样呢?结果是大家都知道你这个毛病,都拿伤害自己来伤害你,你这不是鼓励她们伤害自己吗?”

    他好像被她打哑了一样,没再说话。

    星期四的下午,ALLAN打了个电话到学校,说:“简阿姨打电话来让我今晚过去一下。”

    她有点惊讶,脱口说:“他们还好意思叫你去他们那里?他们害你还没害够?”

    “他们没害我。”

    “没害你?不是他们报案,你怎么会在收审站蹲这么久?”

    “他们报案时也没想到事情会弄成那样——”

    艾米不知道简阿姨叫他过去干什么,她怕他们告诉他日记的事,或者什么连她都不知道的事。她担心地问:“他们叫你过去干什么?”

    “今天是——她的生日。”

    “她的生日就要叫你过去?你又不是他们家的女婿。”她劝他,“你——别去吧,见到他们,你——不难受?”

    “简阿姨打电话来了,我不去一下——说得过去吗?”

    “那——我这就回来,跟你一块去。”

    “你别去了吧,”他犹豫着说,“她父母看到我们在一起——可能会——很难受——”

    “为什么?因为我——得到了你——而他们的女儿没有?”她不快地说,“谁叫她闷在心里不敢说出来的呢?她要早说出来,你早就是他们家女婿了。你是不是后悔没早看出她的心思?”

    “别瞎猜了,只是不想——太刺激他们——”

    “我们在一起就会刺激他们?你这样说——好像我是个罪人一样。”这是艾米一直避免去想的问题,但此时此刻,这个念头一下子就蹦到脑海里来了,“他们是不是觉得是我害死了JANE?是不是觉得如果你不跟我在一起,她就不会——走那条路?你是不是也这样想?”

    “我没有这样想,我只想尽力避免伤害任何一个人——”

    “但是你好像并不怕伤害我呢——”

    他沉默了一阵:“艾米,我谁都不想伤害,最不想伤害的就是你。但是你不用为这事受伤害,我只是把她当作一个朋友——”他叹了口气,“我今晚会去一下的,我在她家住了这么久,她现在已经不在了——”他没再说下去,艾米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流泪。她第一次见到他这么固执,她觉得很害怕,他现在已经这样对JANE念念不忘了,如果再去听简阿姨他们说JANE爱了他六、七年了,那他不悔之莫及?

    她恳求说:“如果我求你别去呢?”

    “我——希望你不要这样求我——”

    “如果我——,如果我说你今晚去——那里,我就去——小昆那里——,你还去不去?”

    她说了这句话,就有点后悔,但她希望他会说“那我就不去了吧”,如果他这样说,那她一定让他去。她只是要他一个态度,她觉得自己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只要他愿意为了她不到JANE家去,她一定会主动让他去。

    但她听他说:“这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你怎么会扯在一起呢?你只要设身处地想一想,就不会生这种气了。如果是你的一个——同学去世了,你会不会在他生日的时候去他家探望一下他父母?”

    “我——可能会去,但是如果你叫我不去,我就不会去——”

    他沉默了片刻:“我希望今晚你不要到小昆那里去——,不要赌这种气,气头上做的事——等到后悔的时候,可能已经晚了——”

    她觉得他好像在威胁她一样,听那意思是说如果她今晚去了小昆那里,他就会不要她了,到那时她后悔就晚了。她反问:“那你这么固执地要去JANE家里,不算赌气?你不怕等到后悔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是两件不同的事——”

    她绝望地放下电话,觉得自己好像被JANE打败了一样,他宁可她到小昆那里去,也不肯妥协,她不知道自己在他心目中还有什么位置。

    她呆呆地坐了一会,打了个电话回去,找ALLAN的妈妈听电话,她恳求说:“江阿姨,你叫ALLAN今晚别到简家去吧——”

    ALLAN的妈妈为难地说:“我是叫他别去,但他这个人固执起来也是——劝不回的。”

    艾米放下电话,沮丧之极,他为了JANE,连他妈妈的话都不听了。

    她想起ALLAN不管是什么事,都是把她放在前面的,但他为了JANE,不惜得罪她,甚至在她说了要去找小昆的时候都不肯让步。她觉得他正在一步一步地离开她,向JANE走去。

    看来JANE真是太了解他了,JANE在遗书里说过,“也许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拥有你的爱”。她现在比较理解这个“真正拥有”了,象自己现在这样,看上去似乎拥有了ALLAN,但那不是真正拥有,自己随时都有失去ALLAN的可能,因为会有那么多的女孩来跟她竞争。只有象JANE这样,才会牢牢抓住ALLAN的心,不用担心失去他了。

    她不甘心,难道一个活着的人还竞争不过一个死去了的人?她相信ALLAN还是紧张她的,只不过对她太有把握了,知道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他知道他即便是固执地去了JANE家,她也只能是生一通气而已,等他回来七劝八劝,就把她劝好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今后他不是更加固执,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如果他知道她只是一只纸老虎,看上去气势汹汹,其实什么也不敢做,那他今后就更不把她当回事了。

    她转手就给小昆打了个电话。当小昆的声音从电话里响起的时候,她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打这个电话了。

    “喂?谁?”

    “是我,艾米,”艾米胆怯地说,“我——你今晚有没有空?”

    “跟成钢吵架了?”小昆笑嘻嘻地问,“他出来才几天?就吵架了?”

    “没吵架——”

    “没吵架会想到我?”

    小昆见艾米好长时间不回答,好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停止了笑:“怎么啦?怎么回事?”

    艾米把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下,问:“你今晚会在家吗?”

    小昆说:“在家我也不敢接待你呀,你这不是在开国际玩笑吗?你气头上做的事,气一过,就后悔了,你们两个人和好了,只放着我在中间不是人。我可是个讲义气的人,朋友妻,不可欺,我是把成钢当朋友的,你虽然不是他老婆,我也是要尊重的。我看你就别跟他赌气了吧,简家的女孩怎么说也是他的朋友,既然今天是她生日,他去她家看一下,也没什么不对的吧?”

    “算了,你不懂,”艾米懒得跟他多说,“我只是想晚上到你那里呆一会,因为我说出去的话,不能不实行,我根本没什么别的意思,你不用说什么‘欺’不‘欺’的了,你要‘欺’,我也不会让你‘欺’。”她砰地挂了电话。

    艾米晚上没地方去,只好呆在学校,但她告诉寝室的人,如果有人打电话找我,你们就说我到一个叫王小昆的人那里去了。她希望ALLAN会打电话过来,那他就会以为她去了小昆家,她希望他会风驰电掣地赶到小昆那里去“救”她,那多少可以证明他是很紧张她的。

    七点多钟的时候,小昆找到她的自习教室来了。她跟着他来到教室外面,问:“你怎么找这儿来了?”

    “打电话到你寝室里,几次她们都说你到我那里去了,不知道你在搞什么鬼。算了,到我那里去吧。反正我已经背了这个名了,你今晚去不去我那里,成钢都会以为你在我那里。”

    艾米想了想,说:“你把大哥大借我用一下。”她打了个电话到寝室,问有没有一个叫ALLAN的人打电话找她,寝室的人说没有。她不放心,又问一遍,寝室的人说“说了没有,你还不相信,你男朋友这段时间每天打几个电话过来,我们谁没帮你传呼过?他的声音,我们还听不出来吗?”

    艾米横下一条心,对小昆说:“走吧,到你那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