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十年忽悠 > 正文 > 第36节
第36节



更新日期:2021-06-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有一天,妈妈打电话给艾米,说ALLAN本科时的老师静秋到J市来了,今天晚上会上我们家来,她特别问到了你。如果你今晚有空,就回家来一趟。

    艾米听说了,马上就打的跑回家去了。她对这位静老师一直都很感兴趣,因为她有一种感觉,ALLAN很崇拜他这位老师,他说他选择英语专业,就是因为这位静老师那时在L大教英语。

    ALLAN的父亲是医生,母亲是教师,但他们都不想让ALLAN选择他们的职业,因为两个人都觉得医生和教师的职业对他人的生活影响太大,责任心太重。所以ALLAN选择英语专业的时候,他们都没反对,希望他以后做翻译,在两种文字之间做搬运工,不加入自己的意见,应该是最不干涉他人生活的了。ALLAN报的是静秋任教的L大,她教过他翻译课和英美文学课。

    艾米觉得ALLAN谈起静秋的时候,都是很欣赏的口气。他不叫她静老师,说她不喜欢别人那样叫她。静秋的英语名字也叫JANE,但静秋初高中都是学的俄语,有个俄语名字,叫“喀秋莎”。因为简惠也叫JANE,所以ALLAN跟艾米谈起静秋的时候,就叫她“静秋”,或者叫她“喀秋莎”。

    艾米怀疑ALLAN以前爱过他的这位老师,虽然静秋比ALLAN大十多岁,但很多男孩子爱上的第一个人都是比他们大的女性。

    七点钟的时候,静秋准时来到艾米家。艾米一见到静秋就很喜欢她。静秋人很漂亮,是一种沉静的美,大将风度的美,好像世界上什么事都不会吓得她花容失色一样,只有经历过生活的沉沉浮浮的人,才会有这种美。

    艾米的妈妈把知道的情况跟静秋讲了一下,担心地说:“不知道这事会拖到什么时候,听说有不少人在收审站一关好几年。我看他们不抓到‘真凶’,是不会让ALLAN出来的了。这孩子真可怜,碰到这么个冤枉事。”

    静秋说,“我正在帮简惠的父母清理她的遗物,希望找到她的日记什么的,我相信象简惠这样善于掩饰自己感情的女孩,一定会有日记之类的东西,说不定她的日记会证明她是自杀。”

    艾米的爸爸说:“你这个想法很好,看来你对简家的女孩很了解。”

    静秋说:“简惠家以前也住在K市,我还教过她。她很健谈,但不轻易向人吐露自己的心事,所以她实际上是很内向的人。有些内向的人,为了掩饰自己的内向,会故意显得很外向。问题是显得外向和真正的外向是不同的,真正外向的人,往往是把内心的东西毫无保留地展示出来了,而竭力显得外向的人,却会言不由衷,把真话当作玩笑讲出来,在玩笑中外向一下,暴露一点内心秘密,过一会又后悔,又想法掩饰回去。简惠的作文写得很好,属于比较喜爱书面表达的人,她应该会有日记之类的东西。”

    艾米的妈妈说:“希望你们能找到JANE的日记,找到了就告诉我们。”

    “我会的。”静秋对艾米的父母说,“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想跟艾米单独聊两句。”

    爸爸妈妈都说,你们聊,你们聊,我们备课去了。

    艾米把静秋带到她的卧室,静秋告诉她:“我今天到收审站看过ALLAN了。”

    “为什么你能见他,而我不能?”

    “可能因为你是个小丫头吧,也可能是这段时间对他看得不那么紧了。我的感觉是现在公安局那边已经认为他无罪了,只是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JANE是自杀,所以他们还在等抓到‘真凶’后再放他。”

    “如果JANE没有日记,或者日记里没写她是自杀呢?”

    “那就只有另想办法了。”静秋安慰说,“最坏的可能就是他们老不放他出来,但他们要逮捕他判他罪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有不在现场的证据。”

    “你见到他的时候,他——问到过我吗?”

    静秋笑着说:“他不问到你,我怎么会知道你?他很担心你,他说你是个想象力太丰富的小丫头,没有的事都可以想像得有鼻子有眼的,现在有那么一些流言蜚语,你还不给他臆造出一千条罪状出来?他怕你因为相信那些流言蜚语做出什么傻事,伤害你自己,所以他叫我来看看小丫头。”

    艾米听得心里热乎乎的,关心地问:“他好吗?”

    “他——很好。他说他看的那些小说,现在都派上用场了。里的水手邓蒂斯被人陷害,在伊夫堡坐了十三年冤狱,里的冉阿让因为偷一块面包,在监狱里被关了十九年,他说他跟这些人相比,关得还不够长,还要关久些,以后才好写故事。”

    “他还有心思开玩笑?那他——瘦了没有?”

    “比以前肯定是瘦了很多。其实关在里面,最难受的是精神上的折磨,失去了人身自由终究是件很可怕的事——,也许等他出来的时候,你会——认不出他来。但我知道,只要他爱你,其它事情你都能承受。”

    艾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把那个她以为永远不会告诉别人的秘密告诉了静秋:“你说得对,我最关心的就是他——爱不爱我。当我想到他杀了JANE的时候,我只为他担心,但当我想到他爱JANE的时候,我就痛不欲生。我是不是个很残酷的人?宁可他杀人,而不愿意他爱别人。”

    静秋摇摇头,微笑着说:“不是残酷,对你来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这个生命,包括你自己的生命,也包括ALLAN的生命和JANE的生命。不管是谁的生命,跟ALLAN的爱情相比,你都是可以牺牲的。如果在他的生命和他的爱情中,你只能选择一样,你会选择爱情。你宁可他死,也不愿意他爱别人。”

    艾米听到这话,吓了一跳,很想反驳一下,但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可能潜意识里就是这样想的。她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被自己的残酷镇住了。

    静秋安慰说,“你不用自责,你不是个残酷的人,你会这样想,只是因为你把爱情看得太重了,是个完完全全的‘爱情至上主义者’。小丫头,把爱情看得太重,会——活得很累的,因为爱情这东西,不是你说了算的,哪怕你十全十美,也不一定就能得到你想要的爱;得到了,也不一定就能保持;保持了,也不一定就是按你希望的那样发展。其实生活并不仅仅是爱情,你要学会享受生活中其它的乐趣。不然,你的爱情会成为你生活的一个沉重负担,也会成为他生活的沉重负担。”

    艾米一时想不出为什么爱情会成为负担,也不想跟静秋抬杠,只小心地问:“他们——打他了吗?”

    静秋叹了口气说:“不知道,即使是打了,他也不会告诉我的,他是个报喜不报忧的人,他最担心的就是怕他父母知道了。他连你父母都不想告诉的,但他没办法,为了不让你这个小丫头胡思乱想,只好告诉了他们。”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JANE的父母告诉你的?”

    “不是。是L大毕业的一个女孩告诉我的,J市公安局找她调查过。”

    艾米装做很随意地问:“那女孩——跟ALLAN有——什么吗?”

    静秋笑起来:“有什么?难怪ALLAN说你想象力丰富,还真没说错。”

    “随便问问。”艾米有点窘,赶快掉转话头,“执法的人应该是不会知法犯法打ALLAN的吧?”

    静秋说:“只能希望如此了。不过有些人总以为自己是正义的化身,嫉恶如仇,可惜的是,一个人如果没有足够的智慧去辨别什么是恶,嫉恶如仇就会是个很可怕的品质。中国这些年来,只讲阶级性,不讲人性,是很可悲的。我们从小就被教导‘对敌人要象严冬一样残酷’,问题是怎么样判别谁是敌人呢?所以人们对他人残酷的时候感觉不到自己的残酷,以为自己是在对敌人残酷。”

    第二天,静秋就打电话来说JANE的妈妈找到了JANE的日记。第三天,静秋又来到艾米家,说有东西给艾米看。

    静秋告诉艾米,JANE的日记本来是放在ALLAN卧室的书架上的,大概是JANE放在那里,让ALLAN可以看到的。但公安局把那间屋子里的很多东西都当作物证拿走了,屋子也被封了一段时间。JANE的父母后来把ALLAN卧室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搬到他们的房间里去了,把ALLAN和JANE的卧室都锁上了,就再也没进去过。他们自己从出事后就没再在那个地方住,而是搬到JANE的妈妈单位上照顾他们分的房子里去了。

    静秋在ALLAN和JANE的卧室没有找到日记,就问JANE的妈妈有没有把那两间卧室的东西搬到别的地方去。JANE的妈妈想起有些东西是在她自己的卧室里的,就回去清理了一下那些东西,找到了JANE的日记,总共有五本,还有一本诗集,里面有JANE自己写的诗和她摘抄的诗。

    日记和诗歌都是写在党校的备课本上的,JANE曾拿了很多备课本给ALLAN做笔记,她自己备课也是写在备课本上,所以那样的备课本有一大堆。JANE的妈妈开始没有想到日记会在那一堆备课本当中,翻过几本,见都是ALLAN的笔记,就没有再看剩下的。这次JANE的妈妈把那些备课本从头到尾查看了一遍,终于找到了JANE的日记。

    静秋告诉艾米,JANE的日记完全可以证明JANE是自杀,她已经说服JANE的父母把日记交到公安局去了,希望这一次能使公安局相信JANE的确是自杀,那样ALLAN就会被放出来了。

    艾米担心地问:“日记交出去了,万一公安局办案的人把日记——‘弄丢’了怎么办呢?那不是失去了唯一的证据?”

    静秋说:“你真有点侦探的头脑呢。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在JANE的父母把日记交上去之前已经复印了一份。任何事情都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艾米急迫地说:“你复印了日记了?我可不可以看看?”

    “我今天来就是给你送复印件来的,不过我只带来了一部分,是跟你相关的,其他的我不好给你看。日记毕竟是个人隐私,如果不是为了救ALLAN,我也不会读JANE的日记,更不会建议JANE的妈妈把日记交出去。现在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相信JANE如果在天有灵,也不会反对。”

    艾米看了一下跟她相关的那部分,主要记叙JANE跟她的几次会面的情况。艾米第一次去简家的时候,JANE开始没想到艾米是成钢的女朋友,因为以前也有女孩找上门来,大多是坐一会,成钢就把她们打发走了。但艾米显然跟那些女孩不同,JANE看见他们俩关在屋子里几个小时,又看见成钢那样宠艾米,感到自己多年的担心猜测得到了证实:成钢的确是喜欢年龄比他小的女孩。

    JANE曾怀疑成钢跟艾米在一起,只是因为艾米的父亲是他的导师,所以她认为这事长不了。但成钢答辩了,毕业了,马上就要到南面去工作了,似乎跟艾米的事还没断掉,JANE知道成钢是当真的了。

    然后JANE写了很多她对几个人今后生活的设想,她认为如果成钢跟艾米结婚,一定是不会幸福的,因为成钢宠艾米宠到没道理的地步,这只会使艾米更加任性骄横。而艾米太年轻,根本不可能真正了解成钢,也不懂应该怎样爱成钢。JANE认为成钢现在并不是没认识到这一点,只是他这个人心太软,拿不下情面跟艾米分手,但他迟早会离开艾米的。

    JANE也设想了如果是她自己跟成钢结婚,情况又会是什么样。但她也不看好这桩婚姻,她认为即便成钢跟她结了婚,最终也会因为她年老色衰离开她的,所以她对此不存什么希望,只怪她匆匆忙忙地早临人世,或者怪他拖拖拉拉地晚到人间。

    艾米就看到了这么多,她不好向静秋要剩下的日记,只好要求静秋把大概的情况告诉她。

    静秋说:“JANE这五本日记是从五年前开始的,一年一本,估计还有更早的,不过这五本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可能谁都没有想到,JANE爱上ALLAN已经有六、七年了。””六、七年?那时ALLAN还才十六、七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