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十年忽悠 > 正文 > 第30节
第30节



更新日期:2021-06-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小昆陪艾米下了楼,对她说:“你等一下,我去拿车。”过了一会,他开了一辆车过来,叫她上去,“这是我们单位的采访车,你想回学校还是回家?”

    艾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现在很饿,想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你要是有事的话,就让我自己去坐出租吧。”

    “我没事。你想吃什么?我开车带你去。”

    “我——呃——,吃羊肉串吧。但是我只喜欢吃我们家附近那个店子里的羊肉串——,算了,离这挺远的,你送我回学校吧,校门那里有小餐馆,随便吃点吧。”

    小昆说:“有车,怕什么远?你说那家店在哪里,我马上就把你送到。”

    艾米那时很崇拜会开车的人,总觉得一个人能把这么大个铁家伙弄得服服贴贴,肯定是很有本事的。她无比崇敬地说:“你很了不起,会开车。”

    “会开车就是很了不起?”小昆说,“我学开车是因为受了我女朋友的刺激。几年前,我找了个机会到美国去看我女朋友,她开着我给她的钱买的车,但对我已经是一百个看不来了。她嫌我不会开车,还傻呼呼地穿西服打领带,西服样式又老土,领带打得不规范,见了人不会说英语,上餐馆不会吃西餐,还咋咋呼呼地抢着付钱,餐桌上高声大嗓地劝酒。总而言之,是样样都不入她的眼了。后来才知道,她那时已经跟一个中餐馆老板好上了。”

    “她一个研究生,怎么会看上一个餐馆老板?”

    “你不要把那个中餐馆老板想象成一个满身油渍的老家伙,是个很年轻的人,长得很英俊,可能没读什么书,但看外表可以说是非常书生意气的。他叫ANDY,把我约出去谈判了一次,说可以代我女朋友把我给她的三万多美金一次性还给我,CASH,还说我在美国逗留期间,可以让我的女朋友继续陪我,但希望我回国后不要再打搅他俩。”

    “你们——打起来了?”

    “没有,打又有什么用?心都飞了,打也是打不回来的。我没有收ANDY的钱,不想让他成为我女朋友的债权人。我当晚就要搬到旅馆去住,但我女朋友不让,她说这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几天了,为什么要搬到旅馆去住?ANDY不会介意的,他是个ABC,把性和爱分得很清楚。我女朋友说她也是因为害怕寂寞,所以跟了ANDY,至少他可以为她办身份,而她因为学潮的事情,不想回到中国来。”

    艾米摇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昆苦笑一下:“说实话,我还比较放心我女朋友跟这个ANDY,因为他看上去不象坏人,愿意为她还账,又能为她办身份,而这是我不能给她的,我——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艾米有点感动,想起ALLAN曾经说过,如果她跟他在一起不开心的话,他会离开她,让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莫非男人的爱真的比女人的爱大公无私?

    自己开车的确方便,小昆很快就把车开到了那家卖羊肉串的店子附近,把车停在街边,两个人走了一会,到了那家店里。艾米想掏钱买羊肉串,小昆很潇洒地做了个手势,叫她别操心,自己上前买去了。艾米坐在小餐桌跟前等,仿佛又回到从前跟ALLAN一起来吃羊肉串的时光,不由得眼圈发红,找了张餐巾纸擦鼻子。

    小昆端了一大盘羊肉串回来,还有饮料,帮她打开一罐马蹄爽,自己开了一罐啤酒。艾米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我爱喝马蹄爽?你在收审站见过成钢了?”

    “世界上不是只有成钢知道你爱喝马蹄爽的,”小昆看着她大惑不解的样子,仿佛很开心,过了一会,他说,“算了,刚才跟你开玩笑。是因为我女朋友爱喝这个,我——买习惯了。”

    艾米吃了两串,就有点伤感,不想再吃了。小昆问:“怎么?以前是不是经常跟成钢到这里来?”她点点头,他有点讥讽地说,“成钢什么档次?怎么带你到这种下三烂的地方来?”

    她顶撞道:“你这么高档次,不也到这下三烂来了吗?”

    小昆连忙陪小心:“对不起,对不起,伤害了你心中的偶像。不过,等我有机会了,带你去几个高级点的地方,你就不会对这种地方感兴趣了。”

    “高级的地方有羊肉串吗?”

    “世界上比羊肉串好吃的东西多着呢,”小昆意味深长地说,“你还没见过世面,眼睛里只有一个——羊肉串,等你吃几次高级的东西,你就知道羊肉串不过如此了。”

    艾米一针见血地问:“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傻呼呼地喜欢成钢是因为我没见过世面?等我见多几个男人,我就不会把他当回事了?”

    小昆有点尴尬地笑了几声:“你跟成钢说话是不是也这样咄咄逼人,不留情面?”

    艾米有点骄傲地说:“比这还咄咄逼人,不留情面。”

    “那他不恼火?男人不喜欢女孩这样咄咄逼人,他们喜欢温顺的,象小羊羔那样的。”

    “你们男人为什么喜欢象小羊羔的女孩?好给你们骗?我不是小羊羔,我也不在乎别的男人喜欢不喜欢,只要ALLAN喜欢就行,他说了,要我做我自己,不用为他把我改造成别的样子。”

    小昆点点头:“嗯,品出点味来了,成钢是有些过人之处,难怪他能把你这么难讨好的女孩哄得服服贴贴。他还有什么过人之处?讲给我听听,我学会了,也好去泡你——这样的女孩。”

    艾米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看表,说,“完了,快九点了,我还没跟我同学打电话。如果九点以前不打,我父母就会到你那里找我去了。”

    小昆掏出他的大哥大,递给她,又教了她一下怎么用,然后饶有兴味地看着她打电话。艾米告诉向华说她现在一切都好,不用跟她家打电话了。她打完电话,把自己的那些安排都告诉小昆,说:“幸好你今天没轻举妄动,不然你就栽在我手里了。”

    “但那样的话,你也陪进去了。”小昆摇摇头说,“你以后别这么到处乱跑了吧,很危险的,让我去帮你跑吧,你想干什么,告诉我就行了。”

    艾米打量了他一会,分析说:“你这样说,有三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你是一个善良的人,想帮助一个无辜的人;另一种就是你用这种方法讨好我,想打动我;第三种可能就是你实际上是想帮倒忙,让公安局那边不放ALLAN,好实现你的阴谋。”

    小昆无可奈何地笑了笑:“我算服了你了,什么事情都是一二三地分析,成钢每天被你这样分析,肯定是活得胆战心惊,他呆在里面休息几天也好。实话跟你说吧,我是第一种可能,想讨好你,所以帮你忙。你给不给机会我讨好呢?”

    “我当然给,因为我要利用你嘛,”艾米问,“你能不能想办法让我到收审站去看看ALLAN?”

    “那我又要提条件了。”小昆见艾米不做声,安慰说,“别害怕,只是要你教我英语,我还是想出国,你辅导我托福、GRE什么的,我帮你跑成钢的事。行不行?”

    “可是我自己都没考过托福、GRE呢,我怎么辅导你?”

    “没关系,你是学英语的,你辅导我肯定是绰绰有余的。那就这样说定了,我去帮你试试看能不能让你去看成钢,你有空了就辅导我英语。”

    星期六中午,小昆打了个电话给艾米,说实在抱歉,没法让你去看成钢,但我自己昨天在收审站见过成钢了。现在我在这个卖羊肉串的店子里,如果你想知道见面的情况,就告诉我你住哪里,我来带你去一家饭店,我们在那里边吃边谈。

    艾米怕这是他设的圈套,而她现在来不及作任何安排,于是犹豫着说:“为什么要去饭店谈?我家现在没人,你到我家来吧,就在我家谈。”

    小昆问了她家的地址,很快就上来了。艾米给他倒了一杯茶,急切地问:“你见到他了?”

    小昆点点头。

    “他怎么样?他在里面干什么?”

    “他挺好的,每天看看书,看看报。”

    “他——瘦了吗?”

    小昆笑了一下:“我第一次见他,怎么知道他瘦了还是胖了?不过帅就是真的,人称‘东收’一枝花。”

    艾米无心听他的玩笑话,担心地问:“那——他们打他没有?”

    小昆斩钉截铁地说:“怎么会打他?我们的执法人员怎么会知法犯法?”

    “他——有没有问起我?”

    “他开始没有问,因为他可能不相信我,但我讲了吃羊肉串的事,他相信我是你的朋友了,他仍然不敢提你的名字,怕连累了你,我们谈到你的时候都叫你‘小丫头’。他问小丫头在上学没有,他叫小丫头天天去上学,不要荒废了学业。他还叫小丫头不要着急,不要当业余侦探,到处乱跑,要耐心等候公安局调查。”

    “他就说了这些?”艾米焦急地问,“他没说——别的?”

    “他说外面肯定有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但那都不是事实。他说他很担心你因为那些传言做出什么傻事来。”

    “他——有没有说他——想我?”艾米实在忍不住,终于提出心里最想提的问题。

    小昆摇摇头,然后安慰她说:“可能他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的感情。你别介意,男人就是这样的,他们觉得承认自己对另一个人的牵挂依恋就显示了自己的软弱,所以——就不愿意承认,更何况我对他来说完全是个陌生人。”

    虽然有这番安慰,艾米还是很失望。男人不愿承认自己的感情,固然可以理解,但现在是什么情况?两个人分离了这么久,又没机会见面,还顾得上面子不面子?

    小昆说:“噢,他还有个话叫我转达你,我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他说他一直在想你奶奶经常问的那个问题,他已经想好了一个答案,你肯定会喜欢,等他出来了,他亲口告诉你。”小昆不解地望着她,问,“你奶奶经常问什么问题?”

    艾米兴奋得连脸都发红了,跑过去,抱抱小昆,说:“你不懂,就别问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个!”

    小昆困惑地说:“提到奶奶,你就抱抱我?那以后多提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