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十年忽悠 > 正文 > 第27节
第27节



更新日期:2021-06-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这一向,艾米每天刷牙的时候,刚把牙刷放进嘴里,就忍不住要呕吐。吐又吐不出什么来,只是干呕一通,然后就觉得整个胃都被呕变了位置,堵在喉头很难受。

    妈妈观察了几天,忍不住了,小心地问她:“你是不是怀孕了?”

    她知道妈妈想问这个问题很久了,妈妈那个星期天到公安局见过ALLAN后,回来就对她作了那个有关“女孩子不慎怀了孕要告诉妈妈”的长篇大报告,可能那时她就听说了JANE怀孕的事,怕她也怀了孕。后来妈妈也是如惊弓之鸟,一听到有关“孩子”的谈话就要担心地问她。

    她索性摊开了问妈妈:“你是不是早就知道JANE怀了ALLAN的孩子?你去公安局见ALLAN的那一次,他是不是就已经向你坦白了?”

    妈妈解释说:“也不是早就知道,或者说知道得不确切。那天到公安局去的时候,ALLAN并没说孩子的事,他自己并不知道为什么被抓到公安局去。但是那个值班的人私下告诉我,说姓简的女孩因为有了身孕自杀了,可能是ALLAN的孩子,因为遗书是写给ALLAN的。”

    艾米问:“你那天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知道你很——迷他,我怎么敢告诉你?再说值班的人说一下,谁知道是不是完全正确?那天他们还没正式收审ALLAN,只是把他拘押在公安局,我还指望他很快就会出来,结果后来就越来越糟糕了,说简家的女孩不是自杀是谋杀。我们见不到ALLAN不说,连公安局的办案人员我们也见不到,只好找王书记去打听。”妈妈转而问她,“你真的跟他没那种——关系?我看你很像——怀孕的样子,MORNINGSICKNESS——”

    艾米断然否定:“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跟他没那种关系。你不用担这个心,就算有,他也不会让我怀上他的孩子,他爱我还没爱到那个地步——”她说不下去,哭着跑回自己的卧室去,关上门,用枕头捂住嘴,痛哭起来。

    妈妈要去上班了,又担心她,跑来敲门,小心翼翼地说:“艾米,不要胡思乱想啊,你自己也知道的,王书记又没看过验尸报告,什么都还没确定。这些事,不是亲眼见的,都不能相信——”

    艾米抽泣着说:“你上班去吧,我没事。”妈妈走了以后,艾米突然想,我是不是怀孕了?妈妈是过来人,她应该看得出来。她算了一下自己PERIOD的时间,又很失望,好像不太可能怀孕。她匆匆漱洗一下,就跑到外面书店去找有关怀孕的书。看了一通,觉得怀孕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书上说怀孕的清晨呕吐一般出现在怀孕后的第四十五天左右,她算了一下,她就算怀了孕,也没有四十五天。而ALLAN一直用的是体外的办法,尽管书上说会有一些不听指挥的小蝌蚪不听枪响就冲刺,但毕竟只是少数勇敢者,真正的大部队还在后面按兵不动,最后都被ALLAN腰斩了,小蝌蚪们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全军覆灭了。

    她想,为什么就没有几只勇敢智慧的小蝌蚪赶在全军覆没之前冲杀出来呢?ALLAN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训练他的小蝌蚪部队,叫它们不冲锋就不冲锋?叫它们不乱动就不乱动?或者叫它们见到了EGG,作个揖,鞠个躬,然后绕道而行?他养着这么一支训练有素的蝌蚪部队,那还不想快就快,想慢就慢,想叫谁怀孕就叫谁怀孕,想叫谁不孕就叫谁不孕?这种技巧和战术,不阅人无数,怎么能够具备?

    然后她想到自己可怜的子宫,每个月都以为会有怀孕的可能,辛辛苦苦地让子宫壁肥沃起来,象老农一样,把土地耕得松松软软的,准备迎接一颗受精卵。结果等了又等,也没见到一颗受精卵。它等得心灰意懒,疲塌下去,子宫壁上耕耘好的那一层土地脱落下来,连累子宫的毛细血管出血,象泥石流一样,流向体外,变成了PERIOD。

    她思索生命的形成,觉得真是象ALLAN说的那样,多奇妙啊!你看街上走动的那些男人,一个个一本正经,道貌岸然,但他们的体内却潜藏着无数的小蝌蚪,在里面熙熙攘攘,吵吵闹闹,想找个机会冲到女性的体内去会会某颗EGG。你再看那些女人,一个个花枝招展,袅袅婷婷,而她们的体内,正有一颗EGG在那里焦急地等待一个勇敢智慧的小蝌蚪钻进来,然后变成一个新的生命。谁也不知道哪个小蝌蚪会钻进哪个EGG,就那么一下,某个小蝌蚪钻进了某个EGG,就产生了你,或者我,或者她/他。

    她想,如果我的父母不在某个夜晚或白天做那场爱,如果母亲的体内没有那颗小EGG,如果父亲体内的小蝌蚪都是些LAZYSWIMMER,如果进入EGG的小蝌蚪不是那一个,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了。想到小蝌蚪是以千万计的,想到EGG却是一月才有一颗的,想到父母那天可以有一千种可能不做爱,我的生命的可能性真是小得可怜啊。就是这样小的概率却有了我,你能说生命不奇妙吗?

    她觉得ALLAN一定也是这样感悟生命的奇妙的,不然他就不会那样珍惜小生命。如果她现在怀了孕,她敢肯定ALLAN一定会爱上她。

    她决定去找个医生检查一下,因为虽然从时间和技术上讲她都不可能怀孕,但她清晨呕吐是个事实,而且她这个人,事事都有悖常情,为什么怀孕的事不能有悖常情一下?

    她不敢到J大校医院去,怕那里的人认出她是老艾和老秦的女儿,她也不敢到B大校医院去,怕别人认出她是艾米。其它市医院区医院她也不敢去,怕别人问她要身份证明什么的。她记得有条街上有个私人诊所,在一个小巷子里,巷子外面当街的地方挂着一个牌子,上面有“即时验孕,无痛流产”的字样。

    她不知道自己以前为什么会留心到这样一个牌子,可能是那上面写着“退休女军医”,而在她心目中,军医是给军人看病的,缝缝伤口,挖挖子弹什么的,还说得过去,跟流产似乎不搭边。军医为谁流产,为那些穿大垮垮军裤的男人?

    她决定去找那个退休女军医,她想私人诊所肯定不会要证明,不然谁还去?她车也不敢骑了,因为ALLAN说过怀孕初期骑车很容易MISCARRIAGE。她打的到了那条巷子,谢天谢地,那个诊所还在那里。她忐忑不安地走了进去,发现已经有个女人在那里了,她正想溜掉,被那个退休女军医看见,很和蔼地对她说:“坐一会,我马上就过来。”

    她决定等下去,一定要检查一下怀孕了没有,如果怀孕了,她相信ALLAN一定会爱上她,因为他那么爱孩子,一定会连孩子的妈妈一起爱。即便他不爱她,她有个小ALLAN天天在身边,也是很幸福的,他作为孩子的爸爸,总要经常来看孩子吧?而且她想像不出ALLAN怎么可以知道她有了他们俩的孩子还会不爱她,特别是在JANE和那个孩子已经不在了的情况下。

    她坐在那个小诊所里等。诊所很小,可能是女军医自家的房子。隔着一个帘子,就是手术室,只遮住了病人躺着的那部分,那个女军医还露在帘子外面。她看见女军医拿了一把象钳子又不象钳子的东西,大概是放进那个躺在手术台上的人身体里去了,她听见那个女人在轻声叫唤,女军医说:“不怕不怕,有点胀,但不会很久的,我要把宫口扩大一点。”然后她听见一种“滋滋”的声音,可能是在吸肚子里的小孩出来。过了一会,那个女的开始大声喊叫,痛骂一个叫“强三”的人。艾米惊恐地想:这怎么叫无痛流产?完全是剧痛流产。

    最后女军医说:“好了好了,就完了。”过了一会,那个女的下了手术台,躺到另一张床上去休息。女军医过来问艾米有什么事。艾米看见那个做了手术的女人还在,就不肯说。女军医很理解地笑了一下,走到病床前跟那个刚做手术的女人说话。

    “三十天之内可不能让他碰你了,刚做过手术,体内有些伤口,宫口开得很大,很容易感染的。以后他不肯用套子,你就到我这里来打避孕针吧。”

    那个女人抱怨说:“他那人是个畜牲,就知道搞搞搞,不管你的死活,搞起来又只顾自己,不管你是干是湿,一上来就往里塞,真是活受罪。受了那个罪不算,现在又来受这个罪。”然后那个女人提高了声音,对着艾米这边说,“我嘛,是嫁了人,没办法,我真不懂你们这些小女孩,又没嫁人,看上去也不过二十来岁,为什么要自找罪受?你看现在搞出了事,他还露不露面?早躲起来了吧?”

    艾米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把脸扭向一边,装做没听见。女军医说:“其实男女房事,不光是男的享受,女的也是很享受的,只不过你丈夫不懂体贴女人,没有让你兴奋起来就强行进入,才会是活受罪。看一个男人体贴不体贴女人,性生活的时候是关键。你要多跟你丈夫谈谈这事,告诉他哪些你喜欢,哪些你不喜欢——”

    “你以为我没跟他说过?”那个女人从床上坐起来,“你知道他怎么说?他说,从来没听说过女人在床上还要这要那,就你不要脸。”

    女军医叹口气说:“中国确实是有很多男人不懂得在性生活中跟妻子带来满足,很可悲。其实这样,他们自己的性生活质量也不可能高。”

    等那个女人走了,艾米才告诉女军医她想检查一下怀孕了没有。女军医问了一下她的情况,说应该是不太可能,不过什么都会有例外,然后给了艾米一个塑料杯子,说:“我化验一下你的尿就知道了。”

    艾米焦急地等了一会,化验结果出来了,女军医说:“恭喜恭喜。”

    “我怀孕了?”

    “没有,”女军医说,“这下你放心了,可以安心读书了。还在读高中吧?现在高中女生也有很多怀孕的,哎,女孩子要懂得保护自己呀。”

    艾米很失望,追问道:“我真的没怀孕?你肯定?为什么我早上老是想吐?”

    女军医把一个小盘子给她看,说如果怀孕了,盘子里这张小纸就变成蓝色的了,你这张还是淡红色的,肯定没怀孕。你要不放心的话,我可以给你检查一下。然后她让艾米躺手术台上去,她戴了一双薄薄的塑料手套一样的东西,伸了两个指头到艾米体内,另一只手放在艾米的腹部,象兜起一个西瓜一样地两手一兜,艾米直觉地感到是把子宫兜起来了,她叫到:“你小心一点,不要把我弄得MISCARRIAGE了。”

    女军医笑着说:“你学外语的呀?我女儿也是学外语的,你们学外语的,动不动就冒几个外语单词出来。你是怕把你弄流产了?”艾米点点头,女军医又笑笑说,“我检查过无数的未婚怀孕的女孩了,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个怕把小孩弄掉的。你一定是很爱他吧?”

    女军医人长得很慈祥,话也问得很温和,艾米忍不住哭起来,说不出话,只点头。女军医问:“那他怎么不陪你来呢?”

    “他被收审了——”

    “被冤枉的?”女军医说,“看你哭这么厉害,他一定是个好人,被冤枉的吧?”

    艾米哭着说:“他肯定是被冤枉的,他不会杀人的,他更不会杀一个怀了他孩子的女孩——”

    “你把我说糊涂了,他被冤枉杀了谁?怀了他孩子的女孩?那你——”

    艾米木然地说:“他不爱我,他只是在那个女孩怀孕不方便的时候才跟我——”

    女军医摇摇头,叹口气说:“孩子,你知道这一点,为什么还这么留恋他呢?想用一个孩子挽回他的心?捆住他?那是没有什么用的。我开这个诊所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样的事见得多了,有些女孩子想用一个孩子拴住一个变了心的男人,那都是拴不住的。”

    “别的男人可能拴不住,但他是拴得住的,”艾米固执地说,“他很爱孩子,他会连孩子的妈妈一起爱的。所以他非常注意,不让我有孩子。”艾米向军医讲了一些细节,说,“我就是从这些事上,知道他不爱我。”

    “你们为什么不用避孕套呢?又简单又保险——”

    “用过,有两次偷了爸爸妈妈的来用,”艾米老老实实地说,“但我不喜欢,我感觉不到他,只感觉到橡皮,我就——没感觉,很难弄‘来’。他知道了,就说,那我们想别的办法吧。他就一直——体外——”

    女军医看着她,很真诚地说:“孩子,听你讲的情况,他是很爱你的呢,你没有听刚才那个女的讲她的丈夫?你没有听见我刚才说的话?一个男人,在床上那么体贴你,他不可能只是发泄一下。你还不到二十吧?他其实应该等到你长大一些再开始的。”

    艾米赶快替他辩护说:“他是要等我长大的,我们谈恋爱半年多了,他都一直忍着没做,但我怕他是在留退路,而且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我——逼着他跟我——做的,真的。”艾米的大嘴巴又没有遮拦地讲了一些事。

    女军医说:“这是个难得的好男人呢,我觉得他很爱你呀。一个男人,特别又这么年青,是很难控制自己的,不管他是忍着不跟你发生关系,还是采取体外的方法,都是要有很强的意志力的。男人采取体外的方法避孕,他自己常常是不能尽兴的,因为要在最激动的时候把自己抽离出来,而且一直要警惕着,不能尽情享受,一般男人是不愿意这样做的。很多男人也不愿用避孕套,所以会叫你吃避孕药,或者就不管不顾地泄在里面。他能这样体贴你,很难得啊。如果像你说的,你第一次就能有高潮,那他一定是想尽了千方百计激发你,而且把自己忍得很辛苦的了。”

    艾米高兴了,口无遮拦地说:“他肯定每次都是忍得很辛苦的,因为他总是想方设法让我有高潮,即使忍不到那么久,他也有别的办法的……”

    女军医笑起来:“你是个幸运的小丫头呢,你看刚才那个女的,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品尝过什么叫高潮,还要不断地来做流产,身体也搞坏了,这是最不幸的。有的人是享乐的同时,不小心出了差错,来做流产,那还可以说是为享乐付出的代价。像她这样的,没有享乐,只有痛苦,性生活就成了不幸的生活了。你很幸运嘛,只有享乐,没有痛苦,还说他不爱你?”

    艾米问:“你真的认为他很爱我?”

    “我听过很多年青女孩的故事了,也给很多女孩做过流产了,没有哪一个不是对我诉苦的,没麻烦没苦诉就不到我这里来了。你是个例外,你要珍惜他。你说他受了冤枉,那你要帮他才是呀,怎么竟然这样怀疑他呢?你看到过验尸报告了?你也没看到过嘛。公安局可能只是为了稳妥起见,暂时没放他,但他们也没抓他呀,等到都弄清楚了,就会放他的。你好好等着他吧,别胡思乱想了。”

    女军医想了想,又说:“你留个电话给我,把他的名字也写给我,我认识那边的一个法医,看我能不能帮你打听到什么情况。”

    艾米喜出望外,立即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ALLAN的名字,又问了女军医的电话号码和名字,知道她叫金巧枝,才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