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十年忽悠 > 正文 > 第22节
第22节



更新日期:2021-06-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艾米一口气吃了两三碗饭,觉得食道也不疼了,头也不疼了,一切都好了。她想,看来我这个人心理作用很强,身体上的不适全都是心理上的不快引起的。

    她觉得心情很舒畅,ALLAN现在呆在公安局,他还能想到怕我担心,真是难为他了。记得被抓去的人是可以向外打一个电话的,就一个,好像一般的人都是跟律师打电话,而ALLAN把这个机会用在给我父母打电话上了,就因为怕我胡思乱想,他多么体贴啊!

    过了一会,她又有点不快,既然可以打一个电话,为什么不直接打给我呢?为什么不一进去就打呢?还要等到第二天再打,害得我苦苦等那一晚上?如果我是个急性子,当晚就自杀了,那他岂不是悔恨终生?

    但她马上就为他找到了辩护词,这是中国啊,小姐,你以为是香港或者美国,还允许被抓去的人打一个电话?你把电影跟生活搞混了吧?妈妈已经说了不是ALLAN打的电话,而是他把她家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公安局,是公安局打的电话。ALLAN一定是试过打电话给她的,但公安局不让,他不得已才等到她父母回家。他不知道她奶奶家的电话号码,如果知道,他肯定一进去就让公安局往她奶奶那边打电话了。

    到了晚上,艾米应该回学校去了,妈妈说如果你撑不住的话,可以请假休息几天。艾米不解地问:“撑什么撑不住?我下星期好几个测验考试呢,怎么能不回学校?”

    妈妈有点担心地看着她,好像在判断她到底正常不正常一样,然后说:“那我送你去学校吧,你爸爸去纪委王书记家还没回来。”

    “ALLAN回来了,叫他往我宿舍打电话,”艾米大大方方地说,她觉得现在不用搞地下工作了,妈妈已经知道了,而且是ALLAN自己说出去的,那就不怪她大嘴巴了。她分析说,“肯定是因为这两天是周末,大家都不上班,没人管事,明天上班了,他们问问他就会让他回来了。”

    妈妈没有说什么,只叫她安心读书,不要老想着这事。

    星期一和星期三上午,艾米连着两个考试。到了星期三中午,她还没接到ALLAN的电话。她往家里打了个电话,是爸爸接的,艾米问ALLAN回来了没有,为什么他还没给她打电话。

    爸爸迟疑了一会说:“他星期一已经被公安局正式收审了。”

    艾米不知道这个“收审”是什么意思,这个词她从前也听说过,但从来没往心里去过。她问:“什么叫‘正式’收审?难道星期六上午把他带走是‘歪式’收审?”

    爸爸那边没啃声,艾米不敢再耍嘴皮子,严肃地问:“收审是什么意思?是逮捕吗?”

    “我也不知道收审是什么意思,应该不是逮捕。你好好读书,管这些事干什么?”

    “你要我好好读书,就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不然我怎么读得进去?”

    爸爸有点生气:“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就这些。现在我很忙,你不要跟我耍小孩子脾气。让你妈妈来跟你说。”

    艾米听见妈妈在小声埋怨爸爸不该说什么收审的事,然后她听见妈妈在电话里说:“收审不是逮捕,是收容审查,是——人民内部矛盾,相当于把ALLAN请去协助调查。”

    艾米一听又是“请”又是“协助调查”,感觉ALLAN正架着二郎腿在那里指点那些公安人员一样,于是放心了:“那我可以跟他打电话吗?”

    “那恐怕不行吧?收审了的人是没有——行动自由的,跟——跟坐牢差不多。”

    “那你刚才怎么说是协助调查?还说是‘请’?”

    妈妈有点生气地说:“你钻什么牛角尖?你不要跟我咬文嚼字,我不是学法律的,我怎么知道?都是听来的,他们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艾米有点奇怪,爸爸妈妈是怎么啦?妈妈以前从来不发她脾气的,妈妈的脾气都是专门留给爸爸的。爸爸也很少发她的脾气,爸爸的脾气是专门留给妈妈的。她记得小时候,她把“脾气”认成“牌气”,全家人都跟着她说“牌气”。爸爸妈妈都说他们家是个子越小的“牌气”越大,所以那时艾米是家里“牌气”最大的人。即使现在艾米已经长得比妈妈高了,她还是家里“牌气”最大的人。平时只有她发妈妈“牌气”的,怎么今天这二位“牌气”都这么大?

    妈妈见艾米不说话,赶快缓和了口气说,“艾米,你是个聪明孩子,怎么劝都劝不醒呢?ALLAN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单纯的,他有很多东西你根本不知道——,像你这样年青幼稚的女孩,很难想像得出他那样的人有多——复杂。你好好读书吧,这件事比你想像的要复杂得多,你最好不要再过问——”

    艾米听见妈妈一口气用了好多个“复杂”,一下是“多复杂”,一下又是“复杂得多”,听上去象个没什么文化的家庭妇女一样,反反复复就是用那么几个词。

    她讥讽地说:“一个人总不会因为复杂就被收审了吧?他们为什么收审ALLAN?”

    “我也不知道,情况一天一变,今天说是为这,明天说是为那——”

    “你只告诉我最新的消息。”

    “最新的——,是因为那个——姓简的女孩被谋杀的事。”

    “JANE被人谋杀了?”艾米惊讶地问,“她真的死了?我还以为——,你从哪里听来的?你SURE她是被人谋杀的?”

    妈妈有点烦躁地说:“你不要在那里‘谋杀’‘谋杀’的大声乱叫,现在这些都还在调查当中,我们不要在电话上说这些,让你那些同学听到不好。”

    “那我马上回来,你当面告诉我。”

    “算了算了,你不要回来了,跑来跑去耽误学习。就在电话里告诉你吧,你不要在那边一句句重复,听见没有?”

    “我保证不重复。”

    妈妈说:“姓简的女孩的死,ALLAN是重大嫌疑犯,他有作案动机和机会,公安机关已经掌握了充分证据。就这些,现在不要再过问这事了,从思想上跟他一刀两断,好好读你的书。好男孩多的是,书读好了,还愁找不到一个比他强的?”

    艾米有点鄙视妈妈,怎么说话办事都这么小市民呢?一看到ALLAN有麻烦了,马上就想到逃跑,而且还扯到什么“找一个比他更强的”,太势利了。

    她放下电话,开始思考。ALLAN是谋杀JANE的重大嫌疑犯?而且公安部门已经掌握了充分证据?什么证据?

    她想起那天晚上在洗手间里ALLAN说过一句“你这是握手还是谋杀?”难道那是他情不自禁的口误?她又想到那天还没有到JANE家的单元门,ALLAN就好像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坚决不让她进去,他是怎么知道的呢?如果是他干的,那他最后喊的那句肯定是“DONTTELL——MY——PARENTS”,而不是“YOURPARENTS”,因为后来是他自己把这事告诉她的PARENTS的。可能当他被抓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败露了,所以叫她不要告诉他远在加拿大的父母,难得他这么孝顺。

    但他为什么不逃跑,反而回到他作案的地方去呢?可能没想到我公安人员这么神机妙算?那么JANE的妈妈打电话时不说JANE已经死了,而说JANE在医院,是在帮公安人员骗他过去?他连这点也看不出来?真是白看了那么多破案小说了。她记得他还翻译过一本,难道翻译的时候就没学到一丁点东西?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奇怪,这么严重的问题,她并没有轰地倒下,没有哭的冲动,脑子也没有形成“意识泥坑”,而是很冷静地思考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发现自己有些时候非常冲动和糊涂,比一般没脑子的人都糊涂,但有的时候又非常冷静和逻辑,比一般有脑子的人更逻辑。

    象现在就是这样,如果是一般人,肯定要六神无主了。但艾米不,她好像有第七神一样,很有把握一定有办法洗刷ALLAN的杀人罪名。

    她读过的侦探小说情节唰唰地飞进她的脑海,那些名词术语一个个显得那么亲切:“谋杀”,“作案”,“嫌疑犯”,“凶手”,“不在现场”,“动机”,“时机”,“证人”,“旁证”,“物证”等等。平时爱看侦探小说,想不到在现实生活中竟然用上了。

    她最喜欢看的侦探小说是那种被称为“推理小说”类的,她最喜欢的推理小说作家是英国的阿茄莎-克里斯蒂,因为阿的小说都是运用逻辑推理破案的。通常的情况是,谋杀案发生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比如火车上,游轮上,凶手不可能逃离现场,只能是火车上或者游轮上的某个人。小说的高妙之处就是所有的线索从一开始就都呈现在读者面前,但读者就是推不出罪犯是谁。推不出的原因,一是因为作者同时给了很多虚假的线索,误导读者,另一个原因就是犯罪的动机往往很隐秘,读者不知道,或者罪犯有非常过硬的不在现场的证据。

    艾米读阿茄莎的小说的时候,都是坚决不提前看最后的结果,而是自己一步一步地推理,争取自己能把罪犯给“推”出来。刚开始看的几部,她推不出来,一推就被作者误导,推到一个无罪的人身上去了。但多看几部,掌握了作者的思维方式,最后也能推出来了。所以她对自己的推理能力非常自信,觉得自己经过这样缜密的推理训练,推出杀害JANE的真凶,是不成问题的。

    杀人第一要有动机,第二要有时机。谁有杀害JANE的动机?她觉得首当其冲的应该是那个追求过JANE的组织部年青干部。那个家伙到JANE家来找过她好几次,但JANE都不在家,说明只是那人一厢情愿,搞不好JANE是故意躲出去的。一个组织部的干部,吃了这样的闭门羹,面子上是很过不去的,自尊心是很受伤害的。也许上个星期五的晚上,他又来纠缠JANE,而JANE至死不从,于是那个家伙动了杀机。又因为他是组织部的,自然认识不少官场上的人,串通公安局,把ALLAN抓去做个替死鬼。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样证明是组织部的那个家伙干的呢?艾米想了一会,觉得从这头着手太麻烦,现在还是先证明ALLAN不是凶手。只要把ALLAN洗刷了,剩下的就不关她的事了。

    ALLAN有没有动机呢?他为什么要杀JANE?难道象那个围观的中年女人说的那样,因为他把JANE的肚子搞大了?如果真是搞大了,他肯定舍不得杀JANE了,因为他那么爱孩子,他还不把JANE当个宝贝捧在手里?她不相信ALLAN跟JANE有那种关系,如果有的话,那么JANE看到她跟ALLAN关在屋子里打仗,还不醋性大发?还请她吃饭?如果换了她的话,吃了JANE还差不多。

    如果他跟JANE没那个关系,他更没动机杀JANE了。他现在马上就要到深圳去工作了,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为什么要去杀人?

    动机消除了,剩下的就是时机了。ALLAN那天晚上应该有不在现场的证据,因为他跟另外四个人呆在一起,只要把那四个人找来问问,就很清楚了。她觉得公安局那些家伙真是吃干饭的,如果这事交给她来办,肯定是三下五除二,就能水落石出了。

    艾米决定回家一趟,她知道老丁上个星期五晚上是跟ALLAN在一起的,肯定可以为ALLAN作证。她不知道JANE是什么时候出事的,但她记得妈妈说过JANE在八点多钟时往她家打过电话,那就是说JANE在那之前是活着的。她估计JANE的父母那晚不在家,不然就不会发生那个悲剧。

    但JANE的父母是睡得很早的人,所以那晚除非是JANE的父母没回来,不然就会是在比较早的时候就回来了。JANE的父母那晚肯定回了家的,不然就不可能当晚就发现JANE出事了。不管怎么说,JANE的死发生在八点多钟到JANE的父母回来之间,应该不超过十二点。

    ALLAN那天是近一点才到她家来的,说明他跟老丁他们在一起呆到十二点以后。如果老丁出来证明ALLAN整晚都跟他在一起,ALLAN就有不在现场的证明,那不就一切水落石出了吗?这么简单的案,还不好破?

    她想这可是“烈火识真金”的机会了,这比ALLAN说的那些把船凿破呀,到沙漠里去考验呀,都强多了。在这种关键时刻,我没有逃跑,而是跟他站在一边,又而且还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为他洗刷了罪名。等他出来那天,肯定要动情地说:“艾米,是你救了我一命,我今生今世——”

    但她马上觉得这个场景有点老套,大概是从什么电影里看来的,ALLAN肯定有比这更风趣更幽默更独特的表达方法。她甚至想到,说不定从这件事之后,公安局就会聘她做顾问,有了什么疑难问题就来向她请教。那些侦探小说中一般都有一个傻不拉叽的警长什么的,猪脑子,什么都是只看表面现象,都要等到那个私家侦探来帮他破案,就像公安局这些猪脑子一样,要等到她来帮他们破案。

    那英语专业还读不读完呢?读不读完都无所谓,其实她也不是很喜欢英语专业,只是因为ALLAN是学英语的,她才想到读英语。不如干脆做个侦探算了,自己开家私人侦探所。ALLAN也是看过很多侦探小说的,推起理来,不比她差。那就两个人合开一个夫妻侦探所,他们男人爱面子,就让他当所长,自己就甘居幕后,当个神探算了。侦探所的名字就叫“艾艾侦探所”,名字起得怪一点,一般人猜不出为什么起这么个名,肯定吸引大把的CLIENTS,做发了,就专门侦破疑难案件,一般的小CASE让公安局去搞就行了。

    艾米把自己想得热血沸腾,马上就打的从学校跑回J大,连家都没回,在楼下拿了自行车就跑去找老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