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十年忽悠 > 正文 > 第6节
第6节



更新日期:2021-06-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令艾米开心的是,过了一会,ALLAN就跟着她爸爸妈妈一起上楼来了,因为他在楼房外面正好碰见了他们。艾米看见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就走上前去,打趣他说:“刚才叫你留下来陪本大王,你不肯,现在还不是乖乖地回来了?敬酒不吃吃罚酒——”

    爸爸在卧室换衣服,听到了,就呵斥她:“艾米,不要跟谁都是乱开玩笑,”然后走到客厅对ALLAN说,“成钢,你不要介意,这丫头从小惯坏了。我们到书房去吧。”

    ALLAN站起身往书房走,笑着说:“艾米辩功高强,我说不过她,甘拜下风。”

    妈妈在厨房做饭,艾米溜进去,央求妈妈说:“你留他在我们家吃饭吧,现在这么晚了,等他回去,学校食堂肯定关门了。”

    “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关心人了?”妈妈看了她一眼,说,“瞎操心,这还用你说?我连这点都想不到?”说完,就走到书房门口,对ALLAN说,“ALLAN,今天就在这吃饭吧,等你回去,学校食堂肯定关门了。”

    爸爸也邀请说:“是啊是啊,我们这一时半会还谈不完。”

    那天ALLAN就留在艾米家吃饭,她高兴地跑到厨房里,要帮妈妈的忙。妈妈笑着瞟了她一眼,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能帮什么忙?做你的作业去吧。待会帮着吃就行了。时间不早了,我也没做什么菜,蒸了个腊肉,炒了个青菜,其它都是剩菜。”

    饭桌上,四个人,艾米坐在ALLAN的左手,她不停地给他夹菜,不停地看他,搞得他很不自在,不时地红脸。爸爸仿佛什么也没看出来,但妈妈摇摇头,说:“艾米,不要给人家夹菜,你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乱夹,而且用你自己的筷子给人夹菜不卫生。”

    ALLAN连忙说:“没事没事,没什么不卫生的。”

    “他自己老不夹菜,我才给他夹嘛。”艾米跑进厨房,拿来另一双筷子,说,“我用公筷,可以了吧?”说着,又往ALLAN碗里夹了两块腊肉。

    艾米自己喜欢吃奶奶送给她家的腊肉,所以她觉得ALLAN也应该喜欢吃。她吃腊肉不吃肥的,只吃瘦的,她咬下了瘦的那部分,就把肥的扔在桌上了。爸爸看见了,就说:“肥的你不吃,不要乱丢,拿来给我吧。”

    艾米不好意思用嘴啃下来给爸爸,只好用手撕,撕得满手油腻。ALLAN看见了,提议说:“我帮你把瘦的切下来吧。”看看没人反对,他就端着腊肉碗到厨房里去,很快就把肥瘦分开了。

    她一块块地吃他为她切下来的瘦肉,很开心。她时不时地看看ALLAN,发现他一块瘦腊肉都不夹,知道他是留给她吃的,她觉得他像她的父母一样,看到她喜欢吃什么,就都让给她吃,她吃得开心了,他也就开心了。所以她很夸张地吃得摇头晃脑的,好像是在告诉他:谢谢你,我吃得很开心。

    她偷偷看了看爸爸妈妈,爸爸仍然是全神贯注于吃饭,什么也没看见,但妈妈的眼神喜忧参半。

    吃完饭,ALLAN帮着收拾碗筷,擦桌子,他要洗碗,但妈妈没让他洗,说你不知道我把东西放什么地方,你跟艾老师讨论问题去吧。

    爸爸拿出平日从没见过的气势,命令道:“艾米,去帮你妈妈洗碗。”

    艾米大声抱怨:“为什么?我们女的就该洗碗的?”

    “我们这不是要讨论正经事吗?”爸爸解释说,看得出,平时就是被女儿吆喝惯了的,今天想在外人面前出个风头,女儿也不买账。

    艾米是有点“人来疯”的,没外人的时候,就已经是撒娇撒痴了,现在有了外人,而且是她一心想引起注意的外人,就更不会放过表现自己的机会了。她反驳说:“洗碗就不是正经事?”

    ALLAN笑着说:“还是我来吧,我是我们家的洗碗机,洗得又快又干净。秦老师,你帮我找本俄语辞典。”

    妈妈笑着擦了擦手,去找俄语辞典了。爸爸对ALLAN说:“我在书房等你。”

    艾米跟在ALLAN后面跑到厨房,看他洗碗。“我爸爸从来不洗碗,大男子主义,我替我妈打抱不平。两个人都是教授,凭什么我妈洗碗,我爸不洗碗?”

    “是你妈妈照顾你爸爸吧?”

    “嗨,你真的洗得又快又干净呢。你在家是不是天天洗碗?”

    “经常洗。”

    “你们家是男的洗碗?那女的干什么?你有没有姐妹?”

    “没有,我只有一个哥哥。”他说,“垃圾倒哪里?”

    “我不知道,我没倒过,应该是楼下那个大垃圾箱里。”

    他把垃圾桶里的垃圾袋提出来,扎好了口,对艾米说:“找个新垃圾袋放上去,我下楼去倒垃圾。”

    “我跟你去。”她顾不上找新垃圾袋,也不知道家里的垃圾袋放在哪里。她紧跟在他后面向外走。走到门口,她对屋子里的人大叫一声,“我们倒垃圾去了。”

    “嘿嘿,倒个垃圾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他笑她,“你连垃圾都不倒?真正是小懒虫啊。”

    “我以后每天倒垃圾。”她向他保证说,“真的,你以后可以问我爸爸,看我倒了没有。”本来她还想说“我以后每天洗碗”,但她一想到那油腻腻的样子,觉得太艰巨了,算了,以后再说吧。

    等ALLAN到书房跟爸爸讨论问题去了之后,艾米回到自己的卧室,坐在写字桌前,却什么也干不下去,只是支着耳朵听书房里的动静。听了一会,听不到什么,于是嘴里咬着笔头,就胡思乱想起来。他有没有女朋友?他喜欢不喜欢我?应该是喜欢的,因为他一直对我笑着,而且把瘦肉都让给我吃。他脸红的样子真可爱。他什么时候会再到我家来?希望他天天都来,但是他肯定不会天天都来。

    她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非得上我家来不可?让爸爸每天叫他来讨论问题?爸爸肯定不会的。让妈妈叫他每天来翻译东西?妈妈肯定不会的。最后她想到了一个点子,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不过根据她对爸爸妈妈脾气的掌握,她知道只要有“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就一定能成功。

    ALLAN走后,艾米听见爸爸对妈妈说:“成钢很不错,想不到他俄语也这么好,如果不是他提醒,我这篇文章就有一个大漏洞了。诗因翻译而失落。真理啊!所以搞比较文学的,最好能多懂几国外语,通过译文搞比较文学研究,无异于隔靴搔痒。以后英语上向你请教,俄语上就依靠成钢了。听说他日语也不错,可以借助辞典看文学作品。”

    妈妈说:“俄语日语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英文译笔很老道。他本科时的翻译老师我认识,叫静秋,是D省翻译家协会的常务理事,他们合译过很多东西,上有他们俩的翻译作品,还在上发表过文章。这孩子如果向翻译方面发展,可能挺有出息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艾米的爸爸说,“难道你认为他选择比较文学是个错误?”

    “我没有这样说,我只是说他译笔不错,光看译文,你真的想不到他才二十出头。”

    艾米插嘴说:“他才二十出头?我以为他三十出头了。”

    “为什么?”妈妈笑着问,“因为他有胡子?”

    “不光是有胡子,我觉得他很老成的,可能是因为他说我是小孩子,小懒虫。”

    妈妈教育她说,“你的确是个小懒虫,什么家务都不干。你看人家ALLAN多懂事?什么家务都会做,你是横草不拿,竖草不拈,如果到别人家去做客,肯定不讨人喜欢。”

    “我以后每天帮你倒垃圾,我向他保证了的。”

    “你看你看,你这个观点就不对,怎么是帮我倒垃圾呢?”妈妈笑着说,“你向他保证?他批评你了?”

    “没有,他没有批评我,是我自己想到的。”艾米想,要等到他批评还算本事?自己就应该能看得出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了。

    “妈妈,你说他英语很好,那你可不可以请他辅导我英语呢?”艾米试探着问。

    “你的英语还需要辅导?”妈妈吃惊地说,“如果需要辅导,我辅导你就是了。自己的妈妈是搞英语的,还去请个英语家教,不怕别人笑话?”

    “你那么忙,哪里有时间辅导我?”艾米说,“我只是想要他跟我练口语练听力,你知道的,我以后是要上英语专业的。你们不愿意出家教费,我用我自己的钱付他,好不好?”

    爸爸不解地说:“既然是这样,你自己请他就是了,还要你妈妈去请?”

    “他拿我当小孩子,我请他,他会答应?”艾米对妈妈说,“你去请,他肯定会答应。我保证会把各科成绩都搞好。如果你们不肯请,我就不知道我的成绩会垮成什么样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呀?”爸爸说,“是你的成绩,你的前途,你搞垮你的成绩,你自己倒霉,不要总是觉得是在为父母读书——”

    妈妈看了艾米一眼,知道她是说得出做得到的,叹口气说:“好吧,我去跟他说,但是你要保证你的各科成绩都不掉下来,不然的话。而且说清楚了,只是英语家教。女孩子,要自重,不要——”

    爸爸不解地说:“请个家教,你说这些干什么?”

    “打个预防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