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毕业了,我们一无所有 > 正文 > 第二十幕 毕业那天说分手
第二十幕 毕业那天说分手



更新日期:2021-06-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基本上,没人想得到马平志会和陈菲儿分手,最起码想不到会那么快分手,这段曾被F大所有人看好的恋情只维持了短短十个月,虽然这十个月内他们爱得很精彩,但十个月后的他们和将世界上所有的陌生人一样,相逢时无言,分手后遗忘,老死不相往来。

    直到现在,关于马平志和陈菲儿分手的版本在F大还流传甚广,有人说马平志压根就是一花心大萝卜,说白了就是狗改不了吃屎,这种人说自己会一辈子好好爱一个女人简直放屁,谁都知道就在毕业前两个月,这个臭流氓勾搭上一个18岁的美少女,所以毫不犹豫将人老珠黄的陈菲儿无情抛弃。可也有人说真正的坏人其实是陈菲儿,因为她是一个外表纯情内心淫荡的妓女,她一直背着马平志和其他男人有着肉体交易,毕业前她在一个地产大亨的车里和该老板云雨大战时被马平志逮了现行,所以才酿成分手的结局。还有人说其实这俩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在一起只是玩游戏,马平志享受陈菲儿的姿色,陈菲儿享受马平志的金钱。毕业了要分手,天亮了说晚安,就这么简单,根本不值一提。

    作为俩人最好的朋友,苏杨,知道上述说法只是脆弱的假相。这个世界上有人分手是因为男盗女娼,有人分手是因为时空太长,有人分手是因为七年之痒,也有人分手是因为坚持理想。毕业即将来临,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未来细细打算,无数个爱情悲剧就在这时开始轰然酝酿,马平志和陈菲儿分手的真相只因为他们都太有主张,他们要么臣服对方,要么只能天各一方。

    陈菲儿说毕业后自己要出国继续深造,到澳洲或者美国。陈菲儿说只有走出去才能体味人生美好。陈菲儿对自己这个观点深信不疑,她说虽然出国需要很多钞票,但只要能出去,什么都可以放弃,哪怕是爱情。

    关于未来,马平志从没想太多,无论如何,生活总要继续,快乐也好,悲伤也好,一切都是那么不确定,所以他懒得思考毕业后的人生轨迹,车到山前必有路永远是他信奉的真理。他惟一可以确定的是作为他的女人——陈菲儿的人生应该由他来决定,他让她向东她就要向东,他让她向西她只能向西,出国更是需要得到他的同意,这其实是狗屁不通的逻辑,可马平志却认为是真理,或许他的家族祖祖辈辈都是男权主义,女人只是名义上的伴侣,实质上的奴隶,所以马平志想当然认为陈菲儿的未来在他手中,他要干什么陈菲儿只能服从。对于陈菲儿的出国梦,马平志觉得不但幼稚而且荒谬,在他眼中没有一个城市比上海美丽,没有一个国家比中国还神奇,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要费尽心机地离开这个充满诱惑的地方?他更不明白如果陈菲儿真的离开上海,他们的爱该如何继续,还会不会继续?

    为了毕业后到底出不出国,陈菲儿已记不清和马平志吵了多少次架,吵到最后,所有的理由都变得苍白无力,只剩下一味的指责,陈菲儿指责马平志阻碍她人生的发展方向,马平志指责陈菲儿辜负他的良苦用心,俩人都显得那么受伤,并不约而同将分手作为威迫对方的惟一武器。作为马平志和陈菲儿分手的最后场景,苏杨依然记得无比清晰,就在一条他们走了无数遍的林荫大道,当事双方在那里完成最后一场争吵,而苏杨只是站在一旁观战,仔细思考。

    和前面N次一样,争吵并没有达成任何妥协,具体细节都可忽略,他们时而抱头痛哭,时而奋力抽打对方脸庞,争吵到最后,马平志突然恢复绅士风度,面露微笑,他心如刀割,却睁眼看天,他对他深爱却又把他深深伤害的女孩说:“一路走好!”

    一路走好——所有山盟海誓到最后只剩下这样一句平淡无奇的话语。苏杨静静看着这两个已经发疯的男女,他们是最相爱的恋人,也是最伤害的敌人。这一切很不真实,让人感觉像在看一场爱情电影。仿佛就在昨天,他们才开始恋爱,陈菲儿嘻嘻哈哈说自己终于找到了真爱,马平志紧紧搂住这个女孩,在她耳边说我们一辈子不要分开,可才过了短短十个月,所有的诺言就烟消云散,不再回来。

    苏杨想如果把四年的故事串联起来重新回顾,用恍然如梦形容毫不为过。张胜利还是天天堵在郝敏宿舍楼下,说要问个明白,然后每晚醉得一塌糊涂,他说只有醉了心才不会痛,醉了他才依然还有梦。李庄明仍然管家似地天天围着张楚红转,像一个刚刚吃到糖果的幸福小孩,谁要在他面前说一句张楚红的坏话,他就像疯子一样和别人打架,可有天夜里这个幸福的孩子却扑到苏杨怀里哭得地动山摇,他嘴里不停地唠叨,他说他好恨,恨什么,却无人知道。苏杨觉得越来越看不懂这一切,为什么马平志和陈菲儿会这么固执,爱情又不是战争,恋人又不是敌人,让一让又何妨?投降又何妨?为什么一定要拼个你死我伤,为什么一定要闹得天各一方?

    苏杨突然想到了白晶晶,想到了自己和白晶晶间的矛盾其实更严重。想到这点苏杨不寒而栗,他们的明天会怎样?会不会一样是悲剧收场?到时候自己是痛苦地哭?还是傻傻地笑,是假装坚强,还是彻底绝望?

    他演的那个老财主

    在富可敌国的晚年

    突然跟孩子似的

    在家的金库撒起泼来

    理由仅仅是

    因为一生在努力做财主

    他错过了

    成为李白

    成为杜甫

    ――徐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