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毕业了,我们一无所有 > 正文 > 第十幕 咆哮青春 动物凶猛
第十幕 咆哮青春 动物凶猛



更新日期:2021-06-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千算万算也没人算得到李庄明竟是他们屋六人中第一个谈恋爱的人,比大流氓马平志还早两个星期。在经过为期三年的青春压抑后,一般人早就丧失了恋爱的能力,光剩下恋爱的冲动,虽然上了大学,警报解除,可以自由恋爱甚至自由做爱,但却因做惯了奴隶,所以很是不能适应自由生活,总觉得它不真实,充满陷阱和洪水猛兽。这道理就好比把你关在黑暗的房子里关上三年再放出来,你就无法习惯光明一样。从这个意义上讲,第一个谈恋爱的人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极为类似,具有很大的可比性,不但是向导,更是灯泡,是别人争相效仿的劳动模范,值得尊敬。

    关于爱情,在刚进校的一次睡前卧谈会上,六个小伙子都抒发过懵懂情怀。大色狼马平志第一个发言,马平志说他大学里要谈100个女朋友,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奉献给泡妞事业。苏杨第二个发言,苏杨说他想找个老实姑娘,漂亮不漂亮不重要,但一定要解风情,能谈多久也不重要,只要在一起大家开心,末了还文绉绉来了句:“我知道这样的女孩很难找。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接着发言的是张胜利,张胜利说他压根没打算在大学里谈恋爱,因为谈恋爱又花钱又浪费精力,还不如打麻将有意思呢。第四个发言的是福建人刘义军,刘义军咂咂嘴,喷出一阵浓郁的臭气,乐呵呵地说他做梦都想找个胖女人做老婆,因为胖女人摸上去有肉,会很爽,而且不容易生病,谈了不操心。第五个发言的是重庆人石涛,石涛个子只有一米六,平时很自卑,只见他蠕动了半天嘴唇都没有发出声响,继而长叹一口气,无比悲哀地说:“我矮,又没钱,估计这辈子都找不到老婆,大学里谈恋爱?太奢侈了吧!”

    李庄明最后一个发言,在听了前面几个哥们的畅想后,李庄明突然一脸严肃地训斥众人:“大学谈恋爱,肤浅,父母花血汗钱把你们送过来就是谈恋爱吗?不是,是读书,是上进,你们的,明白?”

    那时几个人还不熟,李庄明的发言震惊四座,立即引起公愤,马平志更是从床上蹦起来准备和李庄明格斗,幸好苏杨眼疾手快,拉住行凶分子,及时避免了一场流血事件。马平志在苏杨怀里像猴子一样挣扎,兰花指伸到李庄明脸上大骂:“孙子,我抽死你,让你丫放屁!”李庄明虽惊吓过度,但嘴上依然坚强:“你打,有种对这里打。”李庄明撅起肥嘟嘟的左脸“打能打出真理吗?你少吹了,还谈100个呢?无耻,你到是谈给我看?”苏杨实在看不过李庄明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德行,就冲他骂了一句:“少说两句死不了你,人家爱谈多少关你屁事,有本事你别谈。”没想李庄明一听这话,立即右手指天,恶狠狠地发誓道:“不谈就不谈,打死我都不谈,我要在大学里谈恋爱就是你们孙子。”

    一场格斗风波很快因这个誓言宣告流产,两个猛男又互相问候了一会儿对方母亲,然后很快进入梦乡。说梦话的开始说梦话,磨牙的开始磨牙,有夜游嗜好的朋友也开始精神抖擞地下床活动筋骨,宿舍里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那时大家都那么年轻,所有的恩怨情仇都很微不足道。

    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第三天晚上,打死都不谈恋爱的李庄明就遇到了张楚红,并与之很快堕入爱河,彻底忘记了那晚自己冒生命危险立下的誓言,光荣地成为别人的大孙子。

    那还是1997年秋天,上海的秋天总显得那么与众不同,空气中充满爱情细胞。入校没几天的李庄明早就向世人表明了他的独立特行,几乎所有刚进的人大学都成天疯玩嘻嘻哈哈,除了对付一下每天少得可怜的几节课,其他时间都在寻欢作乐。可李庄明却表现出疯狂的求知欲,每天雷打不动地到自修室从七点自习到凌晨一点,等学校保安熄灯关门后才唱着歌拎着水壶回去睡觉,第二天早上六点准时起床,到操场跑1500米,然后到食堂买两个包子,一碗稀饭,痛痛快快吃完后回宿舍梳洗一下再和其他人一起上课,充实得很。第一学期没开几门课,基本上就没作业,老师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讨教问题都不能。很快李庄明就发现这些课程远不能满足自己的求知欲,没课可上简直要他的老命,于是决定报几门选修课,再三研究后,报了中文系开的《文字史》,哲学系的《资本论》手稿研究,历史系的《隋唐史》,还有一门世界经济系的《国际营销学》,这样基本确保每天都有八节课的学习量,李庄明对的自己安排非常满意,因为他终于有事做了,然后每天像赶场一样从这个教学楼奔到另一幢教学楼,胳膊里最起码夹十本书,还一脸幸福状,别人看得目瞪口呆,没几天整个男生楼都知道新闻系出了个疯子。

    《国际营销学》被安排在每周三晚八点,差不多有七八十个同学上课,教室小得要命,每次上这门课都像打仗,提前五个小时就有人占位置,坐不到前五排基本看不到黑板上写什么东西。周三是李庄明最忙的一天,从早到晚要上十节课,因此没空提前占位,每次只能坐最后一排,耸拉着脑袋瞅着黑板,可恨的是讲这课的老头是个娘娘腔,声音只在一米范围内有效传播,用扩音器都没用,每次都听得李庄明七窍生烟,恨不得上去把这个娘娘腔的头捻下来塞到裤裆里。1997年10月的一个星期三,李庄明晚饭没顾上吃就奔到教室占位,一进门发现第三排靠过道处居然还有2个空位,顿时心花怒放,情不自禁地说了句:“发财了,发财了!”赶紧冲过去把书齐刷刷地摊到上面,然后从怀里掏出根火腿肠,就着带来的白开水,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没过多久教室里同学多了起来,都在疯狂地找位置,一片乱哄哄的景象,男男女女异口同声用脏话问候学校领导给他们安排这种烂教室,李庄明吃完火腿肠心情好得很,趴在桌上边打饱嗝边看书,有人过来问他旁边的位置有没有人,他头也不抬光点头,然后心想:“老子辛辛苦苦占来的位置,凭什么给你?”

    第一节课下后,李庄明到厕所小便,因害怕位置被别人抢去,尿撒了一半就赶了回去,继续趴在桌上打盹,结果刚闭上眼就感到面前一阵强烈的风吹过,而且是香风,风势强劲,打在脸上生痛,李庄明赶紧抬头,见一背着双肩包的女孩正飞奔过来,跑到自己面前一个急刹车,然后喘着粗气,瞪着大眼睛四处打量。瞅了半天后对李庄明说:“喂,同学,你旁边的位置有人吗?”

    “有人!”李庄明看了女孩一眼,低下头,慵懒地说。不懂怜香惜玉向来是他的强项,莫要说是一般女孩,就算林青霞过来,他还是会说有人。

    女孩一听李庄明这话顿时火冒三丈:“什么有人,不明明空的吗?人在哪里?”

    “去上厕所了,马上回来”,李庄明第一次对异性撒这么长的慌,脸有点发烫。

    女孩立即用一种洞悉一切的目光看着李庄明,像审视敌特一样威风凛凛,在女孩的逼视下李庄明越来越心虚,只得把脸又搁到桌上,让木头带走一点温度。女孩站在原地瞅了三秒钟,突然气鼓鼓地对李庄明说:“你让开,让我进去!”也不管李庄明有什么反应,强行挤了进去,然后把桌上的书扔到抽屉里,从自己包里掏出书放了上去。

    “哇,这也可以!”李庄明看得眼睛都直了,脑袋一下抬到半空中,张着嘴说:“同学,你也太猛了吧?”李庄明满脸认真,表情活像周星驰。

    “这有什么,大不了那人过来我和他吵一架就是了,他要不服气打架也可以啊,群殴单挑我都无所谓,谁让他去厕所那么久的,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掉里面了?再说了,他要不乐意,就去找学校啊,这可不能怨我,我们都是受害人!唉,你说这学校缺德不缺德?我们缴了那么多钱,连个大教室都没有,什么破玩艺儿,还他妈重点大学呢,真操蛋……喂!我说同学你别老看我好不好,相不相信我揍你啊?”

    这个女孩就是张楚红,一个不折不扣的北京太妹,一个热衷骂人、打架、喝酒、抽烟、旷课、醉生梦死的女人,鬼晓得当年她是怎么以全校第一名的身份光荣考进F大的,反正自打她考上F大后,全校99.9%的人都认定我国高考制度非常不合理,并且引首翘望这个女魔头会在大学里闹出什么事来。到了F大后,张楚红的行为收敛了很多,两个月来,除了抽了一个爱用别人洗衣粉的山东女生两耳光,踢了三脚班上一个和女孩说话时手脚不干净的辽宁男生外,基本上没犯过太大恶行。而自打认识李庄明后,这个女人的身份就变得复杂起来,她是李庄明第一位女朋友,也是李庄明这辈子最爱的女人,还是李庄明的第一个性爱对象,更是伤害李庄明最深的敌人……

    N天以后,李庄明和张楚红成了F大一对最不可思议的恋人,回忆起第一幕相见时的情景,俩人都会感到很快乐。张楚红一再强调自己其实很温柔,那天让李庄明看到她的怒容,只是因为她没有位置上课,她是那么爱好学习所以情不自禁动了怒。李庄明说其实你根本不要解释,因为你发火的样子一点都不可怕,相反还很可爱,“可爱你明白吗?”李庄明用手把自己的嘴拉得老大,然后伸出血红的舌头,白眼珠子一翻,扮了个鬼脸:“look,这就是可爱,你就是这么可爱!”

    张楚红在李庄明脸上“叭哒”亲了一下,然后把头埋在李庄明胸膛上,手紧紧搂着他充满脂肪的肚子,暗自感慨:“你这个呆子,我怎么就喜欢你呢!”

    我怎么就喜欢你呢?偶尔夜深人静时,张楚红会问自己这个问题,然后很快给出N个答案,诸如此人好学上进,放荡不羁,大智若愚,有正义感,生活态度积极,看似白痴,其实连白痴都不如……,而最重要的是:“既然我找不到最帅的,那就找个最怪的。”张楚红想到这里,不禁会心一笑:“放眼整个F大,还有比他更怪的吗?”

    确实没有人比李庄明更怪的了,这个人可以一个星期就把四级单词全部背完,然后考了三次才勉强通过,这个人说他精通老庄思想,洞悉康德的“二律背反”和尼采的超人哲学,可说出话来,总一惊一乍跟农民似的,这个人还说他尊重女性,热爱贞节绝不会在婚前发生性行为,可和张楚红谈了没一星期,就匆匆结束了自己的处男生涯,还是这个人,口口声声说女人如衣裳,想穿就穿,想脱就脱,男人就应该拿得起放得下,可却在张楚红离开他时痛哭流涕,说自己再也活不下去了,然后不顾一切地要去跳黄浦江。

    现在还是把注意力重新回到那个十月晚上,张楚红在李庄明身边坐定后就开始抱怨,先是骂学校然后骂老师,最后实在没东西骂了就骂上海人。李庄明很耐心地听张楚红抱怨,认真的态度让张楚红都无法接受,最后情不自禁问了句:“同学,你听得那么投入干嘛?我讲得很有趣吗?”

    “是啊,太吸引人了。”李庄明忙点点头。

    “操,牛B!”张楚红拍了拍李庄明的肩膀:“我怎么觉得你丫有点不一样!哪系的?”

    “新闻”

    “新闻系的人都变态,对不对?”张楚红很豪迈。

    “差不多吧,在某个时刻我也这样认为。”

    “真费劲,说话跟古人似的!”张楚红白了李庄明一眼。

    “想不想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呢?”李庄明捅了捅张楚红,笑嘻嘻地问。

    “你不是新闻系的吗?还有什么真实身份?”

    “实不相瞒,其实我是一个作家,一个先锋作家,一个心怀天下的作家,一个以后现代意识流为主要创作手法的作家。”李庄明很认真地对张楚红说:“你,明白吗?”

    “哦,我明白啦。”张楚红哈哈大笑。

    “呵呵,明白就好。”李庄明跟着乐起来。

    “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你不但是变态,还是个疯子!”张楚红脸色突然一变,然后把头转了过去,再也不理会李庄明了。

    只要星星仍然在头顶闪耀

    就一定有骏马沿着大河奔跑

    只要人类仍然有爱和悲痛

    就一定有威风扬起柔软的马鬃

    ――沈浩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