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雪剑冰心 > 正文 > 第三章 古月世家
第三章 古月世家



更新日期:2021-06-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小红葫芦是该教的特殊标志也是致命的火器,其多少代表佩挂人的身份地位,同时也代表其人“火功”的高下。

五名神人教徒来到三丈距离处停住,前一后四。

胡天汉与武宏不自觉地站成了犄角之势。

屠总管侧在左边。

司徒明月原地不动,位置成了右侧稍前。

为首的老者逐一打量四人之后,狞恶的目光停在司徒明月脸上好一阵子,然后又转移到胡天汉的脸上不动了。

“你就是‘古月世家’的主人胡天汉?”

“正是!阁下是……”

“神火特使!”

“哦!光临敝堡有何指教?”

“传达本教教主的金令!”

“什么金令?”

“封你为本教开封分坛的坛主!”

“什么?”胡天汉脱口栗叫:“封本堡主为分坛主?”

“一点不错!”

“玄狐”武宏与屠总管脸色变得说多难看有多难看。

司徒明月却是更冷,整个人仿佛成了冰雕。

“意思是要并吞本堡广胡天汉已转惊为怒。

“本教一统武林之后,你胡堡主便是开基功臣!”

“哈哈哈哈!”胡天汉怒极而笑。

“这是非常严肃之事,没什么好关。”

“如果本堡主不接受呢?”

“古月世家将从武林中除名!”

“哼广胡天汉重重哼了一声:“神火教早在十年之前便已除名,余孽未尽,妄想称尊武林,真是小鬼跳梁。”’“胡天汉,你会后悔莫及!”人像从不同角度涌现,至少有百人之多,立即把院地四周布成了人墙,闪电的剑光泛出了森寒的芒影交结成了一圈硕大光环,气势相当吓人。

四名神火教徒脸上浮出了阴残的笑意,完全不把这近百的剑手放在眼里,自称特使的老者竟连眼睛都不转。

“胡天汉,你准备反抗?”老者狞笑。

“古月世家不可侮!”

“你想自取灭亡?”

“五位现在退出本堡还来得及厂’“嘿嘿嘿嘿,今天就拿古月世家做个榜样,让其他的庄堡门派看一看抗拒本教是什么下场,预备!”

四名教徒立即转身各对一个方向。

集全堡之力对付五名敌人,看起来似是小题大作,但要是明了“神火教”当年情况的人便不会这么想。

一直保持缄默的“玄狐”武宏突然靠近胡天汉低低地说了几句。

胡天汉高举右手作了一个手势。

“神火特使”狞笑了一声道:“胡天汉,你不必妄想集中暗器对付我们,神火可熔金化石,不信就让尔等见识一下,一号表演!”

背对老者左侧的那名神火教徒腰间挂有两个小红葫芦,他执起其中一个,葫芦口斜向丈外摆着盆景的石砌花台。

所有的目光全集中投射向那名教徒。

一道蓝光突然从葫芦口射出,接触到花台之后,“膨!”地一声,爆开成一团径丈的烈焰,红蓝相间的火星溅散迸飞,“啼啼!”之声不绝于耳,仿佛是庆典年节施放的烟火,如果是在夜晚,定然十分壮观。

时间很短暂,火花消失,剩下缕缕轻烟。

惊呼之声跟着爆起。

简直是骇人听闻,一个由大青石板修砌成的花台在眨眼之间竟然面目全非,仿佛那里根本就没有花台,只是一堆焦黑的土石,盆景花树不用说连渣滓都没剩下。

神火,血肉之躯碰到了会如何?

以其焚烧的威力和范围而论,如果是群围又如何?

狡黠的“玄狐”武宏也为之目瞪口呆。

司徒明月暗想:“刚刚武宏悄语建议胡天汉下令用暗器,以近百人之多如果暗器齐发集中对付五个的话再好的身手也得变成刺犯,的确是个好办法,可是对方这么一表演,情况便大大地转变,设使放暗器与喷神火是同时,五人困难幸兔,但古月世家自主人以下能活的不会有几个,这在‘神火教’而言,只损失了五名无关紧要的弟子,而‘古月世家’可能就从此覆巢…-”

“胡天汉广老者露出了令人不敢恭维的笑容:“啊!

不,胡堡主,你看到了,刚刚的只是表演性质,而且是火器之中最轻细的,如果改以威力较强十倍的,你认为结果会是什么?

本特使不是危言耸听吧?”

“——”胡天汉无言。

“你接受不接受金令?”

“……”胡天汉的脸孔阵阵扭曲。

“本特使在等待你的答复?”

“总得给人一个考虑的时间。”武宏插了口。

“你是‘玄狐’武宏?”

“老夫正是!”

“你免开尊口,轮不到你说话。”

武宏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在面对实力矛盾的情况下,成了精的狐狸也无所施其技,神人非凭口或武功所能抗拒。

司徒明月缓缓挪步,到了正对老者五步内处停住。

老者的脸色微微一变。

“看你这身打扮,你就是‘不见血’司徒明月?”

“不错!”

“你非‘古月世家’之人。

“对!”

“你意欲何为?”

“请你们上路“司徒明月,本特使不想跟你为敌,你自量些T“很可惜,在下早已认定‘神火教’是敌人。”

“你……”老者怫了甜牙,像饿狼在对它的猎物:“‘司徒明月,别倚恃你的快剑,神火足以使你神形俱灭。”

“你可以试一试的!”

“你要为“古月世家’卖命?”

“在下只做自己该做的事。”

司徒明月挺身而出,大出胡天汉等人意料之外,但谁也不敢乐观,闪电杀手仗的是快剑,快剑能抵神火么?

气氛紧张得无以复加。

“神火特使”声言不想与司徒明月为敌,这是为什么?难道说犀利的火器还及不上他的快剑?应该不是,该是什么原因呢?照理,十年前除灭“神火教”之役他的师父“万寿老人”

力搏神火教主两败俱亡,双方该是死敌才对?

司徒明月说早已认定“神火教”是敌人,这却是完全合乎情理的,恩师因此而以身殉难,现在余孽重现,当然是徒承师志,为武林彻底除去祸根。L所有在场的“古月世家”弟子早已被人莫能抗的所谓“神火特使”所震慑而失去了斗志,一个小小葫芦竟然有这大威力,而且还是火器中的小焉者,如果其如“神火特使”所说还有威力强十倍的,那简直就不堪想象。

司徒明月能斗神火么?这是共同的疑问。

如果无人能破神火,“古月世家”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投降,作“神火教”的附庸;二是接受毁灭的命运。

“司徒明月,本特使再说一遍,不想与你为敌。”

“那是你自己的事。”

“你真的执迷不悟?”

“除非你们主动退出胡家堡在下可以错过今天。”

“你以为办得到么?”老者狰狞的面目罩上杀机。

“那就请胡堡主破费五具棺材!”口气之狂之大,简直就像是狂人妄语,完全不切合实际,他真有这能耐?

胡天汉与武宏互望了一眼。

“古月世家”已面临存亡关头,而敌人只五个。

战,无力、降,不甘心。逃,等于自弃根基。

现在只寄望于奇迹出现,这是人在面临绝境时必然会产生的共同心理,两人互望这一眼,等于是交换了许多意念,“神火特使”手摸腰间葫芦。

司徒明月右手搭上剑把,左手抓住剑鞘。

无法逆料后果的搏斗一触即发。

司徒明月的剑尚未出鞘,但森寒的杀气已经透出。

空气似乎在此刻凝冻。

每个人的呼吸和血行也进人停滞状态。

在每个人的下意识里,五名神火教徒就像是五团待爆的妖火,而司徒明月就像一座冰山,火能化冰,冰能灭火么?结局是火被冰所灭,还是冰被火所溶?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问题的答案在事实。

凶险到了极至之时、便不觉其凶险,是麻木了么?还是知其不可避而索性接受?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怪而微妙,此刻,所有在场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司徒明月和“神火特使”两人身上,没人再去想要是司徒明月不敌之后的后果。

四名神火教徒仍然是背对正厅各对一方。

时间也似乎停止在某一点上。

时间不再运转,当然也就无所谓长短。

不管怎么样,任何事情既然有开始就必须有结束,结束的好坏,正如所期或是适得其反又是另外一回事。

时、空、物、事全是静止,可怕的死寂。

然而相对的双方静止只是假象,“神火特使”对闪电杀手的快剑不无顾忌,他必须要作能使神火发生功效而又能保全自身的最有利打算,而司徒明月则是在等待出手的时刻,他心里充满了自信,但他不屑于先出手。

双方都在全神贯注,连对手的每一次呼吸都不放过。

生死的一击在绝对静止中突然爆开。

“神火特使”的葫芦口稍稍一扬,蓝光射出,人向后门退。

同一瞬间,白先乍闪,司徒明月右脚前跨。

蓝光没变成烈焰。

白光却变成了光幢。

蓝光在光幢中变成点点蓝星飘坠,消失。

这是一幕奇观,但奇观展现的时间很短暂。

场面又是静止。

“神火特使”由于后退避剑,与身后的成了背贴背。

司徒明月一脚前跨,这一跨抵消了“神火特使”的后退距离,手中剑斜扬着,保持出击之势,这时,可以看出他的剑不是精光闪亮,而是银白色,这种白色使人有如置身冰天雪地之感,剑身在散放肃杀的冷气。

在场的没有人见识过他的剑。

能看到闪电杀手“不见血”亮剑是大开眼界之事。

“啊!”现场这时传出了惊叹。

但在每个人的心里更骇异的是他的剑竟然能够破神火。

“雪剑广两个字是由“神火特使”口里冒出来的,很模糊,但已足够在场听到的人明白,凭发音就可判断。

雪剑!

凭这名称就足以震撼整座武林。

冶剑名匠“顽铁大师”南宫宇费了三十六年七个月又三天的心力,铸成了这柄神兵“雪剑”,由“雪圣”公孙无望的遗札中透露出来,这是十年前的事,此剑与“顽铁大师”俱告下落不明;想不到在司徒明月的手上。

场面又趋死寂,是被“雪剑”二字所震。

现在,恐怖的神火已经变成其次了。

滑溜阴沉如“玄狐”武宏也已呆若木鸡,其余的便不用说厂,只有极少数的不知情者在惊疑不安中等待下文c司徒明月何以只发一剑而不跟踪出击?

“砰广栽倒,头颅滚开,是两个,“神火特使”和跟他背贴背的手下,腔子口不见血,太以离奇?

“啊!”惊呼爆发。

三名神火教徒这时才惊觉不妙,齐齐撤转身。

白芒再问,只两闪,没有任何声息。

司徒明月缓缓回剑人鞘,银光隐藏了。

“砰!砰!砰!”三名神火教徒倒下但脑袋还留在脖子上,依然是不见血,他们脑袋没被砍只是切断了喉骨。

“啊!”惊呼又一次爆发。

到此刻,原先飞头的两具死尸腔子口才告冒红。

“神火特使”和四名教徒全军尽没。

“古月世家”的威胁暂告解除。

奇迹,如果说真有所谓奇迹的话,这应该就是。

司徒明月举步,向堡门方向走去。

胡天汉与武宏交换了一个眼色,武宏点点头,胡天汉立刻大步追上去,他俩似已心意相通,不必言语交谈。

“司徒大侠请留步!”

司徒明月止步。

“堡主有话要说?”

“敬谢大侠援手!

“不必,在下只是随意而行。”

‘坦解了本堡的急难是事实!”

“在下说句多余的话,‘神火教’损兵折将,不会善罢甘休,望堡主早为之计,人是在下杀的,在下会负起这个责任。”说完,又挪动脚步。

胡天汉的脸色变了变,即使司徒明月不说他也明白,急难更解,但后患无穷,而且可能更严重,好在有了预防的缓冲时间,他跟着举步,与司徒明月走成了并肩。

“司徒大侠不能稍事屈留?”

“在下还有事!”

“于你合作之事……”

“在下说过会考虑。”

“如此区区恭送!”

“不敢劳驾,堡主还是赶紧善后为佳。”脚步加快。

“那后会有期了!”胡天汉止步。

司徒明月虽然冷极做极,但却不愿失礼,回身抱了抱拳,然后才扬长出堡。他的心头异常沉重,头一次他在众目瞪陵之下亮剑,偏偏头断而头未落的“神火特使”把它点了出来,他很明白匹夫无罪怀壁其罪的道理。

夕阳西下,归鸦噪晚。

司徒明月踏踏独行在通向官道的黄土路上,显得有些孤寂,事实上他并不孤寂,冷傲的性格使他惯于孤独。

黄土尘衬托着一朵红云迎面飘来。

司徒明月皱了皱眉头,他知道来的是谁,可惜四无遮掩,否则他会避道而行。

眨眼工夫,红云飘到,停住。

来的是“古月世家”的千金“火凤凰”胡驾营。

“司徒大侠!”胡营管欢叫一声,下了马背,一身艳红,加之因疾驰而发红的脸,的的确确是一只火凤凰。

“胡姑娘!”司徒明月意态冷漠。

“我到处找你厂’眼里泛出一种异样的光焰。

“哦!有事?”

“你怎么会从这条路来?”胡营营不答反问。

“在下到贵堡向令兄查证一件事……”

“该死!”啪!她用皮鞭抽了一下自己的小蛮靴:“如果我先前多一句嘴,向管寒星问清楚你走的方向可能就不会错过,我就会作主人好好招待你,好在又碰头了。你找我哥哥查证什么事?”

“你回去就知道。”司徒明月不想多费唇舌。

“你难得到这儿来,跟我回去?”

“不,在下还有事!”

“司徒大侠,你的事很重要么?”胡骂骂声音变冷。

“是很重要!”

“比我的邀请还重要?”

“这……事情有缓急,不是什么比什么重要。”

“我知道你的所谓重要是什么?”

“嗅!胡姑娘知道?”司徒明月大感困惑,这件事他是放在心里的,没向任何人提过,她怎么会知道。

“对广胡茸茸断然地回答。

司徒明月冷冷地望着胡骂骂。

“胡姑娘知道在下要办的是什么事?”

“要我说出来?”胡鸳鸯咬咬下唇。

“说说看?”

“你急着要找‘羞花公主’柳漱玉,对不对!”

‘湖姑娘怎么会知道?”这一问等于是承认了。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胡鸳鸯俏皮地斜起眼反问,粉腮上浮起很明显的妒意。

“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同徒明月急声问。

司徒明月的神情和问话使胡骛尊为之一怔,但随即冷冷地道:“别打算我会告诉你广其实她什么也不知道,司徒明月找柳漱玉这档事是“逍遥公子”管寒星告诉她的,由于妒意的驱使,她故意这么说。

司徒明月微哼一声,举步……

胡营管横移一步拦住。

“别走!”

“胡姑娘还想说什么?”

胡营营口角下弯,柳眉上翘,乌黑的眼珠子瞪得更大更亮。有人说,女人在嫉妒或是发喷的时候最美,这话没错,她本来就美,现在既妒且喷昂然是更美。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非常直接的表达方式,这与她的性格有关,换了任何一个少女,绝对说不出口。

司徒明月冷漠的神色丝毫未变,骄傲的人多半执着,他就是个执着的人,所以他非常骄傲,这就是所谓风格,而一般有个性的女人偏偏就欣赏这种风格的男人,可是这种风格的男人又喜欢什么样的女人?那就因人而异了。

“在下无法回答!”

“喜欢,还是不喜欢,一句话!”

“都谈不上!”

“什么意思?”偏起头,一副法问的口吻。

“不知道!”

“不知道?哼!”胡营营的脸更红3,不是羞红而是怒红,神情像一头准备发威的母狮:“你不知道我知道,你心里只有一个柳漱玉,她比我长得美,对不对?”以.;的仔性作风而论,这种态度已经算相当保守了。

“胡姑娘,你也不差!”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在下并没说不喜欢。”

“那是喜欢了?”神情转变成回喷作喜的样子。

“在下也没说!”

“司徒明月,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广她大叫起来,持鞭的手在抖动,换了别的对象,她可能已经挥出鞭子。

“顺其自然,不能勉强!”

“我不喜欢这种不着边际的话!”

“那就请便!”

“你…-”脸色红里泛青,她是气极了:“司徒明月,你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告诉你,我胡鸳鸯可不是低三下四的女人,你这种态度对我是一种侮辱,我会要你后悔,你等着瞧吧!”飞身上马,猛挥一鞭。

红云猛飘而去。

司徒明月寂然举步,脸上依然什么表情都没有。

‘古月世家’的内书房里。

世家主人胡天汉与客卿“玄狐”武宏在交谈。

“武老,要不是你想到把备份的金牌拿出来搪塞,还真是不了之局,司徒明月相当狂傲,实在不容易应付。”

“堡主!”武宏眉头深锁:“那是小事,不值再提,现在有三个最人的问题,必须慎在考虑,速谋对策。”

“武老请说!”

“头一个,杀害‘燕云神雕’齐啸天一家五口的是谁?凶手的目的分明是。、嫁祸‘古月世家’,令人不解的是九号弟子何以陈尸凶杀现场,是被利用还是中了陷讲?”

“这个……等屠总管回来可能会有端倪。”

“屠总管去收尸略有不当,这不等于承认……”

“不是收尸,是去侦察,我们当然不能承认死的是九号弟子,十大弟子一向是秘密行动,真面目从没暴露。”

“这就是问题关键所在了,姑不论对方使的是什么手段,既然十大弟子从没暴露过真面目,对方怎会知道九号弟子的身份而加以利用?”

“嗯!”胡天汉吐了口气:“只有全力设法追查一遍。”

“第二个问题‘羞花公主’柳漱玉-二-,-”

“晤!”胡天汉脸上现出一种十分古怪的神色。

“她人已在我们手中,早先的计划是要利用她来网络司徒明月,而今情况变了,杀害齐啸天一家的凶手虽然是要把司徒明月制造成世家的死敌,如果柳漱玉的事也被对方利用上,定要弄巧成拙,后果更严重!”

“这是最高机密,可能么?”

“大有可能,九号弟子的事件便足以说明,对方似乎对世家的一切了如指掌,说不定堡里出了内奸。”

“内奸?”胡天汉脸色大变:“堡中都是忠诚可靠的老人,每一个弟子经过严格考核和训练,应该不会……”

“堡主,人是可以利诱或威迫的。”

“嗯……这可以慢慢密查暗探,除此别无他认。”’“第三个问题,也是最严重最迫切的问题。”

“‘神火教’?”胡天汉的声音有些发颤。

“对厂神火教’死灰复燃,东山再起,头一个目标指向了‘古月世家’,五名神火教徒横尸本堡,对方不但不会甘休,还会变本加厉,而且很快就会采取进一步行动月5时不会再有司徒明月的‘雪剑’替我们挡,胡家堡搬不了家,关不了门,该如何应付?”

“想不到传闻中的当代神兵‘雪剑’会落在司徒明月的手里……”胡天汉答非所问,一副神往的样子。

“堡主,现在不是谈‘雪剑’的时候。”

“哦!是,武老,你足智多谋,这问题……”

“老夫已经想到一个权宜之策……”点了点头又道:“仍然借重司徒明月。”

“他……肯么9”

“他说过愿负杀人的责任!”

“可是,远水难救近火?”

“老夫会作安排!”\就在此刻,一声:“哥哥!”胡营管冲了进来。

“胡姑娘!”武宏先出声招呼。

“武老!”胡骂骂应了一声,面对胡天汉,脸色极其难看,气呼呼地道:“哥哥,司徒明月来到我们堡里?”

“是呀!什么事!”

“我问的就是他来这里什么事?”

“他们没告诉你,堡里天翻地覆的事?”

“没有,我没时间听他们…——山一么天翻地覆的事?”

“你坐一厂来我告诉你。”

“我站着听/胡天汉对这任性的妹妹一向拿她没办法,无可奈何地一笑,开始叙述刚刚不久前发生的意外事故。

掌灯时分。

开封城厢一条小巷里一家没有招牌的小吃店,此刻正是乌烟瘴气的时刻,七八张小桌子挤满了几十个三教九流的酒客,各形各态,小嚷大呼,加上邻接酒座的炉灶冒起的火烟油烟,外带小二沙哑的呼应和故意猛敲的铲锅声,的确是乌烟瘴气,连路过的人都感到吃不消。

靠最里的角落,一个邀退者头独占了一张桌子,半闭着眼在自斟自饮,三把酒壶,七八个小碟子,只剩下半碟子卤菜,其余全是空的,看来他已经吃了不少酒菜,也耗了不少时间,吵翻天的场面似乎与他完全无关。当然,谁也不会去注意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糟老头子,连扫他一眼都嫌多余。

如果你是够格的江湖人而又知道这糟老头子的来历,那可就大大地不同了,你不是不屑于看他,而是不敢看他。

他是谁?

他就是黑白两道谁都不敢招惹的一魔二鬼三妖四大怪之中的“通天怪物”莫三白,他经常的化身是“青竹老人”,而现在他不是“青竹老人”,因为少了一根竹棍,现在他是谁?

没有人知道,就算是糟老头子吧!

一个瘦削的年轻汉于进了店,两个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立即穿过乱哄哄的人群如糟老头子这边走来。

“你回来了?”待老头子的眼皮似乎很重,睁了睁又关上,看样子他是醉了。

“是!”年轻汉子应了一声,在老头对面坐下。

“要你办的事办好了没有?”

“算是好了厂“什么算是?”老头睁开眼:“好了就是好了,不好便是不好,哪来的算是好了,你到底办好了没有?”

“好了广年轻汉子耸耸肩。

“嗯!你很行。”

“大白天办事实在是吃力!”

“记住,以后要多多锻炼,多用你那副贼头脑,别尽在夜晚偷鸡摸狗,跟了我老人家什么狗屁事都得办。”

“老人家,请少提那个字。”年轻汉子有些哭笑不得。

“贼字,对不对?光明正大,怕什么?”

作“贼”而光明正大,不知是哪里来的歪理?

这年轻汉子正是糟老头子新收的助手金老四,神偷兼跟踪专家,他现在嗓子不失了,那本是故意装出来的。

“你吃过饭没有?”糟老头子眯着眼问。

“还没有!”

“好,叫酒菜!”

“小二广金老四的嗓子又失了,这种高腔在这种场合下很管用,可以穿越乱七八糟的噪声,小二马上便听到了。

“是这位大爷在叫?”小二偏着身挤过来。

“三壶竹叶青,照原来的菜重来一份儿。”

“是厂小二转身离去。

“喂!小子……”糟老头子七斜起醉眼:“你挺大方的,居然也学样叫我老人家的山海全席,你知道竹叶青多少钱一壶?”

“跟了您老人家能不学么?”金老四好着脸。

“算你小子舌头灵活!”

“夸奖!”

小二添上杯筷,三壶酒先到。

金老四先替老头斟上,然后自己连尽三杯,抹抹嘴。

“现在向您老人家禀报所办的事……”

“晤!好!”

“司徒明月是去了‘古月世家’,结果好戏连场。”

“少耍嘴皮子,快说,什么好戏连场?”

金老四用很低但非常流利的言词,把司徒明月进堡之后所发生的各种情况一五一十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糟老头子一面听一面点头,最后张开了双眼。

小二送上菜,把空的盘碟叠在地边,然后退开。

“小于,你说杀害齐啸天全家的凶手不是胡家堡派出的杀手,而是有人阴谋嫁祸?”

“是的,两面金牌真假莫辨。”

“不对!”

“不对?”

“嗯!胡家堡养了十个神秘杀手,以金牌作标志,人不死金牌不会现形,而金牌也是隐秘的,在此事发生之前没有人知道杀手佩有金牌,而企图嫁祸的人何处去找金牌来作样品造假?我老人家看……这当中有文章。”

“是呀!可是…-二-”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晚上再去查。”

“老人家,要是不巧碰上杀手……”

“我老人家可没要你去碰,要是碰上了那是你小子运气不好,技艺不精,怪不得别人,你子子自己估量着办吧!”

金老四哭丧起脸,作声不得。

“小子,你还说司徒明月‘雪剑’之秘已被揭破。”

“是的!”

“嗯!我老人家这下子麻烦了!”

“司徒明月跟您老人家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也没有!”

“那又何必管他的闲事?”

“闲事?小子,我老人家要是不管这些闲事,每天光喝竹叶青,岂不要闲死了?这些暂且不谈,喝你的酒。”

同一时间。

司徒明月也在喝酒,是一间很堂皇的大酒家“状元楼”的雅座,喝的是状元红,陪他的是“逍遥公子”管寒星。

“司徒兄,你说杀害齐老英雄全家的凶手并非‘古月世家’派出的杀手,而是有人企图嫁祸?”管寒星的星目泛出了奇芒,声调也很沉重。

“是的,九号杀手人牌俱在。”

“那你我变成嫁祸之人了4’“这话怎么讲?”

“你我一同去拜访齐老英雄,共同发现惨祸,而金牌是你搜出来的,如果说有人阴谋嫁祸,你我能脱嫌么?”

“凶手陈尸现场是事实!”

“司徒兄,你我都不认识九号杀手本人,只凭其号志,照你的说法,两面金牌真假莫辨,如果说是伪造,何来这秘密样本照着打造?”

“嗯!管老弟言之有理,但如何解释呢?”

“只有一个解释,两块号牌都是真的。”

“这怎么说?”

“这类花纹图案细致复杂的金牌必须先做模子,再以金片捶压而成,然后第二道手续是另用字模捶上字号,要仿造得一模一样是很难做到的事,而照惯例,这类模子用过之后便予以销毁以保机密。另方面,胡家堡的十大杀手并非无敌高手,总有失手之时,所以小弟判断,这种金牌必有双份儿,以备必要时补充,你受骗了。”

司徒明月为之动容。

“这极有可能!”

“不只可能,简直可以认定。”

“胡天汉不曾认帐,那该如何?”

“再找证据!”

“这……太难了!”

“司徒见,你我兄弟联手,应该没这难字?”

司徒明月深深颔首,冷脸上露出极度欣慰之色。

“管老弟,得友如此,不枉此生了,来,干杯!”

“小弟亦有同感,于!”

双方照了杯,管寒星又斟上。

“对了,司徒兄,柳姑娘有下落没有?”

司徒明月的眉锋立时皱紧,脸色也黯了下来。

“奇怪,她母女会离奇失踪?”

“会不会发生了意外。”

“应该不会,柳漱玉的身手并非泛泛……”

“可是她娘不会武功,而她又长得太美,江湖上无耻之徒太多,要是从她娘身上下手,她武功再高恐怕也……”

“愚兄我察看过她的住号,一切完整,门还上了锁。”

“莫不是搬了家?”

“不可能,她至少会先通知我。”

“好,小弟派出本堡精干弟子全力打探,相信一定会查出柳姑娘的下落,司徒见暂时放开心怀,焦急无补于事。”

司徒明月笑了笑,他很少笑,但现在面对的是情同手足的至友,真情自然流露,而实际上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忽然想到胡萝莲说过的两句话:“你急着要找柳漱玉……别打算我会告诉你……”这表示胡鸳鸯知道柳漱玉的下落,日间碰面时,由于生来的傲气没有向她追根究底,但要再找她并不难,实在用不着烦愁。

“喝酒……”他举起了杯子。

“古月世家”主人胡天汉也正端起杯子。

与他相对举杯的是“玄狐”武宏。

旁边没人侍候,因为两人谈的都是机要密事。

“武老,关于应付‘神火教’这一切你所作的安排不会有问题吧?”胡天汉一直放不下的便是这一点。

“绝无问题!”

“事情只怕万一?”

“堡主,我们并非没有退路,万一之时便用次策。”

胡天汉点了点头。“两个时辰的时间,加上快马,二十里地的路程,屠总管早就该回来了,怎么到现在还不见影子?会不会又出了岔……”胡天汉显得十分焦灼。

“应该不会,四号与六号是十大弟子中最稳健精细的好手,他俩暗中随护可以说相当稳妥,也许情况需要……”

武宏的话还没说完,房门外传来急骤的脚步声。

两人双双推杯而起。

一条人影冲了进来,前仆,手撑桌沿。

“屠总管!”武宏首先惊叫。

“发生了什么事?”胡天汉急问,脸已变色。

“哇!”屠总管一口鲜血喷了满桌子。

两名紧跟而至的弟子停住在房门之外。

“快扶屠总管到榻上!”胡天汉声调也变了。_“是!”两名弟子进房把屠总管扶上木榻,放平。

屠总管面色灰败,闭着眼喘息不止。

“怎么回事?”胡天汉望着两名弟子。

“禀堡主!”其中一个躬身回答。

“弟子与马林……”侧顾同伴一眼,才接下去道:“负责这一个更次的外围巡逻,发现有三骑马奔来,马上人全都伏鞍不动,上前扣住马,才发现是总管和两位管事,立刻带进堡来,总管坚持要先见堡主……”

“两位管事呢?”

“是……两具死尸缚在马鞍上。”

武宏“啊!”出了声。

胡天汉脸上的肌肉一阵抽动,手一挥道:“传下令去,全堡进人紧急戒备状态,外围卡哨加强,快去!”

“是!”两名弟子立即听令出房。

胡天汉近榻伸手准备检视屠总管的伤势。

屠总管睁开眼,抬手表示不必检视。

“屠总管,伤势要紧么?”胡天汉赴前。

“堡主!”屠总管长长呼吸了几口气:“内伤……不重,只是长途奔急了……才……绝对……死不了。”

“先休息,暂且不要说话。”

“不要紧,还……支持得住!”

喘息已经逐渐平缓下来,咬咬下唇又道:“属下到现场查探,附近邻居……已经出面为齐家善后,属下……以齐老英雄的生前友好的身份探询……”

“怎么样?”

“死者的致命伤痕显示,的确是……”

“十大弟子惯用的手法?”

“是的!”

“这怎么可能?……九号呢?”胡天汉的声音抖得厉害。

“陈尸现场!”

“怎么死的?”

“自找!”

“啊!”武宏又一次“啊!”出声,但他还能保持沉着,微点着头:“对方这一着够毒辣,等于坐实了这件血案是本堡所为,依老夫的判断有两个可能……”

“武老的判断是……”

“第一个可能,九号弟子是不幸钻进了圈套,他本身也是被害者,杀人手法是刻意模仿的,自战也是制造的,蓄意达到嫁祸的目的。第二个可能是九号弟子已被对方收买,事成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