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惊天奇案 > 正文 > 第十九回 无关的命案
第十九回 无关的命案



更新日期:2021-06-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三人驱车到了临安路,这里已经接近郊区了,这条路左边是高楼,右边却是一排平房,大多数房子都贴上拆的字样,看来是准备拆迁重建的小区。郭小川指着旁边一位老大爷道:"这就是报案人,莫大爷,他在下午七点溜街时,就发现两个人很可疑,大热天却有意无意的遮着脸,戴着很低的太阳帽。"

  郭小川递过来一张素描,上面画了两个人,身高差不多,两人都刻意戴着时尚的小帽,准确的说,那是高尔夫球帽,和太阳镜,看不清面貌。右边一人拎着一个大皮箱,左边一人明显更健壮,而且还戴了口罩,郭小川道:"他提供了很重要的一条信息,他说,这两个人是坐着一辆特长的车来的,他知道那是奔驰。"

  "哦。"韩峰又拿起图画看了一遍,郭小川道:"通过这一细节,从左边这人的体型和大致面貌特征来看,他可能就是丁一笑。"韩峰将图纸递给冷镜寒,道:"去现场看看吧。"

  郭小川边走边道:"他们是七点进入这边的平房的,然后一直开着灯,莫大爷就住旁边五单元三楼。"韩峰仰头看了看,右边三楼,而凶案现场是左边的一间平房内。

  郭小川道:"大约是十一点钟,莫大爷听到一声呼叫,他起初没留意,但当他准备睡觉关窗时,风将这边的窗帘吹开了,他看见了尸体,马上就报了案,那时是十一点十五分,我们赶到这边时,是十一点半。"说着,推开了凶案现场的门,道:"你们进去吧,我和冷处在外面等你们。"

  房间内打扫得非常干净,水泥地板上有扫帚留下的痕迹,除了一具尸体以外,几乎什么都没留下。一男一女正在勘察尸体,女的正是见习生雷婷婷,男的韩峰不认识,但那人抬起头来,向刘定强打招呼道:"教,教授,你也亲自来啦?"

  韩峰挥手道:"嗨,婷婷,我们又见面了。"

  刘定强道:"小波,有什么发现了?"

  雷婷婷红着脸道:"这,这是我师傅,周小波。"

  那周小波看上去三十岁不到,戴着眼镜,体型较为瘦弱,面色有些焦黄,蓄着小须,对刘定强道:"初步判断,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但是凶手打扫了房间,并且将受害人毁容了,估计是强酸造成的。致命伤是背后捅的一刀,从伤口看估计是匕首一类的凶器,死者的姿势也比较奇怪。从尸体僵硬程度看,死亡时间在三小时前。"

  "三小时前?"韩峰已到了尸体旁边,看了看尸体,皱起眉头道:"可那莫大爷是在十一点听到惨叫的啊?"

  刘定强道:"我们待会儿还要作检查,这里留两个人就足够了。"

  "哦。"雷婷婷知道是说自己,她无辜的站起来,向门口走去,韩峰笑呵呵的搭上雷婷婷肩头,道:"走,我们出去聊聊,等他们在这里检查。"

  刘定强道:"你,你也走了?"

  韩峰笑道:"这个现场有什么好看的,虽然凶手用水冲洗的地板,移走的房间里的东西,但是这里长时间没有人居住,很多痕迹都很明显嘛。"他指着周小波道:"尸体之所以是那样的姿势,是因为你站的地方原来有一个桌案,或是类似桌案的东西,比较重,四条腿,死者死后第一姿势是扑倒在那桌案上的;在你身后是矮组合,靠窗一方是沙发,沙发旁边是废纸篓,右边有一个饮水机,在桌案旁边,用一个支架撑起一个重物,估计就是他们拿进来的那个大皮箱。"韩峰仰头道:"还有,屋里的灯泡,被换过了,而你说的尸体已经死亡三小时,很值得怀疑。"

  直到韩峰离开房间,周小波还呆着,他已经在房间里忙活了快半小时了,可韩峰从进屋到离开,不超过两分钟,他看着曾经教过自己的教授,也擦着细汗,不由暗中惊呼道:"这究竟是什么人?他是凶手吗?"

  韩峰在门口对刘定强道:"你查了之后,再来叫我,如果不能肯定的地方,千万别乱动。"又对雷婷婷道:"走,我们出去办我们的正事。"

  刘定强点点头,拿出酒精布擦干净手,开始戴手套。周小波更加惊讶了,心道:"这人到底是谁?是教授的教授吗?可是,他看起来比我,不,比雷婷婷还年轻许多啊!"

  雷婷婷早在梁兴盛厂门口就已经知道,这个家伙不是普通人,可还是非常吃惊,她边走边问道:"你怎么知道屋里的家具摆放位置?"

  韩峰道:"其实很简单嘛,沙发放过的地方,墙上留下了绒毛的痕迹,重重的桌案,在地上留下了四条腿的痕迹,甚至将水泥地板都蹭破了,所以它不轻,纸篓放过的地方,有纸屑留在地板上,凶手走的时候匆匆打扫,还没来得及完全扫干净,矮组合,饮水机,都在墙上留下了它们的等高线,这些,都是非常明显的痕迹,所以,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了。关键不在于,你看不看得到,而是在于,你想不想得到。其实,真正的勘察现场,和考古学是一样的,如果你能想到那个东西,就有那个东西,如果你想不到,那就发现不了。"

  雷婷婷问道:"怎么说?"

  韩峰道:"比方说头顶那盏吊灯,现在灯光昏暗,而窗户上又有窗帘,那老大爷从对面三楼上,不仔细看是看不到灯光的,而且在七点还是白天,就算到了晚上,周围都是灯光时也很难发现这屋里亮着灯的,可他却说了,那两个神秘人进屋后,一直亮着灯,那么从实际情况来说,当时屋里的灯,肯定比现在这盏亮许多。一旦你想到这一点,就会去查看灯泡,那么你就会发现,吊灯泡的电线,留下了被抹过的灰迹,也就是说,刚才有人用手抓住电线,抓住电线作什么呢?"韩峰笑嘻嘻的比划着道:"换灯泡。"

  雷婷婷有些失望道:"就这么简单啊?那么,我们现在做什么呢?"

  韩峰捏着雷婷婷脸蛋道:"别瞧不起这样的推理,在魔术师揭秘后,你也会说,就这么简单啊,我也会,可是人家不告诉你,你一辈子也想不到呢。现在,我们在房子周围走走,看看有什么发现没有。"

  雷婷婷嘟着嘴,拨开韩峰的手道:"别老拿人家当小孩子。"

  韩峰道:"可是,你毕竟还是见习生啊,如果现在就骄傲的话,以后就很难有进步了。"

  雷婷婷道:"那你是在什么地方学习的呢?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的?"

  韩峰绕着雷婷婷的头发,略作沉思,道:"我啊,天生的。"又笑道:"羡慕吗?"

  雷婷婷噗嗤笑道:"贫嘴,你啊,你对每个女孩子都是这样吗?"

  "什么?"韩峰愣道。

  雷婷婷弄着衣角道:"你,反正不像一个正人君子的样子。"

  "嗯!"韩峰一扬头,道:"我不像君子!你是没到我家去过。咦,这是什么?"他突然发现,墙角有一堆灰烬。

  雷婷婷问道:"你家又怎么样了?"韩峰蹲下身子,仔细的查看起那灰烬来。

  雷婷婷蹲在旁边,问道:"是凶手留下的吗?"

  韩峰道:"还不能肯定,拿工具来。"雷婷婷马上取工具去了。

  韩峰戴上手套,拿起镊子,细细的拨弄着灰烬,雷婷婷问道:"这些灰烬有什么特别吗?"

  韩峰道:"灰烬有灰烬的学问,像这堆灰烬,至少有四种物质组成,有化学纤维的灰烬,有塑料制品的灰烬,有纸质品的灰烬,还有棉制品的灰烬。不同材质的灰烬,燃烧后留下不同形态,就算你不能用肉眼观察出来,也可以在实验室用化学的方式分析出来。尤其是这种没有燃烧完全的灰烬。"他镊起一块较大的燃烧后的塑料,闻了闻,放进证物袋,对雷婷婷道:"这堆东西燃烧前,还混合有化学物质,有点像酒精类的易燃物。"

  韩峰取证完毕,站起身来,搓搓手道:"好了,现场周围没有什么新发现了,现在,我们该去询问询问证人了。"

  雷婷婷突然想起什么,道:"上次你说的那葛老伯,死亡时间在十四小时左右,后来我师傅参与了解剖,告诉我说,那样的尸体,不解剖绝不可能得出那样精准的答案,你是怎么知道的?能告诉我吗?"

  韩峰想起葛老伯,竟有些感受,收起笑容,道:"有些事情,关键在于信息的搜索,你得到的信息越多,就能做出越准确的判断,我告诉你原因,你又要说原来这么简单了。"

  雷婷婷闪动着大眼睛,道:"不会的,你说吧,我真的是各种可能都考虑过了,就是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韩峰微笑道:"那天早上,我们调查案件时去过那家工厂,十四个小时之前,我们还和葛老伯在一起呢。"

  雷婷婷道:"哦,原来——"突然捂着嘴住口不说了。

  韩峰接口道:"这么简单!就知道你想这么说。"

  雷婷婷嗫嚅道:"我想,我不想跟着小波师傅了。"

  韩峰扭头道:"哦,为什么呢?"

  雷婷婷道:"我想跟着你。"她目光流动,咬着嘴唇解释道:"你比小波师傅更肯说,而且,也解释得更详细,我想,多学点东西。"

  韩峰悠悠道:"现在我查的这个案子已经快要结案了,跟着我,你连饭都没有吃。"

  雷婷婷道:"这个案子结案了,还有下个案子啊,你们刑侦处不是每年要接很多大案要案吗?"

  韩峰笑道:"我又不是刑侦处的,这次是他们请我来帮忙的,否则,谁来查这么复杂的案子啊。"

  雷婷婷愣道:"你,你不是刑侦处的?那你是做什么的?"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韩峰想得直挠头,最后道:"其实,我没有做什么,每天就是吃和睡。而且,我也不想做什么,做什么都没有意思。"

  雷婷婷道:"骗人的吧?你还这么年轻,会做什么都没有意思吗?不想告诉我就算了,我知道,你心里只有龙佳姐姐,只把我当做一个不懂事的小妹妹,哼——"

  韩峰心中怦然一动,思索道:"难道我心里,真的有了龙佳?这不可能,我的心里,怎么会有普通人的影子?只是,玩玩而已吧?"可是,龙佳的影子很清晰的占据了思维,韩峰皱起了眉头。

  雷婷婷道:"被我说中了吧!哼——"

  韩峰不屑一顾道:"切。"他将雷婷婷双肩搬转过来,眼里流露出诚恳的神色,严肃道:"婷婷,做我的情人吧。"

  雷婷婷瞪着韩峰,咬着牙,从牙齿缝里吐字道:"你就不怕龙佳姐姐撕了你的嘴?"

  韩峰眼睛望着头顶道:"她,我什么时候怕过?"

  雷婷婷脸色一变,惊喜道:"龙佳姐姐,你也来啦。"

  韩峰立马将头一缩,然后再回过头去,身后哪里有人,扭头回来,雷婷婷狡黠的笑着,道:"你看,怕了吧。"

  韩峰道:"她老是敲我的头,我不是怕她,我是怕痛。"

  雷婷婷"咯咯"娇笑着跑开了,韩峰喃喃道:"现在的女孩子,心眼儿真多啊。"

  韩峰带着雷婷婷,走到冷镜寒他们那里,冷镜寒问道:"你们怎么出来了?有什么发现?"

  韩峰道:"胖子在里面检查,我们待会儿进去,现在我要问大伯几个问题。"

  郭小川道:"去吧。"他对韩峰低声道:"但是我警告你,不许打我们警员的主意,你这个家伙,做事是很不正经的。"

  韩峰哈哈大笑,揽着雷婷婷向莫老头走去,郭小川看着直摇头,对冷镜寒道:"你在哪找来这么个人,你不知道,他在我表姐家,简直是孙悟空大闹天宫一般。"

  冷镜寒笑道:"其实,你要说我有多了解他也谈不上,反正他有时候做事,是你绝想不到的就是了。"

  韩峰看了看记录员递过来的笔录,问道:"莫大爷,他们进屋后就一直开着灯的?"

  莫大爷道:"是啊,我出去时他们就进了屋,把灯就点上了,后来我八点左右回来的,灯也一直开着。"

  韩峰道:"你怎么那样肯定惨叫是十一点传来的?而你看见尸体时是十一点十五分呢?"

  莫大爷道:"我每天晚上看中央三台的整点新闻,十一点开始的,那时候听到的声音,声音也不是很大,我就没有留意。后来新闻完了,我准备关窗户睡觉时,正好就看见一个人,躺在那屋里,新闻就是十五分钟时间,那肯定是十一点十五分咯。"

  韩峰道:"你没有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或是别的什么声音?"

  莫大爷道:"没有。"

  韩峰道:"周围还有没有别的人住?你肯定就只有他们两人进去了?"

  莫大爷道:"你看,这周围的房子都是快拆迁的,哪里还有人住,所以他们进去后,还开着灯,我才会特别留意,否则晚上我也不会发现了。警察同志,我可以去睡了吧?这么晚了。"

  韩峰道:"谢谢你。你可以走了。"

  韩峰喃喃道:"这样说来,死者的死亡时间不足一个小时。"

  雷婷婷问道:"为什么那么相信那老伯伯的话?"

  韩峰道:"这个是常识,有的叫习惯性谎言,有的叫习惯性真实。这套学问一时说不清,里面中和了太多因素,要从各方面考虑才能得出结论。举个简单的例子吧,诸如你买鸡蛋,那卖鸡蛋的小贩不可能告诉你,他的鸡蛋是上个月的,他肯定都会告诉你,他的鸡蛋是今天刚刚拿出来的,这就叫习惯性谎言,他也不是故意要骗谁,那只是一种必须的技巧。今天这位大爷呢,他本来就住在这里,是不是这样的,一问周围的邻居就知道了,从他们做的笔录来看,他对周围也非常熟悉,一些具有地域性特征的特殊地名,只有当地人才会那样叫,他也都说得很详细。而且这样的情况,凶手也没有必要专门安排一人来说谎,他已经尽量做到不留证据了。在谈话中你也可以发现,老爷子的听力和视力都很好,那么姑且认为,他说的都是正确的,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雷婷婷凝眉道:"好复杂。"

  韩峰微笑道:"那么先前我推论的,或许有些错误,走吧,我们去别的待拆房间看看。"

  雷婷婷道:"看什么?人都没有,我害怕。"

  韩峰道:"怕什么,把我抱紧点就不怕了。"

  雷婷婷从韩峰手下挣脱出来,蹙鼻道:"就是怕你。"

  韩峰呵呵一笑,拉着雷婷婷的手,两人提着探灯,去察看周围的房屋去了。每一间房屋都空空如也,只留下少许垃圾。雷婷婷问道:"你说你刚才推论有些不对,是哪里不对了?"

  韩峰道:"我先认为,屋里摆满了普通家庭用品,现在看来,是不对的。虽然屋里曾经放过那些东西,并留下了痕迹,但是一定在今天以前,更早的时候移走了,最多只有一张桌案或者再加个纸篓而已。"

  雷婷婷好奇道:"为什么?"

  韩峰大笑道:"哈,你不是会说原来这么简单吗?我不告诉你,你自己想吧。"

  雷婷婷不依,缠着韩峰非说不可,韩峰只笑不答,道:"好了,我们也差不多该回去了,看看刘定强他们有什么发现。"

  雷婷婷心道:"原来教师傅的教授叫刘定强,那好,我一定让他告诉我你住什么地方,到时候不怕你跑掉。"

  韩峰和雷婷婷回到门口,韩峰举腿欲跨,同时问道:"还没完成吗?"

  刘定强惊呼道:"别动!"

  韩峰只能抬着半条腿,一动不动,刘定强道:"快了,最后一道工序。"他拿着放大镜从韩峰脚下细细的察看一遍,随后道:"果然如此,好了,你可以放下来。"

  韩峰痛苦道:"哎哟,哎哟,不行了,腿抽筋了,啊啊啊,嘶——"

  刘定强道:"才让你抬腿几秒钟,你就抽筋了,看来你缺乏锻炼啊。"

  韩峰道:"腿抽筋了,婷婷,帮我按摩一下。"

  雷婷婷踢了他一脚,道:"想得美。"

  韩峰挪动了几步,问道:"有什么发现?"

  刘定强笑道:"有啊,刚才你说的不十分准确哦。"

  韩峰道:"我知道,这房间里原本没有那么多摆设,就一桌案而已,还有个纸篓。"

  刘定强面露佩服之色,道:"你倒是转变得挺快的,正是如此。"

  雷婷婷惊讶道:"你们是怎么知道?为什么你们都知道?"

  刘定强道:"你也进屋来看看,不久知道了。"

  雷婷婷进屋一看,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处都是血迹,和刚才完全两个模样。刘定强道:"你看,这些都是血迹直接溅在墙上的,如果这些地方,原来有家具摆设的话,血迹是不可能以这样的方式溅在墙上的。"

  韩峰道:"哇,开屠宰场啊。"

  雷婷婷道:"这些血迹是——"

  周小波解释道:"血迹一旦与物体表面发生接触,通过分子扩散,就会在物体表面留下信息。虽然被清洗过了,但是通过特殊的溶液,依然可以提取出血液的痕迹来。不管隔了多长时间,这些痕迹都是存在的。这种溶液,是今年三月才从国外引进的,可以将非常微量的血液元素显现出来。跟着教授一起堪察现场,每次都能学到新知识。"

  刘定强道:"这种液体叫艾莫可氏液,欧美国家早在九十年代末期就开始使用了,我们已经落后了,而且,现在我们用,还是从法国进口的,我们自己还不能生产。"

  雷婷婷道:"可是,韩峰没有看见这些血迹吧,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韩峰道:"很简单,如果当时屋里有很多大型家设的话,那么按照犯罪心理学,凶手在行凶之后,要把那么多家具都搬出去,肯定会发出很大的声响。可莫大爷却说,他没有听见什么响声,那就只能是,那些家具在两名可疑人进屋后,或则是进屋前就被转移了。刚才我说过了,死者的姿势是曾伏倒在桌案上留下的,所以桌子是存在的,而我们在房间后面发现那被烧过的塑料灰烬,想必就是烧过的纸篓,所有的事情,都有一定的联系,你仔细一些,就不难发现。事实的真相只有一个,不管用什么方法,得出的结论也只有一个。"

  雷婷婷发愣的当儿,刘定强对韩峰道:"你来看看,这个。"

  韩峰一看,喃喃道:"连手也被强酸泡过了呢,这下也没有办法比对指纹了,下手可真干净呢。"

  刘定强道:"不仅如此,死者的衣物被换过了,这地板经过两次冲洗。致命伤背后一刀,直接刺杀心脏,没有挣扎痕迹,找到一些毛发,纤维,搜集了一些血液,都要带回实验室才知道结果。你说,两人同时进入房间,离开时,一个却把另一个杀死了,而到处都是微少的血迹,他们到底在里面干什么呢?"

  韩峰道:"我知道了。"

  屋里三人同时竖起耳朵,大家都没想到,韩峰这么快就把谜题破解了,只听韩峰道:"两位绝世高手,约好了,今天晚上在这小屋内进行决斗,其中一人先发动攻击,并频频得手,那受伤的一位血迹四溅,也就不稀奇了。但真正的高手,却是受伤的那位,从始至终,他只出了一剑,一剑穿心,这是真正的致命杀招。"

  雷婷婷紧张道:"真的吗?那赢了的人为什么把死者毁容了呢?"

  刘定强没好气道:"那家伙打胡乱说呢,别信他的。"

  韩峰"嘿嘿"一笑,雷婷婷气道:"你呀,难怪龙佳姐姐老是打你,我也想打你呢。"

  韩峰一瞪眼道:"你敢。"

  雷婷婷却不怕他,叉腰道:"别以为你比我高,我就怕了你。"

  韩峰做了个鬼脸,同时道:"话说回来,我并不认为来这里的两个人其中的一个就是丁一笑,想来是弄错了,这是另一起案件吧。"

  刘定强道:"你怎么敢肯定?"

  韩峰一笑,道:"很简单,因为他来不了。"

  冷镜寒也来了,他问道:"你们好了没有?我们去下一个地方。"

  韩峰叫道:"不是吧!又怎么了?"

  刘定强道:"已经取证完毕,只需要带回实验室了。"

  冷镜寒道:"上车在说。"

  韩峰拉着雷婷婷的手,依依不舍道:"我走了,婷婷。"

  雷婷婷笑道:"别装得那么委屈,你去吧,我会来找你的。"

  韩峰一指婷婷,道:"你说的。"上车前,他又做了个美式军礼,露出酷酷的笑容,雷婷婷心道:"韩峰,你如何才能叫人忘记,难怪龙佳姐姐会选择你。"

  车上,韩峰道:"去哪里啊?"

  冷镜寒道:"医院,那三名犯人不行了。"

  韩峰道:"嗯?"

  冷镜寒补充道:"就是今天下午在矿场抓住那三人。"

  与雷婷婷一分手,韩峰的精神马上就没有了,他打着哈欠道:"有没有搞错,这样的事也让我们去。冷兄,你不知不知道,我每天十点要定时睡觉的,第二天十点才起床,自从被你骗来接了这个案子,我连一天好觉都没睡过。"

  冷镜寒道:"这个案子结案后,有再大的案子,我都不去烦你,让你睡个够。"

  刘定强道:"我这里有强心针,要不要打一针?"

  韩峰掐着刘定强脖子道:"胖子,你好嚣张啊,我好欺负是不是,连你也敢动我!"

  刘定强呵呵大笑。冷镜寒道:"别闹了,车要被你弄翻了。"……

  医院里,三名犯人被绑了手脚,可还是在病床上死命挣扎,口角有白沫涌出,医生一直在观察三人的心率血压。

  韩峰道:"哇,受了酷刑啊?"

  刘定强道:"好像中毒了,毒物曾毒蕈样征象,皮肤潮红,流涎,针尖样缩瞳,嗯,还有谵妄吧。"

  冷镜寒道:"什么谵妄?"

  韩峰道:"简单的说,就是深度幻觉。"他摇头道:"看来不像啊。"

  刘定强道:"什么不像?"

  韩峰道:"他们的血压升高了,心跳也在加速,不像毒蕈样中毒,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处在交感神经高度兴奋状态,再这样下去,心脏会因无法负荷自身的跳动而罢工,不跳了,他们的生命也就走到尽头了。"

  冷镜寒问向天齐道:"他们是怎么了?"

  向天齐道:"不清楚,我们是分开隔离审讯的,他们一直一言不发,后来突然就发作了,三人先后发病的时间相差不大,前后不到十分钟,三人都倒下了。"

  韩峰道:"问问医生。"

  来了一位值班医生,姓刘,严肃道:"这种情况没见过,他们刚送来时,处于高度亢奋状态,他们皮肤潮红,从毛细血管到大血管全都处于极度扩张状态,身体可以储存的血液增加了一倍,体内要完成血液循环,心脏就必须更快的跳动,而他们的心肌收缩,也比平时增强了很多倍,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血管爆裂而亡。"

  韩峰道:"放血怎么样?"

  刘医生道:"不行,放血他们的心脏会跳得更快,会因无法承受负荷而停跳,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像一个爬雪山的人突然在雪山上睡着了一样,一旦停跳,将无法再恢复。如果我用缩血管药的话,会使前心负荷增加,如果我用钙拮抗药的话,又会使心脏负荷增加,你们两位都是医生,相信不用我解释了吧?"

  韩峰头痛道:"怎么会这个样子呢?以前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呢。"

  刘定强道:"从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他们有点像毒瘾发作。但是目前通行的毒品,还没有哪种可以导致这样的症状,会不会是——"

  韩峰猛的回过头来,与刘定强对视了半天,韩峰目露精光,刘定强眼如闪电,半晌,韩峰才道:"强哥,你可真行啊。"

  刘定强笑道:"彼此彼此。"

  韩峰道:"那我们动手吧。"

  刘定强道:"好啊。"

  刘医生道:"哎,你们要干什么?"

  刘定强戴上手套,取出针筒,道:"我要给他抽血。"

  刘医生道:"以病人目前的情况,一旦刺破血管,后果怎么样,是可想而知的吧?即不能收缩血管,也不能扩张血管,很棘手呢。你,你又要干什么?"最后一句话,却是问韩峰的。

  韩峰取出了针筒,在刘定强的箱子里取出药剂,道:"给他注射麻醉剂。血管的改变,是因为中枢系统受到了破坏,肌体对自身的调节功能已经完全紊乱了,现在要阻止中枢系统继续发出信息。"说着,一针扎了下去。

  冷镜寒和向天齐还不觉得有什么,可刘医生和刘定强完全呆住了,就像一个初生婴儿,看见了飞碟一样吃惊,韩峰那一针,直接刺在病人后脑,颈椎的位置。韩峰推完针,看着两人呆若木鸡的样子,微微一笑,道:"颈椎进针,高位麻醉,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吧?"

  可刘医生和刘定强都知道,颈椎是大脑通往全身各处的中枢地段,里面的神经最为丰富,稍不留意,就有可能造成患者终身瘫痪,通常麻醉师实施麻醉时,若是全身麻醉,则采用吸入的方法,若是某一器官的手术,则选用局部麻醉,就算是胸腹及以下的大中小手术,需要连续给药的硬膜外麻醉,也都选择腰椎为进针点,就是因为腰椎以上的进针位置非常难把握,稍有差错就可能造成呼吸肌麻痹,而最终导致病人因呼吸衰竭而死亡,可韩峰随随便便一针,就插进颈椎里面去了,这已经不再像是行医,倒像是在杀人!

  好半天,刘医生才发现,自己的衣衫都湿透了,刘定强仔细的看着那犯人颈部的针眼,竟然连一滴血都没有,他惊恐的问道:"你这打针的技术,跟谁学的?"

  韩峰喃喃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刘定强道:"没有,我就是想知道,你在哪里学的。"

  韩峰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又没有扎错。"

  刘定强叹息一声,准备采血,他知道,韩峰这看似随便的一针,要扎得像他这样准确,至少经过了上万次练习,可每个人的组织结构和外形都是不同的,那样的扎针技术,绝不可能在木头上练习得出。

  韩峰翻动犯人眼皮,道:"不行了。"

  刘定强一看,犯人的瞳孔已经由针尖样瞳开始散大,这是生命走向衰竭的迹象,另两名犯人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他赶紧采了一管血,用恒温箱保存,对冷镜寒摇摇头。

  韩峰道:"我说不用来吧,来了也没用,还是救不回来。早知如此,还不如回去睡觉呢。"

  刘定强道:"那么今天又白忙乎一天,好容易抓住三名人犯,依然没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

  向天齐道:"那可未必,我们在城里反暴力时,也抓获了不少犯罪人员,现在正在审讯他们,总会找到他们的老巢在哪里。"

  冷镜寒道:"谢谢你通知我们,那么,大家各自回去工作吧。"

  这时,值班医生才回过神来,追问道:"请问,你是在哪家医院实习的?不,你是在哪家医院进修的?你能不能告诉我?请问怎样和你联系?"

  第二天,韩峰起床的时候,正巧赶上冷镜寒他们吃午饭,韩峰痛苦道:"为什么?又吃方便面?"

  冷镜寒道:"还给你留了一桶,你爱吃不吃。"

  韩峰抱怨道:"为了这个案子,常常半夜两三点不能睡觉,却连一点犒劳都没有,为什么跟着你,顿顿都吃方便面呢?难道你们除了方便面,就想不出其他更好的食物了吗?"

  林凡道:"有方便面吃就不错了,你想想,你住的那个地方能找出什么吃的来?我去给你冲。"

  夏末道:"对了,李响去了哪里?"

  韩峰道:"哦,执行任务去了。"同时心道:"这家伙,我以为他昨天晚上会打电话来,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刘定强道:"昨天我们带回来的物证,都做过检测了,公安局那边也发来了尸检报告,报告在实验室里。"

  韩峰想了想,问冷镜寒道:"那个老郭有没有和你联系?他们那边的多起暴力案件怎么样了?"

  冷镜寒道:"还在审理吧,234部队来人了,他那边也是忙得不可开交。好像某位领导,最近也要到海角市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韩峰道:"来了多少人?"

  冷镜寒道:"来了一个团。"

  韩峰道:"哟,那我们的力量可就大大的充实了,这样都抓不住丁一笑的话,我才不信。"

  冷镜寒道:"可是,现在还不知道丁一笑藏在哪里。"

  韩峰眼中闪过慧光,道:"会找到的。"林凡给他端来方便面,韩峰扭头道:"对了,强哥,你的血液分析出来没有?"

  刘定强道:"没有。可能取样太少了,没有分离出有价值的东西。"

  夏末道:"从矿场缴获的枪械,经过对比,可以认定,与洪阿根和先前几起暴力事件使用的枪械,是由同一家工厂生产加工制造的。"

  林凡道:"另外,我们在梁兴盛的厂里还找到部分来不及转移的零件,经辨认,有一部分是击锤和未完成加工的闭锁结构。"

  冷镜寒道:"我们去过丁一笑设在本市的福兴建筑有限公司了,所有相关人员,还留在公司里的,都被扣押接受审问了。丁一笑果然厉害,从公安局一出来,就将他名下企业的资金全部划走,而平时也常有大批现金的调动,看来,他早就为自己准备好退路了吧。关于丁一笑名下的企业,公安局已经另外立案调查,里面涉及了太多政府官员,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将丁一笑缉拿归案,并找出那个幕后的操纵者。"

  韩峰道:"哇,你们上午做了这么多事情啊?"

  林凡道:"当然,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刚才张艺也回来了。"

  韩峰道:"他的伤好了吗?"

  冷镜寒道:"没有,但是他想归队,我又让他回去养伤了。"

  韩峰道:"你真是古板,人家这么积极的要求归队,何必断了人家的后路呢?"

  冷镜寒道:"你懂什么,他的伤还没恢复,贸然参加行动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韩峰鼓鼓眼,不说话了。过一会儿,冷镜寒又细语细声道:"我们做的工作,在你看来不算什么,可对我们来说,都是很危险的,如果身体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而参加行动的话,很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我要对处里的每一位成员负责,不像你,动动嘴皮子就可以了。"

  林凡和夏末在一旁悄悄道:"你看,那家伙像不像冷处的儿子?"

  夏末道:"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冷处知道了,那你就完了。"

  林凡道:"你什么时候听见冷处这样轻言细语的和人说话?而且,那家伙的来历不明,岁数也和冷处的女儿差不多,我看,八成就是冷处的私生子。"

  夏末道:"可是他和冷处不大象啊?"

  林凡道:"这叫外象,你看冷处女儿像他吗?"

  夏末愣道:"还是,还是比较象吧?"

  林凡道:"像什么?以前我们见过的,那个小丫头,比冷处乖巧多了。这种外象,生儿生女,都不像他的。"

  夏末挠头道:"是吗?我,我忘了。"

  冷镜寒面色一沉,道:"夏末林凡,你们两人都在说什么呢!有时间还不快去干活?"

  夏末和林凡吐吐舌头,赶紧离开,冷镜寒这才问韩峰道:"昨天你说的那些尸体,我还是不太明白,你怎么知道的?"

  韩峰道:"事实上,就在洪阿根被捕的第二天,我就觉得没那么简单,和他一同受训练的有两队人,而和他一起看守梁小童的也有几队人,所以他们人数并不少。既然有那么多人受到训练,那他们接受训练时会不会有失踪记录呢?我去了一趟民政局,查了失踪人口,可是,近几年来,从各地来海角的失踪农民工,被亲属确认是到海角打工的,有好几千人。"

  冷镜寒面色一变,韩峰道:"吓了一跳吧?看到这个数字时,我也吓了一跳。有那么多失踪的农民工,我想他们不可能收留那么多人的,就算有偶然因素在里面,大多数农民工还是因该是被他们掳走了,可是究竟被掳到哪里去了呢?他们的企业也不可能容纳那么多人的,所以我才会再次详细的询问洪阿根,当我听到他们的训练过程后,意识到,那是一种非常残忍的淘汰式训练。所以我想到,必定有大量的人没有通过训练而死亡,死亡的人,被他们掩埋了。"

  韩峰稀里哗啦喝着面汤,接着道:"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矿场,因为它具备处理尸体的能力,只是不知道具体埋在哪里。进入矿场后,我就发现那片树林的不同之处,后来大致就像我在那里说的那样了。"

  冷镜寒道:"那些尸体,一经曝光,恐怕全国都会震惊。现在这件事还暂时还压着,但是瞒不了多久。所以,必须尽快的抓住丁一笑和那幕后主使,现在边防,车站,机场和海关都已经严密布控,丁一笑不可能跑得掉。现在,我要去公安局和老郭商议布控范围,你也来吗?"

  韩峰道:"我不去了,让我理清头绪,昨天刚回来,还有很多你们做的调查工作我没看呢,里面说不定还有惊人发现。"

  韩峰吃完面,来到刘定强的实验室,刘定强还在做实验,韩峰拿起实验报告看了起来。

  夏末道:"喂,韩峰,龙佳今天怎么了?你有没有发现她不对劲啊?"

  尸检报告写着:男,身高一米七四,体重六十公斤,血性O,亚洲裔,年龄三十至三十二岁间……

  韩峰道:"没有啊。"

  夏末道:"可是从你一出来,她就没和你说过一句话,甚至看都不看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可另一份报告上却写着,昨天他们在墙上发现的血迹是AB型,而死者尸体上的毛发也不能同死者做同一认定。

  韩峰道:"也许是这几天太忙了,她太累了吧?"他继续看报告,夏末讨了个没趣,默不作声的做实验去了。韩峰合上报告书,看着夏末,左手拿着玻棒,右手端着烧杯,正在搅动液体,他突然一凝眼,道:"其实龙佳,我一直怀疑——"

  夏末和刘定强都扭过头来,夏末问道:"怀疑什么?"

  韩峰迟疑道:"也,也没什么,我怀疑她,可能真的爱上我了。"

  夏末不置可否的摇摇头,刘定强"哼哼"一笑,道:"这样的话,也只有你才说得出来吧。"

  韩峰问道:"关于昨天晚上的报告,就只有这么一点吗?"

  刘定强道:"我觉得昨晚的案子与现在我们查的案子无关,是不是该先把昨天晚上的案子放一放?"

  韩峰道:"不,不用,你继续做你的。毛发不是死者的,地上的血迹也不是死者的,难道都是凶手的,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刘定强道:"从尸检报告来看,死者的胃内容物基本消化完全,所以已经死亡三小时以上的说法值得质疑,除非死者没吃晚饭。还有呢,尸体小腿静脉轻微曲张,脚垫厚实,因该是一个长期从事站立劳动的人。"

  夏末道:"站立劳动?莫非是下苦力的?"

  刘定强道:"还有,他的右手尺侧肌肉群非常发达,因该是长期锻炼腕力的一个人,这样的人,诸如网球选手,羽毛球选手,等等。"

  韩峰道:"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凶手要将死者的手也用强酸毁掉?难道死者以前有案底?留了指纹备案?"

  刘定强道:"毛发可能是别处遗落的,而墙上的血迹也不一定是昨天晚上留下的。要提取更多的线索比我想象中需要更多的时间。现在我在做残留物成分实验,你带回来那些灰烬,我已经分离出几种物质了。有纸制品的灰烬,有棉纱,有人工合成化工产品,其余的还在分析中。"

  夏末道:"昨天从矿场带回来的开山炸药,成分比和玩具直升飞机携带的炸药相同。"

  韩峰道:"这种硝胺炸药,市面上到处都有吧?看来这里是没有什么信息了,我去龙佳那里看看,她那里还有什么信息。"

  龙佳坐在电脑前,神情有些恍惚,韩峰出来时,她正在看短信。韩峰悄悄走到她身后,拍了拍她的肩,龙佳的第一反应,却是将手机放入了口袋,然后才回过头来,韩峰道:"什么东西?这么秘密啊?"

  龙佳理了理头发,道:"有什么事?说吧。"

  韩峰道:"我要看一看你们这几天的调查报告,上次你做的林政的调查报告也一起拿来吧。"

  龙佳抱出厚厚的一沓报告,韩峰坐在龙佳旁边的桌子上翻阅报告,一边看报告,一边看龙佳,他道:"还在为昨天晚上的事生气啊?"

  龙佳道:"你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你到底想我怎么样,你就说出来嘛。"

  韩峰道:"还没到时候。"他脸色阴沉下来,道:"如果真的到了时候,唉,你可不要怪我哦。"

  龙佳道:"莫名其妙。"

  韩峰眼睛一亮,他看到了龙佳曾调查过的,那个林政死前接到的神秘手机号码,是239开头的号码,尾号却是2348。韩峰思索着,这个号码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他拿着报告微笑着走开,对龙佳道:"我把这些报告拿到里面去看看,没问题吧?"

  龙佳道:"都编了页码的,你只要不弄丢了就行。"

  韩峰来到实验室,刘定强正在看收缴武器的材料分析整理报告,韩峰道:"喂,你可知道,除了李响和夏末外,还有谁知道我的家在哪里?"

  刘定强道:"你那里难道还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么?谁会到处去替你宣传啊。"

  韩峰道:"哦,那没什么了。"

  他刚刚走到门口,刘定强又道:"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