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惊天奇案 > 正文 > 第十八回 矿场激战
第十八回 矿场激战



更新日期:2021-06-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韩峰,冷镜寒,林凡三人一辆车,龙佳,刘定强和夏末一辆,两辆车一前一后,在韩峰指挥下前进。

  林凡开着车,问道:"我们就这几个人,够吗?"

  韩峰道:"足够了,我们是去收查,又不是去打仗。"

  林凡道:"到底是去哪里?"

  韩峰道:"反正顺着这条路一直开就是了。到了你就知道了。好好开你的车。"

  于是,两架车开出了城,驶进大山中,冷镜寒道:"你想去丁一笑的矿场?"

  韩峰笑道:"姜还是老的辣。"

  林凡道:"可是,上次我们已经来查过了,没有什么发现啊?"

  韩峰道:"上次是上次,这次不同了,这次是我——宇宙无敌超级霹雳大侦探——韩峰带队来搜查。"

  冷镜寒道:"你到底想查什么呢?"

  韩峰道:"丁一笑因该在那里呢。"

  "什么!"冷镜寒低呼。林凡却道:"找到丁一笑又有什么用?"

  韩峰道:"我相信丁一笑就是凶手在海角市的代言人,所有关于海角市的计划都是他负责实施的。所以,抓住的丁一笑,我们就制止了一半暴动。而且,要想抓住那个幕后的凶手,就必须先抓住丁一笑,从他嘴里套出口供,他才是掌握线索的重要证人。以前,我们不敢动他,是因为我们没有证据,现在,我们证据确凿,他还有什么可辩驳的呢!"

  林凡道:"什么!他是计划的实施者?我们可是二十四小时监视着他呢。"

  韩峰道:"唉,可你们只能监视他的办公室啊,而且,现在的科技太发达了,他可以利用网络,远程通讯,怎么传递消息都可以,就是因为监视得不完全,而他又知道你们在监视他,所以才没有起到什么监视的作用啊。"

  "什么!丁一笑知道我们在监视?他怎么知道的?"林凡问道。

  韩峰一捂嘴,知道自己说漏了,转换话题道:"这地方,我和可欣去过,防范得确实很严,高压电网,三重铁门,以提炼高科技钢材为幌子,里面实际是个军事基地吧。丁一笑不敢把自己的钱存银行,因为一旦泄露,财产被查封,他就一无所有了,而且他的收入来源,如果存银行的话,很容易引起人们怀疑吧?所以他在海角的资金,都放在了这个军事基地里,对他来说,这里很安全。"

  冷镜寒反问道:"你怎么敢肯定?"

  韩峰道:"因为,我看见过运钞车进出这个矿场,你有见过运钞车,开到露天采矿的厂里去吗?"

  林凡道:"既然防范得很严密,恐怕我们还是需要多调些人手吧?"

  韩峰道:"是吗?他们不都在城里各处制造骚乱吗?这个时候,因该是这里防守最薄弱的地方吧?"

  到了矿场门口,警卫将车拦下,问道:"证件呢?"

  林凡道:"我们是刑警,这是搜查令,我们要对这矿场进行搜查。"

  那警卫看了看搜查令,道:"对不起,这是市政厅颁发的搜查令,我们这里是国家级秘密科研项目,所以,请你们出示省厅级搜查令。"

  林凡愣住了,没想到还有这要求,他问道:"我们没有接到通知,说你们这是国家级科研项目。"

  那警卫道:"我们刚刚申请成为国家级科研项目,如果不信,你们可以打电话去市政府问田副市长,而且,你们……"

  警卫突然停住了,因为韩峰从后座探身,将林凡的佩枪拔出,从驾驶员的座窗前递出去,抵住了警卫的脑袋。韩峰道:"你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不就结了,啰哩叭嗦的,给我闭嘴。"

  警卫大吃一惊,这究竟是警察,还是土匪?又听韩峰对林凡道:"冲进去就是了,还管这些制度作什么。"

  冷镜寒微微一笑,暗道:"这小子,总是这个样子。"但他也对林凡下命令道:"冲进去。"

  两辆车破门而入,那警卫赶紧跑回警卫室,想是打电话去了。

  林凡驾车道:"这样好吗?冷处?"

  韩峰道:"城里是如火如荼,哪还有闲功夫跟他讨价还价。两军交战,碰到敌人,你难不成还问人家,喂,我手里有枪,我想干掉你,你同意不同意啊?"

  冷镜寒道:"不错,有些情况,可以灵活处理。"

  进入矿场后,大家才发现,那矿场比他们想象中更大,巨大开阔的平地,正前方便是矿山,红褐色的矿石在矿山脚下堆积起几处小矿山,大型卡车来来往往的拉着矿石。采矿机,碎石机,轰鸣的响个不停。秘密科研的工厂在矿场左边,占地约一万平米,右边是职工宿舍,四层的楼房少说也有十栋。韩峰透过车窗,道:"好奇怪的矿山。"

  冷镜寒顺着韩峰的视力看去,韩峰说的是紧邻矿山的一匹山脉,上面林木葱郁,不像是有矿的样子。冷镜寒道:"那不是矿脉,只是规划时将那片山划入矿场了。"

  韩峰疑惑道:"为什么规划时要多划半匹山给它呢?"

  冷镜寒道:"上次调查时,他们说是美化环境,改善员工生活条件。"

  韩峰冷笑道:"这种笨理由,只有傻子才相信。"

  林凡径直将车开到厂房外,六人下车,进了研发厂房。果然,厂里没有几名工人,看见外人来了都望着他们,也没见什么机械设备在运作,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从经理室跑了出来,油光满面,不住擦拭额头的汗。

  矮胖的男人自称姓崔,叫崔茂才,他擦着汗问道:"不知道,你们来搜查什么呢?"

  韩峰握着枪,抵住崔经理的头,问道:"保险柜的闸万在哪里?快带我们去!"

  崔经理诚惶诚恐道:"不,不,不知道啊。"

  林凡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架势,怎么看怎么像在打劫啊,而且,还是开着警车来打劫,这家伙,太牛了。冷镜寒道:"丁一笑在这里吧?让他出来。"

  崔经理眼中还有惊慌,但是神情已经自若多了,他整了整衬衣,道:"我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丁老板平时业务就忙,根本顾不上这边,这个项目开工以来,他从来就没来过。"

  林凡正准备说我们是警察,没想到韩峰先说了,他冷笑道:"嘿嘿,你以为我们真是警察啊,告诉你,我们是来打劫的!"说着,韩峰对天放了一枪,那崔经理吓得一缩头,眼里又全是惊慌神色了,到底这群人是做什么的,他根本就摸不清方向。

  韩峰面色一变,枪口对准了崔经理那硕大的油头,狰狞道:"别以为你不说,我们就找不到保险柜了。"

  崔经理吓得双腿直抖,颤道:"别,别开枪,我带你们去。我们,我们这里没钱,真没钱!"

  这次,连龙佳也皱起眉头,心道:"韩峰这小子,确实比较像罪犯啊。唉,我们刑侦处,在他的带领下,彻头彻脑,成为一犯罪集团了。"

  林凡和夏末他们心里想着:"这小子,他到底要干什么啊?哪里有这样办案的?"

  冷镜寒心道:"怎么了?还在怀念以前那段时光吗?韩峰?"

  崔经理战战兢兢带着几人,来到经理办公室,里面有半个房间那样大小的一保险闸万,崔经理哆嗦道:"我,我没有钥匙。"

  "嗯……"韩峰语调一重,崔经理马上改口道:"我开,我开。"他从裤兜里摸出一串钥匙来,韩峰却道:"滚一边去。"他将头向后一摆,对着刘定强和夏末把嘴往闸万一努,二人会意,马上各拎着刑事鉴定取证箱上前,龙佳也上前帮忙。

  崔经理一看着阵势,心中只想到:"这是要炸开闸万吗?可里面真的没钱了啊,他们该不会……不会杀了我吧?"

  结果刘定强和夏末,只是从箱子里拿出一些绒毛刷,还有些粉剂,涂在保险闸万把手等处,用刷子刷了,用薄膜一贴,便将一枚完整的指纹取下。韩峰把枪还给林凡,将薄膜与指纹纸放在一起,道:"比对结果,这是丁一笑的指纹,你还说他没来过这里吗?"

  林凡凑在韩峰耳边道:"为什么?不说我们是警察?"

  崔经理没有直接回答问题,反问道:"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夏末笑道:"我们当然是警察,刚才是跟你开玩笑呢。"

  崔经理面色一变,气势汹汹道:"开玩笑!有些玩笑是不能开的!知道吗?警察先生们!我告诉你们,我要控告你们,我要告你们上级,我要告你们单位,你们简直就没有执法者的纪律和章程,你们这是在威胁,逼迫,这是酷刑!"

  韩峰回答林凡道:"你看吧,在这个以人为本,法制立国的年代,还有谁怕警察啊,大家都怕土匪呢。"

  崔经理还在喋喋不休的念叨:"我现在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没有经过允许,请马上离开!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门口已经集中了几名工人,都虎视眈眈的盯着韩峰他们。

  "砰!"出人意料的,韩峰又从林凡那里拔除枪来,一枪,打在一名工人的小腿上,所有的人全呆住了,韩峰像西部牛仔般吹着枪管,低声道:"你别弄错了,他们是警察,我可不是。"

  崔经理哆嗦道:"你们,你们怎么能让他,让他这样胡来?"

  冷镜寒和林凡几乎同时喝道:"韩峰,你在做什么!"

  林凡伸手准备夺回自己的枪,韩峰枪口一转,竟然对准了他,他一时不敢妄动。韩峰又向前走去,到崔经理面前时,枪口对准崔经理额头,一点机会也没给林凡,他冷笑着对崔经理道:"没有人可以阻止我杀人,你知道吗?"

  崔经理汗如雨下,林凡准备有所动作,冷镜寒制止了他,低声道:"你看。"

  那名中枪的工人,倒地后外衣轻撩,竟然露出半截枪来,不注意竟然难以发现。

  韩峰对夏末他们道:"愣着干什么?工作啊。"

  韩峰问崔经理道:"你的工人,怎么会有枪呢?"

  崔经理喃喃道:"那是厂里的保安,有持枪证的。"

  韩峰道:"那么,那枚指纹?"

  崔经理道:"那闸万只有丁老板才有钥匙,平时他开过之后,我们没有人去动过,当然只有丁老板的指纹。"

  龙佳却道:"这个杯子上也有指纹。"

  刘定强也道:"椅子上也有他的指纹。"

  韩峰道:"你该不会说,这房间,你们丁老板进来后,你们就把它封起来了吧?"

  崔经理面色抽搐道:"唔,他,他昨天来过,后来又走了。"

  "哼,"这次连冷镜寒也冷哼起来,韩峰笑道:"何必呢?崔经理。你竟然没有一句实话,难道你不知道,昨天你们丁老板,在警察局被拘留了一天啊。"

  崔经理眼珠转动着,说道:"他,他,他,……"一连说了七个他,却说不出下文来。

  韩峰一诧,忽然道:"不好。"将枪向林凡一扔,冲了出去。林凡紧随其后。龙佳也要追出去,冷镜寒道:"就让他们去,他们追不上,我们也追不上的。留在这里,把这里的情况先摸清楚,崔经理,现在,请你打开保险柜吧。"

  两人追至大门口,只看见一辆红色的小车绝尘而去,离他们已经有两三公里远了。厂门口的车辙还清晰可见。韩峰喘息道:"我以为他早就走了,没想到他还没走。"

  林凡也喘息道:"快,上车追!"

  韩峰道:"没用,那警车追不上。"

  林凡不管,上车发动,汽车刚启动,"乓"的一声,爆胎了。林凡探头出来,狠狠道:"你们这是阻碍执法,是犯法的,知道吗?"

  两名警卫漠然道:"我们没有看见,不知道你们的车胎是怎么被扎破的。"

  韩峰走到车前,对林凡道:"望远镜。"

  林凡从车里递给他,韩峰看了看在山路上盘旋的红色小车,对林凡道:"走吧,先回去看看厂里的情况。"又对两名警卫道:"你们为什么还不逃跑呢?待会儿,可就没机会了。"

  两名警卫面面相觑,不知道韩峰在说什么。

  林凡喘息道:"没想到,你还跑得挺快的。"

  韩峰笑道:"是吗?我瘦嘛,没什么重量,当然就跑得快了。"看看四下无人,才对林凡道:"接通李响,我要告诉他。"

  林凡一愣,还是拨通了李响的手机。只听韩峰对李响道,在大桥严密监视,注意一辆红色的,奔驰VITO,车牌,外观特征,都说得十分详细,林凡暗叹道:"这小子,只看了一眼就……"

  最后,韩峰声音突然低了下来,不知道他吩咐李响什么事。关机后,韩峰对林凡道:"这件事情,你不告诉任何人,行吗?"

  林凡道:"不告诉任何人?你叫我不告诉任何人?"

  韩峰道:"保守秘密,是特种部队训练的项目之一吧?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得很好的。"

  林凡道:"可是,我并不属你管辖啊?是什么原因要我保守这个秘密呢?"

  韩峰道:"这是我玩的一个小把戏,如果让第三个人知道,这个把戏就不灵了,这对破这个案子大大的不利。我会告诉冷镜寒的,由他来下达命令让你保守秘密就没有问题了吧?"

  林凡道:"对。那么,连冷处也要保密吗?"

  韩峰眼里闪着光芒,道:"对,除了你和我之外的任何人,都不会知道我给李响打电话这件事了。包括,你们的冷处。"

  回到厂里,刘定强三人继续取证搜集工作,保险柜已经被打开,冷镜寒正询问崔经理一些事情,同时韩峰注意到,那几名工人,已经不见了。冷镜寒见他们这么快回来,问道:"跑了吗?"

  韩峰将冷镜寒拉至一旁,低声道:"我让林凡做一件保密工作,可他说只听你的,你去下命令吧。"

  冷镜寒疑道:"保密工作?连我也不能说吗?"

  韩峰道:"尤其不能告诉你,你只管吩咐他严格保密就行了,别问那么多。"

  冷镜寒道:"你又在玩什么鬼把戏?"还是吩咐林凡照做了,他知道,韩峰总是会用别出心裁的方式破解悬疑。

  冷镜寒叮嘱完林凡,将韩峰带到保险柜前,道:"你看。"

  韩峰打了个响哨,道:"这么大个保险柜,如果全部被钞票填满,肯定在八位数以上吧?"

  刘定强道:"从保险柜横挡的受压变形情况,以及积尘和柜里的油墨浓度测定,几乎是被钞票填满了。"

  崔经理道:"这是老板要将现金存放在这里,我们做下属的,只能按照老板的吩咐去做,这里到底放了多少钱,我不知道。我们这里可是国家级科研单位,我们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上次审查机关已经来这里查过了,如果你们没有别的事,就请便吧。"

  夏末道:"基本取证完毕,除了丁一笑的指纹和一个空了的保险柜以外,没有发现更多线索了。"崔经理面有得意之色。

  "哈哈,"韩峰乐道:"上次查过了就没有问题了么?这次可不同,一进这矿场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这里面有很多冤魂吧?"

  崔经理变了脸色,道:"什么!你说什么?无凭无据,你不要乱说!"

  韩峰道:"你以为我们只在这里厂里看看就完了吗?我们要察看整个矿场呢。"

  崔经理冷笑道:"是吗?这矿场占地三万余亩,囊括了三座山,你们要查,就慢慢查吧,恕我不能带路了。"

  韩峰道:"那可不行,我们怕你跑了呢。"

  出了工厂,冷镜寒问道:"查哪里?"

  韩峰道:"看到那片林子了吗?就从那里开始吧。工具带齐了吗?胖子?"

  刘定强晃了晃手里的工具箱,道:"专门准备了。"

  龙佳道:"那是,金属探测仪,用它做什么?"

  韩峰道:"这次,我们是来收废铜的,我想,总不至空手而归吧。"再看崔经理时,他已面无人色。

  半小时后,林凡等人收集了三公斤弹头,用几个布口袋装了,放在崔茂才面前,韩峰道:"这是怎么回事呢?崔经理不是想告诉我们,这里盛产天然熟铜吧?"

  崔茂才道:"这……这是弹头吧?好像是弹头呢。不过,这也没有什么稀奇的,这一片地方,曾是国民党最后负隅顽抗的地方,有大量子弹头也不稀奇。"

  龙佳怒道:"好厉的一张嘴。"

  韩峰道:"是这样啊,那么——"他环顾四周,有几名工人还在高架车上操作,对他们的到来似乎熟视无睹,他又看看崔经理,崔经理赶紧低下头去。韩峰回头看道:"那林子后面有块土,可是很肥呢,连野草都长势汹涌,不如,我们挖开来看看吧。"

  崔经理这次才真变了颜色,掏出一张小手绢,擦着满头大汗。韩峰低声对林凡道:"看来,要开战了。"

  林凡一愣,道:"什么?"

  话音未落,一声惊天巨响,震耳欲聋,每个人只觉得头"嗡"的一下就大了,大地一阵颤抖。韩峰在第一时间,用小指轻轻的堵上了龙佳的耳朵,搂着她扑倒在地,龙佳回头望来,韩峰正仰面朝天,张大了嘴来抵御巨响,冷镜寒林凡等人,虽然也及时捂住了耳朵,但明显呈现出痛苦的神色,都蹲在地上。

  响声过后,冷镜寒吼道:"谁在放炮?谁在这个时候放炮炸山!"

  韩峰大声道:"崔茂才跑了,快去追!"

  冷镜寒也大声道:"你说什么?"

  韩峰更大声的说道:"崔茂才跑了!林凡追去了!"

  "砰!"的一声,子弹打在旁边的矿石上,韩峰一缩头,揽过龙佳,对冷镜寒大声道:"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龙佳拔出配枪,将韩峰挡在身后,道:"你没有枪,你先躲起来,夏末,左边!"

  刘定强边打边退道:"右边也有,躲在那辆叉车后面的。"

  冷镜寒道:"林凡一个人追出去了,你们掩护我,我去和他汇合。你们三个人一组,注意高处的敌人。"

  龙佳问道:"那韩峰怎么办?"

  冷镜寒道:"别管他,遇到这种情况,他是躲得最快的一个,如果他都找不到安全的位置躲藏的话,那么你们也找不到。"

  韩峰早早蹲在矿石山之间,听到外面"噼噼啪啪"的枪响,他找了块干净的大石头坐下来,觉得不够舒服,干脆仰面躺在矿石山上,双手枕着头,仰望着蓝天白云,心道:"这天怎么这么热呢?"他挪了挪身后的石头,让自己躺得更舒服点,心道:"要是能抱着龙佳躺在这里,那就更惬意了。"

  外面枪声突然更急促了,韩峰心道:"不知道他们打得怎么样了。"刚一探头,一颗流弹打在矿石上,溅起火花,韩峰赶紧缩回头来,还是仰面躺下,道:"先睡一觉,睡一觉差不多就该结束了。"

  待冷镜寒把韩峰敲醒的时候,他竟然真的睡着了。韩峰睁开眼睛,看看一身尘土的冷镜寒,问道:"打完啦?"

  冷镜寒点点头,"唔"了一声。韩峰道:"崔茂才呢?"

  林凡道:"死了。"

  冷镜寒道:"你这混蛋,什么时候通知的特警支队,也不通知一声,害得我还担心该如何突围。"

  韩峰道:"是吗?就在我和林凡追出去的时候,顺便通知了他们一下。"

  林凡道:"哦,原来你那时……"

  韩峰指着林凡道:"唉,保守秘密。"

  向天齐敬了个礼,道:"活捉了三个,其余的人,全被击毙。"他向韩峰笑了一下,道:"你也在这里啊?刚才怎么没看见你?"

  韩峰懒洋洋道:"我又不是战斗人员,这种普通场面,我通常不轻易出手。"

  龙佳跑来道:"在一间地下室里,还发现少量武器。"

  刘定强和夏末也回来道:"我们在东边房间内,发现大量现金,还有未来得及装现金的蛇皮袋,估计有五百万左右。"

  冷镜寒道:"喂,还有很多问题等着你来回答呢,别在那里装深沉。"

  韩峰摸摸下巴,道:"这样啊,进厂之前,我就说过了,这个矿场是他们练兵的地方,但是还不敢肯定,是不是所有的工人都有嫌疑。我以为,他们既然能躲过上次的检查,那么工人因该是不知情的才对,所以就没必要带太多人来。可进厂后才发现,这些工人都不是很友好,那么,我就通知了特警来支援啦。"

  林凡道:"你怎么知道,他们要对我们下手呢?"

  韩峰道:"因为他们的秘密被揭穿了,他们不动手,难道等着我们动手啊。我只是没想到,崔茂才会用小手帕来作为发动攻击的信号。"

  冷镜寒道:"可是,他将这个谎圆得天衣无缝,我们原本是没有什么有利证据的啊?"

  韩峰道:"是吗?"他顿了顿,又对龙佳道:"龙佳,嗯,你先带向警官去地下武器库看看。"

  龙佳和向天齐走后,韩峰才道:"林凡,把那挖掘机开过来,老冷,你们几个,最好有个心理准备,因为,让崔茂才不得不对我们下手的原因,是很残酷的。"

  冷镜寒道:"是什么原因?很残酷?"

  刘定强道:"不会是死人吧?"

  韩峰道:"有口罩没有,给我两个先。"

  林凡开来挖掘机,韩峰开始戴口罩,对林凡道:"看见那片土了吗,把它挖开!"

  挖掘机声音轰鸣,随着林凡第三铲下去,已经有些衣服了,再挖下去,出现了十几具尸骨,再挖,更多尸骨。

  挖到最后,林凡从挖掘机上跳下来,跑到一边大声呕吐起来,连刘定强这样常和尸体打交道人,也忍不住作呕。韩峰道:"人们只听说过南京大屠杀,有万人坑,现在,你们看到的就是一个现成的百人坑吧。"

  冷镜寒只觉得自己的胆汁都快吐尽了,那阵阵恶臭,那狰狞的尸骨,实在是惨不忍睹。尸骨分三层,最下面的一层已经尽数化作白骨,中间一层半骨半肉,最上面一层高度腐败,但还能辩其形,有的尸体,埋在里面还未超过半年时间,各类虫蚁,于尸骨七窍之中穿梭往来。

  几人实在受不了了,离开那地方数百步远,依然觉得恶臭熏天,韩峰解开口罩,道:"你说,这样的秘密被人发现,他们能不杀人灭口吗?"

  冷镜寒捂着胸口,艰难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韩峰道:"在和洪阿根谈话时,我大概知道了他们的训练方式,那是一种残酷的淘汰制地狱式训练。当不能完成训练任务的时候,受训者唯一的下场,就是死。既然死了那么多人,总要处理尸体吧,这个矿场占地面积极广,又有挖深坑的设备,远在深山,人迹罕至,我想,多半就埋在这里的。"韩峰将脸别向一边,看着远山和落云,心中沉寂下来,往日的记忆,仿佛又历历在目:残酷的训练,无情的淘汰,如果不能完成任务,死亡——将是唯一的结果。

  刘定强呕得似乎腰身都瘦了一圈,勉强问道:"这里这么大,你怎么就能肯定是这一片地呢?"

  韩峰中断沉思道:"肥土之下,必有腐肉。这一片草长得很好,而且,一片土如果经常翻动,那么它与周围的土是有区别的,更何况,崔茂才自己也承认了。"

  冷镜寒惊道:"什么?"

  韩峰道:"他虽然尽力克制着,可他依然掩饰不住对那片土的恐惧。他不是惧怕那片土下的尸体,而是怕我们发现那片土下的尸体。所以,当我说完要挖开那片土时,就知道,他们要动手了。"

  夏末搀扶着林凡走了过来,林凡中毒最深,呕得都快昏厥过去了,面色惨白得像纸一样,他指着韩峰,有气无力道:"你早就怀疑是尸体,为什么不早说,要是我早知道,肯定不会去。"

  韩峰拍着林凡背脊道:"没事了,没事了。这件事,总要有人做嘛。你说,我明知道里面可能有很多尸体,我怎么可能亲自操刀上阵呢?而且,我看你体格健硕,品相不俗,以为你一定扛得住,所以——"

  这时,龙佳带着向天齐过来了,一看林凡这个样子,急忙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凡白了韩峰一眼,忽然道:"那边,有条重要线索,只是场面太过骇人。"

  龙佳道:"什么重要线索,我过去看看。"

  韩峰一把拦腰抱住龙佳,急道:"别过去,他,他,他没安好心呢!"

  龙佳手刚刚扬起,又放了下来,自从在开源建筑公司遇伏之后,她对韩峰的种种举动已经很少反抗了。她拿开韩峰的手,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韩峰摸摸头,道:"唉,是很多的尸体。"他又将刚才的解释重复了一遍。夏末补充道:"至少有一百具以上的尸体,都堆在一起。"

  龙佳听了,也是觉得从头凉到脚,更不要说过去看了。韩峰瞄着向天齐看,看了一宿,问道:"怕不怕死人?"

  向天齐眼角一阵跳动,道:"还,还是等专业人士来解决吧。"

  韩峰叹息道:"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把尸体都掩埋了吧,都这个样子,要认尸也不可能了。"

  冷镜寒道:"收拾残局,马上突审那三名人犯。对了,城里怎么样了?"

  向天齐道:"现在掌握了他们的基本思路,我们几乎每次都能提前做好准备,形势已经逆转了,否则我也不可能来帮你们了。"

  韩峰道:"不着急审理,我们还要去下一家工厂呢。"

  冷镜寒道:"哪里?"

  韩峰看看天,太阳已经下山,他道:"兴盛机械加工有限公司,现在叫金鑫机械加工厂。"

  一行人马不停蹄的赶到金鑫机械加工厂时,厂门紧闭,破门而入后,只见满地狼藉,器械散落一地,却一个人都没有,韩峰恨恨道:"来迟了一步,已经跑了吗?"

  他回过头,只见冷镜寒,林凡,刘定强,夏末,龙佳,都气喘吁吁,他知道,消息的透露者,就在这几人之间,可是,到底是谁呢?

  回到刑侦处,天已经黑了,累了一天,所有队员都精疲力尽了,只有韩峰好像精神不错。

  冷镜寒问道:"那三名人犯,留给特警在审吗?"

  林凡道:"是的。"

  冷镜寒沉吟道:"这么久了,难道还没有审出什么线索来?喂,韩峰,你说金鑫机械厂怎么会人去楼空了?"

  韩峰道:"这个很简单嘛,丁一笑逃走时,通知了金鑫工厂那边,将一些生产好的零件转移了。丁一笑以为我们会先应付城里的混乱局面,所以根本就没有考虑我们会突然搜查他们的基地,他还在基地里慢慢数他的钱,分发武器和分配人手,所以我们赶到那里时,他连钱都没装完就匆忙逃离了。"

  冷镜寒道:"他会逃到哪里去呢?"

  韩峰道:"丁一笑要逃的话,可只有水路呢。"

  冷镜寒道:"为什么?"

  韩峰道:"他带着大量的现金,走陆路必须驾车,那可是不安全之极,首先要过边防这一关,就算侥幸能过,还要防止强盗黑吃黑。而且,在中国周边国家,哪个地方不认识人民币啊?你携带那么多人民币,就算路人不抢你,地方政府也会扣押吧?如果他走海路就不同了,首先,海岸线就比边防线长许多,只要能闯过巡逻海事船,到达公海,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然后在沿海某个国家登陆,或者直接让他的上级派船来接他。丁一笑是个聪明人,两条路的取舍,他自然知道。"

  冷镜寒道:"那么要通知海防人员高度注意了,而且,我们也要高度注意,案件已经进入关键阶段,所有人员都得待在刑侦处二十四小时待命,随时准备出发。"

  韩峰双手抱头,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舒服道:"今天晚上,可能是个不眠之夜呢。"

  冷镜寒道:"林凡,你和向天齐联系一下,问问他们的审讯情况。刘定强和夏末,你们负责通知各海事巡逻船,提高警戒级别为橙色警戒,今天当值的每一位船长,都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龙佳,在电脑上调出海角市的GPS地图,分析丁一笑可能走的每一条路线。韩峰,韩……,你可不可以不睡觉?"

  韩峰睁开眼道:"安?有没有搞错,跟着你们东奔西走,东西没有好吃的,还要我不睡觉,你当我是铁打的啊?还有啊,你也体谅体谅你的部下们好不好?你看他们一个个,眼睛都跟熊猫一样,现在不休息,如果晚上十二点有情况,他们拿着枪也会走神儿吧?"

  冷镜寒愣了一下,果然个个队员都已经显出疲态,他们都有三四天没有休息过了,冷镜寒道:"这样,联系之后,大家抽空休息一下,下午的枪战还只是个开端,今天晚上可能有硬仗要打呢。"

  韩峰向冷镜寒竖起大拇指,又闭上了眼睛。

  冷镜寒和公安局联系,郭小川道:"很奇怪啊,下午案情突然就少了,好像犯案的人一个个都撤走了似的。老冷,我可有不好的预感啊,这些人,分散开来,只是犯普通的案件,诸如杀人,绑票;可要是他们都集中起来,那可是要和我们硬干一场啦,而部队昼夜兼程,也要明天才能赶到啊。"

  冷镜寒道:"我知道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制止他们的这种行为,就算没有部队,我们也能打败他们。我希望,所有警务人员,都能配枪待命。就在我们眼皮底下,他们还能纠集起这么大犯罪团伙,我们真是失职啦。"

  郭小川问道:"再说吧,对了,我听雷婷婷说了你们分析他们行动的计划,那个小流氓,到底是什么来头?他比我们都更为了解罪犯啊,他的推理是从哪里学的?"

  冷镜寒道:"这个,以后再和你谈吧,他总会有千奇百怪的想法。"

  林凡道:"那三名犯人嘴很紧,一句话都没说。我们早该想到,他们和洪阿根是一样的。"

  冷镜寒点点头,道:"知道了,你先休息一会儿吧。待会儿才是行动的时候。夏末,你们怎么样了……"

  九点,龙佳在刑侦处浴室内冲凉,已经三天没有洗澡了,浑身上下早就不舒服了,今天如果不是韩峰,恐怕现在也没有机会可以冲凉呢。想到韩峰,龙佳脸不禁又红了,那个家伙!

  突然,她清楚的看见,落地玻璃门外面,有一个人影,龙佳心头一惊,随即冷静下来,怒喝道:"韩——峰!"

  "嗯!"门外传来十分惊奇的声音,就像在讯问"你怎么知道?"一样。

  龙佳裹上浴巾,将门拉开一线,果然,韩峰站在门外,套了件浴袍,赤裸着上身,只穿根短裤,嘴里叼着一根牙签,手上拿两个铁胆,看见龙佳拉开门探出头来,笑嘻嘻的挥手道:"嗨!"

  龙佳恼道:"嗨你个头,你想挨揍是不是?你以为你穿成那样,就像周星驰啦!"

  韩峰厚着脸皮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龙佳没好气道:"除了你,还有谁会干这种事?不用想也知道是你吧。"同时她心头一秉,韩峰这个样子,她竟然没法真的生气,她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可是,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为什么自己心里时时想着的,竟然会是韩峰?他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人?

  韩峰正言道:"可千万不要把我想成是那种人哦,我是来找你谈正经事的。"

  龙佳心道:"你是哪种人,谁都看得出来,那还用想吗?谈正事也不用找到这种地方来谈吧。真是太无耻了,居然会有脸皮这么厚的家伙。"她冷冷道:"趁我还没有打算动用武力前,你还是消失的好。"

  韩峰居然向前迈了一步,道:"这件事情,很重要,对你,对我,都很重要。"

  龙佳虽然举起了拳头,心中却慌乱得很,"如果他再上前一步,我该怎么办?"想来想去,也拿不定主意,只得敷衍道:"什么事情?"

  韩峰直视龙佳,面不改色,只见龙佳左手抓着浴巾,右手捏了个拳头放在心口,一身浩白的肌肤如雪凝脂,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至胸前,那水滴还如断线的珍珠不住滴落,尤其那双眼睛,韩峰觉得,龙佳的眼里,分明带着几分赞许。

  韩峰觉得有机可乘,又向前一步,已经站在龙佳面前了,他想了想,道:"这件事情,一开始,你或许会很痛苦,但是你一定要忍受,我保证,一旦成功,就会很快乐,我们都很快乐。我们现在就可以……"

  龙佳终于无法忍受了,她挥起手掌,可这次,不知怎么的,手腕竟然被韩峰捉住了,龙佳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

  韩峰轻轻拥过龙佳,问道:"你——没事吧?难道很冷吗?"

  龙佳靠在韩峰胸口,听着韩峰的心跳,只感觉自己的心快跳出胸口了,她明明是想打韩峰一巴掌的,可是力量使不出来,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反复的询问着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韩峰看着龙佳惊慌失措的样子,娇不胜收,毫不犹豫的,亲了下去。龙佳挣扎着,可身体的力量,仿佛一下子就被抽空了似的,怎样的反抗都无济于事。那种来自身体的亲密接触,使她的心,跳动得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快,面颊像火烧一样的滚烫,自我的意识,已经被来自韩峰热烈的拥吻,完全的熔化了。不知过了多久,龙佳才从那空白的意识中清醒过来,慢慢想着:"请愿就这样,依附在他身体上,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那样的感觉,可是自己从来都不曾想象到的。不!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可是个到处留情的花花公子——"一想到这儿,龙佳猛了一挣,就从韩峰怀里挣脱出来。

  韩峰也是一怔,用手指碰了碰自己的嘴唇,仿佛不敢相信,刚才自己双唇碰到的,真的是龙佳的肌肤,可是口有余香,他竟有些脸红。好在龙佳只顾理自己的头发,感觉心乱如麻,面红耳赤,哪里敢正眼看韩峰。

  韩峰喃喃道:"那件事情——"

  "别说了!"龙佳敏感的轻声道:"别再说那件事情了。你……你还是走吧,让别人看见了,就不好了。"

  韩峰想一想,退了一步,关上玻璃门,隔着门道:"那件事情,我还是要说完才走。"

  ……

  韩峰回到自己的房间,仰躺在床上想:"刚才自己,真的亲了龙佳一下吗?是不是亲到她了?怎么像在做梦一样?那种感觉,究竟是真实的,还是在做梦?"

  韩峰翻来覆去想了半天,冷镜寒推门而入,问道:"睡着了吗?"

  韩峰翻身坐起,道:"怎么,有丁一笑的消息了?"

  冷镜寒道:"算是有吧,老郭他们那边又有新的命案,要我们一定过去看看,就你,我,和刘定强三人。"

  韩峰想了想,道:"走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