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后来,我碰见了我的南生 > 第一卷 > 第六章
第六章



更新日期:2013-08-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安可就开始无边无际的聊起她心目中的初夏,说他有一双无与伦比的眼睛,只要看着他的眼睛的时候,她就像会窒息的昏倒。她说她爱极了他身上桀骜不驯的气质,喜欢看着他趴在桌子上睡觉,像小孩子一样无害的样子。

  那时候夕落对初夏这个人真的是没什么印象了,看见安可开心成那样,弯起食指轻轻的刮了下她的鼻尖,轻声但是鼓舞的说:“我支持你,去追求你第一个男人吧,祝你成功。”

  安可的脸立刻烫的像刚煮熟的鸡蛋,可是,却泛着任谁都能看出的小甜蜜。

  也是在那个时候,夕落开始注意起初夏来。

  可是整整一个星期,她都无法把她看见的那个初夏跟安可所说的初夏联系在一起。初夏家很有钱,有钱到即使他在学校里胡作非为都没有老师敢抗议的地步。他的眼睛是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的一挑,惹来一身桃花,但绝不是安可口中的无与伦比。他趴着睡觉的时候能看见他耳朵上打了六个洞,染红的头发在阳光下跟鸟巢似的,下课的时候,他抽烟说脏话。甚至在自习课的时候当众摸人家女生的。夕落不只一次在心里问自己,这样的人,怎么就成无害的小孩了呢?

  小城里那条贯穿全称的河,是夕落最喜欢呆的地方。河边也有颗槐花树,是喝着小河里的水长大的,发育的却很好,树干很粗,大约是三个人拉着手才能围住。

  夕落喜欢坐在树背后看小说,或是用草稿纸写文章。

  无数次,夕落的文章里都会这样的一条小河,她喜欢一句歌词里唱的“当你平躺下来,我便成了河,回绕你的颈间在你唇边乾涸。”

  于是,她便开始想要写一本小说,小说里有个少年,站在河边的槐花树下,用不知道哪里寻来的竹耙子来回晃动着,去打槐花。

  槐花纷纷飞落,从少年发顶,顺着风的轨迹,轻轻滑落,归于水面,飘向未名的远方。

  白色的,纯洁的,美好的,温暖的,生动的。

  中,那个少年,笑容明媚,朝着她招手,生气勃勃,闭眼轻嗅,似乎连空气中,都是点滴浓烈积累的名曰舒适的气息。

  她写那少年总是一身白衬衣,牛仔裤,她唤他“白衣少年”。

  “嗯……”

  忽然一个怪异的声音传入夕落的耳中,她停了笔,仔细的倾听,又没有。

  “嗯……夏……”

  就在她拿起笔刚要写字的时候,又传来一声,这一声,她听得可是真切的多。

  她微微的倾斜身子往树干的另一边看去,那是她第一次看见女人美好饱满的胸,在树干后若隐若现,她的脸倏地就红了,不得不屏住呼吸才敢细看。

  那个上身赤裸的男生跪在女生面前,熟练的捧着她的乳,细细的摩挲,如婴儿般的啜吮,长久的,留恋的。她看不到男生的表情,只看到那女生双手撑在地上,闭上眼睛身体朝后仰去,轻启的红唇间迸出一朵朵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