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世无定事 > 正文 > 第34章
第34章



更新日期:2021-06-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霍尼先回到家,绊倒在凯特被残杀的尸体上。尸体横陈在浴室地面一片血泊之中,映衬着冰冷的白色瓷砖,令人不忍一睹。一枚沾满鲜血的刮宫器丢弃在她身旁。她是子宫大出血。

  霍尼站在那里吓傻了。“噢,我的上帝!”她像被人扼住喉咙管一样挣出低低的喘音。她在尸体边跪下,用手指触触颈动脉。没有一点脉搏。霍尼慌慌张张回到客厅,抓起电话就拨911。

  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说:“911,急救总站。”

  霍尼站在那儿,浑身上下不能动弹,也说不出话来。

  “911急救总站……喂……?”

  “救……救命!我……有……”她被自己的话呛住了。“她……她死了。”

  “谁死了,小姐?”

  “凯特。”

  “你的猫死了?”

  “不!”霍尼嘶叫起来。“凯特死了。快派人来。”

  “女士……”

  霍尼狠狠把电话机一摔。她又用颤抖的手指拨医院的号码。“泰……泰勒大夫。”她说话的声音是一种极度痛苦的低语。

  “请稍候。”

  霍尼抓着话机等了足足两分钟才听到佩姬的声音。“我是泰勒医生。”

  “佩姬!你……你必须立刻赶回家来!”

  “霍尼吗?出什么事了?”

  “凯特……死了”

  “什么?”佩姬说话语气中显出完全不相信。“怎么死的?”

  “看上……看上去好像她是在给自己打胎。”

  “噢,我的上帝!好吧。我会尽快赶回来。”

  佩姬回到公寓时,家里已经来了两名警察,一名探长,还有一名法医。霍尼呆在自己的卧室里,服过大量的镇静药。法医正俯身在凯特全裸的尸首上作检查。佩姬走进到处是血的浴室时,探长抬头问:

  “你是谁?”

  佩姬呆呆地看着没有一丝生气的尸体。她面色苍白。“我是泰勒医生。我住在这里。”

  “也许你能帮助我。我是伯恩斯探长。我刚正试着想和住在这儿的另一位女士谈谈。她情绪异常激动,大发歇斯底里。医生只好给她服了镇静药。”

  佩姬不敢再看地面上可怕的情景,扭过头去。“你……你想知道什么?”

  “她住在这儿?”

  “是的。”

  我要给肯生个孩子,这会多美好啊?

  “看上去似乎她是想打掉这个孩子,结果出事了,”探长说道。

  佩姬站在那儿,脑子里直发晕。当她开口时,她说的是:“我不信。”

  伯恩斯探长打量她片刻。“你为什么不信,大夫?”

  “她想要这个孩子。”她的头脑开始清醒冷静过来。“是这孩子的父亲不想要它。”

  “孩子的父亲?”

  “肯-马洛里医生。他也在恩巴卡德罗县立医院工作。他不愿和她结婚。听着,凯特是——过去是,”说“过去是”这样的话令佩姬痛不欲生。“是个医生。如果她想打胎的话,完全没有任何理由跑到浴室里去自己干。”佩姬摇摇头。“这里头肯定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法医从尸体旁站起来。“也许她之所以要自己试着干是因为她不想让别人知道怀孩子的事?”

  “这不是真的。她向我们说过孩子的事。”

  伯恩斯探长注视着佩姬。“她今晚是不是一个人呆在这儿的?”

  “不是的。她和马洛里医生有个约会。”

  肯-马洛里躺在床上,仔细回顾着晚上发生的事情。他一步一步重新演练刚才的过程,确信万无一失。非常完美,他确定无疑。他躺在床上,想着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警察还没有找上门来。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门铃响起。马洛里让门铃响过三遍才爬起来,在浴衣外面又披上一件睡袍,来到起居室里。

  他站在门后问,“谁啊?”他装出瞌睡的口气。门外一个声音在说:“马洛里大夫?”

  “是我。”

  “我是伯恩斯探长,旧金山警察局的。”

  “警察局?”口气中有一种让人信以为真的惊讶。马洛里把门打开。

  站在门口的人拿出警徽给他看。“我可以进来吗?”

  “可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认识亨特大夫吗?”

  “我当然认识。”他脸上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凯特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今天晚上是不是和她在一起的?”

  “是的。我的上帝!快告诉我出什么事了?凯特好吗?”

  “我恐怕我只有坏消息。亨特大夫死了。”

  “死了?我不相信。怎么死的?”

  “很显然她是想自己动手打胎,结果出事了。”

  “噢,我的上帝啊!”马洛里说着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这都是我的错。”

  探长正细心地观察着他。“你的错?”

  “是的。我……亨特大夫和我就快结婚了。我对她说过,我认为现在就要孩子不是个好主意。我想等一等再说。她也同意了。我建议她去医院,让他们来办,但她大概是决定要自己……我……我不能相信。”

  “你什么时候离开亨特大夫的?”

  “大约是10点左右。我送她到公寓下车,然后就离开了。”

  “你没进房间?”

  “没有。”

  “亨特大夫没向你谈起过她打算要做的事?”

  “你是说关于……?不,一个字也没提。”

  伯恩斯探长拿出一张名片。“如果你想起任何对我们有帮助的事,大夫,就给我打电话,我会很感激的。”

  “当然可以。……你想不到这事让我有多震惊。”

  佩姬和霍尼彻夜未眠,谈论着发生在凯特身上的惨祸。她们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这件事,觉得心惊肉跳而又难以置信。

  9点钟,伯恩斯探长又过来看看。

  “早上好。我想告诉你们,昨夜我和马洛里医生谈过话。”

  “有什么结果?”

  “他说他们一道出去吃晚饭,他开车送她回来,然后就回家去了。”

  “他在撒谎,”佩姬说。她在极力思索着。“等一下!法医在凯特尸体上有没有发现精液的痕迹?”

  “是的,的确发现了。”

  “好,那么,”佩姬激奋地说,“这证实他在撒谎。他的确和她上了床并且——”

  “我今天早晨去和他谈了这事。他说他们在外出吃饭前有过性交。”

  “噢。”佩姬不愿就这样放弃努力。“他的指纹会留在他用来杀害她的刮宫器上的。”她的口气急不可耐。“你们找到指纹没有?”

  “是的,大夫,”他耐心地说。“指纹都是凯特的。”

  “这是不可能的——等一下!那他就是带了手套,干完之后就把凯特的指纹留在刮宫器上。这种判断对吗?”

  “听上去就像是个谋杀案故事,你是不是看了不少电视?”

  “你不相信凯特是被谋杀的,是吧?”

  “我恐怕我不相信。”

  “他们做过尸体解剖了吗?”

  “做过了。”

  “结果?”

  “法医把它列为意外死亡。马洛里医生告诉我,她决定不要这个孩子,所以显然她——”

  “走进浴室,然后把自己宰了?”佩姬打断他的话。“看在上帝的份上,探长啊!她是个医生,是个外科医生!在这个世界上她没有任何理由要对自己下手。”

  伯恩斯探长思考着,然后说:“你认为是马洛里劝她堕胎,试图帮她一把,等到出事就溜了?”

  佩姬摇摇头。“不。事情不可能是这个样子的。凯特永远不会同意的。他是蓄意杀人。”她一边想一边说出声来。“凯特身强力壮。她只有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才会让他……干成这事。”

  “验尸报告表明,没有任何攻击,或者别的足以造成她失去意识的重创痕迹。她的脖子上也没有被勒后留下的伤痕……”

  “有没有服用过安眠药的迹象或者……?”

  “什么也没有。”他看见佩姬脸上的表情。“我看这不像谋杀。我想亨特大夫是判断失误,而且……我很抱歉。”

  她看着他朝门口走去。“等一等!”佩姬说。“总得有动机吧。”

  他转过身来。“那倒不一定。马洛里说她是同意堕胎的。这样我们就没有留下多少余地,对吗?”

  “留在你手上的是一桩谋杀案,”佩姬顽固地说道。

  “大夫,我们目前所不具有的是任何证据。这是他对被害人的一面之辞,但凯特已死,查无对证。我实在抱歉。”

  佩姬看着他离开。

  我决不让肯-马洛里就此逃脱,她绝望地想着。

  杰森过来看望佩姬。“我都听说了,”他说道。“我简直不能相信!她怎么会对自己干出这样的事呢?”

  “这不是她干的,”佩姬说。“她是被谋杀的。”她向杰森说起自己和伯恩斯探长之间的谈话。“警察对这件事什么也不想做。他们认为这只是场意外事故。杰森,凯特的死全是我的错。”

  “你的错?”

  “一开始是我劝她和马洛里一道外出约会的。她自己并不想去。这事开头只是一场荒唐愚蠢的玩笑,后来她……她就爱上了他。噢,杰森!”

  “你用不着为这事自责,”他明确地说。

  佩姬绝望地看着四周。“我不能再在这套房子里住下去了。我得搬出去。”

  杰森一把抓住她胳膊。“咱们马上结婚吧。”

  “这太快了。我是说,凯特尸骨未寒……”

  “我知道。我们可以等一两个星期。”

  “好吧。”

  “我爱你,佩姬。”

  “我也爱你,亲亲。这是不是太荒唐了?我感到内疚,因为凯特和我都在恋爱,她死了,我却还活着。”

  照片出现在星期二的《旧金山纪事报》第一版。照片上笑容可掬的肯-马洛里正搂着罗兰-哈里森。大字标题是“女继承人将与医生成婚”。

  佩姬满腹狐疑地盯着照片看。凯特才死两天,肯-马洛里就宣布和另一个女人订婚!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一直答应要娶凯特,实际上却是在策划和别的女人结婚。这就是他为什么要杀害凯特的原因。让她别碍事。

  佩姬拿起电话,拨叫警察局。

  “请转伯恩斯探长。”

  片刻工夫,她和探长在电话上交谈起来。

  “我是泰勒医生。”

  “是的,大夫。”

  “你看到今天早晨《纪事报》上的照片了吗?”

  “看到了。”

  “那好,动机就在这里!”佩姬大声说。“肯-马洛里必须在罗兰-哈里森发现之前让凯特闭嘴。你现在应该逮捕马洛里。”她几乎对着电话嚷起来。

  “等一下。冷静点,大夫。我们也许找到动机了,但是我告诉你,我们还没有一丝一毫的证据。你自己说过亨特大夫只有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马洛里才能给她打胎。我和你谈过之后,又去找过我们的法医。没有找到任何造成失去意识的打击迹象。”

  “那就是他肯定给她吃了镇静剂,”佩姬执拗地说。“也许是水含氯醛。这是一种速效药——”

  伯恩斯探长耐心地说:“大夫,在她体内没有找到水含氯醛的影子。我很抱歉——我实在是抱歉——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要结婚就逮捕他。你还有别的事吗?”

  事还多着呢,没完。“没有了,”佩姬说道。她扔下话机,坐在那里思索着。马洛里必须先给凯特吃下某种药。对他来说弄到药的最方便去处就是医院的药房。

  15分钟之后,佩姬上路,去恩巴卡德罗县立医院。

  药房主任皮特-塞缨尔斯正在柜台后面。“早上好,泰勒大夫。我能为你效劳吗?”

  “我想马洛里大夫几天前来过,取了一些药。他跟我说过药名,可是我记不起来是什么?”

  塞缨尔斯皱皱眉头。“我记得马洛里至少一个月没来这儿了。”

  “你能肯定吗?”

  塞缨尔斯点点头。“肯定。我不会忘记的。我们常谈论橄榄球赛的事儿。”

  佩姬的心往下一沉。“谢谢你。”

  他一定在别的药房里开过处方。佩姬知道法律规定所有的麻醉品处方都必须一式复写3份——一份给病人,一份送药品控制局,另一份由药房存档。

  在什么地方,佩姬在想,肯-马洛里有一份填好的处方笺。旧金山大约有二、三百家药房。她没有办法跑遍这么多家药房追踪这张药方。有这样的可能性,那就是马洛里仅仅在谋杀凯特之前不久才搞到药的。那就是在星期六或星期天。如果是在星期天,佩姬心想,那我还有机会。这样的话,寻找面就窄多了。

  她到楼上的办公室里查看医生分工表和星期六上班花名册。肯-马洛里全天值班。所以他填发处方的可能性就在星期天。旧金山有多少家药房星期天开门呢?

  佩姬拿起电话要州药政局。

  “我是泰勒医生,”佩姬说。“上周日,我的一个朋友在一家药房留了一张处方。她让我帮她取回来,可是我记不得药房的名字。我想请你帮帮我。”

  “好吧,不过我不知道该怎样帮助你,大夫。如果你不知道……”

  “大多数药房星期天关门,对吧?”

  “是的,可是……”

  “如果你能给我一份星期天营业的药店名单,我将感激不尽。”

  对方停顿了一会儿。“好吧,如果这很重要的话……”

  “非常重要,”佩姬肯定地对她说。

  “请别挂断。”

  单子上一共是36家药店,分布在全城各处。如果她去找警察帮忙的话,这事就简单多了,可是伯恩斯探长并不相信她。霍尼和我必须自己来干,佩姬心想,她向霍尼解释了她的想法。

  “这样做太牵强了,是吧?”霍尼说。“你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在星期天签出去这张处方。”

  “可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也是凯特唯一的机会。“我去里士满、马里纳、北海滨、北市、米申和波特利罗一带查访。你去埃克塞希尔、英格塞德、墨西德湖、西边区,还有日落区一带。”

  “好的。”

  在第一家药店,佩姬走进去,亮了亮身份证,然后说:“我的一个同事,肯-马洛里大夫上星期天来这儿送过一张处方。他到外地出差去了,叫我帮他照样再开一张,可是我忘了药名。你能帮我查查看吗?”

  “肯-马洛里大夫?请等一下。”他几分钟后回来。“对不起,我们星期天没有接过一个叫马洛里大夫的任何处方。”

  “谢谢你。”

  佩姬在下面4家药店得到的是相同的回答。

  霍尼也是运气不佳。

  “我们这儿有几千张处方,你知道。”

  “这我知道,但我找的是上星期天的。”

  “好吧,我们没有一个叫马洛里的医生开出的处方,对不起。”

  她们两人花了一天的功夫从一家药店找到另一家药店。两人都越来越没有信心。直到接近傍晚时分,药店即将打烊时,佩姬终于在波特利罗区一家小药店里找到了她要找的东西。药剂师说,“噢,是的,给你。肯-马洛里大夫。我记得他。他当时正去一个病人家里出诊。我很感动,因为现在没有多少医生还这样干了。”

  住院医生是从不出诊的。“药方上开的什么药?”

  佩姬屏住呼吸。

  “水合氯醛。”

  佩姬激动得几乎浑身战抖。“你能肯定吗?”

  “这上面就是这样写的嘛。”

  “病人姓名是什么?”

  他看了看药方的复写件。“斯派罗斯-利瓦特斯。”

  “你能给我复印一份这个药方吗?”佩姬问道。

  “当然可以,大夫。”

  一个钟头之后,佩姬来到伯恩斯探长的办公室。她把处方放到探长的办公桌上。

  “这就是你要的证据,”佩姬说。“星期天,马洛里医生来到离他家很远的一家药店,他开了这张水含氯醛的处方。他把水含氯醛放在凯特的酒里,当凯特昏睡过去时,他就残杀了她,并且把现场弄成好像是一桩意外事故。”

  “你是在说他把水含氯醛放进她的酒里,然后杀了她。”

  “是的。”

  “这里有一个问题,泰勒大夫。在她体内没有水合氯醛呀。”

  “应该有。你们的法医肯定是犯了错误。叫他再查一遍。”

  伯恩斯正在失去耐性。“大夫……”

  “求你啦!我知道我是对的。”

  “你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佩姬与他隔桌而坐,眼睛死死盯住他的面孔。

  他叹了口气。“好吧。我再给他打个电话。也许他的确犯了个错误。”

  杰森来接佩姬吃晚饭。“我们到我家去吃晚饭,”他说。“我有东西要你看。”

  开车途中,佩姬把最新的进展讲给杰森听。

  “他们会在她身体里找到水合氯醛的,”佩姬说。“肯-马洛里罪有应得,逃脱不了惩罚。”

  “我为这一切感到难过,佩姬。”

  “我知道。”她把他的手贴在自己面颊上。“我为有你而感谢上帝。”

  汽车停在杰森家前。

  佩姬从车窗里往外看,她张大嘴愣住了。房前绿色草坪四周是一圈新的白色围栏。

  她正一个人呆在黑暗的公寓里。肯-马洛里用凯特给他的钥匙打开门,蹑手蹑脚地朝卧室走来。佩姬听到他的脚步声朝她这边来了。还没等她爬起来,他就一个箭步跳上来,双手死命扼住她的脖子。

  “你这条母狗!你想毁了我。好吧,我让你再也别想四处偷偷打探了。”他开始更加用力地勒。“我比你们几个加起来还有办法,对吧?”他的手指勒得更紧了。“永远没有人能证明是我杀了凯特。”

  她想喊叫,但是透不过气来。她好容易挣脱,突然惊醒过来。原来是她一个人在屋子里噩梦一场。佩姬从床上坐起来,浑身颤抖不已。

  她剩下的时间再也不能入睡,等着伯恩斯探长的电话。电话直到上午10点才来。

  “泰勒大夫?”

  “是我。”她紧紧屏住一口气。

  “我刚得到法医的第3份报告。”

  “什么结论?”她的心在剧烈跳动。

  “在亨特大夫的身体里没有水含氯醛或者任何一种镇静剂的痕迹。什么也没有。”

  这绝对不可能!肯定得有。没有任何受攻击或其他造成昏迷的迹象。脖子上没有勒伤。这毫无道理可言。马洛里杀死她的时候,凯特肯定是处在昏迷状态。法医一定搞错了。

  佩姬决定自己去找法医谈。

  多兰大夫怒气冲冲。“我不愿被人这样盘问,”他说。“我已经查验过3次。我告诉了伯恩斯探长,在她身体任何器官里都没有水含氯醛的痕迹,没有水含氯醛。”

  “但是……”

  “还有别的事吗,大夫?”

  佩姬走投无路地看着他。她的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肯-马洛里将逃脱谋杀的罪名。“我……我想是没有了。如果你在她身体里没有找到任何化学物质的话,那我就不……”

  “我没说过我没找到任何化学物质。”

  她朝他看了片刻。“你找到了某种东西?”

  “只是一点点三氯乙烯的痕迹。”

  她皱皱眉。“这能起什么作用?”

  他耸耸肩。“什么也没有。它是一种止痛药,没有任何催眠作用。”

  “我晓得了。”

  “我很抱歉不能帮助你。”

  佩姬点点头。“谢谢你。”

  她顺着停尸房消过毒的长长的通道走着,心情万分沮丧,觉得自己肯定还有什么东西忽略了。她原来一直肯定凯特是被水含氯醛弄昏睡过去的。

  他找到的只是一点点三氯乙烯的痕迹。没有任何催眠作用。可是凯特身体里为什么会有三氯乙烯呢?凯特长期以来一直是不吃任何药的。佩姬在通道中央停下步子,她在激烈地动着脑筋。

  佩姬到医院以后,直接去了5楼的医学图书馆。她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查到了三氯乙烯。对这种化学物质的描述是:一种无色、透明、易挥发液体,华氏59度时有效比重为1.47。这是一种卤化氮氢化合物,其化学分子式为CC1CC1:CHCI。

  就在这里,在最后一行,佩姬找到了她要找的东西。当水合氯醛引起代谢时,它生出三氯乙烯这种副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