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大漠图腾 > 正文 > 第6节
第6节



更新日期:2021-05-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那两个小女孩吓了一跳,妖精站在一旁,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解释道:"我不知道,他,他一直叫着你的名字和地址,所以……对不起……"

  那声音,真是可以让钢铁化作绕指柔,我心一下子就软了,开始懊恼自己用那么大的声音同妖精说话,妖精,你为什么要用这样柔弱的语调来说话,你为什么要向男人展示你那弱小的一面,这不是引诱别人犯罪么。无意中,我看见妖精的大女儿,那个做作业的女孩,眼睛里带着恨意瞪着我。我知道,她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自己的母亲,小小年纪,眼睛里竟透露出无比凌厉的坚强。

  我说道:"必须马上把他送到医院去,他烧得很厉害。"

  可是我说没有用,我和妖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把铁牛扛起来,那家伙,真沉得像砣铁,想叫辆车吧,这旮旯角落,小车都开不进来,叫救护车吧,我手机忘了带,妖精家里没电话,再说叫救护车,那得多少钱啊,铁牛肯定没有。

  我一看不行,只能进行物理降温了,还好天气够冷,我简单的说了遍物理降温要领,自己去附近的药店找些简单退烧药。等我回来时,正看到妖精拧着毛巾,将它轻轻放在铁牛的额头,待毛巾慰热后,换一面,然后再将毛巾放进桶里,再拧,再放。我再次怔住,妖精的神色中,竟然透露着一种母亲般的慈祥和仁和,那种坚贞和不屈,再一次震惊着我的内心世界。

  那小一点的女孩,叫着:"妈妈,妈妈,那叔叔回来了。"

  妖精回过头来,向我微微一笑,灯光下的笑靥,是种我从未体会到的美,那笑容,多年以后,依然清晰的留在我脑海中。那是一种真诚,纯和的笑,不带有一丝伪装,有如那一坪清新的苗圃。

  这是我第三次认识另一个妖精,这次,我找到一抹城市中的绿野,听到一首来自草原的"月亮之上"。我没想到,以后会有更多次接触妖精,这个生活在流言中,身份卑微而低贱的女子。

  铁牛是急性重感冒,烧退了,输了两天液,人也就好多了。那时我才知道,他是自己走到这附近,恰巧晕倒在妖精门口的,两人根本不搭边,与我想的完全是两回事。可是妖精,没有一句解释,或许她知道,解释我也不会相信吧,确实,如果不是听到铁牛亲口说出,我决不会相信他是碰巧晕倒在妖精门口的。

  铁牛的病是好了,可他没钱呢,一分钱都没有,没办法,我自己拿出十五块,作为这三天妖精照顾铁牛的费用。虽然对这个地方怀着深深的留恋,但我还是希望铁牛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不希望他被卷入妖精的世界中。如果他和妖精有什么传言,那他又和我有什么瓜葛,那我和妖精之间,可就说不清道不明了。

  妖精接过钱的时候,我看见她眼中,那种愤恨的怒意,可她的手却把钱拽得牢牢的,仿佛要捏出血来。我不敢久留,也不愿铁牛久留,拉着他离开了妖精的家,那片城市中唯一的净土。

  后来,我问过铁牛,他听没听说过有关妖精的传说,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一点。是啊,这个城市中,有谁不知道那个女人呢。

  事情没那么简单,铁牛他自己有腿的,我们关系又不是特别铁,我怎么会知道铁牛又去了妖精的家。当我知道这个消息时,那股无名业火又一次升腾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生气,是妒火?还是因为铁牛的自甘堕落而愤怒?

  我找到铁牛,和他做了一次长谈,得到的结果令我大吃一惊,他告诉我说:"我要和妖精在一起。我爱她!"

  当时我就吓了一跳,扇着铁牛耳光说:"你傻掉啦?酒喝多啦?脑袋有毛病啦?你知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每问一句,我就扇铁牛一耳光,铁牛憨憨的没还手。但他的话,比扇我耳光还打击我,他说:"我知道,她是个好女人,心地善良,人也好看。她一个人,带两个孩子,生活得很苦,很累,她需要一个男人。她的传言又怎么样,她过去做什么又如何?我难道还能有什么要求么?我本身就赖命一条,一无所有的穷光棍,我的命都是人家救的。而且,我在城里的地位,也未必就有妖精高。现在我只能帮她做些粗活,我觉得我根本就配不上妖精,只要时时守护在她身边,让她生活轻松一点,我也就满足了。你可知道,当我第一次从那小屋醒来,是什么感觉吗?"

  我一怔,那地方,确实也给了我世外桃源的感觉,但毕竟是即将被拆迁的危房啊。可铁牛眼睛突然红了,告诉我说:"是家的感觉,你知道吗?家的感觉……是你们这些天天回家的人,一辈子也感觉不到的。地方虽然狭小,但是温馨,房屋虽然简陋,但是朴实。她有着别的女人都没有的灵巧的手,可以将最简陋的地方,布置为最漂亮的房间。"

  我讥讽道:"那别的男人呢?每天晚上让她带着别的男人回家么?"

  铁牛突然狂暴起来,我不由一颤,他吼道:"不!你不能这样说她!这不公平!她只是为了生存而已,她有什么错!"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慌乱,为了妖精,那样一个女人,铁牛竟然敢对我大喊大叫。我看的出写在他脸上的怒火,就像一头愤怒的公牛,随时都准备撅蹄顶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