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大漠图腾 > 正文 > 第5节
第5节



更新日期:2021-05-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第二天,我下班的时候,意外的又碰到那流浪汉了,他微笑着告诉我:"我专门在这里等你。昨天晚上很抱歉,没有追到那小偷。"

  我释然道:"算了吧,又不是你的错,再说你也没看见那小偷的样子,就算追到了也不知道是谁啊。"

  他挠挠后脑,憨厚的笑了。我问他:"我看你不像流浪汉啊,为什么在这里流浪呢?"

  他告诉我,他是农村来打工的,到这里身份证丢了,家里带来的钱又被偷了,没挣到钱,没脸回去。我问他为什么不去救助站,要睡马路边呢?他回答说,不习惯接受那种帮助,他感觉救助站是给无法自给自食的人准备的,他手脚健全,又能劳动,干嘛非要别人的馈赠呢。现在他依然在劳动处打听合适的工作,另一面靠收集废品度日。虽然日子过得有些艰涩,但他不准备放弃。

  我被他那种人格所打动,这才是一个高尚的人格,和他攀谈起来,知道他叫铁牛。两人聊得很开心,我一点都不为自己有个这样的朋友而感到可耻,不几日,我们就已经捻熟了,如果有什么重体力活,他毫不介意的帮忙,他穷困而不屈,靠自己的双手生存。我佩服他的勇气,如果我流落街头,恐怕自己也不能保持那分尊严和毅力。后来,我们说话的时间长了,我打算帮他找合适的工作。

  原本完全不相关的两件事,我也没想到他们会联系到一起。第三次见到妖精时,我感到十分突兀,她在街边叫住我,依然是那副有些羞涩的表情。我很奇怪她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难不成那天在医院做检查时看到了我的证件牌?而且从我的眼神中观察到了我的一些想法?所以,打算用肉体来换取免费的治疗么?我是这样想的。

  "马医生,对不起"她用手拂着耳际的头发来掩饰她的不安,她说道:"我知道,这样或许有些唐突,但我不敢去医院找你……"

  她说道这里,我心中一惊:"还要去医院找我!怎么,想敲诈?我可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只听她道:"我怕别人会误会你,所以才在这里等你。请你,无论如何,务必去我家一趟。"

  我的心噗噗的跳着,心道:"也太热情了吧,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就算要去,也得等她的病治好后再去吧?"

  妖精又说了:"我说不清楚,有人生病了,他说他认识你,请你一定去看看。"

  "嗯?"我不由大失所望,同时看到,她的另一名小女儿也跟在后面,正瞪着一双大眼睛有些慌乱的看着我。在街上拉客是不会带着女儿出来的吧,那人是谁呢?我百思不得其解,把我的朋友反复想了一遍,心道:"会不会是哪位在妖精那里太激动,心脏病发了?"

  一路上,我有意和她保持距离,行事诡秘,左顾右盼,生恐被熟人发现了。一路向西,行人渐渐少了,接近郊区,房屋愈发简陋,环境垃圾愈发多了。拐进一条小弄,两扇破败腐朽的木大门,也没上锁,两旁无头的石狮横跌在地,这好像是搬了家的待拆民居吧?

  妖精推开门,向我打招呼,让我进去,那时,我离她最少二十米远,她招呼我的手势,怎么看都像一种引诱。我咽了口唾沫,前面就是龙潭虎穴,谁知道进去是什么后果。我甚至想:"会不会有几个彪形大汉,一进去就把我绑了,要人拿赎金来。"

  二十米,我走了两分钟,事实上,前面一分五十妙,我只走了五步,后面的距离,我直跨过去,因为我发现,那门的后面,竟是孑然不同的世界!

  一萍草地,柔柔的细草如地毯铺开来,篱笆扎的围圃里有些蔬菜,架上有藤,还有两棵我不知名的树。其中一株,花开腊色,芬芳沁人。

  四壁斑驳,但整齐而肃立,显出历史的沧桑,几个残破的石墩,被擦拭得光滑如镜。墙壁另一角有间鸡舍,一只母鸡正带着几只小鸡悠闲的在草坪上捉虫,西角一口古井,水清如许。白云飘在蓝天上,一缕阳光投下篱笆,一曲《月亮之上》,反复的吟唱。

  我简直不敢相信,在这钢精水泥铸成的灰色城市里,还有这样一片净土。这一方小小的草地,一口不枯的古井,一个简陋的篱笆,两棵树,几蕨菜,那些平凡无比的东西,凑在一起,竟然如城中的世外桃源。这小园,显出一丝恬静和开阔,让人心灵沉寂,洗涤罪恶,如庙宇佛寺般让人肃穆。我无法相信,那是一双柔弱而纤细的手亲自搭建的。

  在我意想中,妖精的家应该是肮脏不堪,恶臭熏天,各种污秽之物随意丢置,我实在无法将这天堂般的地方与她的家联系起来,怎么会这样?每一次都让我心中颤动,叩击着我的灵魂,我不得不重新打量这个让我厌恶的女人,妖精,她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呢?

  妖精指着东角的小棚道:"快点,他在里面。"

  推开小棚,朝东的墙上开了扇窗,窗前一个扎小辫的女孩伏案做功课,干净整洁的床上躺着一个泥泞的人,竟然是铁牛。我看他面色潮红,呼吸急促,我一摸他额头,烧得滚烫,病得不轻啊,我没想到,他竟然会来找妖精,他也可以找妖精!一股无名业火从心底涌出,我吼道:"干吗不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