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大漠图腾 > 正文 > 第4节
第4节



更新日期:2021-05-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妖精,我不知道别人怎样看她,可她身上有一种东西,让我心乱。第二次,是与一位朋友在街上聊天时,无意中谈起了妖精,那朋友对我的观点感到震惊,他愕然道:"不是吧?你觉得妖精活着很可悲?是你没看到她真实的一面呢。"他看看天,道:"走,反正天快黑了,我带你去看看真实的妖精。"

  我尴尬道:"我……我不去,你知道,我从来不去那些地方!"

  我朋友道:"我们不是去做什么,只是让你远远看看,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妖精!别让她那外表给迷惑住了。"

  于是,在街头,天色昏暗,我在街的另一边,看见了妖精。她淡施着薄妆,婷婷立在街角,如那风中的劲荷,娇柔而挺立。那如花的容颜,在夜色的点缀下,显得更加撩人。她根本不需要上妆,本身就是画中仙子,她无须华丽的晚服,任何衣服在她身上,那便是云之裳,霓之装。看见她静立在那里,反觉得她更加美了。

  我朋友轻触我手,道:"来了。你看!"

  三五个下苦力的脚夫,肩搭着毛巾,手脚如泥裹住了,一脸尘埃烟土色,青筋突兀在肌肉的表面,壮得如牛。我没有说出话来,但心底早就在惊呼:"不会吧!这怎么可能!千万不要啊!妖精,你不会是这样的人吧?"

  可那几人走近她时,妖精笑了,她一笑,整个人便如同完全变了。她的眼睛象下弯的月牙,她的脸如堆花,细唇微分上翘,身体的女性部位分外的凸现出来,笑中那不可掩饰的媚意,显得那样矫揉造作,顿时令人心生厌恶,就如一冷面美女突然幻化做勾引人的狐狸精了。

  那几名苦力劳工,好像经不住引诱,粗声大笑着走了过去,妖精就象人形的肉,在几名粗犷大汉的手摸脚蹭中和几人调侃着走远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拉着我的朋友离开。朋友冷笑:"现在知道,她为什么叫妖精了吧。"

  我只觉得恶心,本是国色天香,却……,算了,我不愿意再描述当时的感觉。不过从那以后,我对妖精的厌恶只在心中郁积,甚至一提起小姐这个名称我便大摇其头,不是亲见,我怎会相信,世间有这样一种人,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灵魂,人格,什么都可以放弃,这样的人,活在世间有什么意义。我曾告诉妻子,"要是我活到妖精那分上,我早就死掉算了。"

  本来我和妖精,再也不会有什么样的联系了,可世上就有这么巧的事,非让我走进妖精的生活。

  最初发生了一件事,似乎与妖精毫无关系,但是却不得不说一下。

  那天夜里,我如往常一样,上网到深夜,等我老婆将被褥炕热了,然后再上床。就在我洗脚的时候,突然听闻窗外有声响,这个时候了,好像有人撬窗户。声音是从厨房传来的。

  有贼!

  我马上反应过来,穿上拖鞋,跳到厨房,一个身影正仓皇下蹿,卧室的门大开着,天哪,我家那口子,实在是太能睡了,这样都没反应!

  我飞身下楼梯,紧追着前面的身影,这冷的天,穿双拖鞋多刺骨啊,我本该追得上那小贼的,可拖鞋穿不牢,为了不让拖鞋掉下,只能放慢点速度。追到拐角处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小偷的身影了,还不知道他到底偷到些什么呢。

  正回走时,黑暗中懒散的伸出一只手来!我吓了一跳,只听一个人说:"先生,你找的是这个东西吧?刚才跑过去那人扔这儿了。"

  手里握着一个钱包,我一看,可不是我老婆的钱包么。我接过钱包,将头凑近,一个——一个流浪汉睡在路边。

  他坐了起来,我这才觉得这个流浪汉与别的流浪汉不同,虽然他也长着胡碴儿,但头发理得很清晰,衣着也很整洁,地上先铺了几层报纸,报纸上再垫好棉被,被褥并不像寻常流浪者那样邋遢不堪。他朝我露齿一笑,我勉强回了他一笑,道:"谢谢你。这是我妻子的钱包。"

  那人揉揉自己的眼睛,似乎想让自己清醒一点,提醒我道:"看看里面少了什么没有。刚才都睡着了,突然听到有人往这边跑,还没睁开眼呢,一个钱包就砸在我脸上了。做梦都会被钱砸醒,这种事倒少有碰到。"

  我被他的幽默逗乐了,但翻开钱包一看,哪里还有什么钱啊。我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他气愤道:"早知道就把那家伙拦下了,你在这里等我,我替你追回来。"

  我还没答话,他就像风一样跑了出去。这样深的夜,我估摸着他是不会回来了,哪有这么好心的人,多半是怕我说是他拿了里面的钱吧。或许他真拿了,也说不定呢。

  我回到了家里,老婆醒来,问我干什么去了,我把事情一说,她眼睛瞪得比月亮还大,把钱包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捣鼓,里面也没有一枚钢蹦跳出来。她捶胸顿足道:"里面有一千多块呢,你这个笨蛋,连个小偷都捉不住。你不知道喊啊,你一喊他不就心虚了,说不准还有人帮忙呢!"

  我安慰她,钱丢了是小事,半夜何必吵得大家都睡不着呢,接着又跟她说了那个流浪汉的事。她又骂我是笨蛋,说那个流浪汉肯定和小偷是一伙的,要不就是他拿了钱,有了钱不跑才是傻子。我说那流浪汉不像那样的人,就因为这句话,老婆一晚上没让我睡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