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大漠图腾 > 正文 > 第2节
第2节



更新日期:2021-05-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夜幕降临,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深蓝色的夜空,嵌缀着点点明星,新月似一弯镰刀挂在西空,四野沉寂,只有风吹着草沙沙作响。我们在营帐外燃起了篝火,火光映在脸上格外的暖和,西西在不远处吃草,小西西在它妈妈肚子下贪婪的吮吸着乳汁,在这样的夜之初,我第一次看到了那幅让我一生都难以忘却的画面:西西嘴里嚼着草,慢慢的将头昂起来,望着深邃的夜空,仰面向天,嘴一歙一合,那是它在说话,在仰天诉说,它在说什么呢?我去问妈妈,妈妈告诉我:"那是西西在吃东西,那叫反刍,吃草的动物大多像牛一样,先把草吃进肚子里,过一段时间又从肚子里吐出来,吐到嘴里,反复的咀嚼,以吸收草里最精华的部分。"我不相信,指着西西对妈妈说:"不对,妈妈你看,西西是在说话,它在对天说话。"妈妈笑着问我:"那它在说些什么呢?"我说:"西西在问天上的神仙,它问:'我的同伴在哪里去啦?我的老公在哪里去啦?为什么我生了小西西,我的老公就不要我啦?'"这时父亲走过来,笑着说:"在骆驼的社会群落里,骆驼爸爸都是独来独往,生了小骆驼,都是由骆驼妈妈带大的。"妈妈怪聂的看了父亲一眼,我又说:"那——西西在说:'天上的神仙啊,保佑我的小西西快快长大,长得健健康康的;保佑这三位善良的探险家,平平安安的走出戈壁滩。"父母就笑了,我看见,妈妈在笑声中把我搂在怀里,她的眼里,闪烁着晶莹的东西,我有不好的预感。

  我的预感是正确的,那一夜,我发现,父母吃得很少,很少。或许,这就是我们最后的晚餐了吧。那天夜里,风渐渐大了起来,尽管帐篷外篝火烧得"哔剥"作响,我还是感到一阵寒意袭来,直到半夜才睡着。第二天清晨,我是被阵阵奇怪的叫声给惊醒,我拉开帐篷的拉链,就看到了西西:在静肃萧杀的黎明,它威风凛凛的站着,用蔑视一切的目光,环顾四周。小西西躲在它妈妈身后,也像它妈妈一样,威风凛凛的站着。父亲正拿着早点,妈妈站在父亲的旁边,他们像石雕一样,一动不动,脸色惶恐。篝火已熄灭,一缕青烟升腾。然后,我看见,营帐百步外,密密麻麻的,是灰色的背脊,它们探出头来,露出黑色的鼻子和长长的嘴,竖着三角形的耳朵。狼!狼群!妈妈说过,内蒙古的狼群全是从西伯利亚迁徙而来,剽悍凶猛,它们以吞噬一切的力量从北向南扫荡。饥饿的狼群所到之处,连草皮也要啃光。在帐篷外,我所能看到的狼群,少说也有六七十只。"我们被包围了,会不会成为它们的早点?"我害怕得想着。狼张开了嘴,露出尖尖的长牙,西西也像马一样打着响鼻,它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它在保护它的孩子,和我们。

  出人意料的,西西率先朝狼群冲去,我还从未见过它跑得那么快。沉默,不代表怯懦,温顺,不代表软弱。西西冲到的地方,狼群纷纷退让,但它们很快又合拢来,和西西绕着圈子。有一匹狼,站在远处,并不直接参与战斗,却不停的胡胡吼叫,它在坐镇指挥,是头狼!西西在北边冲出缺口,狼群又在南边合上,将它和小西西分隔开来。西西奋蹄回奔,有一匹跑得稍慢的狼,差点被西西踩断脊梁,痛得它"呜呜"直唤,夹着尾巴仓惶逃窜。我拍手大叫:"西西!好样的!"

  狼群始终和西西保持着十步左右的距离,西西进,它们就退,西西退,它们又试探着前进。分散游离,扰敌心神,避其强锋,攻其软肋,群起而攻之,这是狼的战术!有几匹强壮的公狼,始终不离不弃的跟在西西背后,它们并不攻击,也不后退,只等西西松懈下来,它们就会一拥而上。西西跑累了,刚准备停下来休息,它身后的狼迅捷的扑了上去,搭在了西西的后腿上,锋利的狼爪,深深的嵌入肉里。西西向后蹶蹄,狼群又散开来,但西西的右腿,有一大块皮已经被狼给扒了下来,血淋淋的吊着,我失声喊道:"西西!加油啊!"西西仿佛听到了我的呼唤,它一瘸一拐的缓缓走向营帐,速度明显放慢,但狼群仍不敢冒进。狮虎垂危,犹有余威,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面对体积是自己十倍的西西,这些称雄草原的贪婪之兽,也心怀敬意。"呜——"头狼长嚎,它下达了发动总攻的命令。狼群排山倒海的涌过来,三匹狼迅速搭在了西西身上,将它拉得趴下,又一匹狼过来,那血盆大口,已经对准了西西的脖子!它要咬死西西了!我闭上眼,不忍再看下去。

  "砰!砰!砰!"我听到了三声枪响,又听到了狼群呜呜直唤,我睁开眼,只见头狼和另外几匹狼倒下了,狼群以飞快的速度退散,眨眼就消失在视野之中。我扭过头看,父亲手上的猎枪,枪管正冒着青烟。原来,父亲在趁西西和狼群搏斗的过程中,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他的营帐,取出了猎枪并击杀了数头狼。后来,妈妈说:"以前狼群是不怕枪的,它们没见过这铁管家伙,打死了它们,它们会更疯狂的反扑,可是近些年,捕猎的人多了,狼群也知道了,一看见枪,它们就会一哄而散。"当时狼群刚退,我就冲出了帐篷,抱着西西的脖子大声哭泣,西西却伸出舌头来舔我的脸,像在安慰我说:"我没事,放心吧。"

  父母给西西的伤口上药了,又缠了绷带,西西还能站起来。父亲看着被打死的狼,说道:"这些狼长的膘肥体壮,不像是饥饿的狼群,看来,它们是被这里的水潭吸引来的,它们赶跑了驼群,一直在附近活动。如果它们已经把这里划进了自己的领地,那么它们一定会再回来的,我们必须马上离开!"妈妈看着死狼的尸体,不舍的说:"把它们也带走吧,可以做为食物。""不行!"父亲非常坚决地说:"狼生性残忍,报复心极强,若带着它们同伴的尸体走,它们一定会穷追不舍的。希望它们只是对这里的水源感兴趣,但愿不会追我们。"

  我们在自己身上,衣服上洒满了比利粉,这是对付狼群最有效的武器,比利粉的气味,会对狼的鼻子造成极大的伤害,它们远远嗅到比利粉的味道,就不敢追来了。我们也给西西身上洒了比利粉,但西西不愿离开,它卧在地上,死活不肯挪动,这毕竟是它生活过的地方,是它的家啊!它执着的等待,它甚至坚信,它的同伴,还会回到这里来找它!后来,父母想了个办法,他们轻轻拍打小西西的头,让它走在前面。西西没办法,只好跟着小西西走,但仍是频频回头,我对西西说:"西西,先离开这里,以后赶跑了狼群,我们再回来,你的同伴也一定会再回来的,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又在一起了。现在,你留在这里,会被狼吃掉的,狼是大坏蛋,不是吗?"西西似乎听懂了我的话,它无力的扇动着耳朵。

  其实,西西是很漂亮的,单看她的嘴巴,像小兔子,单看她的脸,像马,单看她的鼻子,像牛,单看她的眼睛,像羊,只是,它们合起来,谁都认得出,这是一匹骆驼。西西受了那么重的伤,本不该负重,可是,父母坚持把我放在西西背上,父亲严厉的正告我:"你想让我们都被狼追上,被它们吃掉吗?"我很害怕,我还未见父亲发过这样大的火,就不敢违抗父亲的命令,而西西也没有反抗,它无怨无悔,体现着牛一样的天性,默默负着我和背包,艰难挺进。我将脸贴在西西的驼峰上,对它说:"等你的伤好了,我一定会陪你回来。"我未曾想到,这一走,竟是西西和它深深眷念着的故土的诀别。

  天气开始越来越恶劣,乌云的阴影始终笼罩在我们头上的那一片天。雷击,那巨大的野兽的触脚伸向了大地,到处都可以看到它那扭曲的腿,它的腿触碰到的地方岩石崩裂,枯草引燃,我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雷击。滂沱的大雨下了三天三夜,所有的土地都变得泥泞,踏在上面,感觉随时都会陷下去,要想将腿再提起来,需要使出吃奶的劲。大风又来了,比第一次小了许多,但绝对超过十二级,它将雨点吹得横飞起来,打在身上,就像冰雹落在头顶那样痛。风吹过后,雨停下,太阳在出来,这里的石头就是因为受不了这样的天气,被雨浸泡之后,又被太阳暴晒,所以全裂成了沙砾大小,在手里轻轻一捏,就会化作尘埃。戈壁的气温变化是很可怕的,白天的太阳,可以将地面烤炙到三四十度,而到了晚上,肆虐的北风又将温度吹至零下十至二十度,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是极其艰难的。可是,西西能,它们整个骆驼家族都可以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生存。

  在这几日,妈妈给我讲了好多有关骆驼的故事:骆驼的祖先,在几千万年以前,叫原驼,只有现在的小狗狗那么大,也只生活在南美洲地区。后来,冰河时期,食物渐渐少了,很多动物都因缺少食物而被自然无情的淘汰,而原驼家族也被迫离开故乡,向全世界迁徙,寻找食物,为了适应生存的环境,它们变得高大,而且发展出了双峰驼,单峰驼,原驼,羊驼等等分支,广泛的分布到了世界各处。它们是自然界无冕的生存之王,背上的驼峰里,装的不是水,而是脂肪,是蓄积的能量,这些能量足以保证它们在几十天没有食物的情况下不会被饿死。骆驼的体温可以随环境改变而改变,从白天的三四十度到夜里的二十几度,最大限度地减少了能量的损耗。它们的皮毛,可以在白天把热量储藏起来,到了晚上又缓缓释放,用以抗寒。它们的鼻孔可以自动开合,闭起来时,可以阻止风沙吹进鼻腔,也可以保持体内的水分。它们的眼睑,也就是眼皮,几乎是全透明的,这样骆驼在闭上眼睛时也可以看见,这样的眼皮是为了适应在风沙中看清方向。它们多毛的耳道也是为了防止风沙的吹袭。骆驼在失水百分之三十五至百分之四十的情况下仍可以存活,而我们人类,失水百分之十至十五就会死亡。总之,骆驼就是为了适应各种极限环境而存活着,在沙漠,它们被称作沙漠之舟;在荒原,它们被称作草场纤夫;在冰山雪川,它们又被称作自由的雪橇。几乎所有野生骆驼出没的地方,都会有人类饲养骆驼。它们天性温顺,忍耐力极强,即可以像牛一样负重,又可以像马一样奔跑,所以自从人类有文明以来,驼就和人亲密相处,直至今日。

  每当妈妈讲完一段故事,我都会对西西更加佩服,我会在西西背上,对它说:"西西,你好厉害哦。"西西则会扇扇耳朵,以示回应。其实我知道,妈妈只是用故事来分散我的心神,但是我知道,我们的食物早已耗尽,这两天全靠吃西西的奶维持体力,西西产子后,奶水很足,但哪里够我们一家人吃!我看见小西西吮它妈妈的奶,都吮出血来了!我再也不想吃西西的奶了,西西,你为什么不反抗,你为什么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有?我想对父母说:"我们不应该这样压榨西西,它会死的。"可是,我知道,父母一定不会同意我的想法,在他们的世界观中,人的利益才是至高无上的,低等生物需要服从,不能与人划在等同的线上对待。于是,我告诉父母,不知道怎么的,我闻到西西的奶,就想吐,我喝不下。不管父母怎么劝说,我闭紧了嘴,说什么也不张开,我宁愿和西西一样,去撅地上的草根吃,也再不愿吃西西的奶了。很多年后,我才真正懂得,鲁迅先生说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那是怎样一种付出!

  为了产更多的奶,为了养活自己的孩子和我们这三个人,西西必须进食大量的青草和水。于是,那一幕情景,就反复的再现着,以致以后,也日夜萦绕在我脑海,时常浮现在梦中——无论是夜幕降临,还是朝阳初升,只要我们停下来,我就能看到,西西缓缓的,将头昂起来,仰面朝天,嘴一歙一合,它在诉说,在仰头诉说。有多少辛酸和往事,有多少委屈和寄托,不管遭受多大的困难,它总是默默忍受着,它只对天说,说出心里的困惑,当我静静的看着西西时,西西在静静的诉说。或许,它不止向天诉说,它也在向我诉说,只可惜,我年纪太小,西西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

  我的倔强并未给一家人带来好运,已经在戈壁里艰难的拓爬了十三天了,放眼望去,是看不到边际的戈壁,一点都没有现代化文明的迹象。这几日,我只喝清水,只要一想到小西西吮它妈妈的奶,都吮出血来了,我就咬紧牙关,忍受着痛心的饥饿。而父母,似乎也已经到了可以忍受的极限了,妈妈的眼睛凹了进去,眼圈黑黑的,像是好几夜都没睡过一样,而父亲健硕魁梧的身形,也明显的瘦弱了下来。终于,我羸弱的身体无法抵抗饥饿的袭击,在西西背上睡着了,摔到了地上,我都没有什么感觉。我的身体,处于极度虚弱状态。父母忙就地扎营,把我放进了帐篷。我老想睡,总觉得眼皮沉沉的,我知道,这一觉睡去,或许我就再也醒不来了,在我睡觉之前,我向父母说出了最后的心愿,我说:"爸爸,妈妈,你们放了西西吧,别再挤它的奶了,它会死的。我想,我可能走不出戈壁了。现在,我好想睡觉。爸爸,妈妈,如果我这一觉睡得太久,醒不来了,你们就……你们就……吃了我吧。走出戈壁后,再生个小弟弟,告诉他,别学他哥哥,这样爱冒险。在学校里好好读书,做个乖孩子。"我合上眼之前,看见父母怔怔的落泪,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全然写在脸上,任何人都能看出。

  后来,我做了个梦,梦到过春节了,我穿上了新衣服,爸爸妈妈给我买了好多新玩具,又听到了大家放鞭炮的声音,"噼哩啪啦,噼哩啪啦"的好热闹。当我再醒来时,看见妈妈正端着一碗热汽腾腾的汤在喂我,她气色好了很多,看见我睁开眼,那种欣喜,已经无法言喻,妈妈喊着父亲的名字,对他说:"快来,伢仔醒了!他醒了!"父亲从帐外走来,又显得精气神十足的样子。他将猎刀在衣服上蹭了两下,放进腰间刀鞘里,在衣服上揩了揩手,高兴的说:"来,让我来喂伢仔。"那汤里没有盐,味道怪怪的,里面漂着几片肉,薄薄的,要用力咬才咬得烂,像牛肉一样。我边吃边问父亲:"这是什么肉?"父亲怔了怔,随即答道:"这是野牛肉,刚打到的。"妈妈在一旁沉默不语,但眉宇间隐隐透着伤感,我突然想到什么,说道:"不对!这不是牛肉!我们来的时候,周围连草都没有,又哪来的牛呢?"

  我猛地推开父亲,挣扎着爬到帐篷门口,掀开账帘,放眼望去,北风萧杀静寂,小西西孤零零的站在风中,它正尝试着吃它不习惯吃的青草,西西那高大的身影,一霎那就成为了永久的记忆!我扭过头来,看着无言的父母,泪已滚滚涌出,我大声质问:"西西呢?"我的手,死死拽住帐篷,恨不得将它撕得粉碎,我再也抑制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反复的问道:"西西呢?我的西西呢?我的西西在哪里?"我爬回父母身边,抓住他们的衣襟,痛哭流涕,问他们:"我的西西在哪里?它在哪里?你们告诉我!你们告诉我啊!"妈妈陪着我一起流泪,父亲却铁了心说:"西西年纪很大了,刚生了小西西,又和狼群搏斗,它,它其实受了很重的伤,它病死了。""你——胡——说!"我用尽了全身力气吼道,我拼命的锤打着父亲,"你胡说!西西刚才都还好好的。把我的西西还给我!把我的西西还给我!"父亲木衲的承受着,任我锤打。妈妈在一旁劝道:"伢仔,你别这样,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我什么都听不进,而虚弱的身子再也承受不住悲伤之痛,在抽泣中又沉沉的睡去,任热泪滑落脸颊,只感到天地之间,有一种东西永久的失落了。在迷蒙中,隐约听到父亲对妈妈说:"他会好起来的,很快就会忘了。"

  以后的三天,我一直在半睡半醒间,只隐隐感到有人拖着我再戈壁上前进,后来,似乎听到了妈妈欣喜地叫声:"有信号了!有信号了!"

  当我再睁开眼时,已经躺在医院里了。周围是白色的墙,白色的床,一群穿白衣服的人,来来往往。我不止一次的想:"我是在天堂?还是仍活着?"当我可以坐起来,看着窗台那一盆素色小花,迎着残阳的余辉,静静地开着,我觉得我只是做了个梦,但梦到最后,梦碎了!唯一留在脑海里的,是这样一幅画面:西西昂着头,仰面朝天,嘴一歙一合,它在诉说,在仰天诉说。我全力思索,一直想弄明白,它到底在说些什么?这样的疑惑,一直藏在我心底很多年。后来,我也问起小西西的情况,父母微笑着告诉我,小西西回到了驼群,回到了属于它的世界。我半信半疑,但是,他们为什么要笑呢?父亲用他新买的车接我回家,不知道他的资金周转怎么这样灵动,我也不想去知道了。因为,我一直不肯原谅父亲。

  可是不久后,在新疆的动物园里,我看到了小西西,我一眼就能认出它来,它身上有着特殊的标记。动物园的饲养员告诉我,他们是从一对年轻夫妇手中,花了一笔不菲的价格买下的,我终于明白了微笑的含义,又一个梦破灭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同父母一道去探险,我恨他们,他们杀了西西,他们是凶手。或许,从一开始,西西在他们眼中,就只是食物——会跟着我们走动的食物!他们没有拿西西做朋友,所以,他们可以无休止的压榨西西,所以,他们可以轻易的粉碎我的童年。我恨他们,恨他们一辈子!

  又过了许多年,我终于从一名孩子成长为一名小伙子。我在语文课外阅读教材上,读到了日本作家壶井荣写的《蒲公英》,他是写给二战后的日本孩子们,教他们在绝境中应当如何勇敢的生存下去,这也是作者向全世界面临灾难的人们发出的呼喊。当我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泪水沾湿了衣襟,我终于明白,西西到底想对我说什么了,"须知,你们是从被践踏、被蹂躏里,勇敢地生活下来的。今后再遭践踏、再遭蹂躏,还得勇敢地生活下去,却不要再尝那已经尝过的苦难吧!"西西正以它无声的沉默,告诉我在绝境中崛起。我仿佛看见,那驼群,负着沉沉重物,却昂着头,站在沙丘顶端,坚毅的望着前方,沙漠中,只留下一串长长的足迹,一直延伸到,看不到尽头的天际。它们那骄傲的姿势,宣告着——它们永远是自然中无冕的生存之王。

  再后来,我在资料中看到,野生的双峰驼,在我国的数量不超过一千头,只有内蒙古以西才能偶尔发现它们的身影,它们是比大熊猫珍惜百倍的野生生物,处于濒临灭绝边缘。我很迟疑,戈壁,冰川,沙漠,荒原,这些自然界极端残酷的环境都没能阻止骆驼家族的繁衍昌盛,到底,是什么割断了它们生存的咽喉?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开始一个人探险,在西西身上,我学会了隐忍,知道了该如何面对绝境,是以,当我爬上雪山之巅时,当我踏上高原之脊时,当我攀上无路之峰时,当我面对重重困难而屡屡无法战胜时,我会抬起头来,仰面朝天,大声呼喊。我要向天诉说,我要咆哮大地,震撼四野,我要吐出在人世间的污浊之气,重新呼吸自然所给予我们那片自由天空。